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辽宁新闻数字报旅游财经评论教育娱乐视频发现时尚文化健康理论读书调查农业

12啖饭的大连

感受辽宁之好 2020-04-23 15:30来源:北国网 作者: 编辑:栾溪

《感受辽宁之好》啖饭的大连 朗读者:张雨珠(辽宁大学)

  前一段时间,《舌尖上的中国》在中央电视台热播,受到很多观众的追捧。本人也断断续续看了几集,的确让人耳目一新:文字优美的解说,色香味俱全的视觉效果,给人以前所未有的视听感受。

  众所周知,中华古国的美食文化由来已久,近1000万平方公里的国土上,好“口歹”的东西多着呢!

  此“ 口歹”非彼歹,是大连的方言,“吃”的意思。

  我国是一个多民族的国家,每个民族、不同的地方都有着不同的方言,对“吃”的表述也不尽相同。在我的印象中,湖南人把“吃饭”叫作“恰饭”。我也不知道这个“恰”字是否准确,但读一声是肯定的。

  这些方言,《现代汉语词典》里大多没有一个准确对应的字,研究人员通常会生造一些字。比如“ 口歹饭”的“ 口歹”字,《新金县志》(新金县现为大连市属普兰店区)里面把它写成了一个“口”字旁加上一个“歹”字。

  “口歹饭”其实是胶东方言,大连人作为“海南丢”,当年从“海南家”山东半岛漂洋过海而来,生活习俗、方言土语一时半会儿还改不过来,“ 口歹饭”“哈(hɑ,三声)酒”“啃苞米”都是大连人的日常用语。

  老辈人刚来大连,在码头上扛麻袋包的人比较多,那是相当需要力气的。有一句顺口溜是这样说的:“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 口歹饿得慌。”饭是一定要“ 口歹”的,没了力气,家里那么多张嘴,老的老,小的小,可不是好养活的。“ 口歹”得多的,会被戏骂为“ 口歹手”“口歹徒”,大意与今天的“吃货”类似。“口歹干饭的”则是有些贬义,大意是能吃饭不能干活,好吃懒做之类。

  后来,随着大连逐渐国际化,说普通话的人越来越多,“口歹”就不怎么吃香了,“口歹”几乎成了乡下人的专用语——说“吃”就是城里人,说“口歹”就是农村人。

  在大连,城市到乡村的距离,就是“吃”与“ 口歹”的距离。

  我是个乡下人,从军之前一直把“吃饭”叫作“ 口歹饭”。在乡下如果说“吃饭”,那是要遭邻居挖苦嗤笑的,乡下人把这个叫作“说偏”。以翘舌发音的语言,在乡下人看来是嘴巴“跑偏”,只有那平舌的土语才实实在在、掷地有声。

  哦,城里与乡下的区别,原来就是翘舌和平舌的区别!

  纠结于这种“距离”与“区别”,我着实对“口歹”进行了好一番探究。不过查了好多字典、词典,始终搞不清所以然。

  初中时,我学到苏轼的《惠州一绝》:

  罗浮山下四时春,卢橘杨梅次第新。

  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

  这里的“啖”(dàn),《现代汉语词典》里的解释是:吃或者给别人吃。注明的是书面语,可以组词为:啖饭、以枣啖之等。

  在我看来,此“啖饭”就是大连“口歹饭”的出处,只是胶东方言“吐舌子”,把“啖”读成了“口歹”。因为“啖”字,至少是我接触到的最接近吃饭意思的“ 口歹”了。

  后来,我又读到杜牧的《过华清宫绝句》:

  长安回望绣成堆,山顶千门次第开。

  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

  一首诗,无人不知杨贵妃爱“啖”荔枝,“啖”荔枝的杨贵妃倾国倾城。唐朝时的长安,那是繁华的都市;宋代的岭南,也是热闹之地。如此看来,此“啖”古已有之,想来与老土无关了。

  《非诚勿扰》节目里大连男女惊艳亮相,大连话火了,大连人牛了。

  国人自己拍出了美食大片,不仅是技术的体现,更是国力的上升。

  眼下,那些不明智的国家想蚕食我们的岛屿疆土,他们有所不知:中国人,哪一个都不是“啖干饭的”!

  • Copyright © 2019 - 2020 www.lnd.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网站各类信息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版权所有 北国网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2112006002
  • 沈网警备案20040201号
  • 北国网官方微信
  • 带你每天
  • “ 动 ”
  • 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