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辽宁新闻数字报旅游财经评论教育娱乐视频发现时尚文化健康理论读书调查农业

14千奇百妙说庄河

感受辽宁之好 2020-04-23 15:30来源:北国网 作者:邓 刚 编辑:栾溪

 
《感受辽宁之好》千奇百妙说庄河 朗读者:刘子晗(辽宁大学)

  当我第一次听说庄河这个名字时,就惊奇得两眼放光,因为人家说,庄庄有河才叫庄河,后来听说庄河市共有300多条河,面对当今日渐干枯的世界,这不仅是奇妙,简直可以说是绝妙。

  我第一次当“海碰子”时,手持鱼枪,脚蹬鸭蹼,潜进犬牙交错的海底暗礁里捕捉海参海螺。为了能有更多的收获,我们沿着辽东半岛黄海边一路北上,来到一个岛屿丛生、海参肥美的宝地。因为我们这些山狼海贼式的海碰子,都是夜行昼战,所以,当到达这块宝地之时,四周漆黑一片,只有浪涛撞击礁石的轰鸣声。可是当第一缕金色的阳光从海面掠过,雪白的浪花中升腾出奇形怪状的礁石,有的像展翅欲飞的雄鹰,有的像缓缓爬动的巨龟,有的像仙女起舞,有的像狮虎相斗……在晨曦白雾的衬托下,分明是一幅幅写意挥洒的国画、色彩分明的剪影。群岛四周的水下,鱼虾丰富,海参肥美。伙伴们都发了疯般地扎着猛子,我却不断地将脑袋探出水面,欣赏四周涌动的浪花、升腾的雾气、鬼斧神工般的礁石奇景。每次从水下冲出水面,四周的景色都在莫测地变幻,我仿佛置身于人间仙境。

  我至今还清晰地记得当时的情景,我在岛屿之间的海湾扎着猛子,突然就发现一条龙状的长形礁石在我面前横卧。摇船的老渔人告诉我们这是瘦龙岛,接着他给我们讲了一个迷人却忧伤的传说:一条蛇妄想成龙,而成龙的唯一条件就是能“过海”——蛇过海才能成龙。然而上天的皇神们绝不会让低贱的蛇成为高级的龙。这条蛇不服气,它勇敢地挑战不公平的命运,全力飞越大海,但严酷的神道绝不会有一丝疏忽,这条蛇在接近陆岸之时,被上苍派下的“错鱼”斩杀在浪涛中,化为今天这细长的礁石。老百姓同情地称它为“瘦龙”,即今天的瘦龙岛。在老人的讲述中,我想起我当时的“狗崽子”身世,于是我对瘦龙岛肃然起敬,因为我看到瘦龙的脑袋还顽强地朝向陆岸方向,不屈不挠,死不瞑目。后来与庄河人交朋友,发现他们性格普遍有些倔强,这真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十多年后我开始写小说,瘦龙岛的传说也成为我写作和奋进的精神动力。我的一篇小说题名就是《瘦龙岛》。

  后来我才知道,瘦龙岛是庄河市海王九岛的一处风景。当今天我再次来到海王九岛时,风光依然,不禁更加心动。

  20世纪80年代初,我随作家代表团到日本,一个日本作家对我说,大连庄河有一个“亚洲蚬(蛤蜊)库”。回国之后,我急切地搭车来到庄河蛤蜊岛,正巧赶上退大潮,大漠一样空阔的沙滩,泛起一缕缕淡淡的烟气,使人想起湮灭的远古。然而,就在这平坦无奇的大漠里,却有一个充满旺盛生命的世界,融着海水的细沙里埋藏着亿万万个蛤蜊——白亮的,油黑的,浅黄的,淡灰的,花纹奇特的,光滑似玉的,仿佛五光十色的珍珠。十里地开外,那咸津津的鲜味就扑鼻灌嘴,能鲜得你翻一个筋斗!我什么也不顾了,脱下鞋就飞奔下滩。在奔跑中,我就能感觉到脚丫下踩着圆乎乎的蛤蜊,我立即放慢了脚步,渐渐就小心翼翼,因为我怕踩碎了这些小生命。这就是当今名震世界的蛤蜊滩——退潮八里宽,蛤蜊堆成山。在蛤蜊成熟的季节,一步见方的沙土下面,就能挖出几百斤蛤蜊,最厚的地方,蛤蜊挤成上下两层,甚至三层。

  我不仅享受了蛤蜊的美味,还为此收获了一个给我带来美好声誉的海味小说《蛤蜊滩》。文坛上称我为写海的作家,其实我绝大部分写的是庄河海景。

  今天的蛤蜊滩有着天翻地覆的变化,大自然的魅力和人工的魅力一齐在这里施展。当年大漠一样的荒疏,人们只能遥望海里的蛤蜊岛遐想;今天却可以驱车直上岛端,放目更远的海景,自然的海鲜味和烤羊肉的香味和谐相融。

  然而,上帝对庄河不仅赐予海味景色,还有山珍风光。

  如果你想在辽阔的北国欣赏到江南的精巧,如果你想在酷热的夏日寻找一种宜人的清爽,如果你想在闹市的烟尘中呼吸到绿色的新鲜,如果你想在喧嚣和浮躁中求得抚慰心灵的宁静,那你就到著名的景区冰峪沟来吧。这里天空明朗,生命纯净;这里青山碧水,花红叶绿;这里是庄河怀里的明珠,也是北国的骄傲。

  如果你是在蛋青色的黎明中来到冰峪沟,你会发现你是走进一幅轻描淡抹的山水画之中,平滑的湖面镀一层银光,玲珑的峰峦飘一缕乳雾,一片黛色的缥缈里,你身轻如燕,飘飘若仙。如果你是在五彩的霞光中来到冰峪沟,你会觉得你置身于一幅润色透明的水彩画里,山林翠翠,水光闪闪,蓝天泛红,绿草染金,所有的空间都在流动着色彩,让你心旷神怡。如果你是在艳阳高照的时刻观看冰峪沟,那分明是站立在一幅巨大而色彩浓艳的油画面前,无论是林木是山石是湖水是别墅是游艇,全是斑斓的色块组成。那种夸张的明暗对比,那种真实的线条凸现,会令你惊叹不已。然而,最使你感到刺激的是在夜里来到冰峪沟,特别是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夜里。黑漆般神秘莫测的湖水,鬼怪样朦胧变幻的山峰,还有忽而飘进耳鼓里的鸟吟虫鸣,让你不时产生美丽的恐惧和愉快的惊慌。

  我第一次去冰峪沟时,正是冰峪沟的初级开发阶段,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自然流淌的河水,还有略显蛮荒的山间小路。这种没有任何人工雕琢的自然风光固然会给我带来一些情致,但我不认为这就是令人流连忘返的景区,也就是说它没有给予我一种强烈的想再度游览的欲望。但我当时还是为之大吃一惊,因为在粗犷的北国大地,你确确实实能看到桂林山水。

  一晃十多年过去了,其间越来越多地听到人们对冰峪沟的赞美,然而,我不能想象那条自然流淌的河沟能美到什么程度。于是我带着疑惑和好奇,再次来到冰峪沟。这才让我从多年前的大吃一惊到今天的大吃二惊。当年潺潺流淌的小河,一下子变成宽阔的湖面,而且还有无数漂亮的游艇在上面奔驰,我简直目瞪口呆,这令我一下子就想到“高峡出平湖”的壮观。大自然并没有因这种改变丧失美丽,这是人类对自然美的尊重和创造。也许有人否定自然景色的人文概念的参与,但我宁愿更宽宏地理解,因为我到过世界各地的一些风景名胜地区观光过,几乎全部的景区都融进人文的理念,也就是有着人类对自然的关注和理解。中国各大名山,如果没有著名的寺庙和文化建筑,很难有人光顾;一棵松树,一块怪石,没有人类文化的标识,那将永远会被埋没。“冰峪出平湖”的大手笔景观使作家们大为赞叹,这说明人类对自然景色的人文理解和艺术关注是多么重要。我认定,没有人类美丽心灵的滋润,无论多么美丽的景色也是有缺憾的。

  那次重返冰峪沟,给我更深的印象是管理冰峪景区的人,今天已经荣升为副市长的王鹏先生,当时正坐镇在冰峪沟。他亲自为我们当导游,如数家珍似的为我们介绍冰峪沟的山山水水。从他的热情的讲述中,我感受到了他的艺术气质。这种艺术气质不仅来自他对艺术的热爱,还来自对冰峪沟景色的感悟。当他在游船上用浪漫的歌喉唱出优美的旋律时,你会觉得他与冰峪沟是骨血相连,灵魂相融。正因为有爱家乡的庄河人的心血滋润,大自然才突显活灵活现的风光。

  艳阳高照的今天,我陪着人民文学杂志社的作家采风团队伍,又一次来到银石滩、歇马山庄、绿色生态园……我们大饱山珍海味的口福,大饱山清水秀的眼福。

  我突然意识到,在这之前,无论春夏秋冬,为什么几乎每隔几个月我都要和朋友们来庄河,有时只是到路边的林间小坐,品味一下庄河的湿润,有时是到海边走走,呼吸一通鲜味的海风,然后再匆匆赶回距此100公里的我住的城市。现在我明白了,我到庄河是来吸吮美的能量——这是庄河风光美和庄河人心灵美的共同硕果。

  • Copyright © 2019 - 2020 www.lnd.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网站各类信息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版权所有 北国网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2112006002
  • 沈网警备案20040201号
  • 北国网官方微信
  • 带你每天
  • “ 动 ”
  • 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