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辽宁新闻数字报旅游财经评论教育娱乐视频发现时尚文化健康理论读书调查农业

22“营口鸟浪”:世界奇观

发现辽宁之美 2020-04-23 15:30来源:北国网 作者:刘国强 编辑:栾溪

《发现辽宁之美》营口鸟浪:世界奇观 朗读者:陆嘉雯

  鸟是会飞的花。漂亮,精灵,多情,能歌善舞,无论怎么赞美,都不为过。在此,鸟却变成会跳舞的水。它们精心组织,有计划地飞翔,有计划地就餐,有计划地休憩,有计划地歌唱,还导演了一场场震惊世界的大型歌舞,在辽阔的苍天,上演惊天动地的“鸟浪”!

  每只鸟都是一朵浪花,数十万朵、数百万朵浪花一起舞蹈,组成滔天巨浪,遮天蔽日,在广阔的天穹变换阵容,变换唱腔,变换节奏,该是何等壮阔的景象!

  这不是想象,也不是童话,而是人间奇观!

  这奇观在中国,在辽宁,在营口,在大辽河的入海口!

  飞龙形鸟浪:激昂的狂欢曲

  辽远的地平线上,一切都那样安详、平和。

  忽然,湿地滩涂上卷起一片片树叶,树叶们按照各自的站位腾空而起,在天地间画出一条巨龙。龙头忽而昂首向天,忽而回首殿后,龙身逶迤腾挪,龙尾鞭扫苍天,势不可当——这便是飞龙形鸟浪。

  营口朋友告诉我,这是鸟们的大型狂欢表演。

  它们终于飞到这里,再次相会!

  候鸟们从遥远的澳大利亚飞来,一路连续飞行6000公里,来到这里。在营口安营扎寨,补充好给养增强体能后,再继续飞翔,奔赴西伯利亚。一路上天灾人祸,危险重重,好多体弱的伴侣和伤病亲友从天空中坠落,再也没能归队。顺利到达营口的鸟们,体能几乎消耗殆尽,体重只剩下一半。

  但是,只要到达这里,它们必须庆祝,必须狂欢,因为,它们还活着!

  我不知道鸟们有没有导演,有没有舞台监督,有没有替补演员,我却知道,它们个个都是英武的战将,训练有素,无论速度怎么快,阵容怎么变换,始终保持龙形阵。

  我担心速度过快,它们相撞。

  我担心起伏过大,有的会头晕。

  一分钟过去了,五分钟过去了,十分钟过去了,我被眼前的情景所震惊:它们乱中求序,闪电般飞来飞去,每只鸟都飞出冲刺速度,仍然保持着龙形阵!

  我也伤心地看到,少数鸟被向心力甩开,像不小心飞出的几滴墨。我知道,这一定是体弱者。有的墨滴能回来,有的拼尽全力,再也回不来。但,它们尽力了,它们牺牲在狂欢的庆典之中,这牺牲,意味着提振群体精神,继往开来。

  线形鸟浪:哼唱怀乡小调

  是系在大辽河腰间的一道道彩带吗?

  是在水面上低舞的排排波浪吗?

  还是,贴着水面飘飞的被风拉响的琴弦?

  其实,这是哼唱着怀乡小调的鸟浪。

  它们,在怀着感恩之心轻歌曼舞。在全世界,共有七条候鸟的飞行路线,这里,却是鸟们最大的驿站。在营口西海岸,北起营口四道沟渔港,南至营口华能电厂,南北8公里的海岸线,都是候鸟的中途加油站。这里有38公里泥质海岸线,水中生物多,随手一抓便是一大把小鱼小虾,弹涂鱼、招潮蟹、沙蚕等遍布。目前,全世界泥质滩涂在减少,营口却在增多。鸟们不知道营口人宁可抛弃钞票,也要保护生态环境,没有开发这片黄金宝地。因为,滩涂一旦消失,贝类随之消亡,鸟类也就失去了食物来源,势必引发一系列生态问题。鸟不知道内情,却蜂拥来到这里,逐年增多。

  每年春秋两季,包括黑尾塍鹬在内的492种候鸟、5000万只水鸟沿着“东亚—澳大拉西亚”这条迁飞线路,途经22个国家,飞行1万多公里,不辱繁殖使命,完成迁徙壮举。

  巨鲸形鸟浪:大型组歌

  涨潮了。遥远的地平线,像无数双手在向前推,海波气势磅礴地近了,近了,更近了。突然,遥远的海面刮起一股烟尘,似雾,若沙粒,像秋叶……

  当雾近了,沙粒大了,秋叶密集起来,岸边有许多双镜头在瞄准,许多双眼睛在眺望,许多感染了兴奋情绪的手指伸向半空。脚步的浪潮轰响着,向海边席卷。

  “鸟浪来了!”

  不知谁一声喊,人们停止了脚步,肃然而立,瞪大惊喜的眼睛。

  这时,鸟浪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狂猛变阵,海面上空有条巨鲸昂首而起,张着大口,像要吞食了整个宇宙!鲸鳍飘舞,鲸身狂舞,鲸首摇摆,似要吞没那团低垂的彩云!

  由鸟密集砌起的鲸身呈黑色,遮蔽了阳光,也遮蔽了蓝天。

  我激动得呼吸急促,心率过速,浑身赤热,感觉血液要冲出脉管,肌肉块要冲出皮肤——巨鲸忽地趴下,变成快速行驶中几乎失控的战舰,左冲右突,前跃后跳,像是追捕,也像在表演绝技。

  突然,巨鲸薄片状匍匐在海面,只露宽而矮的脊梁。像猛地揭开了厚帘,被鲸身挡住的蓝天露了出来,海面平阔而辽远。

  当人们为鸟们落水而担心时,巨鲸突然高高跃起,大半个身子冲向天空,横空耸起一座高山。

  我为鸟们的惊世绝技而赞叹不已——数十万只鸟共同完成巨鲸杰作多么不易呀,鸟们个头不等,翅膀长短不一,各自位置不同,却严谨地完成各自使命,以速度,以默契,以瞬息万变的互动。谁的速度节奏乱了,会即刻受伤。谁的飞翔线路没有跟上整体节拍,也会受伤乃至丧命。每只鸟都是一粒会拐弯的子弹,在闪电般的迅捷速度里精准地飞行在自己的轨道上,不能有半点疏忽。

  我曾经想过,表演这样的大型团体操,它们一定有总导演,有分部导演,还有小组导演。它们可能以我们听不懂的语言,在相互提醒,以保持队形和安全。我很快就否定了这些。因为,“子弹们”射击的速度太快了,任何计划和提醒都无济于事,而只能靠“下意识”临场反应来完成。

  这是一曲大型组歌。

  霞光里的鸟浪:在晨曲中独唱

  金色的早晨,我们把镜头聚焦在海滩上,鸟们刚刚苏醒。

  这里的每一个清晨,都是一首诗,都是令人迷醉的歌谣。海浪像一群孩子,欢快地嬉戏。海风很懂礼貌,轻轻地摇哇摇,把海面摇成碎金块,波光灿烂,高贵而豪华。刚刚醒来的鸟们欢喜加盟,每只鸟身上都勾了金边,披了金纱,仿佛有高手画师,一笔一笔,画出绝世风景!

  仔细观察才发现,这里不仅有喜欢在天空中舞鸟浪的微型“小字辈”,还有让人眼前一亮的国家一类保护濒危野生动物。你看,那一组引颈高唱的是黑鹤,那几位亮翅低舞的是白鹤,那一群边走边飞的是金雕,探头观望的是丹顶鹤夫妻,低首争食的是大天鹅家族……

  营口境内有野生鸟48科135属242种。每年的4月14日到5月19日,为最佳观鸟时间,各种镜头和眼睛争相欣赏鸟浪。秋季鸟浪在8月中旬到9月中旬,候鸟呼儿唤女从北向南飞,景象更加壮观。

  鸟浪是生态环境的晴雨表和风向标,检测着湿地的质地和人文境界。鸟们频繁光临,便是对营口环境的最好赞美。鸟浪哗哗翻涌而来,唱着兴奋的歌谣。鸟浪哗哗翻涌而去,一次又一次给营口文明打高分。有看得见的《全民护鸟公益行动倡议书》,有看不见的观鸟者对声音和肢体动作的管理,人们自觉地约束自己,让这里成为快乐的候鸟天堂——嘿,多么生动的早晨!

  人们热爱早晨,像鸟们热爱营口。

  童年是人生的早晨,朝霞是一天的早晨,好的生态是环境的早晨,鸟们愿意聚集的地方,则是人类文明的早晨。

  • Copyright © 2019 - 2020 www.lnd.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网站各类信息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版权所有 北国网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2112006002
  • 沈网警备案20040201号
  • 北国网官方微信
  • 带你每天
  • “ 动 ”
  • 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