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辽宁新闻数字报旅游财经评论教育娱乐视频发现时尚文化健康理论读书调查农业

26你没见过的长城

感受辽宁之好 2020-04-23 15:30来源:北国网 作者:金 河 编辑:栾溪

 
《感受辽宁之好》你没见过的长城 朗读者:候璇(辽宁大学)

  中国也许应该称为“长城之国”。从战国到明朝中后期,悠悠2000年,作为边墙的长城,小国修,大国建,国家边界到哪儿,长城就修到哪儿,像居家过日子修篱笆。修了毁,毁了修,修——毁——修,成为中国古代战略防御思想和民族性格的突出特征。在当今中国的版图上,到底有多少古长城,恐怕没有人能说清楚,以至到21世纪了,我们还在发现长城。

  这里说的“发现”,并非挖掘机挖出一堵夯土,推土机推出一段基石,而是坐落在燕山上,长约8.9公里的明长城,据称上面有31座敌楼,18座战台,14座烽火台。这就是辽宁省绥中县永安堡乡西沟村一带的明长城。这么大个物件,在2005年以前,不知怎么阴错阳差,居然还没有在中国长城的户口簿上登记,还是“黑户”,“养在深闺人未识”。从“黑户”到一朝被人认识,自然是一种“发现”。但是,“发现”的意义远非给无法计数的中国长城再增加8.9公里。这是个偶然拾取却又令人叹为观止的故事。去看看,这也许是你没见过的长城——小河口长城。

  没有车道,没有石阶,也看不见人行便道,向导朝被森林覆盖得严严实实的山坡一指:“嗯,就从这儿上吧。”

  攀爬约一个小时,腰酸腿软,气喘汗流,说不定眼睛或鼻孔里还会闯进几只森林小飞虫。不过当你爬上山顶,站在古长城敌楼下,抚摩着凉滑的岩石楼基,仰望一脸沧桑的敌楼时,疲劳顿消,感觉只有惊讶。

  敌楼有一般单体别墅大小,高高的基础用粉红色的条石砌成。石材经过精心打磨,估计每块都有数百斤重,对缝严密,笔直如线。虽经近500年风雨剥蚀,无数次大小地震,仍然平整坚固,光洁如鉴。楼体有三四层楼高,全部由大青砖砌成。从楼基往上看,整个敌楼巍然竦峙,诚有“危乎高哉”之感。

  踏着破碎的青砖,沿着坍塌的城墙豁口,可以爬上城墙,走进敌楼。明长城上的敌楼堪称长城史上的杰作,也是小河口长城最亮的亮点。

  此前的古长城上,每隔百米左右,都设一个突出墙体的长方形平台,专业名称叫“马面”,习惯叫“墙台”“战台”。台四周,用锯齿状的矮墙围起来,叫“雉堞”,用于从侧面攻击爬墙的敌人。风霜雨雪,戍卒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无遮无挡,苦不堪言,给养和武器装备的存放也是难题。敌楼,是在传统的露天墙台上建楼,相当于炮楼,让单纯的露天战台变成综合防卫设施,能攻防,能驻兵,能存放粮秣给养、武器装备,又兼瞭望塔。虽然为楼,但因从“台”升级而来,古人仍然叫它“敌台”,或称“空心敌台”,以示区别。可别小看这加个盖,修个楼。这个进化过程竟用了十几个世纪。

  对于敌楼的首创,学界争论不一。不过,有一点没有争议——小河口长城上的敌楼,是名将戚继光调任蓟镇总兵官后修建的。戚继光奉旨“镇守蓟州、永平、山海等处”的时间是明隆庆二年(1568)。为了有效防御元裔蒙古骑兵窜犯,经实地勘察,戚继光给隆庆皇帝写报告,建议在先前已有的城墙上先建敌台1200座,“台高五丈,虚中为三层,台宿百人,铠仗糗粮具备”。敌台四周各开三个“箭窗”,为弓箭、火炮射击孔。

  戚继光的顶头上司、蓟辽总督谭纶,老成练达,考虑多方面因素,对戚将军的设计略做缩改,把三层改为两层,把驻兵百人减少一半。因此我们面前的敌楼是两层的。戚继光“典型引路”,命他的胞弟戚继美带领1200名山东汉子,先在怀柔大水谷修建敌台7座,验收合格后,才把各地守将叫来观摩学习,然后全线推开。他又亲任工程总监理,随时沿线巡视,检查评比,奖优罚劣,不准偷工减料,不准搞豆腐渣工程。此举不但使戚帅守蓟“十六年,边备修饬,蓟门宴然”,也让我们有幸在数百年后还能看到小河口正版“戚氏敌台”。

  大青砖砌成的敌楼基本保存完好,仍可见当年的雄奇险峻,但楼体有开裂,裂缝形如闪电,纵贯上下。砖面也出现了零星的蚀洞或成片的凹陷。台顶挤满了闹哄哄的小灌木和杂草。蓬蒿和野花放肆地堵在门口。台内隔墙多已毁圮,地面上覆盖着残碎的青砖。

  面对如此破败的前贤胜迹,奇怪的是,我等一行人,没有遗憾,没有愤懑,没有责难,反而一个个眼睛瞪得溜圆,好像中了魔法。缓过神来,才齐声叫喊:“真长城,真长城,这才是真长城!”

  当然,其他地方的长城也不是假长城。不过,彻底坍毁的长城,残土片石,难以让人重构它当年的雄奇。人工修复过的长城虽然雄哉、伟哉、美哉,但整容的长城又显得太“人工”。即使整个修复过程完全遵古操作,也很难让人产生历史的联想。

  小河口长城在深山老林中淡然自处,没人经管,没人呵护,裸对数百年风雨,一脸沧桑,一身伤痕,一身野性,也一身真实。用一个短语来概括小河口长城不是件容易事。相比之下,我愿搬用当地人的说法:野长城。野,是天然的,原生态的,被遗弃的,远离尘世的,没有假手人工的,甚至是鄙陋的,然而这正是小河口长城的魅力所在。生活在太多“人工”中的人禁不住额手称庆,谢天谢地,小河口长城没有被关爱,被修饰,塞翁失马,留下一段真正的古长城。人们心中的古长城就应该是这个样子!

  时值盛暑,烈日高挂,苍山如海,雾霭升腾。站在小河口长城敌楼下,好像感到戍卒刚刚离去,遗迹犹存,能想象到边关明月,敌楼灯火,听到萧萧风鸣,寂寞歌吟,敌楼下的关口小河口似乎隐隐传来金戈铁马的撞击声。

  站在敌楼前远望,但见灰色的古长城像一条巨龙,在高山峻岭中翻腾盘旋,连接天际。城墙上敌楼、战台、烽火台远近排列,兀然矗立。

  沿城墙走去,两侧是天然的针阔叶混交林,柞树、枫树、栗树、核桃、山杏和苍黑的油松,相拥相依,遮天蔽日。伴随始终的还有紫荆。小灌木并不起眼的淡紫色小花成串,成团,成片,成带,给绿与灰的世界掺进几抹亮色。

  走在枯燥的城墙上也会有令人感叹的发现。城墙只在迎敌面修筑雉堞,己方一面则空空荡荡。照理说是应该有护栏的,但已了无踪迹。在敌人难以攀爬的鲫鱼背形的山脊上,不筑高墙,只用当地山上的毛石砌筑通道。通道遇到天然岩石,只对岩石略做开凿,以通行方便为准。这里没有旅游长城的雄、奇、险、美,却足证筑城者的务实风范。倘不是为了作秀,干吗非要在悬崖峭壁上花恁大气力筑城?蒙古骑兵不是攀缘高手,就算是,蒙古马也没有这本事。

  一路走来,我们又看了几座敌楼。形制大体相同,但大小、间距有别,皆根据地形地物、防御需要而定。敌楼的完好程度也不尽相同。有的敌楼顶部边缘尚保存完好,筑城人利用青砖的角和面,巧妙地砌出了几何形图案。绝大多数箭窗的窗口都是用砖砌的,只有个别窗口用了雕刻石料。上口的弧形石料上刻有缠枝花卉,形如牡丹,纵向的石条上刻的是兰花。说不清这是某一级前线指挥官的指挥所,还是建楼人的即兴之作。

  不过对此也不宜过于放大。有介绍文字称,戚继光北调蓟镇时,带来许多浙江义乌兵,其中一些人携带眷属,暗示义乌兵及其家属修筑了长城,箭窗上的石雕花卉体现了女性的愿景,小河口长城因此具有“阴柔的女性美”,甚至名之为“女性长城”。

  面对真长城,不可说假话,此说似缺乏依据。笔者查阅了一些相关史书和长城学者的研究成果,戚继光北调守蓟,仅获准调“浙兵三千”。是否有人带家室,有多少人带了家室,史无记载。调三千浙兵哪方面使用?修敌台?非也。当时蓟镇的边防线“延袤二千里”,再加上防守北京北部西部的昌平镇,大概有三四千里。从隆庆三年(1569)到万历九年(1581),前后12年间,蓟、昌两镇全线修筑“戚式敌台”多达1448座。让三千浙兵去修,两个人修一座,杀脑袋也办不到,除非浙兵是天兵。修建敌楼“戍卒画地受工”,实行驻军地段责任制,谁的防区谁修,筑城戍卒应有数十万之众。三千浙兵是戚帅练兵用的。原因是当地兵散漫,脑筋也不灵光。于是,戚将军同样来个“典型引路”,从自己的老部队中调来三千人,给北兵做榜样,是“种子兵”“样板兵”,宝贝蛋。三千浙兵与修敌楼无关,就不用管他们带不带家室了。可以肯定,敌楼完全出于当地戍边汉子之手,石雕花纹是北方常见的民间建筑花纹。花花草草,与性别无涉。还是那句老话: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不因戍卒而有异,也不因战场而泯灭。

  本想再爬几个敌楼,以期有更多发现。无奈腰酸腿软,在野长城上走野路,体力不支,只好跟向导寻路下山。此时忽想起王荆公《游褒禅山记》来:“夫夷以近,则游者众;险以远,则至者少。而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

  • Copyright © 2019 - 2020 www.lnd.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网站各类信息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版权所有 北国网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2112006002
  • 沈网警备案20040201号
  • 北国网官方微信
  • 带你每天
  • “ 动 ”
  • 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