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辽宁新闻数字报旅游财经评论教育娱乐视频发现时尚文化健康理论读书调查农业

23喧腾的辽河口

发现辽宁之美 2020-04-23 15:30来源:北国网 作者:王充闾 编辑:栾溪

《发现辽宁之美》喧腾的辽河口 朗读者:陈洺(辽宁大学)

  由浑河、太子河汇流而成的大辽河,是见过世面的。她所流经的区域,富饶、绚丽,多彩多姿。她的身旁飞溅着钢花,奔流着铁水,闪现着采油机、掘进器、金谷、红高粱的隽影;而那一连串的大都会、古战场,“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则是流变中永驻心田的风景。流变是她的本性,一从别却深山,掉头而去,就未曾停歇过掀波舞浪,跳跃喧腾,只是临近了终点站辽东湾,方始恬静下来,平铺开双臂,舒展着腰肢,以扇形姿势宁静地投身于大海。宛如七彩人生,不论是“少年心事当拿云”,还是“壮岁旌旗拥万夫”,临近晚景凋年,总会放缓脚步,以平和的心性、开阔的襟怀,回归大地母亲的怀抱。

  我在盘锦市的福德汇大酒店,看到一组清代末年的老照片,其中辽河口的旧影令我感怀良久:晚霞散射着一片凌乱的光辉,几艘木帆船穿行在浩渺烟波之上,四围像太古一样荒凉与寂寥。诚然,这里也曾有过汽笛轰鸣的喧嚣,有过百舸争流的热场,那是在20世纪前半叶,帝国主义列强竞相掠夺东北三省地上地下的丰富资源,一时,舳舻相接,多如过江之鲫,令人凄然忆起元好问的诗句:“掳掠几何君莫问,大船浑载汴京来。”尔后,辽河三角洲便进入了沉寂期,这和同是冲积平原的珠江三角洲、长江三角洲,恰成鲜明的对照;即使与隔岸遥遥相对的营口沿海经济区相比,近20年来,也暂时落后了一截,以致辽宁实施“五点一线”沿海发展战略之初,盘锦竟未能被纳入其中。作为故乡人,我也感到有些难堪——明明是六市沿海,可是,重点发展区域只有五点。这自然有以致其然的道理,因为这一侧的大辽河口当时还只是一片荒滩嘛。

  本事都是逼出来的。人,正是由于不能像飞鸟那样凌空展翼,才有了飞机的发明。“五点一线”的缺席,使一向赌胜争强、不肯甘居人后的盘锦人,遽然警醒,奋起直追,迅速转换压力为动力,坚定了开发建设辽滨经济区的决心。他们以当年垦殖南大荒,勒令荒原铺锦、大地献油的豪迈气魄和创业精神,硬是要在东起辽滨乡、西抵二界沟,长达20多公里的空旷滩涂上,建设起一座包括船舶生产配套区、临港工业区与综合服务区、商贸居住区的辽滨新城。总面积为110平方公里,其中退海荒滩57平方公里,另一半土地,要通过填海,从潮水中索取。

  我们沿着纵贯南北的宽阔、平坦的柏油路,直抵拦海长堤。在这里,河与海可以混为一谈,河就是海,水天一色,苍茫无际。顶着强劲的海风和炎炎的烈日,大洼县(今盘锦市大洼区)县委书记高科把目光投向西部烟水茫茫的海域,指点着10公里以外的二界沟——未来的深水海港和临港工业区的所在;而综合服务区,将依次建在它的东面,同样也是要赶退潮水,围海造地。“为什么不把它建在大堤之内?”听了我的提问,这位出生于辽南山区、登惯了高坡峻岭的“大山之子”笑着回答:“既然叫滨海新城,就要真正跻身大海;再说,堤内的荒滩,还要留给产业基地招商引资哩!”盘锦是个“万宝囊”,几乎要啥有啥,地上有渔盐稻苇之利,地下有丰富的油气资源,唯一短缺的是石头、砂砾等建筑材料。移山填海办不到,那就只有拦潮筑坝,从海水里挖出泥土,这面填海造地,那面加深水域。

  产业发展的重点,是海洋装备制造和石油化工中下游产品,要发展高新技术产业、物流业为主的临港产业。盘锦市委、市政府提出,用10年到15年时间,建成一座以产业为支撑,以生态宜居城区为辅助的滨海新城;要为产业基地打造理想的软环境,使产业依托城区、城区支撑产业。首要一条是环境保护,污水“零排放”是项目审批的先决条件。随着事业的突飞猛进,外来资金、项目的大量进入,建设规划也在不断地调整。起步伊始,新区仅为20多平方公里,从沙盘上看出,现在的规模已扩展到五倍。

  盘锦人素以胆子大、有闯劲、耽于企盼、擅长想象著称,即使在家徒四壁、啼饥号寒之际,他们的头脑里也没断过求富求荣的奇思妙想。这里根本没有山,可是,偏偏称作“盘山”;本来最为贫瘠、荒凉,号称“辽宁南大荒”,可是,许多地名都和“富裕”“繁荣”挂上了钩。围绕着我的故乡,西面有黄金坨、兴隆村,东面有富家庄、钱坨子、高升镇,南面有黄金带、兴隆台,北面有大仓屯、得胜碑。至于给孩子起名,诸如“张有财”“赵福贵”“李满仓”等随处可见。当然,在旧时代,这一切祈望不过是甜蜜蜜的空想,黄金带捧给乡亲的只有稀稀落落的碱蓬草和密密麻麻的黄芨菜;富家庄灶冷仓空,人们世代逃荒在外;兴隆村野行十里无人烟,阒寂、萧条极了。

  改革开放中的神州大地,确有太多太多的宏图胜业,远远超出世人的经验与想象。我的乡亲即便再富于想象,也绝对想不到黑土地上能喷出石油,大海滩涂上会像神仙点化那样突然崛起一座新城。这里的小渔村,亘古以来就是“生涯一钓舟”,人们耳闻目睹的,充其量也仅仅是农村豆腐坊、集镇铁匠炉而已。设想几年之后,他乡游子归来,说不定还会把茫茫烟水中的高楼、巨港,当作海市蜃楼哩!

  于今,宏伟的蓝图正逐步成为现实。两年半时间里,纵横交错的公路网已经形成,入驻项目81个,招商引资达300亿元。其中,宏冠船业有限公司、辽河石油勘探局海洋装备制造总厂等的13个投资项目,实现当年开工、当年投产。整个经济区已正式纳入“五点一线”沿海重点发展区域。

  “烟雨轻舟”,原是昔日的辽河一景:蒙蒙细雨中,透过苍苍蒹葭,经常能够看到一些钓鱼捕蟹的舴艋舟随波上下,使人顿起“纵一苇之所如,凌万顷之茫然”的潇洒出尘之想。现在,映入眼帘的却是另外一番景象:三艘几层楼高、长达数十米的红色庞然大物,屹立在波涛之上。是往来营口港的运输船队吗?非也,它们是上述两家船业公司为挪威和新加坡制造的超万吨成品油轮。船厂的老总自豪地告诉我们,订货单已经排到了明年,总量达32艘,油轮之外,还与德国、伊朗分别签订了化学品巨轮和海上钻井平台的订单。他们的发展方略,是研制装备5万吨以下船舶,与“五点一线”其他造船基地优势互补、错位发展。

  驱车而东,我们又来到了吊车耸立、构件山积、烟尘弥漫、喧声四起的桥梁工地。建设中的跨辽河口大桥,高45米,长4.4公里,为东北地区最大的双塔双索面斜拉桥。桥建成后,辽滨新区与营口沿海产业基地连成一线,对于推进环渤海经济带发展,带动、协调沿海与内陆经济联动,促进港口产业带的形成,将发挥重要作用。

  一样的鸥白苇绿,一样的岸阔潮平,辽河口风物犹然,涛声依旧,而人世间已发生了地覆天翻的变化。面对种种恢宏壮丽、婀娜多姿的现实景观,歌之咏之,无疑是必要的。不过,我想,如果有机缘目睹其当年旧貌,特别是能在创造奇迹的“进行时”,亲见建设者的感人情怀与万苦千辛,则会在赞美之余,永存心灵的震撼,获得一种灵魂的滋养与抚慰,进而悟出一番道理:所谓创造,也就是无中生有,而人的创造力是永无穷尽的。这种遗貌而取神的心理,正应了《庄子》中的那句话:“非爱其形也,爱使其形者也。”

  • Copyright © 2019 - 2020 www.lnd.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网站各类信息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版权所有 北国网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2112006002
  • 沈网警备案20040201号
  • 北国网官方微信
  • 带你每天
  • “ 动 ”
  • 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