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辽宁新闻数字报旅游财经评论教育娱乐视频发现时尚文化健康理论读书调查农业

05庄河看海

感受辽宁之好 2020-04-23 15:30来源:北国网 作者:周晓枫 编辑:栾溪

《感受辽宁之好》庄河看海 朗读者:徐金倩(辽宁大学)

 

  我对海怀有难以名状的激情。除却悬在钟摆上的时间,也许大海,是剩下的唯一在重复中让人永不厌倦的事物。那则优美与凄伤的安徒生童话:哑言的小人鱼,她的故乡,就在多么长的锚链都无法触及的深海之国。多年前放映过美国连续剧《大西洋底来的人》,我一直记得哈里森那双湿蓝的眼睛,与女科学家珍妮之间难以言明的依恋——那是工业时代另一个版本的人鱼故事吧,只不过,他们互为拯救。我喜欢的两个角色,都具有高度克制的深情和自我牺牲倾向,我想,只有大海,才能给予他们那种爱的天赋。

  位于辽东半岛的庄河,对我来说,是个分外陌生的地名。但那里有海,有高达50%的绿化率,在闷热的夏天,听起来,就像有清凉之风吹拂。短短数天的旅行,我领略了冰峪沟奇峰、步云山温泉,还有童话仙境般的天一庄园,当然,迷醉我心的,还是长达285公里的海岸线。

  无论是在神秘的海王九岛,还是人迹寥寥的黑岛,我看到的是那么优美的大海,那么沉静的大海,那么孤旷的大海,那么狂寂的大海……我看到它永不驯服的野力。雨中的大海,如同裁缝乱针下积拥的蓝布。阳光下的大海,灿烂辉煌——光线进入水之后会发生折返,这是大海之力,甚至能使来自太阳的神谕屈服。快艇环绕,导游向游客热情推介着海王九岛上那些形象的巨礁:像马,像龟,像情侣,像贝多芬。人类尽可以在这些地老天荒的石头前描述他们的想象,而它们,听任岁月的风蚀雨剥。潮汐中,有多少天地间的遗忘与宽恕,放逐与收容,狂怒与宿命中的从容。

  云水襟怀的大海呀,吐纳,承受,创造……这是养育众生的大海。在无人的礁岩,退潮后残留的水洼保护着暂时滞留的鱼苗,以及和它们一样害羞的紫红色或棕绿色的藻葵。虾特别精巧,矿物质般剔透。小得像蜘蛛的螃蟹,虚张声势,随时高举透明的小螯示威。我注视着远方,想着海平面下,水母就像新娘纯洁而又蓬松的裙裾,鱼群闪动着丰富变幻的鳞彩。我也知道,大海内部,很多领域并非像电视镜头呈现的那么绚丽丰富,可能什么灵动之物也没有,看起来,就像一个巨大的空腔,但正因为如此,大海才能养育蓝鲸那样的巨兽。海底的哺乳动物,往往具有奔波于陆地的动物所不具备的缓慢和雍容。每当波浪之中,隐隐露出宽阔发亮的鲸脊——那背脊,仿佛浮动的地平线,会让人联想起古老得令人震撼的旧纪元。

  再往深处探寻,就会目睹大海的黑暗。平展或褶皱的海床上,鳗在漆黑中独自发出闪烁的电量和微光。潜伏沙砾中的捕食者,姿态懒散而眼神警觉。海蜇如幽灵般漂游。只剩眼眶的盲鱼,它等待着经过几个星期才能从海面缓慢下降到这里的碎屑。

  但大海并无偏颇。当月亮如一片金黄的大鱼鳞辉映天空,我设想那涌动的浪啊,正是催拍着抚慰入眠的温情之手,在它温暖的寝被之下,睡着无数全是它恩宠中的孩子。大海,仿佛深蓝的教堂,巨浪澎湃,组成巴洛克式的白色塔尖。它的护佑那么宽广。有时,我也愿意猜测,坐在海秋千上悠闲的大神,你会为谁带去伟大的安慰?

  号称“世界蚬库”的蛤蜊岛位于庄河东南,东西长1.5公里,南北宽只有0.5公里。在这里,我惊喜于自己的发现。当大潮涌来,我不能像在其他海滩那样高高跃起,或者轻易地逐浪而行,因为脚下,在海水与沙地的衔接地带,堆积着宽达数米的贝壳,它们厚厚地摆在一起。随手捧起一把,有大而圆整的鸟蛤,也有造型别致的螺贝。我把一只锥螺举到强光下,隐约看到它内部通透的光晕和完美的螺轴。螺线具有不可思议的几何之美。我知道,这种融合极端感性与理性的螺线设计,体现在宇宙的每个角落,从猎犬座的涡旋星云、漏斗形的飓风,到盘羊坚硬而对称的巨角、植物向上攀缘的触丝,再到帕特农神殿的陶立克柱,乃至人类听骨之后袖珍的耳蜗,这只锥螺里的完美轴线,藏了神创世时的一个元音。

  我愿意驻足庄河的沙滩,长久凝望大海——那喘息的胸膛。它亘古不变。我仿佛看见曾被礁石撞击的船头挂上盐霜,看见渔民把三叉戟插入鱼脊上结实的脂肪,看见荒凉的岛屿上停落热烈逐爱的鸥鸟,看见千百万破损的贝片依然闪耀珠母光泽,被潮汐的巨力一次次堆积在沙线边缘……而远方,鲸的歌声正搭建起一座圣殿。

  • Copyright © 2019 - 2020 www.lnd.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网站各类信息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版权所有 北国网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2112006002
  • 沈网警备案20040201号
  • 北国网官方微信
  • 带你每天
  • “ 动 ”
  • 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