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辽宁新闻数字报旅游财经评论教育娱乐视频发现时尚文化健康理论读书调查农业

27北国水芙蓉

发现辽宁之美 2020-04-23 15:30来源:北国网 作者:庞 滟 编辑:栾溪

《发现辽宁之美》北国水芙蓉 朗读者:付蕊(辽宁大学)

  七月未央。在火般炎热中,我心凉如秋水,过早饱尝到一片落寞的寒凉,难道这凉生了根吗?总在期许一片光明的温暖驱走这寒凉。

  大俞痴心不改,在湖南张家界的天门山发来信息说:“我要朝拜九九八十一座佛寺,祈求九九八十一个祝福,画完九九八十一幅作品,再回到你身边,求得你的回心转意。”他说,被神光沐浴后,定会脱胎换骨。天门山是他最后朝拜的地方,也是我们最初许愿的地方。尘封岁月里的往事如利刃,有切肤之痛,面对真爱的背叛,我一直无法说服自己原谅他所谓的“逢场作戏”。

  闺密的电话召回了我远游的魂魄,她极力煽情地对我说,沈阳城南的荷花开了,荷香月色两相宜,现在你不去看,会后悔一年的。她还温馨提示:徜徉在浑南的水轴城区,不宜阔步,不宜喧嚣,要让思绪漫游,让心灵放飞,像一只闲游的鸟儿,才能心情飒爽,慢享雅致的生活情趣。

  随后,她发来文艺范的布局宣传:中央公园由呈十字布局的南北景观带和东西景观带组成,仿若豆蔻年华的少女在母亲河畔水袖起舞。水秀湖和九岛湖是她飘逸的锦绣衣带,荷花是她舞动的裙裾,光影迷幻的音乐喷泉是她变的魔术;与莘莘学子的大学城遥相呼应,与书香流动的省图书馆毗邻,与资深的省档案馆相伴,同省科技馆一起遨游科技世界,听省历史博物馆讲述地球的第一朵花、第一只鸟、第一条鱼诞生的故事。

  倏然记起,周邦彦《苏幕遮》词中“叶上初阳乾宿雨,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的文字让我动了凡心,走出了囚居灵魂的空间。

  城南绿树环绕,品种各异的树举目即是。走过苍松翠柏,仰望银杏叶飒飒飞舞,一群低空盘旋的鸽子牵引我前行。一块忠诚的路牌宣传栏热情地为我介绍,浑南中央公园是沈阳最大的氧吧公园,南北轴由山荫景观区、市民广场、水晶广场、水秀湖中湖栈道、九岛湖景观区五部分景观组成。东西景观带的东区以叠水、喷泉为主,包含亭廊桥,把大小叠水、景观喷泉组合为一体。

  走近九岛湖,一大片芳香绿意盎然的画卷铺展过来——那是“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壮观。娉婷如玉的荷花又称莲花或水芙蓉,清甜的幽香让人酣畅淋漓,如饮琼浆玉液般清爽神怡。远离尘世的喧嚣,屏息凝神,会听到荷花对鱼儿讲述莲子的千年之恋;放下名利的干扰,会看到蝴蝶对荷花诉说前世的情缘。一位修禅人对我说,清空内心的杂念,禅意修行,一朵莲花便可立地成佛,灵魂永生。我深知,自己做不到“心中无一物”,自然会惹来尘埃,也一直参悟不透“应无所住,而生其心”“何期自性,本自清净”。究根结底,是心中填塞了太多应该抛弃的东西,被堵胀得隐隐作痛,一直找不到出口。长吸一口气,这些明媚的大自然美景被我隔绝太久了,融入荷香中是否能清洁自身呢?

  一片灰色围幔遮住了火炉一样的天宫。一些大苇莺、黄苇及野鸭在九岛湖中起起落落,让这静谧的荷花湖生动起来。一只黄苇从苇叶间飞出,落在荷叶上跳来跳去,像戏台上开演的武生,样子很张扬。一身黑黄相间的羽毛,灵动的头顶立起一簇黑色翎毛,一副怒发冲冠的样子。看它总是悠闲自得地高抬腿轻落步,不像在生气,倒像装出来的自我保护的威武。它喜欢独来独往,有仙鹤一样修长的腿和长而尖的喙。它用两只爪子分别抓住两棵相邻的荷茎或是苇茎,盯着水面出神,倏地伸出脖子,悠闲地衔起一条冒泡的小鱼,飞进芦苇丛。这大长腿的鸟很有趣,刚刚还缩脖端腔地只露个头,见到鱼就成了弹簧脖子,取而食之。不远处,一只杜鹃挑起一串哀戚的叫声,打破了宁静。接着,各种鸟儿东一声西一声地响应着。一只大苇莺吱吱叫着穿过苇叶,追赶一只仓皇逃命的杜鹃鸟。

  穿粉荷色母女装的小女娃好奇地问妈妈,两只小鸟为啥要追着打架。妈妈耐心地讲,是大杜鹃偷奸耍滑不好好做妈妈,把蛋生到大苇莺的窝里。小杜鹃出生后心眼也很坏,把人家没出生和刚出生的孩子挤出窝去摔死了,剩下自己吃独食。大苇莺看到辛辛苦苦喂大的孩子和自己长得不一样,才明白过来,知道上当,是替别的鸟养了孩子,所以见到杜鹃的面就和仇人一样了。做人可不能像杜鹃这样坏,没好下场的。看着漂亮妈妈循循善诱,小女娃乖巧地点头,和妈妈紧紧偎依,让我好生羡慕,自己若有这样的情感寄托,该多好。

  夕阳像一个红装未卸的新娘,喜气洋洋地把一片片红纱、金纱投到荷花湖中浣洗。顷刻间,那些被罩了薄纱的荷花变成了羞答答的新娘。

  突然,身旁响起相机的咔咔声,一男子过来搭讪:“你是江南的姑娘吗?像这荷花一样美。”这句熟悉的话,让我恍惚间愣住了,不知身处何处。见他举起相机对着我拍照,急忙打出停止的手势,婉拒说:“你看这荷箭乃大笔如椽,把这一面湖都写满了壮丽的诗篇,先生该好生拍它们才是。”他四下环顾,愣愣地问:“大笔——船,船在哪儿呢?好像那边有小船。”我云淡风轻地一笑,飘然离开了——夏虫不可语冰。

  灼灼荷花瑞,正是风情荡漾时。九岛湖每个小岛都三面环水,让人置身荷花丛中,宛若变身一株荷,随风起舞。月夜荷花最是迷人。湖边簇簇芦苇持剑护花,万朵荷花在夜的舞台上翩翩起舞。荷叶田田间,怒放的荷花如仙女下凡,与水中的星月低语,观鱼儿嬉戏,听蛙虫歌唱,或对一只鸟儿、一只蝴蝶脉脉凝神思念。三生三世的十里桃林不如一里荷塘的禅意清幽。心生阳光会处处明媚,心生莲花则步步生莲,妙境自是不可言传。与浩瀚的星空相融,心中的烦恼瞬间化作尘埃落定。

  夜幕徐徐落下,湖水中闪烁的灯盏次第亮起,像一颗颗夜明珠在水中沐浴。光照中的荷花玲珑剔透,成了一盏盏荷花灯,照亮了湖水,生动了月夜。微风轻舞,波光潋滟散作一河星子,交相辉映。有一刻,我误以为这是天上摇曳的街灯,寻光而去,如移步云间腾云驾雾,被快乐充盈了躯体。

  看那荷花娇羞,“小荷才露尖尖角”,像忸怩的少女,怀抱刚刚绣好的香囊,窥探这个未知的世界。清风拂过,便看到那水中低头的温柔一笑,梦一般妩媚欢喜,半开半闭间多了一份迷离,暗香浮动,醉了众生的心扉。

  看那荷花阳刚,不惧怕烈日酷暑、狂风暴雨,傲然挺直脊梁,肆无忌惮地怒放妖娆,把生命举成一面旗帜。即便成为花神,亦不与百花争艳,在幽寂的水中“淡泊名利,宁静致远”,一种禅意的美,力透光阴的薄凉,坐定岁月经年,在前生来世中,把今生活好。

  看那荷花圣洁,有一颗慈悲的心,不被尘世玷染,散着柔美的佛光,让众生倾慕和受教。《爱莲说》中语,“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纯洁清廉自成铮铮傲骨,高贵从容地绽放,尽展君子的襟怀、佳人的风采。

  状如小伞的荷叶,它拼出一生的力量执着向上奔跑,围在花朵周围挤挤挨挨。若以为荷叶如此疯长,是在争强好胜,那真是错了。在电闪雷鸣、疾风迅雨中,荷叶挺身而出,张开臂膀遮挡住娇嫩的花朵,即使被冰雹打得伤痕累累,依旧不离不弃保护花儿。雨过天晴后,荷叶倾斜身子闪到一旁,让花儿接受日月精华的滋养。陪伴是最长情的爱,这是多伟大的父爱呀!

  赏完美艳绝伦的荷花,看罢硕大无朋的荷叶,想到洁白如玉、藕断丝还连的荷藕。藕深扎淤泥中如同炼狱,用无尽爱的情思结网,心藏圣洁慈悲的光明,精灵一般坚忍地活着。在黑暗、腐臭又寒冷的淤泥里,它守身如玉,如同一位默默不语的母亲,把生命的能量源源不断输送给荷花、荷叶,竭尽一生的辛劳撑起一个家的天空。这是多伟大的母爱呀!寻那世间万物,莲子是最痴情的种子。它把对水的恩情,对鱼儿的爱,对天空的向往,对蝴蝶和鸟儿的缱绻,对阳光、月亮和星星的依恋,都凝固成来生的梦想,做茧悄悄藏在莲蓬之中,情愿埋在地下等待千年,等待下一次盛大生命的绽放。一枚小小的莲子是另一种母爱存在的形式,生出华盖的叶子,绽放最纯净的花朵,这是生命的奇迹。我深刻体悟到:一切美好的礼物和一切优异的禀赋,都来自上苍恩泽。

  上了高处的廊桥,看到九岛湖中竟然有亮灯的乌篷船,橘黄的灯光亲切温暖,像极了母亲温柔的目光,又像心上人柔情的凝望,恍惚间又到了江南。大俞第一次见我时也是问,你是江南的女孩子吧?大学毕业后,我随他去了江南的故乡。流水淙淙,橹声悠悠,在莲花湖中,他动情地背诵了《洛神赋》中的一段:“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我接了下句:“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他的朗声戛然而止,深情凝望我好久才说:“我不愿你是洛神宓妃,惊鸿一现,随风飞去再也寻不见。我们做一世相守的爱人就好!”我的敏感让我很难相信男人的花言巧语,笑着答他:“我只是北国的一株莲花,可远观不可亵玩焉。”他认真地说:“你是北国的芙蓉,我愿做一条守护你的大鱼,守着三生三世不离开。”我笑着转过身去,望着天上一只哀鸣的孤雁,滑下泪来。不知那一刻是感动的泪,还是预感到过于美好的东西会消逝而哀其伤。殊不知,洛神化作幻影是最美的永恒思念,得到的才会让俗人日久生厌,到处去寻更好的。

  “阿姨,你哭了,是哪里疼了吗?”一个天使一样的白衣小女孩儿,仰头问我。我抹着脸,安慰她说,是一瞬间心口疼,现在不疼了。摸着她柔软的头发,心生无限爱恋,多想和最爱的人拥有这样的天使。落进她纯净的黑眼睛里,我不能自拔,催她快去找妈妈。

  湖边的人多了起来,亲密的情侣你侬我侬,漫步的老人怡然自得,奔跑的孩子像快乐的小鹿。无论上一秒是否有忧愁侵扰,见到荷花后都笑逐颜开,仿佛看到身着绿罗裙的仙子下凡,沉醉不知归路。

  我一个人走过廊桥,歇息于亭中。湖浪动星际,在迷幻的灯光里,在薄雾轻纱中,在步步生莲的渡口,我看到皇太极牵着海兰珠的手,衣袂飘飘来到曲桥之上。赏荷作诗,琴瑟相和。情凝琴弦清音弹给情人听—— 一曲《凤求凰》在天地间空灵流转。他们相拥耳语,再不会有“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的兵荒马乱,再不用空对关雎宫而肝肠寸断两世相思,再不用抚墓恸哭,从此牵了手的手不再分开。

  曾经,皇太极在偌大的皇宫猝然倒下,在忧思沉沉中,追随挚爱的海兰珠而去。放下江山,远离阴郁气息笼罩的皇宫,远离枷锁负重的权势,追随爱情相守才更纯粹安心吧。我穿过夜的迷雾,遥望中街富丽堂皇的盛京故宫,如海市蜃楼一般,一片紫气袅袅升起。

  “姐姐妹妹们,等等宝玉呀!”廊桥的另一端传来一少年的声音,一群衣袂飘飘的女子伫立湖中廊桥上,忽见她们纷纷飘落到荷花上嬉戏。那些荷花变成了移动的宝座,粉荷之上是含羞欲语的林黛玉,白荷上是不施粉黛的薛宝钗,热烈的红荷上是王熙凤,端庄的紫荷上是贾元春……数了又数,俏丽的金陵十二钗都来了。我正欲上前招呼,头撞到了廊柱上,惊醒了梦中人。只有满湖荷花摇曳如少女,不见十二钗的身影。此刻,我却记住每一种颜色的荷花都被赋予了十二钗的灵性。想那宝玉背负的情债太多,总赶不上姐姐妹妹们轻盈的飞身。

  忽听到远处有缥缈的歌声,是从中央公园南广场的水秀湖传来的。水面上有大型音乐喷泉、水幕电影等表演,人与景、与水、与声光电相互交融共生。4万平方米的水秀湖水面打造了14组音乐控制喷泉组合。喷泉伴音乐旋律起伏,再配合2000余盏外控水下彩灯,整个水面壮观恢宏,一场美妙绝伦的视听盛宴隆重上演。这也是争奇斗艳的“水芙蓉”吧。

  在《歌唱祖国》的嘹亮歌声中,腾空而起的80米水雾光柱七彩变幻,如同一条腾飞的巨龙,又如蓄势待发的火箭。步步高升的喷泉,是通过变频的频率切换,加入水型高低效果,实现水柱高低落差,似一根走在钟表上的时针。其中,最亮丽的喷泉数“孔雀开屏”,最热闹的是“九龙戏水”,像九条巨龙围绕中心主喷泉盘旋上升,在七彩变幻中唯美震撼。随着《梁祝》曼妙悠扬的乐声响起,巨大的水蝴蝶翩翩起舞,这动人心弦的乐曲让多少深情的眸子波光闪烁,感动着美好的生活。

  此刻的我泪光盈盈,收到大俞发来的照片和文字,他匍匐跪拜众佛和莲花宝座上的观音菩萨,祈求他最爱的人幸福快乐,祈求我们的爱情相守到白头。我心潮难平:人生苦短,情深依旧,真心悔改,心地即清凉。我拿起手机,拨通了他的电话,他欢喜又哽咽的声音奔来,飞舞在荷香之中: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情深。人世间有百媚千红,独你是我情之所钟。

  夜未央,一轮半月在用相思的碎片修补自己残破的心。从辉煌到虚无,悲欣的体悟都在过程中。荷香涌动的辽阔星空下,有人把心灵洗礼,有人把幸福定格,有人把创伤抚平,有人走在救赎路上……我要把通体的光明和芬芳带走,灵与肉身已无上清凉,轻盈如风。

  • Copyright © 2019 - 2020 www.lnd.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网站各类信息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版权所有 北国网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2112006002
  • 沈网警备案20040201号
  • 北国网官方微信
  • 带你每天
  • “ 动 ”
  • 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