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辽宁新闻数字报旅游财经评论教育娱乐视频发现时尚文化健康理论读书调查农业

15浑 河 帖

感受辽宁之好 2020-04-23 15:30来源:北国网 作者:程 远 编辑:栾溪

《感受辽宁之好》浑河帖 朗读者:赵锐(辽宁大学)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滚 马 岭

  山川大地的魅力,除却上帝之手的鬼斧神工外,总也离不开历史与传说。滚马岭,即是因唐朝大将薛仁贵东征时,贪恋眼前的景色不慎滚落马下而得名。岭下,那几块横躺竖卧的石头缝中淌出来的一汪清水,穿砍椽沟至湾甸子,越尖山子到太平屯,汇腰岭河入英额河,一路蜿蜒奔流,最终形成一条宽广清澈的大河,经抚顺,过沈阳,于营口注入辽东湾。

  这,就是辽沈人民的母亲河——浑河。

  同样,浑河名字的由来也是一个传说。

  400年前的一天,李成梁率明军20万从盛京、辽阳、兴城分三路向建州杀来,当时只有几万兵马的努尔哈赤自知抵挡不住,遂率军越过龙岗山,沿红河水系迂回到八家子、北三家、苍石、南杂木一带,以逸待劳,寻找战机。这时探马来报,明军前部再有80里就可到达萨尔浒和铁背山。看着滔滔河水,努尔哈赤心生一计,命几万兵马全部下河,一边让战马喝水,一边驱赶战马在河里上下跑动。同时又命令全军发动沿河的老百姓,把自家的马粪全部撒到河里,一时间,这条清澈见底的大河被搅得沉沙泛起,马粪漂荡,酸臊的气息更是随风飞扬,仿佛千军万马刚刚蹚河而去,这让驻扎在下游的李成梁感到莫名其妙,以为努尔哈赤兵马不少,加上对周边环境的陌生,不敢恋战,只能退兵而去。

  努尔哈赤仰天道:今日能把明军吓跑,功归“浑河”也!

  这事,你信吗?反正我信了。

  我曾先后四次来过浑河源,一次是与一个喜欢地质的朋友,一次是与几个发小,再次是2017年夏天,陪北京来访的诗人阿坚,旅行家孙民、孙磊,最近的一次是2019年春天,参加辽沈作家团的采风活动。之所以愿意一遍遍地往这里跑,我想,除了传说之外,更是这里的山风树影、花草鸟鸣,清新的空气,错落有致的三潭碧水,伫立在龙岗山上的红桦白桦、杨树柞树、椴木槐木、松柏云杉,罕见的曲柳、花榆,时时在吸引着我,尽管山高路远,行驶的汽车如同过山车一般。这,也许就是旅行的乐趣吧。

  陆游有云:“衣上征尘杂酒痕,远游无处不销魂。”阿坚也说去远方吧,去旅行吧,那些旅行中的因素,在喧繁之后,正悄悄化成他们延伸的境界。

  红 透 山

  从滚马岭一路奔波而来的浑河,不仅载着努尔哈赤的传说,也有了老汗王的脾气,那就是大河向东流,我偏西逝水,一路改变着人们对于河流的普遍认知。

  其实,当她出山过岭,流到清原县城的时候就已十分平缓,尤其到了苍石一带,简直就是少妇的模样,越发显得雍容而华贵了。

  苍石,满语是白毛狐狸的意思,是一个自然村,为红透山镇所辖,后者属于工矿型乡镇,境内资源十分丰富,已开采有铜、锌、金等有色金属。据说红透山原来叫“葫芦头沟”,改成现在的名字有两种说法:一是1958年10月,地质勘探101队在沟里探出了矿,向上级汇报时,犯了难,总不能写什么葫芦头沟吧。地质工作人员经过矿长赵庆才批示,根据当时提倡“红透专深”的精神而命名。二是这里素有“金山铜岭”之称,丰富的矿藏把山都映红映透了,名字自然也好起。当然,这都是历史的产物,明显带有一个时代的印记。我之所以不厌其烦地写下这些,是因为这里是我的第二故乡,从1983年到1998年,我在这里生活了整整15年,上学,工作,娶妻,生子,说来该是人生最重要的一段时光了。

  随着矿产资源的逐渐枯竭,我也如一只漂浮的小舟,顺流而下,游荡他乡。

  今天,我更愿意将红透山比喻成一个守在浑河岸边的垂钓者,喝酒、打哈欠、晒太阳,是他的日课。往日的风光已然消逝,或者说更加趋于平静。

  当然,我也时常会回到这里,沿着浑河沿线逆流而上,寻找我15年间留下的足迹与记忆。

  学校,井塔,选厂,运送矿石的U形斗,派班室,机关办公楼,工会画廊,宣传部办的《矿报》,广播站,冶炼厂高耸的烟囱,既拉矿石也拉人的小火车,矿山公园及山脚下的黄泥小屋,丁字路口,老牛家小饭馆,抚(顺)丹(东)商店,灯光球场,独身楼,俱乐部,拍过电视剧的101沟南山街,拉着板车卖山泉水的老妇,女篮球队,工人文工团,等等,不一而足。这是我工作和生活过的地方,也有我的亲人、朋友和同学,更是一条河流的注脚,是细密的肌理,是光滑的鹅卵石,是底层的珍珠。

  好在这些,我已写进《红透山:一个人的词典》。

  萨 尔 浒

  萨尔浒,满语意思是此山森林茂密,物产丰富,取之不竭。现为抚顺市重点风景名胜区,其中包括白龙山、王杲山、德古湾、莲花岛、营盘三岛、萨尔浒山、元帅林、铁背山8个游览区,每个游览区都独具特色,各有千秋。

  20世纪80年代初,我第一次去游玩,是参加学校的夏令营活动。

  那时的萨尔浒还不叫萨尔浒,叫大伙房水库。

  一群中学生乘一辆大客车远远地向大坝驶来,还未及看清大坝的身影,老师就让念写在坝上的字:让高山低头,让河水让路。老师说,这是朱德委员长的题词。同学们嘴里呼应着,心里想的却是早早地去水库里坐游船,把脚伸进水里,触碰那些游泳的鱼。

  以后还去过几次大伙房水库,但一直都是到元帅林。这里有张作霖的陵墓,其建筑群颇具规模,难怪人家是“东北王”,尤其里面的明清石雕,据说都是张学良从京城运来的,其艺术风格皆属上乘。整个建筑群坐落在浑河S形大甩湾的丘陵上,高大的城墙为方形建筑,四角建有炮台,巍峨的牌坊下一个巨大的土丘,便是张作霖的陵寝。1928年张作霖在皇姑屯被日本人谋害后,张氏家族便派出了众多风水先生,查遍了辽沈地区的名山大川,为其寻找墓地。据说,选中此地的理由是“前照铁背山,后座金龙湾,东有凤凰泊,西有金沙滩”,无疑,这是一处风水宝地。1931年秋,正当元帅林施工粗具规模时,爆发了九一八事变,张作霖遗骸未及运来,便在锦州的驿马坊草草地安葬了。

  所以,这里只是个衣冠冢。

  站在张作霖陵墓前的石阶上,可望对岸的铁背山。山虽不高,却陡峭雄伟,又因其三面环水,一面与其他山峰相连,无路可走,所以上去的人极少。

  铁背山史称“界藩山”,意为两河交汇处。这座山的南面是发源于新宾的苏子河,北面是发源于清原的浑河,两河流经界藩山西侧汇入碧波万顷的大伙房水库。

  铁背山的上面,是清太祖努尔哈赤修筑的后金的第二个都城界藩城,历史上著名的萨尔浒大战,就发生在该山西南方的萨尔浒地区。

  据史料记载,万历四十四年(1616)努尔哈赤建立后金,两年后攻陷抚顺等地。明朝任杨镐为经略,于万历四十七年(1619)率军分四路进攻。后金集中八旗兵力六万人,先在萨尔浒击破明主力杜松部三万人,然后回军击溃马林、刘两军。明军除李如柏一军外全军覆灭。这一次战役后,明对后金只能取守势。《清史稿》是这样评价这一战役的:“萨尔浒一役,翦商业定。迁都沈阳,规模远矣。比于岐、丰,无多让焉。”善于总结历史经验的乾隆爷也动情地写道:“尔时草创开基,筚路蓝缕,地之里未盈数千,兵之众弗满数万。唯是父子君臣,同心合力,师直为壮,荷天之龙,用能破明二十万之众。每观实录,未尝不流涕动心,思我祖之勤劳,而念当时诸臣之宣力也。谨依实录,叙述其事如左。”末了,还作打油诗一首:

  铁背山头歼杜松,

  手麾黄钺振军锋。

  于今四海无争战,

  留得艰难缔造踪。

  当然,这些都是依稀的往事了。

  如今,无论你是站在界藩城的遗址上,还是铁背山、萨尔浒山的山顶上,俯瞰缓缓流动的苏子河、浑河,你也许会想到孔老夫子的那句名言:“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即使是最疲惫的河流,历尽曲折,也终会安然入海。是为记。

  • Copyright © 2019 - 2020 www.lnd.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网站各类信息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版权所有 北国网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2112006002
  • 沈网警备案20040201号
  • 北国网官方微信
  • 带你每天
  • “ 动 ”
  • 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