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辽宁新闻数字报旅游财经评论教育娱乐视频发现时尚文化健康理论读书调查农业

03一条大河过沈阳

感受辽宁之好 2020-04-23 15:30来源:北国网 作者:金仁顺 编辑:栾溪

《感受辽宁之好》一条大河过沈阳 朗读者:柴琪(辽宁大学)

  沈阳离长春不远,坐高铁两个小时以内就到了。之前也来过沈阳几次,吉林省有条浑江,沈阳有条浑河,江和河到底是怎么区分的,就像莲花和荷花的区分,让我摸不着头脑。但浑江我是熟悉的,在白山市读高中,走路10分钟就到江边。每天傍晚,离市区不远的水库开闸放水,在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内,我们眼看着原本浅低的岸边,江水一波一波地翻卷着涌上岸来。如果是夏天,波浪会打湿凉鞋;如果是冬天,江岸边会形成玉树琼枝的雾凇。但这都是30多年前的事情了,浑江和高中时代的多愁善感早都变成了旧时光的书签,夹在记忆的某个年份页里。

  在沈阳邂逅浑河,想起博尔赫斯的一句诗:“我在飞逝的时间里看到一支无情的箭,在流水中看到一面镜子。”而通过浑河邂逅的沈阳,诉说起来,难免有些源远流长。

  以前来沈阳,都是匆匆忙忙的,印象是粗略的、浮光掠影的,就像国内任何一个大城市,沈阳有很多高楼,车辆拥挤的街道,临街密密麻麻的店铺,众声喧哗。说起喧哗,沈阳的口音是东北话里面尾音比较重的,任何话语,哪怕是恋人间的情话絮语,都难免用力过猛,如果只听音儿的话,听上去不像调情,更像威胁和打架,单从口音上也听得出,这是一个较劲的城市,阳气涌沸,血气方刚。

  沈阳的高光时刻是1625年,清太祖努尔哈赤把都城从辽阳迁至沈阳,1634年,改称“盛京”,1644年变成陪都,1657年,清朝以“奉天承运”之意,在沈阳设奉天府。这是一个寓意多么吉祥浩大的城市呀!从建立开始就被寄予厚望的城市,它不是慢慢由人群集聚,商旅繁荣而形成的所在,它是被女真人甫一选中,就注定“天降大任”的城市。浑江在白山市江源区的山林里始发,溪流淙淙,清浅窄细;沈阳的浑河阔大深远,如一条筋骨碧绿的龙,盘踞城市中心。

  但凡事都有正反面,有阳就有阴。沈阳也经历过至暗时刻。1931年,九一八事变震惊中外,日本关东军在这一天炮轰北大营,第二天侵占了沈阳。东北门户大开,日本军队长驱直入,在一年的时间内攻占了整个东北,建立了伪满洲国,开启了长达14年的对东北的殖民统治。策划九一八事变的日本军方两个重要人物,板垣征四郎和石原莞尔,连名字里面都带着强势和冷笑,这一记耳光打在了沈阳的脸上,疼痛了所有中国人的心和身。接近一个世纪的时间过去了,沈阳建立了九一八历史博物馆。馆内展示了历史记录,详尽地介绍了九一八事变的过程,用技术手段重现了当时部分事件的真实状况。馆内气氛压抑、幽暗,看这些落后挨打、卑微苟且的景象,让人心情沉重,但和忽略与遗忘比起来,这种面对是必要和必需的,“知耻”是重负,是忍辱,是黑暗,也是责任,是“后勇”的前提和准备。就如同九一八事变是东北沦陷的开始,这个时刻同时也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开端,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东方战场开启的序幕。1945年,日本战败投降,鞠躬认罪。

  没想到这次在沈阳,看到了二战时日本建立的战俘营,时称“奉天俘虏收容所”,关押着日本军队从太平洋战场俘获的美英等国盟军的战俘。80多年过去了,1号战俘营原始建筑保存了下来,水泥砖木结构,建筑面积1165平方米。战俘营内保留着当年的格局,上下两层的大通铺,床铺一个接一个。房间很大,有取暖炉,但很少启用。当时的沈阳,冬天的温度常在零下20摄氏度以下,在没有取暖设备的房间里,堪称冰冻地狱。在墙上的一些战俘回忆录中,有人写道,很多战俘熬不过寒冬而死去,死去后又无法在冻硬的土地中挖坑掩埋,就被堆在一个专门的仓库里,他们身上的衣服被其他战俘扒下去,那些活着的人需要保暖,留给死去战俘的,只剩一条毛毯包裹赤裸的尸体。活下来的战俘中,有人留下了文字,回忆在这座战俘营里的日子,奥利佛·艾伦说:“最糟糕的事情是饥饿。饥饿不仅仅是一种不愉快或者痛苦,它真的是一种病,会留下伤疤,身体上的伤疤会被带到坟墓里去,它还留下了心灵上的伤疤,有一些伤口始终没有愈合,是永远影响着我们和家人、朋友的伤痛。”还有一位叫阿诺德·博克塞尔的人写道:“睡觉对监禁生活来说就像是鸦片,每当闭上眼睛沉睡,你就回到从前熟悉的时光,你可以回家并且和家人还有朋友在一起,再吃一顿妈妈做的饭,去看望老朋友特别是女朋友,度过快乐的时光,逃离现在的实际生活。”如此脆弱而又美好的幻梦,让人想起卖火柴的小女孩。

  第二次世界大战是什么时代呀?全世界的人都深陷在痛苦和绝望中。2018年在奥斯威辛集中营参观,关押犹太人的营房和这个战俘营有相似之处,但更恐怖更瘆人,当地的导游对我们说,当时周边的居民并不是不知道发生了可怕的事情,方圆几百里,天天散发着尸臭的味道,但大家都装作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在参观毒气室时,导游不肯进去,他说过去很多很多年了,那里面仍然有味道,他在门口等着。我们进去,出来,他问我,里面还有味道吗?我没回答,我不想说话。奥斯威辛是一个让人无语但会突然泪奔的地方,战俘营也是。这样的历史不需要语言,但需要记取。

  沈阳二战盟军战俘营旧址陈列馆的工作做得非常用心,他们数次去国外,寻找当年的幸存者,这些人都已经很老了,他们中的一小部分人回来过,故地重游,其中一个老兵,想在当年营房里自己的铺位上度过一个夜晚,但被劝阻了。我不知道他是不是认真的,或者说,他有多认真。回到当年的噩梦中,重温残忍和屈辱,他的勇气令我叹服。

  在沈阳,参观的几个博物馆都让人颇为感慨,故宫,大帅府,曾经荣光满室,但转瞬雨打风吹,陷入动荡和硝烟。而九一八历史博物馆和二战盟军战俘营,是城市和历史的黑色记忆。在市区里经过浑河时,河岸边高楼林立,新地标不断诞生,闪闪发亮,欣欣向荣。浑河河边更是新建了一座钻石形的大剧场,它的耀目光彩与浑河水的粼粼波光互相辉映,显示着富贵荣华的希冀,相形之下,那些博物馆,像一颗颗时光胶囊,散布在城市版图中,沉潜在历史长河里。这些新和旧,构成了城市的骨架,而骨架之上,生老病死和世俗情意附于其上,生生不息。

  • Copyright © 2019 - 2020 www.lnd.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网站各类信息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版权所有 北国网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2112006002
  • 沈网警备案20040201号
  • 北国网官方微信
  • 带你每天
  • “ 动 ”
  • 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