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辽宁新闻数字报旅游财经评论教育娱乐视频发现时尚文化健康理论读书调查农业

08打量盘锦人

感受辽宁之好 2020-04-23 15:30来源:北国网 作者:韩小蕙 编辑:栾溪

《感受辽宁之好》打量盘锦人 朗读者:赵梓璠(辽宁大学)

  打量一座城市,首先看的什么?不是它的建筑,不是它的街区,不是它的花草、树木、广场、园林、雕塑、车流……不,不,这些都只是它的面庞、肢体和骨架,而不是它的灵魂。

  一座城市的灵魂是人。

  初到盘锦,从大街上打量盘锦人,就像看一幅很熟悉的街头画,似乎没什么特殊的风情。原以为这座靠辽河油田轰隆隆站立起来的城市,应该是走不了三步五步,就能欣赏到一群又一群身穿工装(油脂麻花的工装)的石油工人,他们的脸上也是左一块黑油右一块灰土的,就如同我们过去从老电影里见到的工人阶级一样。可是让我大为惊异的,是这样的经典形象竟一位也没有找到,倒让我成了“不知有汉,无论魏晋”的落伍者,不知道究竟该说好还是该说不好。好在偶尔,一下,三下,一万下……采油机一丝不苟地抖动着它们浑身上下那炫黄色的光辉,尽显出“蓝天为被地为床,革命豪情万丈长”的中国石油工人本色,使天际线都为之着上了浓墨重彩,眼看着就壮观起来了——不过,我总觉得它们的历史使命已经不是在采油,而是担负起点缀城市风景任务的“行为雕塑”了。

  后来我才终于明白:如今看盘锦人,也得到这座城市最繁华的商业街上去——就像盘锦所有的仙鹤都翩翩起舞,所有的天鹅都仪态万方,盘锦人也像全世界老百姓一样,爱铆足了全身的精气神,一遍又一遍地逛自己城市的代表街。

  盘锦的豪奢,尽在这最热闹的商业街上。“豪奢”一词用在这儿,当然不是过去批判纸醉金迷时惯用的那个贬义,而是取意自柳永的《望海潮·东南形胜》:“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市列珠玑,户盈罗绮,竞豪奢……”当年柳永用铺张笔法极写杭州的繁荣景象,时下用在盘锦,可能还稍微有点前卫,因为这条令盘锦人自豪的50米宽的步行商业街,虽然也是商厦、超市、广告牌一座挨着一座,到了晚上也自是灯红酒绿地尽显不夜城的喧哗,但中心街域花园和雕塑还在建筑之中,要耐心等到明年后年再来,才真的既不铺张也不前卫了。

  况且,观察任何事物都还有一个凝眸的视角问题。若从盘锦人的装束看,确实是可以恍惚不知身在何处的。男人们永远西装革履省略不说,永远的主角女人们,也同全世界到处一样,永远是最抢眼的风景。各个年龄层次的女人都装扮得不错,我瞧见的几个最有品位的,处于三四十岁的中年,几十年的人生历练筑就了她们的成熟,衣服的式样和颜色绝不大俗大酷,但质料和板型都高人一等,透出一种无须强调的高雅,就比年轻女孩们多了娴静、从容。我理解这叫气质。此前老早我就已注意到,如果说今天的世界是个“地球村”的话,中国就是一个大庄户院子,各家的穿戴其实都已差不多,至少大城市之间的女性皆是这样,都在强调穿出自己的个性和个人的品位来。所以,再不容易看到20世纪70年代那种追上海、赶广州的热烈与执着,用东北话说,流行服饰其实是一种老土。

  盘锦女人也不再追求主旋律,大街上绽开的是天女散下来的花。

  而我,确实从她们着装上的不俗表现,感觉出这座城市内质上的一些东西,比如建设水平、经济实力、文化高度,以及市民们的心态,包括他们的生活热情、亲和力,对政府的信任度、支持度,等等——这一点也不是矫情,真的,在看到盘锦夸耀于世界的芦苇荡、红海滩、仙鹤、天鹅、海鸥、螃蟹、海蜇、大米、石油等所有的物华天宝之外,我通过商业街上的女人们,触摸着这座锦绣之城的灵魂。

  当然,究竟是些什么,一时还说不清楚。

  所以,我又跟着东道主东、西、南、北城地跑了一遍,这回主要是想看看盘锦的男人们,当然也包括工作状态中的妇女们,在怎样建设自己的家园。

  说来盘锦可真是一片福地呀,算上大辽河和双台子河两条“风吹稻花香两岸”的波浪宽宽的大河,流经它全境的,竟共有21条不舍昼夜奔流的河流。

  起码,让北京人羡慕死了!据一种文化分析称,一座世界著名城市的先天条件,就是要有大河的烘托,像牛津、伦敦有泰晤士河,巴黎有塞纳河,波恩有莱茵河,维也纳有多瑙河,等等。可惜北京缺这么一条大河,不然的话,配上金顶、红墙、琉璃瓦的紫禁城,蓝天、白云、红霞环绕的白塔,绿伞披荫的槐树和袅袅娜娜的杨柳,再加上大片大片灰色调的宁静的四合院民居,北京将会是怎样的人间仙境啊!

  这里将建一条玉带一样环绕的河滨公园,建芦荻飞摇、百鸟歌唱的宽阔的绿化带,建普通居民小区,建公众娱乐广场,放置各种体育设施和中外多种风格的雕塑,还将开船通航,一直开到世界外面去——这些都是给普通老百姓建的,所以要特别考虑亲和性。到时候,附近的居民们,谁都可以来这里,扭东北大秧歌呀,跳交际舞哇,打拳哪,练剑哪,下棋呀,放风筝啊,哎呀呀,想怎么享受生活就怎么尽情享受,要怎么娱乐自己就怎么尽情娱乐吧!听得一位老大爷乐滋滋地挤上来:“为了这,我也得好好再活几年哪。”

  当市委、市政府的领导们听到这句话时,心里别提多有成就感了。从市委书记算起,这个班子的几个成员,齐刷刷的,年轻、高学历、有见识有胆识,最重要的,有造福盘锦百姓的事业心,运用最现代化的、最有效的管理手段,来适应新的市场经济规律,做好今天的事。比如,城建需要的大笔资金永远是填不满的无底洞,全世界不管多么富庶的城市也永远都在喊不够用,盘锦的领导们可真会干,来了个移花接木,把女儿嫁出去让别人给养着,自己享受着现成的大餐。

  此话怎讲?

  比如商业街的改造,给投资商一定年限的经营权,即你投资你建设你获益,我只管当裁判员和监督员,谁投资多谁的方案好我就把项目给谁,建不好的话首先影响你的利润,肯定是你比我还着急、还上心、还急火攻心,哪还用我天天像监督孩子做功课一样地围追堵截呢?

  再一个例子是改造盘锦的东大门。从辽宁一路驱车而来,天蓝云白,高速公路畅通无阻,两旁田野充满青春气息,真是“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可是进盘锦时,若遭遇乱线团一样扯不开的堵车,就什么好心情也放飞了。所以盘锦下决心改造这个大门,方案做得很漂亮,预算投资1100万元。不待政府拨款,就有商家来申请投资了,好哇,那这1000来万元不是又可以派别的用场了吗。

  最新的例子是辽东湾新区,他们“无中生有”,在短短数年内打造出一座具备恢宏格局的滨海水城,吸引了一批全球五百强企业入驻,为新区提供了可持续发展的强大支撑。盘锦从此有了一个基因突变式的未来。

  “人要有三个头脑,天生的一个头脑,从书中得来的一个头脑,从生活中得来的一个头脑。”契诃夫此番说的,是懂得开发智慧的人。

  我翻阅了有关资料,得知盘锦是一座典型的移民城市,这里从有人烟时起,就差不多都是逃荒来的,从山东、河北,从东北的其他地方,有汉族、满族、回族、朝鲜族、达斡尔族……人们靠自己诚实的劳动开荒种地,捕鱼捉蟹,还要年年与洪涝灾害进行殊死的斗争。18年前,辽河油田大会战时,几十万石油大军麇集红海滩,又使这里的南腔北调中增加了新的方言。这么多山南海北的人聚在一起,兄弟姐妹一样相处,还勠力同心地把一座现代化的城市从东方地平线上冉冉地托举起来了,盘锦人,真是了不得!

  • Copyright © 2019 - 2020 www.lnd.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网站各类信息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版权所有 北国网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2112006002
  • 沈网警备案20040201号
  • 北国网官方微信
  • 带你每天
  • “ 动 ”
  • 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