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辽宁新闻数字报旅游财经评论教育娱乐视频发现时尚文化健康理论读书调查农业

38盘锦,辽河大写在锦绣上的诗行

感受辽宁之好 2020-04-23 15:36来源:北国网 作者:海 默 编辑:栾溪

《感受辽宁之好》盘锦 辽河大写在锦绣上的诗行 朗读者:郑琳(辽宁大学)

  一、湿地仙踪

  辽河历经千里奔腾,到了盘锦境内,舒缓下来,像历经沧桑的长者,雍容、宽厚,不再泥沙俱下,而是洗尽铅华,干干净净地一头扎进渤海的怀抱,完成了最后的自我救赎。

  站在辽河入海口的海风里,望着浩荡而来的一河阔水汇入茫茫大海,天地之间,唯有漫漫的乡愁和自豪,这一脉盈盈水色,是先祖遗传的血脉,滋养着大地和人民,孕育了辽河文明的壮美画卷。

  岁月自源头,默不作声地爬过每一个荒凉角落,辽河,你一声浩叹,花落水流之间,已是稻花丰年,已是蒹葭苍苍,已是百鸟齐翔……

  把所有的沧桑和波涛,丢给大海,留一片富饶、开阔的湿地,在118公里逶迤的海岸线上舞出一曲《大风歌》。占整个城市面积80%的“中国十大魅力湿地”之一的辽河口湿地,成为盘锦这座城市的命脉,成为万千生灵的命脉。

  北方的2、3月,春寒料峭,12.8万公顷的辽河口湿地,已经成了鸟类的乐园,作为260多种鸟类的中转站和栖息地,辽河口湿地的春天别具一格。大宁静里的大喧嚣,晚霞铺陈,万千只鸟会突然从某一处芦苇荡里,铺天盖地翱翔于天际,这壮观而无声的飞翔,会带给人“记忆里终生的轰鸣”,这是一种可遇不可求的相遇。至于凌波微步的丹顶鹤已经和盘锦人民水乳交融,休戚与共,成为这片湿地乃至整个城市的标识。濒危的黑嘴鸥选择了辽河西岸2.8平方公里的“南小河”作为自己的家园,让这里成了世界最大的黑嘴鸥繁殖基地。还有来自太平洋的斑海豹,这些机警、挑剔的小兽,千万里地追寻着辽河入海口而来……

  作为天然的物种基因库,辽河口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充满着生命的传奇。

  二、碧苇红滩

  由于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和气候的原因,河流纵横的盘锦大地上,生长最随意、最多的,当数芦苇,随便的沟沟岔岔,都会有芦苇或成群结队,或孑然而立,就像我们的邻家亲戚,朝夕相伴。但是,在大凌河、辽河入海口三角洲,远离人群的广袤滨海沼泽湿地上,芦苇长成了世界上最浩大的群落,长成了天地之间的横无际涯,它们已经不是在水一方的所谓伊人,而是莽莽苍苍的仪式。当你驾驶着爱车,奔驰在横亘其间的公路上,或者船行碧水间,人瞬间被浩瀚点燃,这欢迎的仪式实在是太奢侈、太震撼了,那一刻,你就是自己的王,是思想的芦苇,是一只水禽,或者是一湾静水,也是好的!那一刻,每一根芦苇都是我们的亲人。

  这片湿地,寂若天堂,又生机勃勃,随处写满生命的印痕。万千只鸟藏身于辽河口浩浩荡荡的芦苇荡里,芦苇便成为盘锦又一张引以为豪的名片。

  海河交融的盐碱湿地,世界第一大芦苇荡和浩瀚的大海之间,生长着大片的碱蓬草,当冰雪消融,湿地上再一次惊现雁声鹤影,生机勃勃的辽河口从沉睡中慢慢醒来。人间四月天,作为盐碱湿地上的独苗,纤柔、倔强的碱蓬草悄悄地从泥滩中探出绿油油的头,还没来得及呼吸一口清凉的春风,扑面就被涨潮的海水淹没,面对暗蓄风雷的潮涌,在大海席卷而来的湍流和漩涡里,稚嫩的碱蓬草不挣扎也不退缩,储备真理一般凭着执着之力,气定神闲地享受着海潮的纠缠、浸润。小小的草芽摒弃了大海的浮躁和喧嚣,汲取她克制的深情、适度的咸,来培养自己生长的勇气和爱的能力。

  待潮水退向远方,翅碱蓬灰头土脸地依旧稳稳地扎根于泥滩,阳光倾泻而下,不离不弃地拥抱着每一株碱蓬草。加上受温带季风气候的影响,日光月华的洗礼之下,怀揣涛声的翅碱蓬立刻抖擞精神,迅速褪去绿色的外衣,举着嫩红的笑脸,迎接自己朝气蓬勃的盛年。

  历经海水无数次淬炼,碱蓬草越发地汁液饱满,每时每刻都在调试着体内蕴藏的炽烈之火,以不断变换着的红颜,表达着大海留给大地的誓言。执手生死相依的芦苇荡,鲜明的色彩、陪衬,连浩瀚都是相互匹配的,这是大自然最好的相遇,最契合的互证,这是天作之合的一段传奇。

  不刻意、不张扬,翅碱蓬随遇而安地埋首在这片得天独厚的盐碱湿地,以天下独有的品格,爱给你看,与你无关,又有关。无关,是因为,它只选择独自生长,无须人类插手它们的生生死死;有关,是因为,翅碱蓬不仅仅给你视觉上的冲击,一望无际的红色火焰,燃烧你的心为一湾柔软的浅水,还会在饥馑的年代,捧出种子、嫩叶和茎,和着玉米面做出的红草馍馍,被理所当然地消化在人类的肠胃里——我的美是你的,命也是!相遇,有时是一种最好的成全,是拯救。

  金秋十月,红海滩也进入了生命的盛年,她的红变得激烈而阔绰,那是生命的铺展、包裹,是大海留给人间最精美的女红。

  饱含春华秋实的丰盈,红衣胜火地长成退海滩涂上叹为观止的盛景,轻易使来者陷入美的深渊,并给予她幻境般的憧憬和美好的寄托。天地之间,红海滩开阔地铺陈,相爱的人哪,披着雪白的婚纱,执子之手,仿佛两只引颈缠绵的丹顶鹤,走过大自然的红毯。

  到了11月份,北风变得越来越凛冽,仿佛乐队指挥家手里的指挥棒迅速向下一挥,曲子戛然而止,舞者齐刷刷收起舞裙,红海滩一夜之间褪去饱满的嫣红,委顿地埋首于荒滩,怀抱着种子等待另一个春天的到来。

  全长18公里的盘锦红海滩国家风景廊道,凌驾于滨海滩涂之上,沿途壮观的红海滩、芦苇荡,海风习习的中心观景平台、鹤岛、接官厅码头、湿地休闲广场、栈道、廊桥、游船航道……无不展示着盘锦这座城市的大气之美。

  相对于红海滩国家风景廊道的壮观和精美,辽河口红海滩景区又多了一份粗犷的野性,在鸳鸯沟,曾经乘坐豪华游艇,去领略海河之间的红海滩,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鸥鸟环绕的天地之间,人是画中人,是仙!目光追逐着这红色的波涛,那么,将所有的爱恋和记忆,复活成飞鸟,在大海与红海滩之间,舞成大自然最玄幻的红丝带,仿佛梦境,将人带离荒寂的大海,红衣胜火地,逐迹于虚构的远方。

  三、湿地精灵

  辽河三角洲,表达着一条大河积攒下来的丰富和内涵。3000多平方公里的沼泽湿地,海河交融处,120万亩的芦苇荡,这是一个神奇的世界。

  莽莽苍苍的大芦荡,蕴藏着丰富的动植物资源。280多种鸟类是这片领地的王者。摄像头为我们记录下了这样的盛况:铺天盖地的鸥鸟,在夕阳的光辉中,一齐飞向天空,浩大的群落,史诗般汹涌地展现在视觉里,这样的奇缘,要有足够的好运气,才可以遇见。

  在这片荒无人烟的沼泽地上,第一个嗅到春天的,一定是那些聪明的候鸟。凛冽的北风稍微一软,就有鸟扇动起飞翔的翅膀,循着春潮和水声,开启了北归的旅程。万千生灵汇集,使辽河口更加清寂而又生机勃勃。

  丹顶鹤,是这片广袤湿地上最亮丽的一道风景。春寒料峭,我站在沁凉的海风里,辽河入海口的冰河还没有完全消融,远远地望见几只丹顶鹤站在冰面上,脑海里一闪而过的只有四个字:凌波微步。这遗世独立的高蹈,自带着绝尘的清雅和高贵。那一刻,我只怨自己没有翅膀,不能再近一点,哪怕彼此望一眼也好哇,哪怕做辽河口水边的一根芦苇,随风轻拂一下这带着闪电和雷鸣的羽翅……而我,是不能入它们的法眼的,要不,丹顶鹤连望一眼的资格都不给我。

  它的傲慢藏在优雅里,不可亵玩的气度,自然而然地让人类退避三舍,只能寄托于笔端、诗情和画屏上,寄情于鹤鸣九皋之象,感应玄天上帝,护佑事业亨通,天赐良缘,感遇天恩。

  北归的丹顶鹤赴约般逐水而来,大多数把辽河口作为中转站,停留20天左右,补充给养,攒足精神继续北上飞往黑龙江、俄罗斯。有的丹顶鹤却乐不思蜀,留了下来,在这里谈情说爱,筑巢产卵,哺育下一代,天使降落凡间,成为这片湿地名副其实的主人。

  有颜值又很专情的丹顶鹤,才是在水一方的那个伊人,蒹葭深处,这自天而降的脱尘仙子,波光掠影间,已是盘锦人的千年一梦。为此,我们甘愿把一座城市的名分让给它!

  辽河口湿地,也为世界濒危鸟类黑嘴鸥备好了2.8平方公里的滩涂——南小河,成为世界种群数量(占世界黑嘴鸥数量的80%)最大的黑嘴鸥栖息地和繁殖地。

  荒寂的天地之间,它们只需将简陋的窝搁置在稀疏的矮草和碱蓬间,不知道为什么,天性敏感的黑嘴鸥,对承载全部希望和未来的家如此漫不经心。产下4枚到6枚卵,黑嘴鸥便开始在光天化日之下孵化下一代。它们实在不屑于用一腔的悍勇之气衡量周遭的环境,团结的力量使黑嘴鸥洋溢着理想主义者的浪漫气息。

  黑嘴鸥机警、敏锐,爱憎分明,如果有人侵犯了它们的领地,黑嘴鸥会义愤填膺地尖叫着,群起而攻之,向敌人的身上拉粪便,啄敌人的头,直到敌人落荒而逃;黑嘴鸥也是最有爱的鸟,遇到暴雨、冰雹的时候,它们不顾自己的安危,用翅膀护着幼鸟,哪怕被暴雨、冰雹拍晕也岿然不动。

  千百年来,这种智慧的小家伙,通过不同的叫声,向同伴通报天气的变化,不承想被人类摸清了套路,这一环节,人类用智慧弥补了自己触觉不够敏锐的不足,可见,人与鸟,需要借助彼此的长处,过着更便捷的生活。

  过去,渔民在寂寞的渔猎活动中,黑嘴鸥也成了最好的陪伴,茫茫大海之上,唯有黑嘴鸥的飞翔给予了渔民们生命的活力,为枯燥的海上生活增添了无尽乐趣。如果遇上迷雾,渔民们只需跟着黑嘴鸥飞翔的方向,一定能寻找到海岸。黑嘴鸥为盘锦渔民留下了很多记忆和传说,那是人与鸟和谐共处的一段传奇。

  也许,黑嘴鸥遭遇过什么苦难和打击,本就数量稀少的它们,蓦然逃离了人的视野,长达一个世纪,全世界难寻黑嘴鸥的蛛丝马迹。仿佛梦境,幡然醒来时,它们已经去往远方。

  直到20世纪80年代末期,在辽河口湿地发现了黑嘴鸥的两个巢穴和四枚卵,从此黑嘴鸥揭去了神秘面纱,回到人类的视野,成为我们的掌上明珠,被宠着,爱着。

  春风十里,不如你——天鹅,在高远的天空排着“人”字队形,自天边御风而来,它们身体的发条敏锐地感知着最省力的方式,减少空气的阻力和摩擦。但是,它们是如何寻找北归路线,靠什么辨识沿途的落脚点呢?

  天鹅驾驶着身体内精密的仪器,精准地将自己放在辽河口苇海那宽阔的水域中,拍动云朵的翅膀轻轻收拢,一副宠辱不惊的样子。或许是胸怀天空和长路,就连歌唱都是高亢、开阔的,充满了生命的欢愉和傲慢。所以,最爱面子的人类不惜放下自尊,将理想挂在天鹅的翅膀上来自我标榜。

  气宇轩昂的大天鹅,羽毛非黑即白,纤尘不染,就像它们的爱情,忠贞不渝没有一丝杂质。这内外兼修的品格,让不可一世的人类甘愿举着天鹅的羽毛,一叶障目地给自己插上天鹅的翅膀,获得精神的慰藉。

  同样成群结队浮在水面的野鸭和鸳鸯,就显得有些婆婆妈妈,忙忙叨叨地在芦苇丛里进进出出,琐碎的叫声里,都是人间烟火的味道。而鸳鸯最善于逢场作戏,自欺欺人的爱情,也只有人类深信不疑,晋朝的崔豹在《古今注·鸟兽》里说:“鸳鸯,水鸟,凫类也。雌雄未尝相离,人得其一,则一思而死,故曰匹鸟。”事实上,为一场交欢做出的姿态,如美丽的肥皂泡转瞬即灭,雄鸳鸯已另寻新欢,我们看见的鸳鸯戏水,不晓得是雄鸳鸯第几次出轨了,留下雌鸳鸯独自筑巢、孵蛋、养育儿女……

  “孤眠芊芊草,久立潺潺石。前山正无云,飞去入遥碧”“白鹭下秋水,孤飞如坠霜”,刘禹锡的《白鹭儿》和李白的《白鹭鸶》都道出了白鹭不与尘世同流合污的纯洁自守和孤独。事实上,白鹭因为不具备防御能力,会选择集群营巢,它们既惧怕人类又不得不与人类为邻,大约惧怕始于伤害,而选择靠近村庄的田间地头、丘陵山地、沼泽湖泊、海边滩涂等地方活动,则是因为有人类活动的地方,可以免受其他猛禽的伤害。

  一日黄昏,我去亲戚家的鱼池玩,鱼池就在大洼区疙瘩楼水库的东侧,这里离村庄稍远,稻田、鱼塘遍布,我站在偌大的鱼塘岸边,望见对岸的水库边上,很多白色的大鸟栖息在高大的树丛上,很长时间一动不动,亲戚说这种鸟叫“老等”,也就是白鹭,它们特别机警,专门等没人的时候,看见水面上有鱼游动,便闪电一样飞过去,长嘴准确地叼起鱼飞速逃离。它们在这片树林里嬉戏、打斗甚至谈情说爱。爱给了白鹭自内而外的滋养,恋爱期,它们的头上会长出两片十分漂亮醒目的羽毛,酷似辫子,俗称“繁殖羽”,有的前胸后背会长出“婚羽”,眼和喙裸出的部分由黄绿色变成淡粉色,交配前眼睛血红。大白鹭在发情期脸部变成耀眼的蓝绿色,腿变成红色。恋爱着的白鹭,不停地展开洁白的羽翼,以各种舞姿全方位地展示着自己的美,爱着就是美的,万物概莫能外。

  “老等”在与人类若即若离的红尘世界,等食物、等爱也等美好的未来,爱巢里,雌白鹭节制地产下四五枚卵,开始繁育后代。有时候,我会想,白鹭是不是识数哇,明明拥有产下十枚卵的能力,却只产下一半,偶尔丢失或者弄破了,再产下一枚补充数量。或许,白鹭是懂得量力而行的吧。

  还有大杜鹃、鸿雁、各种鸟雀……数不尽的生灵,每一个都是这片浩瀚芦苇荡里最珍贵的客人,是大自然最美的一个音符。

  四、乡居民宿

  第一次去农业“认养小镇”——大洼区的新立镇,日式的米仓民宿还在建设中。米仓式的建造主体全部是木质结构,主体是锥形榫卯构造,屋顶为东北特色的拍苫。

  第二年我们再一次来到新立,就住在了这里。

  我们去的时候,有游行团在导游的带领下四处参观,待他们离开,偌大的院子迅速安静下来。这时候,池塘里的青蛙早已经按捺不住,此起彼伏地叫起来,大白天的,还有我们一行人呢,它们就这么肆无忌惮地叫着,而到了夜里,这里彻底是它们的天下了,一直叫到繁星满天,叫到梦里梦外。

  不同风格的民宿,在盘锦随处可见。丰腴的自然资源,成就了时尚、开阔、独特的地域符号,她的任何一个角落,都会以不同的方式,展示给你一个惊喜。

  距辽河入海口18海里的绿水湾,百年历史的上口子古渡口,由中央电视台播出的《大国工匠》,二界沟排船大王张兴华,采用传统手工工艺打造的六艘古老木船,组成了旅游船队,像一个古老的传说,追寻着辽河的古老文明,续写着新的传奇。还有竹排悠悠,行进在宽阔的大河之上,踏歌而来,两岸蒹葭苍苍,鸥鹭是碧苇间开出的花朵,不时地在眼前绽放,天光云影共徘徊,宽阔的河流之上,人,是哪一个?

  而岸上,用传统与现代工艺精心烹制,刚刚捕捞的辽河所产的河刀鱼、鲫鱼、鲤鱼、鲢鱼、梭鱼、黑鱼、嘎牙子鱼等,绿水湾全鱼宴在等着呢。

  到绿水湾,做一个农人吧,住农家屋、睡农家炕、干农家活、吃农家饭,采《舌尖上的中国》里演绎过的美食——蒲笋,去百亩荷塘,捞一枚公元2018年的月亮,送给劳顿的自己;或者做一回文人雅士,竹林疏影中,吟诗作画,奇花异草间,掏空俗念,忘了天上人间,唯记忆的壳附于雕梁画栋间,弥久不散。

  其实,离开绿水湾,还有更多的去处,“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在盘锦,绝不是奢侈之事,70个民宿村落拉开了盘锦“全域旅游”的大幕,民俗文化村遍布这片黑土地,流连于河流逶迤的绿水湾,徜徉在稻浪汹涌的水田栈道,或者静卧于凤塘小镇独特的民居中,都会让人放下旅行的颠沛,身心迅疾地清爽、从容起来,在这样宁馨的光芒里,所有的喧嚣、挣扎,都湮灭在此起彼伏的蛙鸣里。

  在向海街道的石庙子村,万物仿佛都安装了马达,每一样都急于展示、表达,人在这样的相遇里变得缓慢、迷幻——必须搁置曾经的自己,必须以文化的标签与一个村庄拥抱在一起,并重新布局她的过往和未知的光耀。从南到北,盘锦大地上一个又一个各具特色的民宿村落相继形成,稻香小镇、番茄小镇、辽河口民俗小镇等不同风格的民宿主题,大洼区天然的地下温泉、认养稻田、地域特色的美食,以及古渔镇二界沟的渔雁风情……

  “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约两三个知己,随便择一隅乡居,酒是好酒,人是好人,只道是琴瑟在御,莫不静好!

  五、天下美食

  纪德说:“你在旅途上,首先寻找的不是客栈,而是干渴和饥饿感……”那么,尝一尝这人间粮食——因为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粒粒珠玑的盘锦大米,这背负着地理环境、自然条件、人文背景、历史渊源等一身荣耀的盘锦大米,绝不是徒有“驰名中外”的美誉。吃不了,还可以作为好礼,兜着走哟!

  但是,一方水土养一方的大米,只有盘锦的水煮出来的盘锦大米,才是世界上最好吃的人间粮食。

  “横行”天下的盘锦河蟹,也叫中华绒螯蟹,据说,过去(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的人小时候都经历过)真的是遍地爬的,“棒打狍子瓢舀鱼,野鸡飞到饭锅里”同样也不是虚传,足可见曾经的盘锦多么荒凉而富有。现在,每到金秋时节,作为北方最大的河蟹养殖基地的盘锦,随处都可以买到味道鲜美的河蟹,并大量销往世界各地,同样,物美价廉的盘锦河蟹,也可以吃不了兜着走的。还可以去古渔镇二界沟享用来自渤海辽东湾的海鲜和海产品,二界沟盛产“天下第一鲜”的文蛤,是全国著名的文蛤繁殖、出口基地。饕餮盛宴,仿佛大海置于人间的真理,并不是那么难以获得。

  凡事与古字联系起来,就会徒然地让内心多了一份沧桑和厚重感来,古镇田庄台便是。这座承载着盘锦历史风云的古镇,目前有十几种百年传承下来的小吃项目被省、市、区列入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比如老字号的传统工艺酿造的烧锅——凤桥烧锅酒,它在田庄台一条深深的小巷子里,弥久留香;还有刘家果子铺、田庄台馅儿饼、老胡家烧鸡……味蕾之上,是一座古镇传承下来的百年情怀。

  味蕾之上,能够成为舌尖上的中国标牌的,则是产于盘锦沼泽地的蒲笋,更是因为野生蒲笋难采集、产量少,而使盘锦的蒲笋入宴入诗,“蒲菜佳肴甲天下,古今中外独一家”。

  六、冰雪故乡

  从春天到秋天,这片繁华的大地上,有一阵凉似一阵的风自北方以北吹起,粮食归仓,游鱼入海,候鸟南迁,浩荡的辽河在一场大雪之后,进入了银装素裹的盛年,这是冬天的辽河口。辽河口冰凌穿越、冰上钓蟹、冬季渔猎、冬泳,我们还可以以人力制造独自的雪乡,希望有更多的人,带着辽河氤氲的气息,为盘锦这座胸襟开阔、气质优雅、时尚大气的水城,诱来一场又一场大雪,我们一起去新立镇的雪乡寻找属于自己的王子和白雪公主吧!

  我来时是盛夏,万物蓬勃,生灵喧嚣。鸳鸯沟的冬天也不逊色,苇海栈道的尽头,就是中国最北海岸线冬季冰凌穿越赛的起点,用芦苇一层层搭建起来的“撮罗子”(“撮罗子”又称“斜仁柱”或“撮罗昂库”,是鄂伦春、鄂温克、赫哲等东北狩猎和游牧民族的一种圆锥形“房子”。“撮罗”是尖,“昂库”是窝棚,这是赫哲族的叫法;“斜仁”是木杆,“柱”是屋子,这是鄂伦春、鄂温克族的叫法。把两种名称的意思合起来,就是“用木杆搭起的尖顶屋”,这正是“撮罗子”最主要的特征)为冰上的湿地增加了童话的色彩。

  鸳鸯沟湿地公园蕴藏着太多的奇迹,因为她太丰富了。

  不一样的季节,一样的精彩。

  天地寥廓,沐浴着辽河文明的盘锦,满目好景,一年四季,都是我爱着的样子。

  • Copyright © 2019 - 2020 www.lnd.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网站各类信息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版权所有 北国网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2112006002
  • 沈网警备案20040201号
  • 北国网官方微信
  • 带你每天
  • “ 动 ”
  • 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