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辽宁新闻数字报旅游财经评论教育娱乐视频发现时尚文化健康理论读书调查农业

34苍原浪漫——谨以此记亚洲最大的苇荡

发现辽宁之美 2020-04-23 15:30来源:霍彦珊 作者: 编辑:栾溪

《发现辽宁之美》苍原浪漫 朗读者:王焕琪(辽宁大学)

  第一次记住你的模样,是忙忙碌碌的高中那几年,坐着30路的公交车,头倚在车窗上昏昏欲睡,入冬的冰雪堆积,混合着来往行人脚底的泥巴,色调单一,除却黑与白,就是永远模糊不定的灰,那一年,我们被梦想和未来压得喘不过气。

  勇气,追逐,奋斗,都是格外好看的字眼,老师们喜欢,家长们喜欢,仿佛是成年世界里最为人津津乐道的词,仿佛因此我们就应该背负。分班前的同学偶尔在校园里碰面,抱怨过彼此的境遇之后,末了以一个“加油”收场,握拳,微笑,装作踌躇满志的模样,这是我们激情燃烧的岁月,每个人的脚步都忙忙碌碌,生怕辜负成为一种罪名。

  一个大雪飘飞的周末,行道树被人们用五颜六色的塑料覆盖着,松树被绿化的工人精心地包裹着,行色匆匆里带着步履仓皇,不免让人想念起活泼的气象。终于,在通往郊区的路上,一片荒芜的黑土中,我被你惊艳,被你感动,从辽河口吹来的大风压低了你的身段,从春节前积压的残雪羁绊了你的腿脚,可是你依旧如此鹅黄,如此繁茂,如此富饶,如此漫无边际,你叫芦苇。

  桃李杏春风一家在3月占尽了风头,夏天有高贵的梧桐树送来斑驳的绿荫,甚至秋也有银杏、红枫装点着人们的视觉,所以,只有在寒冬肃杀的时候,娇贵的现代人觉得眼里缺了点什么颜色的时候,你才不急不慢地走出来,显露出自己的庐山面目。

  其实在绚丽的季节里芦苇并不算美丽,单调的颜色,满眼的灰黄,摇摆着细瘦的茎叶,没有花的柔媚,没有树的果香,甚至也没有草的温情,尤其是见到一支芦苇在水塘独自飘零的时候,我总是忍不住为它感到一阵无助的凄惶。

  岁岁年年,被人们漠视,被人们遗忘,可依旧铺天盖地地生长,如果不是偶然的瞥见,在公交车里昏昏欲睡的城市人或许依旧不了解芦苇的存在,不知它的名姓,这该是何其悲哀和卑微的处境!可是在轮回的等待里,我见不到这种倔强植物在磨难里该有的半点沧桑。

  后来我渐渐明白,并不是所有的破茧都可以带来一只翩跹的蝶,也不是所有的急雨过后都能见到七色的虹,蝴蝶和彩虹本就是宇宙万象中难得的美丽事物,我们的生命里,更多的是平凡。当抛开琉璃的眼睛,走进最朴素的世界,虹与蝶与芦花,又何尝不是一样的东西。《菜根谭》中讲“莺花茂而山浓谷艳,总是乾坤之幻境;水木落而石瘦崖枯,才见天地之真吾”。如此想来,富丽的季节便有些锦上添花的虚无,草木衰落的时令,当我看到大地的本色,便想到了芦苇那略带清苦味的品格,不为了蜕变而蜕变,从未被世俗束缚,也就无所谓解脱,这该是一种极高的境界。

  高考那一年,不管多努力,总有人要悲伤。我记得网易云曾经有一句热评“命运最好的不是如愿以偿,而是阴错阳差”。原来我们迎难而上,并不为了改变世界,也不是为了一张好看的毕业证书,而是为了我们本身,风和雨和漠视造就了芦苇的坚韧,给予了我们冲破藩篱的毅力,回归到最真实朴素的本我,这样的生命才符合生命的律动。这是我18岁那年,看芦苇的样子,很平凡,很执着,与我梦想的影子擦肩而过。

  在我高中时代最后的三个月,公交车每每经过这片土地,我懂得,这里的芦苇不再是一群简单的水草,她们交杂着生命的寥落和苦味,是血汗,是梦境,是惊心动魄和平凡岁月的结合体,是一群年年如斯、岁岁依旧的魂灵。

  浪漫,romance,这个词的另一个解释,是在我上了大学后读《三个火枪手》原著时,偶然间发现的,“浪漫”竟是冒险和传奇的意思,更多的时候并非指爱情。原来,在爱人的世界当中,浪漫的本义,是经历风雨之后的沉静,没有波折没有坎坷,再美好也算不得这两个字的。大概因为古往今来关于爱情曲折的事情经历得多了,才逐渐演变为后者,浪漫不是幸福而已,是一种冒险,一股激情,一次勇往直前,已知乾坤大,犹怜草木青,但凭心意,莫问前程。

  我们都曾借一腔热情慷慨地奔赴,去奋斗,就如同芦苇去拼尽全力地生长,她本是小小的枝叶、小小的嫩芽,化作灰黄的芦花,辗转天涯,写就浑厚的一笔,交相辉映梦里的黄沙。不问水土贫瘠与否,不问地域寥落几何,如同蒲公英的种子,浪迹地角天涯,从此一发不可收。那是我第一次懂得欣赏芦苇的美,她不雕琢、不藻饰,却恢宏自由,干干净净,利利落落。

  很多人原都在俗世里奔波,从青春到成熟,朴素的芦花活成了我们想要活成的样子。她不华丽,只是知己坚韧,心怀天下,便不问贫瘠。这种成活率极高的植物,正在以极强的繁殖力向我们人类演绎着一种别样的浪漫情怀。

  我的心绪稍稍解开,看着那微微浮动的青色的海,肃然起敬。帕斯卡尔说,人是一支有思想的芦苇。我不了解在他的家乡,法国中南部的多姆山省,有着怎样的苇荡,又孕育和生存着一群怎样的生命,在我生长的小城盘锦,有着这样一顷望不到尽头的地界,给花草全部回归大地的秋冬季节,带来源源不断的生命的活力。

  茶里月里酒色里,水去云去花落去。这是南方的写意画。常听人说,梅花傲雪迎霜的姿态,儿时未曾在家乡见过,大概以为是梅花不喜欢这里的风水,后来才知在南方水乡的雪竟是不落地的,相比于东北料峭的早春天气,不知要温暖上多少倍。原来那可称为君子的蜡梅,也经不起东北的春寒。

  芦苇品格,从不畏惧,亦不妒忌。一方沙土,一杯净水,不知何时的秋风裹挟来苇絮的种子,来年又是一片朴茂的生命之林。低调处事,优雅生存,傍水而长,浩浩荡荡,平心静气,等待那一派彻骨的寒凉。不知道瞥见身边被游人赞颂的菡萏红荷,它做何感想?

  岁月劳碌增加了我们人生的无常感,前人教我们看庭前花开花落,然而花鸟又何尝不易摧折。芦苇赋予盘锦某种精神,给予我们一种磅礴的生命力,或是一颗积极的进取心,让自然的子民学会盛世里的安宁和平凡岁月里的知足常乐。

  世间繁花草木万种,芦苇的秉性,最接近这座钢铁之城。

  风吹过苇荡,几只海鸟飞过,画出优美而又矫健的弧线,芦花飘舞,苇香浮动。但是芦苇的美,在我看来,远不止那蔓延滋生的绿意和接天连地的辉煌。

  我曾见过天下奇观红海滩,那是望不到尽头的红色碱蓬,传说中七仙女遗落的鲛帕,夕阳下的淑影摇动,我摸索着栈道里面系的红色丝带,暗暗纳罕该是让多少男女来此许愿……我也曾见过风起波澜,望不见尽头的大海,被那一脉的水汽所震撼,时而翻滚时而呐喊,在平静的微澜下面,望不见的汪洋该是包含着多少生命的轮回……然而,东北的芦苇与它们决然不同。

  红海滩的美在于色彩,当她依附在大地的脚下,再妩媚也不过是一片美丽的地衣而已,大海纵然涵养着生命,怎敌得苇海就是生命本身。当受尽赞颂的前者匍匐于大地,唯有那片芦苇呀,将自己的生命向天伸展,像穹顶蔓延,摇曳肆意,将一份傲骨与低眉共存。让我想起黛玉《葬花吟》中“随花飞到天尽头。天尽头,何处有香丘”的图景,这不是在向天祈雨露灿阳,也不是殷勤地做蓝天白云的侍者。芦苇,她仰头问天,看似纤弱,却不曾被摧折,那些富丽的百合、牡丹,那些娇弱的玫瑰,怎么懂得,傲骨犹存、横眉冷对的背后,她的脚下有多少砂砾紧缚。

  “芦花白,芦花美,花絮满天飞,千丝万缕意绵绵,路上彩去追。追过山,追过水,花飞为了谁,大雁成行人双对,相思花为媒”,这是盘锦市歌《芦花》中描绘的芦苇,她美丽、多情,是守护人类伊甸园的彼岸花。在年龄渐长的路上,我看芦花,不再只是被她的漫天掩地所感动,更被她的处世哲学所惊骇,不讨好不谄媚,亦不莽撞,进退得宜,这四个字得来多么不容易。

  我才想着,这样一群浩瀚的存在,该怀着一种怎样的信仰去凝视。那一天,我怀着巨大的好奇和敬畏去看你,坐着一辆很老旧的小客车去寻找全亚洲最大的芦苇荡里你的模样,想去瞻仰你的久违了的盛名,阴错阳差坐错了一班车,一时路上又没有旁的车可以坐回去,没有办法可想,只好跟着公交摇摇晃晃去一个颇为偏僻的村镇。接连的雨水把道路淹得不堪入目,我把头倚在窗户上发呆,突然,一抹强烈的色彩映入我的双眼,在狭窄的泥泞的乡间道路旁,是望不见尽头的苇田。

  远处映衬着黛色的山影,我不知道那是谁家的地界,该有着怎样的名字,又被怎样的族徽牢锁,只是看着她与蓝天交相辉映的剪影,我才领悟,美丽原是最简单亦最艰难的东西。今年的7月格外多雨,水草赋予了东北异样的妩媚,那是不同于南方水乡的款款柔情,袅袅婷婷,北方的水,尤其是辽河的水呀,总是有一股英丽在里面,磅礴浩瀚,唱诵着钢铁之城激情岁月的笙歌,永不消歇……直到车轮的哼哼声、人群的嘈杂声都归于沉寂,都被同一种鲜活的生动姿态震撼,那些继承了硬挺的身姿和气度的,不知何处芦花的后代,浩浩荡荡,挥挥洒洒聚居在北纬30°的地方,一枚小小种子,从淤泥里长出她母亲的样子,连缀而成另一片家园,任是谁都不免被她感动。

  所以,不懂东北,不懂辽河水的人,大概也不懂这里的芦苇。

  抚摸着芦苇细小白色绒毛的叶脉,格外亲切。那一年,用你织席,用你入药,何等风光,何等肆意!伴随着我父辈的老去,新城的建设,那一脉儿时的记忆,也擅自模糊起来,30年的时间线上面,像是被谁打了个璎珞,怎样都好看,怎样都华美,就是记不起那些让你劳碌的种种。

  也许当现实交给我的,我全部奉还于纸上的时候我才明白,随遇而安也许就是她的信仰和处境。大概吧,不争不抢,随迁流逐方位,兜兜转转,都是芦苇眼中的世界。我们的热火朝天,不过是她世界里的过眼云烟。那一朵孕育着生命的芦花呀,许是明明知道自己的宿命,静悄悄地远离喧嚣,远离了车马,远离了人群,风光过,肆意过,最后归于一抹宁静的荒凉、绝艳后的朴素。疑是人间好恶,不晓天地清明,苇海苍原,是上古的浪漫,是水天相接的幻想之地,是梦回留守的绿意萦绕,不曾见过朔风沙石和大雪封地的人,自然不解你的风情。

  这一世,我登上幽州台歌,不为颂德祈福,只为了寻找你当年的风骨,寻回在记忆中模糊了的模样,被立交桥和高楼大厦掩盖的过去,我小心翼翼,生怕亵渎你的圣洁。

  我们都会迷惘,都会抱怨,都会脆弱,直到望见那一抹万顷的苇荡,犹疑,焦灼,彷徨,倏忽间安静,芦苇似乎是我所在世界里最安贫乐道的生命,不必有人关心,更遑论有人照料,就那样不骄不躁、不争不抢地生长着,年复一年,岁岁苍荣,点缀着繁华都市外的灯红酒绿,脚踩宇宙万顷,横贯世界千年,从丝竹笙歌到霓虹闪亮,朝朝代代的穿梭变换间,她不忘初心,一如始终。

  我越来越喜欢坐车看着窗外,尤其是通往乡间的小客车,带着稻田气味的风,牵引着我的童年,大片大片的水草……孩童时的记忆窸窸窣窣响动。这是盘锦,小城,琐事,儿时记忆里就有的一支苇草,在拿着雪糕冰棍奔跑在水稻田两旁的窄路上,凌晨3点撕扯开天幕的蛐蛐嘶鸣中……东北的儿女,梦里总还有你摇曳的影子。

  这些年,不论去哪里,每每经过你的怀抱,与我而言,都是一种慰藉,旭日蒸腾间,残阳血色里,苍茫的天地乾坤中,感恩你的救赎,合上十指默祷,愿不负你的恩泽。

  君不见,一呼百诺松如柏,无人问津寂寞林。

  君不知,沙尘风雪寒蚀骨,浩渺凭信守方民。

  君不闻,千顷塞外冰封地,万丈绡素远红尘。

  君不复,少年长成彼父辈,谁记昔年织席人?

  君子之德,君子之美,愿与君,君子之交淡如水。

  余秋雨在《千年一叹》中说沙漠,“这一切都与人类的文明没有什么关系,但它无可置疑的壮美,而且万古不息。人类所做的,只是悄悄地找一个适合自己居住的小环境而已”。十年,百年……万古的文明倏忽泯灭,永不消歇,绝不迁就,一如苍原苇海的风声浪声,嘲笑着穴居人类的眉眼,解说着黄沙大漠的长歌。

  黄沙大漠或许早已忽略人类的存在,因为执着与坚忍,都是一种亘古的品性,所幸,芦苇待我们亲昵。她的浪漫,轰轰烈烈,风风火火,从混沌的天地开辟之时到现代人的骄矜之态,人类呀,自然的子孙,万万不可僭越。我因此仰止敬畏,伏地谦卑,新中国70周年华诞献礼之际,我将这片赋予我大美认知的苇荡,落笔为文,记述成句,献给我的中国母亲。

  • Copyright © 2019 - 2020 www.lnd.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网站各类信息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版权所有 北国网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2112006002
  • 沈网警备案20040201号
  • 北国网官方微信
  • 带你每天
  • “ 动 ”
  • 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