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辽宁新闻数字报旅游财经评论教育娱乐视频发现时尚文化健康理论读书调查农业

39大地的叶脉

感受辽宁之好 2020-04-23 15:36来源:北国网 作者:曲子清 编辑:栾溪

《感受辽宁之好》大地的叶脉 朗读者:许舜杰(辽宁大学)

  奔涌的辽河在入海口处开枝散叶,密布的河网如大地的叶脉,供养着郁郁葱葱的生机;交错的水脉如大地的血管,流淌着河海交融的文明。水把陆地浸润,陆地把水滋养。水把陆地划作不规则的条块,像大地的叶脉,条条分明,根根相通,远远望去,像是水在大地上画出的一幅精美画卷。大大小小21条河流交错分布,把下辽河平原湿地裁剪得如红滩绿苇间流淌的天然叶脉。人工湿地——黄色稻浪间整齐排列的上下水线,如工笔细描的分界线,把人的视觉享受带上新层次。蔚蓝的大海作为这片五色彩锦的背景,点点白色鸥鸟带给彩锦无限的灵动与鲜活。

  三岔河:千年风涛写传奇

  这幅画卷的主笔是辽河,东辽河和西辽河汇合后,开始在下辽河平原大肆挥毫泼墨。行至盘山县古城子与浑河、太子河相遇,形成大名鼎鼎的三岔河。三河交汇,成为当地交通枢纽和战略要地。相传唐贞观十九年(645),唐太宗亲统六军从洛阳出发东征高句丽,行至三岔河,但见河宽水深,浊浪滔天,汹涌的大河拦住了去路,无桥无渡,数十万大军望河兴叹。唐王心急如焚,命先锋大刀王君可在三日之内务必找到渡河之策,否则问斩。王君可接下命令,紧锁愁眉,却苦思无计。王君可吃不香,睡不着,将至天明,才昏睡在军中大帐内。刚睡着,就见河神进帐,对他说:“明日辰时,河中有渡桥,大军可过河。”并叮嘱过桥后切不可回头看。王君可惊醒,急令探马查看。第一批探马回报说未见桥,王君可很生气,立斩。第二、第三批探马也未见桥,均立斩。待到第四批探马去探时,天色已晚,探马心想,实报无桥是死,谎报有桥也是死,不如谎报。于是谎报有桥出现于河面。王君可报与唐王,李世民闻讯大喜,命大军紧急渡河。当唐兵行至渡口时,果然看见一座黑黝黝的桥。唐王急命连夜渡河,并命令只许前进不许回头看。大军抵达彼岸后,断后的王君可内心疑惑,黑黝黝的,到底是什么桥?他回头一看,原来这桥竟是由螃蟹堆聚而成!等他看清的一刹那,一声巨响,蟹桥塌陷,王君可连人带马掉入河中,被螃蟹啃食干净。相传,河蟹背上的硬壳原本光滑无痕,被唐军的马蹄一踩,便留下了马蹄的印迹。如果把河蟹的胃翻过来仔细看,里面还有王君可横刀立马的小小头像。我小时候顽皮,还多次翻找过王君可的形象。话说大刀王君可掉入三岔河,那把大刀横劈而下,成为分水剑,把河水清浊分开。到如今,三岔河水仍一半清一半浑,传说这是王君可的大刀落在这里的缘故。美丽的民间传说当然无从考证,可三岔河千年风涛却长留人心,可爱的盘锦人把这繁荣兴盛的古城称为“古城子”。

  绿水湾:神秘悠然水太极

  辽河经由三岔河继续向西行分两支,一支从盘锦入海,称“辽河”;一支从营口入海,称“大辽河”。大辽河行至上口子,拐个S形弯,当地人称为“绿水湾”,也称“水太极”。这里水抱岸,岸拥水,形成一幅天然太极图。

  绿水湾既坐拥天然太极图,总有一番神秘悠然在里面。绿水湾之绿颇有趣味。绿水湾的苇海横无际涯,夏日绿苇茵茵,连水都映绿了。可以说绿水湾之绿成就了绿水湾之名。这里的芦苇长得格外高大、粗壮,比其他地方的芦苇高出一头,且格外坚韧,用绿水湾芦苇编织器物格外耐用。绿水湾的美,美在诗意连绵。弯弯的水道,把绿意裁剪成天然的太极图,由辽河水包裹的小林岛如水中翡翠,晶莹玉润,站在岛上,望着弯弯水道写就的太极奇景,内心涌上对人生百转千回际遇的感叹。当然,你也可以坐上船,逆流而上,去寻觅三岔河风涛,也可以顺河而下,探访上口子、下口子古渡踪影。总之,水的诗意总会让你在此驻足,甚至流连忘返。绿水湾水产丰富,河蟹、河虾、河鱼,随手捕捉,招潮蟹遍地皆是。辽河三件宝——蚶子、刀鱼、大蒲笋,在这里也是每捕必收。大蒲笋只在这里生长,蒲笋炒肉随着《舌尖上的中国》广为人知。在蒲笋采摘旺季,各地食客纷至沓来,一斤蒲笋能卖到上百元。人们感叹,绿水湾真神奇,连这里的草都这么值钱。绿水湾的鸟类极多,鸥鸟成群,且不怕人,你大可以近距离观赏。常年在这里栖息繁殖的鸟类有252种,最著名的丹顶鹤、黑嘴鸥也在这里驻足。绿水湾不仅物产丰富且人杰地灵,传说奉系军阀张作霖把这里当作发迹的风水宝地,在这里留下了很多传说。

  无名湖:辽河口的点点繁星

  辽河在蛮荒时代是任性肆意的,它发起脾气来引得大水漫灌,生灵涂炭。仅仅在新中国成立前,它还桀骜不驯,万难驯服的。新中国成立以后,党和政府集中整治辽河,才使得它重新归于岸的管束。因为它的几度狂暴,在岸上留下万千湖泊,如散落在辽河口的点点繁星。后经干涸、拆并、积水、填充等,因机缘巧合,存活大小湖泊尚有几十处。

  这片湖不知生于何年,几次临近干涸,靠天然积水续命。在很长时间里,污秽浑浊,朝不保夕。一日,它所在的城市提档升级,因为湖符合人们临水而居的愿望,它幸运地继续担当湖的职责,从此开启崭新的发展之旅。

  人们在这无名湖的周围建起了一个名叫湖滨公园的休闲场所,紧紧围绕着湖而建,既开阔又狭长。人们给湖拓宽、加深、注水,人们把湖底积淀的垃圾捞起来,铺在地上,种上花草,建起高楼。给湖修造美丽的岸,注入干净的水,湖很快逃离污浊、垃圾和困顿,走向新生。它尽管没有名字,却抛开青涩,逐渐婉约成熟起来,出落得妩媚不俗,风吹过来,波光粼粼;雨飘过来,清新润泽。人们从湖里嗅到河海的味道,纷纷聚拢而来。这里的居民多为清末招民屯垦政策和内地闯关东而来到这里的平民后裔,他们从河海先辈那里遗传了湿地文化基因,呼吸着湖里的河海味道,感到舒心润肺。尽管湖还没有名字,却已经成为喧嚣人世躲避凡尘的静谧清音。人们开始对湖倾诉着自己的快乐与哀愁。当工作、生活经历挫折或者沮丧,湖就是他们的心灵家园,与他们分担生活的雨与风。当节日、喜庆到来之时,湖承载着他们快乐的音符,令他们拥有天地之间那谜一般湖泊似的气质。湖连通了人们亲近河海的心愿,容纳了人们短视自私的肆虐,倾听了人们隐秘诡异的暴虐内心。湖在白天和夜晚给人们讲述着不同的故事,让他们的梦沿湖面缓缓飞翔。白天,湖和太阳与静谧在一起;晚上,湖仰望繁星,听那长夜的呼唤。湖成了人心灵河流的承载点,狂妄暴虐的平和点,隐私倾诉的私密点。这两天湖身上的水汽特别重,漫步其中,感觉是在云里,在雾里。望远处氤氲缭绕,看近处荷叶摇曳,万绿丛中粉白相间,恍若瑶池仙境。当然,湖的仙气是人赋予的,但湖也不屑于用任何外来物件装扮自己。于是,惯常游湖的人开始抒情了,说人与湖的故事,因而,湖有了人文的情思。人们看湖的眼神发生了变化,仿佛看着自家的一个物件。人在湖上嬉戏,与湖水亲近,然后再抛扔杂物。湖一言不发,默默承受着,只是努力地改变自己去适应周遭的环境。湖以水平如镜的清澈,倒映着周边的嫣红与苍翠;以欢快的涟漪,幸福着两岸的突兀与逶迤;以默默的无私,滋润着土地的干坼与渴望。于是,景因水而秀,岸因水而奇。不管纷繁混乱,甚至污秽构陷,乃至生命终结,湖都会淡然面对,这是湖从其祖先辽泽,从其父辈辽河那里继承的基因。

  岸的环绕,水的聚集,成了湖。岸是水里河泥的堆积,湖是来不及流入河海的水。水把岸的优劣都置于身边,放在心上,尽在湖中。水把岸包容,使岸更加雄浑;岸把水彰显,使水更加秀丽。岸给水厚重,水给岸空灵。湖坚守着一方水,自在逍遥。

  这一片湖虽经坎坷而存活,却给人初经人事的羞涩,给灵魂无所依的人们最清新的慰藉、最深切的接纳与理解。湖用她宽大的胸怀,原谅了人们种种肆意践踏和戕害,容许幼稚短视的人们自由地发泄与释放。湖不说话,可湖却用生命给人最大的理解与支持。

  天气晴朗,惠风和畅,安详的湖面让人神清气爽,不知不觉间,就会驾一叶小舟投入它的怀抱,就像久违的游子,超脱尘世羁绊回归母亲的怀抱。让这一刻的回归,成为永恒。

  辽河口:大地叶脉的旋律

  站在辽河入海口,看河海在这里相依相偎,彼此融合,充分停留之后,慢慢流入大海,像终于完成画卷的收笔,从容不迫且意味深长。

  辽河从陆地上一滴水开始,汇集支流,一路奔波,历尽千辛万苦来到渤海,完成这隽永的收梢。临近辽河口,辽河有意放慢脚步,似万般不舍地开枝散叶,留下大大小小21条支流和万千湖泊,如辽河口生生不息脉动的旋律。辽河口也早早铺下五色锦缎,迎接辽河的到来。绿色的苇荡、嫣红的翅碱蓬、金黄的稻浪、蔚蓝的大海、黑金翻滚的石油组成连天的五色锦,一直铺向天边。油田、稻田、苇田与现代城市在翅碱蓬织就的嫣红背景下,就这么和谐地交织在一起。城市与湿地之间由一个个花团锦簇的小村子巧妙缝合在一起,那纵横连接处细密的针脚,如五色彩锦的勾边,和谐地交织在一起,为这片五色锦增加锦上添花的质感。

  在这片辽阔的下辽河平原湿地,辽河从容洗去满身疲惫,滤净杂质,重拾初心,开启向海发展的新征程。辽河饱含深情,在入海前,微微回眸,回望来时路,一路坎坷,一路艰辛;面向未来,昂首阔步,走进海洋时代。辽河就这样不经意回头,含章湖就入驻在辽河口了。它犹如辽河与渤海之间的终极念想,诠释着辽河入海前最深情的回眸。《易经》有云:“含章可贞,以时发也。”含章湖寓意包藏美质,这份美质就是辽河口人万分珍视的河海包容之心。在含章湖,你可以尽情领略水的魅力,感受辽河千辛万苦的来时路,倾听辽河生生不息脉动的声音。

  • Copyright © 2019 - 2020 www.lnd.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网站各类信息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版权所有 北国网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2112006002
  • 沈网警备案20040201号
  • 北国网官方微信
  • 带你每天
  • “ 动 ”
  • 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