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辽宁新闻数字报旅游财经评论教育娱乐视频发现时尚文化健康理论读书调查农业

31工业老城“三杯酒”

感受辽宁之好 2020-04-23 15:30来源:北国网 作者:张笃德 编辑:栾溪

《感受辽宁之好》工业老城“三杯酒” 朗读者:周琳轩(辽宁大学)

  一座城市有如一个人,自有其属性。脚下的土地、相互依存的山水,滋养生长的氛围和环境,决定了血脉的颜色和生命的品质。抚顺,就是这样一个工业老城:烟囱林立、车流滚滚、机器轰鸣,披星戴月的火热生活、挥汗如雨的沸腾岁月、奋发图强的劳动画面,充满激情和力量,凸显粗犷、豪迈的城市性格。

  我在工业的摇篮里生长,受工业氛围熏陶、感染,热爱生养我的土地,崇尚工业之美,对工业老城里的事物饱含深情。

  老城里到处都是工人、工厂、工业的图景,一个工字,笔画最少,上边一横是天,下面一横是地,中间一竖就是肉体的人——作为脊梁,承担起顶天立地的重量。

  抚顺始终负载着奉献、担当与责任,灰黑的色调,沉实厚重。一路走来,历尽艰辛,像极了风雨中屹立的筋骨壮实的汉子。

  我与之一同举起岁月的酒杯,与太阳、月亮豪饮工业老城自己酿造的美酒,雄浑、浓烈、深情。

  第一杯酒:工业恋情

  1984年,我怀揣贴有标准照、盖着钢印的工作证,穿一身蓝色工作服走进工厂大门,从此,工厂就像胎记在我的生命履历中无法抹去。我所在的工厂方圆有两平方公里,工厂人最多时达3万人,各分厂(车间)、公司、独立单位30多个,分布在厂内外不同方位。医院、幼儿园、食堂、浴池、俱乐部等生活设施一应俱全,工厂自己就是一个完整的小社会。工人们“爱岗敬业”“以厂为家”。能成为国营大厂的一员,等于投了终身保险,住房、收入有保障,福利待遇优越,谈对象的筹码都重了许多。

  我每天早晨七八点钟,准时汇入奔向工厂的河流,河床比马路宽,一股势不可当的潮水,在厂门前束了一下腰,然后迅速分解成支流,直到冲击每一个叶轮转动并发出声音——钢铁和钢铁碰撞的声音、齿轮和齿轮撕咬的声音、电流奔跑的声音、水咆哮的声音、风鼓噪的声音、天车上电铃流淌下来的声音、汽笛冲刺加力的声音。

  晚5点钟下班的人流又像大海退潮,自行车铃声中,能听出从工作繁忙中走出来的轻松喜悦。大步流星的步伐里,能感受到时代的节奏和气息。工厂大门下面带有万向轮,上班时向里推,下班时往外推。大门很破旧,却承载了青春的希望和梦想。

  工厂的一切都充满了生机与活力,就连厂门前两棵桃树开花,仿佛都象征了企业愈加美好的意义。广播站播报工厂新闻,偶尔播放流行歌曲和工人自己创作的抒情诗歌,在我的心中是甜润的,有明媚抒情的韵律。

  在工厂,我从事过不同性质的工作。当过测量员、团干部、办公室副主任、生产调度长。最初,拿着标尺,背着水准仪,测量标高,把蓝图复制到大地上,让钢筋水泥的建筑一节节生长。在插满彩旗的工地上,带领团员青年突击大干,把一块块砖往高空传递,脚手架雨后春笋般拔节。在冶炼车间,听机器的轰鸣,把滚烫的血液交给一勺子凉水来冷却,让力气变成一摊泥水,在和金属的撞击中,成为机器的一部分。

  工厂很大,我可以做不同的工作。比如,可以把一根三寸长的钉子用三锤把它钉进木板里。可以一上午时间,用一把一尺长的铁锉,打磨一件器具,推进拉回数百次,直到胳膊酸痛为止。也可以在1000℃钢炉前站一刻钟,用4米长的铁钎加工炉火,然后休息两小时。也可以上夜班,用手电筒照着旋转楼梯,一直攀爬旋转到50米的高度,检查仪器,或者拿着扳子、钳子、电笔之类,四处拧拧、敲敲,一天八小时就这样工作着过去……

  工厂是繁忙喧嚣的,是紧张危险的。1985年夏天,一辆装液体氯气的槽车调运时,槽车顶上的安全阀与卸煤机碰撞损坏,大量氯气外泄。我的工友冒着危险,用生命堵塞泄漏点控制住了险情,避免重大事故发生。

  这就是我的工友,每天和太阳一样不知疲倦地升起,在红霞弥漫的电解车间,植根于电解槽前,如橡树身旁的木棉,成为一种耐高温的植物。骨骼、肌肉都有太阳的柔暖,血总是向着铝水的方向流,心也总是随着出铝的铃声震颤。

  钢钎是最有效的语言,也是情感光辉的外延,工友们的欢乐痛苦都在这条甬道上奔流,工作的过程就是人生的展览,吸取超负荷的热能,然后乐观地释放出无限忠诚。

  2000年,跨世纪之夜,我在抚顺铝厂第一家合资企业里值夜班,暗夜里走进工厂,设备上高低错落的灯光,像圣诞老人点燃的灯笼,一串串从夜空垂下来,我穿行在无人的厂区里,守护一个巨人的睡眠。工厂机器发出节奏均匀的呼吸声,能感受到工厂的重量、大地的重量、国家的重量。

  夜晚因工厂而真实、生动,夜晚因工厂而变得温暖、光明,暗夜里一个人远远地看见了工厂,听见机器深情吟唱,就像迷失的人找到回家的路,孤独和恐惧无影无踪。

  老旧的工厂在改革发展的时代面前,产品需要调整,设备需要更新,人员面临下岗分流。亏损、破产、倒闭,一度让工厂和工人的生存陷入困境。改革、转制、重组,建立新型企业集团,卸掉包袱,轻装上阵,从低迷中雄起,走出一个个新的春天。

  煤矿转产成功的页岩炼油,在石油工厂基础上新建的百万吨大乙烯项目,抚顺铝厂原址上投资8.17亿、年产35万吨碳素项目上马,等等。重塑工业形象,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找回了发展自信,以全新的姿态投身市场竞争。

  第二杯酒:精神力量

  在抚顺,每一个街路都有工业的名字,每一处建筑都是工业的缩影。脚下踩着的石块就是煤精和琥珀,随手抛出去一个物件就能听到钢铁的回应声。70年前,新中国一穷二白,百废待兴,抚顺的煤、油、电、钢、铝创造出新中国工业奇迹和无数个第一。历经三个“五年计划”,抚顺为社会主义建设迅猛发展建功立业,得到党和国家高度重视。1958年,毛泽东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纷纷来到抚顺,深入工厂、矿山视察、慰问。

  抚顺这座老工业城市,被毛泽东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关怀所感召激励,在冶炼钢铁、输送石油,从地心里捧出乌金、奉献出所有的一切之后,还像拧头上浸满汗水的毛巾一样,把自己的心灵也拧得干干净净。

  雷锋,来自湖南长沙的一个小个子士兵,看到抚顺日新月异、只争朝夕的城市激情,深受启发和影响,在1961年3月16日的日记中曾写道:

  世界上最光荣的事——劳动。

  世界上最体面的人——劳动者。

  他撰写《愉快的星期天》,记录自己带病帮助建筑工地推砖的收获和快乐。我还记得电影《雷锋》中,工地广播站的女播音员用激动的声音说:“同志们!同志们!我们工地来了一位解放军战士,放弃自己的休息,帮助我们推砖,问他是哪个部队的,叫什么名字,他说我叫解放军。我们要向解放军同志学习,争分夺秒加油干哪!”

  雷锋因大公无私,热爱党和人民,热爱国家、集体,热爱社会主义,热爱劳动,被抚顺人民所爱戴。

  雷锋受工业精神影响成长起来,雷锋精神光大了这座城市的品德。

  雷锋成为这座城市的代名词。

  2002年底,我通过招聘考试,成为雷锋纪念馆工作人员,每天沿着铁锈红色的22颗五角星前行,诵读22块黑色的花岗岩上刻写的雷锋日记:“人的生命是有限的,可是,为人民服务是无限的,我要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无限的为人民服务之中去……”

  通过和雷锋零距离接触,知道22岁的雷锋,用最短的生命走完了人生最长也是最光荣的路程。1962年8月15日,雷锋因公不幸牺牲。时任抚顺市委第一书记的沈越把给家里老人准备的寿材献给雷锋使用,全市成千上万人自发为雷锋送葬。可见,雷锋当年在人们心目中十分受敬重。

  2012年,为了纪念雷锋因公殉职50周年,《光明日报》、诗刊杂志社、中共抚顺市委、抚顺市人民政府主办“雷锋——道德的丰碑”全国诗歌大赛,我创作的组诗《一个人的生命能走多远》获得一等奖。《光明日报》刊发评论说:“《一个人的生命能走多远》是一个颇具诗性内蕴和生命体验深度的命题,他以虚实相生的方式构建了情感的诗意境界,把生命沉思和理性叩问同‘汉白玉’‘常青的松柏’等诸多感性的物象融会于一处,形成了一种起伏流荡的思辨波澜,引人遐思,自然而舒展地走向了诗意的深度。”

  我站在领奖台上,发表获奖感言时说:“不是我的诗写得好,能获奖得益于抚顺雷锋文化环境和氛围,得益于雷锋纪念馆的精神滋养。”

  缅怀雷锋同志,传承雷锋精神,是抚顺创建“雷锋城”的重要举措。作为雷锋的第二故乡,抚顺具有得天独厚的雷锋精神的宝贵财富和资源。雷锋精神源于抚顺,与这座城市的工业精神和特质一脉相承,有着直接关系。

  半个世纪以来,抚顺市广泛、深入、持久地开展学雷锋活动,涌现出群众性学雷锋小组4万多个,学雷锋志愿者10多万人,用雷锋名字命名的“雷字号”遍布各行各业。抚顺市百姓雷锋颁奖典礼从2007年到2019年举办13年,共评选出134位百姓雷锋和35支优秀团队,引领社会风尚,成为激励抚顺人战胜困难、奋发进取的强大精神动力,成为抚顺最亮丽的城市品牌和最闪耀的精神符号。

  每天,人们踏着雷锋的足迹上下班,和扑面而来的春风握手致意,公交车、储蓄所、学校、网站,因雷锋精神而散发荣光,劳动创造奉献,内心充满理想,追求大我舍弃小我,老工业基地因负重而年轻,因“雷锋”两个字而真情、忠实、热忱。

  第三杯酒:棚改礼赞

  抚顺因资源枯竭、历史欠账和企业经济不景气等原因,城区居民居住条件十分艰苦。2005年前后,国家、省领导多次来抚顺调研、考察,决定抚顺市全面实行棚户区改造。

  所谓棚户大多是世世代代遗留下来的老宅,或者日伪时期劳工居住的石膏房、油毡纸房,还有工矿企业在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为职工盖的红砖房。这些分布在偏僻的城郊、蹩脚的矿坑边、拥挤的窄巷里的棚户,成为困扰和制约抚顺城市发展的瓶颈。

  当年,我家居住的就是企业分配、面积只有40多平方米的小房,老少两辈六口人都挤在同一小屋内,为了扩大空间,父亲带我们在房屋前砌起个小院,然后再用木棒和油纸搭棚。起初以存煤为主,后来由于哥哥结婚,也就成了一个住处,跟电视剧《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里的情景如出一辙。

  棚户区最大的困难是烧火取暖。由于房屋低矮潮湿,家家户户的炕都不好烧,不是灶炕被雨水灌了,就是炕洞被灰堵满了。每天,我家早晚烧火煮饭时,妈妈一会儿清炉灰,一会儿绕到屋后的烟筒底下用火引烟,实在不行就砸开炕面和烟道,然后一碗一碗地往外掏炕道灰,黑灰把脸涂抹得像京剧脸谱。赶上夏天修炕所有门窗打开,烟就顺着窗户、门使劲冒,如果气压低可就遭罪了。烟在屋中排不出去,所有的人就像得了哮喘一样,咳嗽不停,恨不能把肺都咳出来。冬天为了保暖,还要压火,所以在棚户区煤烟中毒事件时有发生,我爸爸在一年的冬天就险些因此丧失了性命。

  我作为民政干部有幸参与和见证了抚顺市在全国率先开始的棚改工作。我跟随棚改工作组每天到街道、社区了解情况,采集信息,为市政府决策提供第一手资料。莫地沟、北厚屯、茨沟、东岗、演武、华山,一个个街道和社区名字一天不知提起多少遍,每走进一个棚户区住户家中,望着破损的石膏房、凌乱的油毡纸房、三辈人同居一室的偏厦,站在偏僻的山坳、矿坑的边缘,躬身穿行在窄小的胡同里,耳朵里回响的都是国家、省、市领导说的话:“我们一定要让改革开放的成果,惠及每一个家庭每一个人!”“我们就是砸锅卖铁也要彻底改变棚户区的面貌。”

  棚改工作涉及面广,是一项错综复杂的工作。人口核定,房屋有效面积,实际居住和户口问题,低保人数,经济状况,思想动态,等等,都需要民政工作者参与介入,为拆迁和安置打好基础,确保回迁安置稳定,无疏漏。

  市民政局适时发起民政工作者“走千家,访万户”活动,我和民政工作者帮助社区论证,做各种预案,拆迁时在现场帮助协调,起大早、爬半夜走街串巷做搬迁户的思想动员工作。

  拆迁的旋风终于在一夜间摧枯拉朽,打桩机抑制不住欢快的喉咙嘹亮地歌唱,把棚户区居民渴望幸福生活的愿望高高地举上了蓝天。

  截至2009年底,抚顺市累计拆迁棚户区房屋318万平方米,建设安置用房463.5万平方米,动迁居民9.56万户、31.82万人,占全市城市人口1/5的集中连片棚户区居民的居住条件得到了彻底改善。抚顺创造了人间奇迹,遍布城区的牛皮癣一样的棚户,终于被一幢幢拔地而起的漂亮新楼所取代,抚顺的天空一下子澄明起来。

  抚顺棚改取得的成果,给这座城市带来了巨变。城市形象焕然一新,居民素质今非昔比,棚户区居民也完成了从“老棚户”到“新市民”的转身,他们的思维方式、行为方式、生存方式都发生了脱胎换骨式的变化。抚顺在棚改建设过程中,同步规划社区建设,文明小区建设规范化,新区设施种类齐全。社区基础设施总面积达9.8万平方米,其中,公安派出所10个,社区办公用房34处,物业用房23处,社区卫生服务机构19所,垃圾站15座,养老院1所,综合市场8处,活动室57处。在全市各个社区中配置电脑76台,电话41部,健身设备130套,其他设备62套,软硬化面积达到310万平方米。不仅在各个棚改新区中进行软硬化建设,而且建设多个居民活动广场和建筑小品,有效地提升了棚改新区的品位,使各个棚改新区的环境面貌更加亮丽,更宜人居。在第一批棚改户乔迁时,我也跟社区同志一起帮助乔迁的居民打扫卫生、贴对联、放鞭炮,与他们共同分享乔迁的喜悦和欢乐。

  终于告别了水流成河的胡同,告别了泥泞不堪的街巷,告别排队如厕的生活,告别扁担和水桶,告别了到处都是的煤泥……

  我站在棚改新区的新楼上放眼望去,街路纵横交错,公共交通四通八达,商业网点齐全,小区公园花团锦簇,绿树成荫,文化广场上遛弯的老人、嬉戏的儿童,还有三五成群的居民在各种设施上健身,处处溢满祥和的气氛。

  棚改新区呀,你以崭新的姿态对生活大抒了一次豪情,用立体的建筑种植希望,用微笑的方式让抚顺这个城市重新找回了信心。

  “抚顺”这两个字现在可以这样来理解:抚平旧日伤痛,理顺发展思路,乘势而上,畅想更加美好的未来。

  这才是我们应有的风貌和为之憧憬的生活!

  风雨说,拆除的是低矮和潮湿的棚户区。大地说,耸立的是以人为本的执政理念以及改革的硕果和执政党的丰碑。

  我和工业老城,都是浩瀚宇宙里的一颗繁星或者飘落在大地上的一粒微尘,出队,入列,被整合,加减,无论是分子还是分母,哪怕公约数,成为时代和生活里一朵奔腾的浪花。

  如今,栉风沐雨的工业老城,商业街披红挂绿,健身馆、美容院、洗浴中心、宾馆、酒店的门,不分昼夜地旋转开启。商业大厦鳞次栉比,大街上南来北往的人、光鲜亮丽的人、紧张劳作为幸福奔忙的男人女人,在现实中就像走进大工厂,有扑面而来的辉光和热力,铿锵作响的急促呼吸,被炉火映红的脸庞神采奕奕。工业的身份和底气,让我懂得只有劳动和汗水才能真正具有魅力。

  被工业鼓舞感动,被工业照耀,就像豪饮了三杯劲酒:一杯是浓烈的工业恋情;二杯是纯洁的精神力量;三杯是奔放的生命追求。之后,新时代有如一场摧枯拉朽的大风,呼啸着,让默默无语的机器,在劳动号子中被重新唤醒,张开双臂,用激情和梦想把疲惫的曙色镀亮,让衰老的神色重新泛起年轻的光。新型的劳动关系奔跑成速度和秩序,产品和效率都成为亲戚和朋友,握手,交流,合作,茧花像灿烂的笑容,化蛹成蝶。

  • Copyright © 2019 - 2020 www.lnd.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网站各类信息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版权所有 北国网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2112006002
  • 沈网警备案20040201号
  • 北国网官方微信
  • 带你每天
  • “ 动 ”
  • 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