首页新闻辽宁新闻数字报旅游财经评论教育娱乐视频发现时尚文化健康理论读书调查农业

07绿袖棋盘山(组诗)

我在辽宁等你 2020-04-23 16:47来源:北国网 作者:王立春 编辑:栾溪

  绿袖棋盘山(组诗)

  王立春

《我在辽宁等你》绿袖棋盘山(组诗)—姥姥花(1) 朗读者:温宇楠(辽宁大学)

  姥 姥 花

  如果每棵草都有灵魂

  那么 有一棵草

  一定是我姥姥

  姥姥三十七岁就走了

  就在棋盘山下

  她高高的个子

  脸颊上有两块咳得太久的红晕

  她没有别的名字

  就叫姥姥

  我知道没有叫姥姥的草

  可是灵魂要是落在草上

  谁还傻得叫原来的名儿呢

  肯定不是杨铁叶子

  年轻的姥姥才不会开那种很暮气的花

  也不会是香蒿

  洁净的姥姥才不喜欢琐碎的香气

  我想该是益母草吧

  是那开着一串串小紫花的

  益母草

  会给女人治病的草

  姥姥会熬汤药

  在草间

  她一定想给很多人治病

  怪不得我从小到大都喜欢端详

  益母草

  原来她是我的姥姥

  以后就管益母草叫姥姥花吧

《我在辽宁等你》绿袖棋盘山(组诗)—毛毛狗子(2) 朗读者:温宇楠(辽宁大学)

  毛毛狗子

  我还不认识这些草

  它们就在我的后山上

  我竟叫不出它们的名字

  多么惭愧

  它们把叶子长得那么好看

  怎样绣哇描哇都没有那么精致

  我一定在什么地方见过

  这些熟悉的身影

  它们是不是

  我的前世

  听说 在草间认识的第一棵草

  就是自己前世的爱人

  那么请那棵草

  猛然回过头吧

  我一定就在它的身旁 站着

  哪怕是那棵最普通最普通的

  毛毛狗子

《我在辽宁等你》绿袖棋盘山(组诗)—跟在身后的蝴蝶(3) 朗读者:温宇楠(辽宁大学)

  跟在身后的蝴蝶

  为什么一直跟在我身后 蝴蝶

  你一定认错人了

  是不是把我当成了一朵花

  是不是我身上的香水味

  吸引了你

  蝴蝶寻着这种味进了商场

  就把自己毁了

  是不是把我当成了小山雀

  在一起玩了过家家

  你还想去认识她的家人吗

  或者 把我当成了另一只

  棕色的大蝴蝶

  他跟你许过什么愿吧

  是不是没有实现就走了

  这负心的家伙

  我要是在浑南遇到他

  一定把你的心意

  婉转地告诉他

《我在辽宁等你》绿袖棋盘山(组诗)—水笨花(4) 朗读者:温宇楠(辽宁大学)

  水 笨 花

  我的魂放在哪儿呢

  也给自己选一棵草吧

  站在蒲河边上 踮着脚

  能看姥家的方向

  就选那棵水笨花

  (从名字到性格都像我)

  那是河边上最普通的花

  在我老家叫“酸不溜”

  像极了狗尾巴

  风一来就优雅地弯腰

  风一走就亭亭玉立

  冬天假装死去

  春天再活过来

  一年又一年

  辗转重生

  到时候 我可能回不去辽西了

  二百多公里实在太远 我的灵魂

  会走不动

  我已在棋盘山选好了墓地

  从姥家门前经过的蒲河水

  日夜浇着我

  从此 我就是水笨花

  开得淡粉淡粉

  我的外孙女有一天走过我的身边

  她一定会大声地叫

  姥姥

  那时候 我虽然说不出话

  却骄傲地为她

  挺直了身

  • Copyright © 2019 - 2020 www.lnd.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网站各类信息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版权所有 北国网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2112006002
  • 沈网警备案20040201号
  • 北国网官方微信
  • 带你每天
  • “ 动 ”
  • 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