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辽宁新闻数字报旅游财经评论教育娱乐视频发现时尚文化健康理论读书调查农业

17天空之城

感受辽宁之好 2020-04-23 15:30来源:北国网 作者:沙 爽 编辑:栾溪

《感受辽宁之好》天空之城 朗读者:王天昊(辽宁大学)

  在动身前往五女山的途中,我问同行的一位当地朋友,五女山到底是不是“五老山”或“兀剌山”的音变,也就是“鞋子山”或“靴子山”的意思?他怔了一怔,说:“啊,这倒是第一次听说。”

  怎么可能?难道我此前的推测在哪个环节上出了错漏?

  之所以对一座山的名字执着索解,并非犯了传说中的考据癖,而是我觉得,一个绵延久远的地名,往往透露出至关重要的人文信息——从肇始到传播,从裂变到存续,一个简单的名词背后,杂糅了纷繁的人声和历史。

  车停在山脚。天阴欲雨,山岚萦于草木之间,一片水墨淋漓。我们自西门上山,脚下的十八盘古道拥着中间的一条陡峭石阶,回旋来去,是中轴线上延伸开来的舒缓分支。在十八盘上慢慢走了两圈,不由得心下焦急,索性取中间主路疾步上山。不过10分钟,出汗,气喘。回望来路,同行诸人早已踪影不见。而前方陡峭的石阶仿佛从半空垂挂下来,阒无人迹,渺无终点。这山真的只有800米高?800米,是一幢200多层摩天大楼的高度,是电梯操作屏上一闪而过的一个个数字。而同样的数字落在不同的时空里,它延伸出的时间,时间背后的故事,故事里的面孔和呼吸……如此天差地别,引人着迷。

  这是一座建在800米高空中的城池,原名纥升骨城,亦即都城之意。比起著名的马丘比丘,以及屹立在海拔2300余米山脊上的印加古城,纥升骨城几乎是湮灭的——同样是被遗弃的天空之城,它远不及马丘比丘保存得那样完整。与马丘比丘相比,它实在是太老,老了整整1500年。而在建成后的漫长岁月中,它又数度沦为战场,饱经重创。

  那一年是公元前37年,夫餘王子朱蒙逃奔至卒本川,也就是今天的辽宁省桓仁县一带。关于他的故事,《魏书·高句丽传》是这样说的:

  朱蒙母河伯女,为夫餘王闭于室中,为日所照,引身避之,日影又逐。既而有孕,生一卵,大如五升。夫餘王弃之与犬,犬不食;弃之与豕,豕又不食……夫餘王割剖之,不能破,遂还其母。其母以物裹之,置于暖处,有一男破壳而出。及其长也,字之曰朱蒙。

  夫餘人称善射之人为“朱蒙”,当然这是男孩成年以后的事情。日照成孕,卵生,百兽善之……看似光怪陆离的出身无非民间惯用的隐喻——这个后来创立了一个王国的孩子,很有可能,他的母亲在怀有身孕的情况下遭遇劫掠,被迫成为夫餘国的王妃。可以想见,这样的尴尬出身,让他的童年历经屈辱和凶险。而卵生者多为擅长飞翔的鸟类,这虚构的灵感预示着他的未来——作为天空和太阳之子,他终将离开出生之地,远走高飞。当他终于慢慢长大,凭借过人的聪慧和隐忍,一点点获得了夫餘王的信任,成为一个专职喂马的养子或者仆人,他深藏的心机也开始慢慢显露:他故意将驽马喂得肥壮,而把骏马养得很瘦;在此后的狩猎中,他骑着一匹伪装成瘦马的良驹拔得头筹。如此能骑善射而心机深沉,自然成为其他王子及其拥趸者的心头之刺。但一场针对他的谋杀意外走漏了消息,提前为他的母亲所知。仓促之下,他唯有带着几名亲信,连夜出逃,就此亡命天涯。

  这一年,这个弃国而去的假王子只有22岁。他的妻子已怀有身孕,但他不得不将她留下。而他在逃离故国的那一刻,已在心里与自己尴尬的出身彻底割裂——成了一个无人知其身世也没有家国的人,眼前是天高地阔,一条大河汹涌奔流……他自由了。

  在故事里,他一路往东南方向奔逃,直到被滔滔河水拦住去路。于是他面对河水祈祷,河中的鱼鳖纷纷浮出水面,为他搭起一座渡桥。他的后人说他是河神的外孙,这样的隐喻同样毫无破绽——在漫长的时光之流中,我们的祖先逐水而居,河流的血液就此流淌在我们的身体里。沿着这流水的方向,他抵达了今天的五女山,建起纥升骨城。这个刚刚诞生的高句丽王国,自此拥有了它的第一个都城。

  在王国的草创之初,朱蒙身后的扈从是怎样从寥寥数人迅速发展壮大,史书中并没有给出详尽的解释。或许如同溪流汇入江河,从夫餘、濊貊、古朝鲜人、汉人到肃慎,这多个部族的汇聚伴随着血腥、疼痛和恐惧,而文化的交叉与融合只不过是其微弱的附庸。直到700年后,这个王国消泯的时刻到了,这些卑微的水滴再次汇成涓涓细流,有的南迁内地,有的投奔靺鞨和突厥,有的融入新罗……如同蒸腾的水汽,转眼消失于时光的茫茫旷野。

  筑城于山巅之上,当然是出于战略考虑。隔着2000多年的时空,我的脚正一步步踏进这古老的王城。在我的两侧,冷硬的峭岩高耸壁立,中间夹峙的一条小路,最窄处仅一米左右。所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指的大约就是这样的地势。加之山体坡度陡峭,如果有人从山上扔下几块滚石或滚木,真是让人遁地无术,插翅难逃。

  这山的主峰,四面皆是200米高的峭壁,裸露的黄赭色岩石呈现一道道纵向褶皱,其上寸草不生。是的,就是那种触目可及的坚硬、沧桑和焦枯,猝不及防地,径直将你击中。

  但是除了这四面峭岩之外,整座山都仿佛浸透了氤氲的水汽。山顶的岩石间凿有一眼方井,深仅1米,却有7米多长,3米多宽。池中之水终年不涸,想必其下与泉眼相通。距此不远,有一座玉皇观遗址,原建于清代光绪年间,用以供奉玉皇大帝等诸神,如今只余废墟。甚至称废墟也近乎奢侈,因为当年的残砖碎瓦尽皆隐没不见,只有修长的芦苇葱茏其上。这一天,节气适值处暑,这些芦苇业已抽穗,但花絮尚未绽开,随风摇曳成一片淡紫色烟岚。

  在我的印象里,芦苇只生长于水边湿地,如今竟在高山之巅遇见,心下不免惊异。

  地气湿润,这山里的蘑菇长得到处都是,大大小小,品类极多,有的一直长到潮湿的树干上去。我们此行撞见的最大一朵,高度足有30厘米,伞柄比成年男人的手腕还要粗,棕褐色的伞盖沉实厚重,整个植株加起来将近一公斤,堪称野生蘑菇界的巨无霸。2000年前,这漫山的蘑菇是不是纥升骨城居民们餐桌上的美味?蘑菇的孢子一团团在山间飘散,又一茬茬生长到今天。而当年那些采撷蘑菇的人,却被时光之手任意拨弄、捡拾、遗弃……不知所终。

  当年的朱蒙可能并不知道,他所生活的年代,正逢世界历史上一个重要的节点——公元纪年的秒针业已准备就绪,即将嘀嘀嗒嗒地响起来。至于对这个世界而言相当重要的三个人,释迦牟尼和孔子已经建构起他们辉煌的精神宫殿,而耶稣则将在伯利恒一只马槽里现身人间。那是一个随时可能有神迹闪耀的时代——当未曾谋面的儿子突然出现在朱蒙的眼前,那一刻,他是否看见了神迹的一闪?

  公元3年,即西汉元始三年,朱蒙之子琉璃王将王都迁到国内城(今吉林省集安市);400多年后,公元427年(北魏始光四年),又迁都到平壤城(今朝鲜平壤市附近)。这期间,高句丽国几经沉浮,终在公元400年前后达到了鼎盛。作为高句丽国的第十九代君王,好太王可谓战功卓著,其统辖的疆域之广,向东延伸至俄罗斯滨海边疆区南部,向北则涵盖今日中国东北的大部分地区,并且囊括整个朝鲜半岛面积的3 / 4。至于当年朱蒙被迫亡命出逃的夫餘国,早在其曾孙闵中王的时代,即已纳入高句丽版图。对于走马灯般更迭的中原政权,高句丽时而独立,时而臣服,直到公元668年(唐总章元年)为唐军所灭。这个以尚武好战著称的王国,在其足迹所到之处,留下了一座又一座巍峨的山城。有的城池整个建于山顶,有的则沿山脊筑墙,环抱着幽深的广袤山谷。

  站在山城点将台上,山下的桓仁水库笼罩在苍茫烟霭之中,是一大块青绿色的液态翡翠。正如新安江水库又名千岛湖,桓仁水库如今也称桓龙湖——在人工筑就的堤坝中,曾经的群山化身为苍翠的岛屿。湖水荡漾,啃食掉临近水面处的山体植被,梦境一般,将一圈圈浅金色的丝带,环绕在岛屿和碧水之间。

  两年前的秋天,我住在丹东青山沟,门前的小雅河喧哗涌流。为了追踪这条小河的流向,我在卫星地图上翻查了半晌。在巨浪群山之间,我的指尖轻轻划过屏幕上那条纤细的蓝线,终于让自己相信,它汇入了浑江——是浑江吗?我惊骇于眼前这条激烈盘曲的巨蟒……哦不,它更像一条翔游之龙,手舞足蹈,鳞甲箕张。因为未能找到关于湖泊的标记,我想当然地把它视为浅滩或者湿地。现在我才知道,它是桓龙湖,是一条日夕奔走的河流在大地上的短暂留驻。

  公元1424年(明永乐二十二年),建州女真首领阿哈出之孙李满住,率部1000余户,入驻五女山南麓瓮村。而今的瓮村已没于桓龙湖水之下,一同被湖水封存的,还有10000余座高句丽早期的积石冢。作为文化元素的重要呈现之一,不同民俗的融合体现在墓葬形制上,是由简陋的积石冢逐渐过渡为封土墓。五女山博物馆中展出的一座高句丽晚期封土石室墓,原址位于雅河乡的米仓沟,展厅以同比例复制出它华丽的局部:在3米多高的墓室内壁,一排排绘满粉色莲花,茜红色的筋络撑起立体质感,杂以淡墨点染的娇柔花尖。门周和四壁上端则以朱红作底,上绘墨色双龙。有学者认为,这是高句丽第十八代故国壤王与其王后的合葬墓——作为好太王的父亲,拥有这样一座豪华阔绰的地下宫殿,倒也在情理之中。

  当年的朱蒙大约并未想到,傲人的中土大唐尚且享国不及300年,而这个由他草草创立的王国,竟可以绵延700年之久。他同样不曾想到的是,曾经的身世如同隐形的脐带,自始至终与他的世界紧密粘连。据史家考证,高句丽国因频于战事,民族纷繁,并未另外创建出自己的语言。其官方通用的文字,大约正是夫餘语。这种语言与汉语并无共同之处,倒是与今天的日语颇为接近,但二者之间亦非存续关系。他麾下的国土同样刻满夫餘国的印迹——在明代,浑江称婆猪江,而所谓“婆猪”,实际上正是“夫餘”的音转。同样的,五女山古称五余山,其音也源出“夫餘”。至于五老山、五龙山、兀剌山等名称,我最初的猜测很可能是对的——它们都是“乌拉山”的同音异字。在满语中,“乌拉”是一种用厚牛皮缝制的鞋子,鞋面向鞋底过渡的部位抽出一圈均匀的细褶,鞋口四周再穿上一根细细的牛皮带子,用以收拢和固定。这种鞋子比穿鞋人的脚至少要大上一码,脚与鞋子之间的余裕,垫以厚厚的乌拉草。据说凭借这样的设计,足以抵挡零下40摄氏度的酷寒。

  当车子在桓仁县城附近的公路上疾驰,于北方的天际,五女山奇特的轮廓再一次清晰地显现——那真的是一只横亘在半空里的鞋子:裸露的峭岩接近牛皮苍黄的本色,就连鞋面上的那一圈褶皱,也被自然之手细致模拟。鞋尖朝向正东,而体贴地低下去的西峰,则构成了逼真的鞋口……这是一只天神遗失的鞋子,还是岁月的脚步本欲打此路过,却意外地永久停驻?

  在天空之下,在山巅之上,那曾经的王城,那王城之上葳蕤的丛林,远远望去,不过是这鞋面上一层薄薄的苔痕。

  在那山巅之上,是聂鲁达的《马丘比丘之巅》,构成此时完美的镶嵌:

  你是层层石块垒成的高城,

  最后,为大地所没有掩藏于

  沉睡祭服之下的东西所居住。

  在你这里,仿佛两条平行的线,

  闪电的摇篮和人类的摇篮,

  在多刺的风中绞缠一起。

  …………

  石块垒着石块;人哪,你在哪里?

  空气接着空气;人哪,你在哪里?

  时间连着时间;人哪,你在哪里?

  • Copyright © 2019 - 2020 www.lnd.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网站各类信息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版权所有 北国网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2112006002
  • 沈网警备案20040201号
  • 北国网官方微信
  • 带你每天
  • “ 动 ”
  • 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