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辽宁新闻数字报旅游财经评论教育娱乐视频发现时尚文化健康理论读书调查农业

24绥中,我一个人的野长城

感受辽宁之好 2020-04-23 15:30来源:北国网 作者:巴音博罗 编辑:栾溪

《感受辽宁之好》绥中,我一个人的野长城 朗读者:李佳佳(辽宁大学)

  一

  好多年了,总有一种期待需要兑现;好多年了,总有一种莫名的忧愁珍藏在心底……仿若乡音,抑或离愁,更像亡母逐渐褪色的音容笑貌!在这红尘滚滚的俗世中,在愈来愈孤独的灵魂深处,那种祈盼囚居的境地更像一种伤痛,那伤痛是结了疤的,是尘封的病!好多年了……好多年的病我总想用笑来掩藏,但是不行,那笑是假意的,是锋利的刀刃,那刀刃会让触碰的血开出鲜艳的花朵来。绥中——电光火石的两个字,只要不经意地提起来,内心便嘭的一声,拨弦一样激响起来,似乎是长久以来一直蛰伏在我心室的一只睡兽,或是十余年间慢慢于暗中纠缠成团的一个结——现在它到了要挣脱开的时候了。隐隐地我似乎嗅到了它的气味:苍凉,苦寂,粗犷而又柔情。绥中的野长城啊,终归是空茫中笼罩住我的一场大梦,抑或飘浮于历史课本之外的一缕孤魂。现在,它就要在我这七尺之躯上,在我汩汩荡荡的血脉里相抵相撞了。它就要爆出一声低吼,仿若一古时壮士被剖胸砍首时的仰天长啸,挟烈风破排浪,风驰电掣般掠过污秽的天地大野,使我目裂喑哑,呆怔如桩地立在那儿,无言而泣……

  二

  出发的时候我就把他们忽略了,我想象成这是我一个人的长城之旅!那些驴(旅)友——我总愿这样称呼他们,一些临时拼凑起来的旅伴,一路上他们叽叽喳喳叫嚷着,除了打情骂俏,就是乱开玩笑,整个车厢都被他们高涨的热闹塞满了。而我仍然感觉到孤独,我讨厌那种“上车睡觉下车拍照”的无聊方式,我喜欢一个人独处,一个人遐想,那是一种快意的享受。就像现在,我独自与那段历尽沧桑的古墙待在一起,在星月下娓娓细谈;在晨起的霞光中相依相偎,聆听彼此的心跳和呼吸;在秋风翻遍巍巍敌楼的角落并呜咽低鸣时,悄然回应;在一场接一场旷日持久大雪封关的哨口上,与整个冬日的严寒相对抗……

  这么多年,我向来喜欢独自行走。我是一个耽于静立并胡思乱想的人。有时候一个人枯坐,仿佛在深沉地思考些什么,实际上什么也没想。那种表面上若有所思的模样真是好笑。有时我感觉身体真的像个躯壳,灵魂囚居在那儿,好似一股烟尘,魂魄之烟因为轻灵很容易就从骨隙七窍里溜出来,乘风驾气瞬间千里万里之外了。

  那长城定是个老者——饱经战乱和忧患的老者,千年之前他就守在那儿了。他等我去,和一个早已度过不惑之年的诗人交流。仿佛一种宿命,一段佳缘,一个故事的紧要关头,它就应在这个时辰教诲我点什么,它就应在这么个媚俗的年代使我领受到人生的馈赠——真实地面对内心,理性地思辨历史!而历史更像个老巫婆,她迷惑住大部分人的眼光,麻痹住大部分人的神经,仿佛一个骗局,或是一段罪孽!啊,历史也许真是一个任人捉弄的娼妓,取悦于人又玩弄众生于股掌之间,真是无聊!我想在我50岁之前能做出一个正确的抉择,我知道这很难。

  三

  在绥中,我们先去了九门口水上长城,据说那是绥中最重要的一个旅游景点,也是万里长城上唯一一个涉水而过的要塞,其景色异常雄伟壮阔。

  正是盛夏,我们去的时候早已游人如织了。燕山余脉蜿蜒而来,在绥中李家堡乡的新堡子村被狂狷而来的九江河水从中间切成两截,幸亏有这段古长城,才将这道险峻的名叫老牛背的山连接起来,形成一道掌故里常说的一将守关,万夫莫开的关卡。

  我眺望着远处林立如桩的敌楼,两两相望的烽火台和关城,以及巍峨耸立于崇山峻岭之间的边城、卫所、墩堡……内心似有所动,仿佛早些年初登八达岭长城时的新鲜和悸动。勤劳和天真的古人哪,为了江山永固,万寿无疆,多少个孟姜女在这荒凉的边地上家破人亡,流离失所;又有多少戍边的将士马革裹尸,血染沙场。

  一队队游人蚁阵似的在嘈杂的声浪中蠕动和穿行,导游声嘶力竭的讲解声在如火的骄阳下烟一般扩散着。我感到口渴,也早失了参观探究的兴致,一个人懒懒偎在树荫下凉快,眼见得旌旗招展的九门口长城,果然姿色不凡,仿佛重新做了去皱手术施了粉黛的古稀老妇。

  从前历代修缮长城大抵是为了抵御外族入侵,而今重修长城是为了商业旅游赚钞票,此乃时代使然。这又让我想起老家的一桩趣事:一个富裕起来的农民企业家,为了让家乡人免去千里迢迢上北京看长城的辛苦,自掏腰包在家门口的山脊上修建了一段“伪长城”,而媒体竟然以夸赞的语调大肆赞赏这种荒唐之举,真让人瞠目结舌。

  好在下午我们去了小河口,之后又去了锥子山、大毛山……这才使我的辽西之旅起死回生,有了一次如神光初沐般的浇灌。

  四

  1381年,一队人马来到这僻远的关外开始建筑这举世无双的浩大工程——蜿蜒于险绝的燕山余脉上的边墙和敌楼。就像普通百姓在自家院子里修建篱笆——源于庄户人关门闭户的自卫心理!而扩而推之,则为一座繁华大城上的耸峙之墙。现在,他们奉皇帝的命令,要修筑的是一堵长及万里福泽后世的遥远的墙——这就是长城的由来!直到今天,我仍然相信那队走进小河口荒野上修墙的劳力仍然在忙碌着,汗水滑过他们古铜色的面庞,滴落在茂密苍翠的蒿草灌木上,而阳光则在他们磨破的脊梁上留下深深的印戳,仿若一块与生俱来的胎记。

  而700年后的今天,一个灰心丧气的诗人又来到小河口,并在夕阳卡在垛口的余晖中一眼瞥见了她的苍颜。哦,那是怎样一种美呀,苍凉而又凄艳,坚毅而又落寞,风拂过毁损的敌台的边沿,夕光映衬着塌倒的老墙。那散落一地的青砖和灰瓦,好似一堆枯骨,又似历史遗下的典籍的残页,静静地诉说着当年那些金戈铁马、秋风猎猎的硝烟和故事,一刹那我如遭到雷击一样怔住了,我如被雷电击成灰烬似的失了魂魄,有些喘不过气来,而心又像是长久囚于笼中的一只青鸟,奋力向上啸叫一声蹿了出去。

  我有些恍惚,觉得那满山坡静立的松柏似修墙的先人,他们以复活的墓碑的姿态伫立在夕阳下。草丛中有虫儿低吟,枝杈间有鸟儿啁啾,我心中却只默念着一句话,该是与那位等我700余年的老人直抒胸臆的时辰了。

  也许只有到了这个时候,700年来的故事才能在我眼前幻现得更加清晰,筑墙人的苦痛与磨难才在我的心中渗透得更加深彻。

  我看见有几个落单的旅人背着行囊在荒草杂生的城垣上疾走而过,他们也像是那些朝圣转山的人一样,心中或许是燃着灯的,因为他们的脸上竟漾着些许光辉。而另一群红男绿女则肆意嬉笑着,在敌楼的孔洞中打情骂俏,玩起了捉迷藏。他们就像秋雨后散落一地的落红碎瓣一样,还没等开得饱满就凋零了。

  当天晚上我们下榻到了小河口的“长城客栈”。说是客栈,实则是个异常简陋且久无人居的小旅店。白天在7月的滚滚热浪中我们一行人到达时,我不禁大失所望,甚至心里暗暗叫苦抱怨。后来我一个人顶着骄阳去了店前干涸的旧河道,我在那儿捡到一截枯树根,虬曲盘桓,酷似龙形,我觉得这也许又是一个暗示,暗示我接下来的旅程会有些玄妙之事发生吧。

  后来我独自跨过旧河滩,攀爬上白瓦瓦的石坝,去了对岸那个隐在山褶里的小山村。村子就偎在树影里,而它后面的山梁上就豁然立起一座面孔森然的烽火台,在树丛中有野长城,又有数不清的敌台隐于凹陷里。

  我正向前走时,忽地蹿出一只土狗,冲我狺狺狂吠,幸被一白须老者喝住。攀谈之中,那老者竟说他是鼎鼎大名的戚继光的后裔。我听了赶紧拣一石礅坐下,听他东一句西一句聊起了当年戚家军守关戍边的尘封往事。

  自隆庆二年(1568)到万历十一年(1583),戚继光从浙江义乌带兵来此镇守蓟辽,几十年间他们修城筑墙,站岗放哨,直至战死沙场,这荒关野外的边墙似乎已经慢慢长进了他们的身体,与他们的骨血筋络结为一体,无论酷暑严寒,或风餐露宿,这些守边人的后裔早已脱胎换骨,俨然变成了习惯于游牧长城的北方人。

  相传锥子山长城有“寡妇楼”三座,当年浙江义乌将士北上修筑长城后,又留下戍边打仗,令远在南国的亲人惦念不已,一些寻亲的女子挟包北上寻夫,其中有一女人来到丈夫镇守的边关时,丈夫早已战死沙场,黄沙埋忠骨了。女子便自愿留下替夫守关,“寡妇楼”由此得名。直到今天,有些敌楼还被称为张家楼、李家楼呢……

  老者讲到这儿时,一片云彩遮住太阳,也遮暗了老者深陷的眼窝。

  五

  当日晚上,我早早睡下。因为怕热,我们都是敞开门睡觉的,奇怪的是没有蚊虫叮咬。耳听得远处有人低语,又有狗吠不断,但由于白天累极,我睡得很死,一觉醒来时正是夜半时分。

  山里早晚温差大,我起身时竟觉夜凉似水,白天的酷热早已消退,夜晚却仿若秋季般凉爽,浑身倒舒坦起来了。

  我下了床,一个人去了室外的野河滩边。月亮像一块经过雨淋日晒的半片青瓦,悬在略有些薄云的穹空中,对面的锥子山似乎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黑幽幽地静卧于广袤的大野之中,山脊上突起的烽火楼台,此时更像是远古的武士,肃穆地立于月华下,一只土狗梦幻似的叫一声,其声传得极远,又仿佛空旷的几盏灯火,四周真是静极了。

  我出神地望着月亮,想起古诗里说的,月亮照过建造长城的壮士,月亮照过守城的将军兵卒,月亮也照过被崇祯帝杀掉的兵部尚书袁崇焕的冤魂。据传,明朝几代君王都在这儿大兴土木,加修长城,并在此设置重镇派雄兵把守,这才有了让后人赞叹不已的历史杰作。而今夜,边墙、垛口、箭楼又把我的思绪重新引向久远的年代,引向重重叠叠的群山和莽莽苍苍的大地,我遥想起当年阻挡蒙古人飓风般凶猛攻势的搏杀场面,以及后金的铁蹄越关跨隘频频骚扰大明边界,令明帝朱由检在风雨飘摇中惶惶不得安宁的剪影……明朝修缮长城,主要是为抵御蒙古人和女真人的入侵,现在看来,这两个异族都曾越过长城入主中原,用他们强劲的马蹄踏倒了庞大的中原王朝,所以想单靠一堵边墙就使江山千秋万代的想法是极幼稚可笑的。

  哦,明月照耀过崇祯帝惊慌的脸,也照耀过吴三桂无助的叹息,陈圆圆哀怨的眼神;明月照耀过李闯王鲁莽无知的下巴,也照耀过多尔衮得意忘形的狂笑。

  而今晚,明月又照耀着我感慨万千的思绪。

  六

  1381年,大将军徐达奉明帝朱元璋之命携燕山卫屯官兵15000余人开始修筑蓟镇长城,此次修建共涉及永平、界岭等32个关口,虽有些粗陋简单,有些地方用的大多是当时山上的乱石,但他们在耸起的城墙上首次修建起了坚固的敌楼。后在1572年,随着女真人对明王朝威胁逐渐加剧,朝廷再派戚继光率3000义乌子弟来山海关重筑长城边墙,并加筑空心敌楼,里面不仅能存储粮食、武器,还能屯兵驻将,极大地改善了守关兵卒的生活条件。

  真遗憾自己出生得晚了些,否则,定会在当年戚家军守城的将士里做一个随军的小卒,白天巡逻站哨,夜晚露宿关台。有时会借助一堆篝火的余光,写下些壮志凌云的边塞诗,“裹尸马革英雄事,纵死终令汗竹香”或“胡未灭,鬓先秋,泪空流。此身谁料,心在天山,身老沧洲”,或借一盏飘摇明灭的提灯,一边思念万里之外的双亲,一边噙着热泪,弹拨丝弦抒发思念之苦……

  弦月如弓。也许,当年边关上射出的箭矢,现在还在空中飞行;当年那些慷慨悲歌射大雕的英雄,如今都变成了传说;而传说也老了——英雄气短,儿女情长,英雄老了时会哭,会叹息,并让后人感动唏嘘……因为年轻时,英雄们自有无数敌手对头,后来敌人也一个个死了,就只剩下了一个敌人,那就是英雄自己!那是个很难战胜的敌人!许多人都是这样,最终死在了自己脚下。他用墓碑拴住自己,像拴住胯下那匹瘦骨嶙峋的老马……

  七

  翌日清晨我们去登锥子山,这似乎是我盼望已久的一桩大事件了。早晨4点,东方刚露出一丝鱼肚白,我们就迎着熹微的辉光出发了。山上早已起了一层薄雾,向导带领我们顺着小路攀上一道山梁,就看见一条由赤红色砾石砌堆成的墙,这就是那条著名边墙的墙体了。此时晨曦如霭,白雾弥漫,四野开阔,如泼墨巨画。回首山下,刚刚走过的盘山公路,像一条灰白色的带子,飘舞在茂密葱绿的野山之间。

  锥子山长城之所以著名,是因为有三条长城在此相聚交会,分别是经九门口南来的山海关的老龙头长城,居庸关、八达岭长城经慕田峪、金山岭西来的蓟镇长城,以及鸭绿江虎山长城经本、抚、沈、锦而来的辽东长城。三条长城仿佛三条巨龙在此相交相会,成为万里长城上唯一一处伟大景观。

  我们一行人在向导的指引下,沿着当地山民踩下的一条险绝小路艰难前行。盖过头顶的荒草枯枝时不时挡住路径。好在有好心人系在树丫上的红丝带做标志,才不致误入歧途。人在崎岖的山路上行走,一会儿攀石壁,一会儿跨石墙,不时惊起鸟雀和野物四处乱窜。我大汗淋漓,却不觉累。寂静中只听见心脏怦怦激跳,仿佛跳跃在枝头的灰色松鼠。在这种悬崖边的深林里穿行,不免充满了紧张和刺激。当那轮古老而新鲜的太阳重新升上山顶时,我们终于来到了那座高耸伟岸的敌楼前。

  那是一座青石砌基青砖叠就的三层敌楼,虽早已破损不堪,但仍旧气宇不凡,坚固敦实。沿着刻有花蔓的石券门爬进去,金灿灿的阳光从东面的门洞斜射进来,将拱形的穹顶照得熠熠生辉,而四周多孔门洞外的群山和松林,则像徐徐展开的油画一样美丽多彩。

  我一个人抢先攀上楼顶,跷脚望去,辽镇边墙苍苍东来,气势如虹;蓟镇长城连绵起伏,绝尘向西而去;而脚下的山海关长城,则披着闪闪发光的铠甲,长吼一声,缘山竦竦飞行,好似史诗里那位千古英雄的背影。这时候,以往那些剑拔弩张、飞矢流火的血腥场面一下涌到我的眼前,让我如鲠在喉,热血沸腾,仿佛瞬间被那血肉横飞的惨绝厮杀和滚滚硝烟呛出了眼泪!

  锥子山长城这种赤裸的真实,的确让我震惊和慨叹。但此刻它们都平息了……

  长城,实际就是长墙,万里长城也就是万里长墙,这是一个我自己乃至我们所有华夏民族都不愿承认的事实,似乎仅此一字之差,就削弱了原有的伟大,甚而有些诋毁的味道。但可怕的是,事实就是如此。

  世世代代,几千年逝去了。一个民族倾尽全力,用一代代儿女去修补一堵曲曲折折、长长弯弯的墙,这是一种历史命运还是一个天大的诘问?这是一种无奈的宿命还是一声无助的悲叹?有多少血肉之躯被嵌镶在它的青砖和垛口上?有多少猎猎旌旗在辉光中翻卷拍打,又如荆条野花般凋谢?从秦时的蒙恬到西汉的卫青、霍去病,从唐宗宋祖再到只识弯弓射大雕的铁木真、努尔哈赤,以及皇太极……他们叱咤风云,显赫一时,或许也曾改变了历史,或历史改变了他们,但繁华如烟终归会沉寂下去,命运是一条救赎之路,智慧和悟性则是人生的哲理,它叫你无言,无言以及沉默!最终幻化为虚无。而时间则会把所有经历过的东西收藏起来,成为遗留给未来的谜语。

  八

  这些日子我经常会想到一个问题,就是写作在这么一个浮躁的年代到底还有多少用处。

  那天站在锥子山顶万里长城的敌楼上,我就想,我还要不要写作,而写作又是通向心智之门的一条幽暗小路。

  史铁生说:“假如世界上没有了苦难,世界还能够存在吗?要是没有了愚钝,机智还有什么光荣呢?要是没有了丑陋,漂亮又怎么维系自己的幸运?要是没有了恶劣和卑下,善良与高尚又将如何界定自己又如何成为美德呢?”

  他又说:“人真正的名字叫作欲望……活着的问题在死前是完不了的。”

  史先生如今也已作古,却把这设问留给了我。我仍然被这同样的问题困扰着、纠缠折磨着。我一直试图突围出来,一直试图理清头绪。也许,这一切都是徒劳的。也许,这一切都得等到我死后。但史先生在死后真的解决这一问题了吗?

  我不得而知,也终是无法知道了。

  记得在锥子山的山脊小路上,我们发现了一摊狼粪。向导说,有着动物皮毛的粪绝对是狼粪。我俯下身,在那摊干透的灰白色的秽物上,果然有碎屑似的东西。那就权且把它当作狼粪吧。这让我们一行人都有些兴奋,似乎在这样一个年代,在这样一堵真实破败的野长城前,因为有了另一种野性十足的动物,从而让四周的一切都有了灵性和神性!我想象着月圆月缺之夜,一头孤独的苍狼立在高耸的城墙上仰头长嚎的景象,那声音划破夜的空旷寂静,传得极远极远。

  我用相机拍下那摊狼粪作为纪念,但是隐隐地,我内心却已把这头丝毫未见踪影的狼,当成了这关外苍茫大山里活着的最后一头苟延残喘的老狼。

  这最后一头标本似的野兽哇,想必也是我们拜祭这老去的长城的一个注解吧。

  九

  命运哪,这时候也许正是我该来的时候了。绥中的野长城是个真正的老者,面容安详,慈眉善目,稳稳坐在亘古的旷野里寂寞着。他对世间的一切都已了然于胸,他历经过的一切也都已成过眼云烟,清清淡淡散尽了,他在等待老去——老去并重生,就像最后时刻的弘一法师李叔同,其内心因无限清凉从而使灵魂袅袅如风。

  而我身依旧浑浊,浑浊如被污染的河,如被金钱困顿的当世,这是真正的悲哀呀。

  记得那天在锥子山残损的敌楼上,我见到了喷薄而出的太阳,她向宇宙万物洒下神明的金光,让人变得透明,变得安静,变得虚心和有良知,仿佛领略过神的教诲!后来在大毛山的野长城上,我也领受过同样一次沐浴,那一瞬间我觉得冥冥之中是上天的神在暗示我,暗示我赶紧用这圣洁的光芒洗刷我在尘世间弄脏的心灵。我遵循着照着做了,并祈祷那圣光一刻也不要熄灭,一刻也不要离去,就像绥中大山里的那位老者!

  俗语说,万里长城永不倒。但那是不可能的,终有一天,它会彻底颓塌夷为平地,仿若从来没有存在过。我们的后代也只能从历史课本里追寻领略它的风采了。

  这就是时间操纵的把戏,亦是宇宙运转的法则,生生灭灭,自自然然,直到永远。而悲怆和喜悦,却是一个歌者必有的品格和性情。

  我为绥中的野长城所歌哭过的,必因那思索的探求而恒久地存在下去,这也是我草成此文的缘由吧。

  • Copyright © 2019 - 2020 www.lnd.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网站各类信息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版权所有 北国网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2112006002
  • 沈网警备案20040201号
  • 北国网官方微信
  • 带你每天
  • “ 动 ”
  • 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