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辽宁新闻数字报旅游财经评论教育娱乐视频发现时尚文化健康理论读书调查农业

18走马桓仁两部曲

发现辽宁之美 2020-04-23 15:30来源:北国网 作者:宁珍志 编辑:栾溪

《发现辽宁之美》走马桓仁两部曲之枫林谷里想枫林 朗读者:李嘉慧(辽宁大学)

  枫林谷里想枫林

  夏末绿浓,漫山叠翠。步入桓仁枫林谷,即刻被满山满谷满径的绿色包围,久居都市,突然置身于另一个世界,面对的不仅是绿树飘摇的色彩,还有畅饮不迭的新鲜空气,此处负氧离子的含量怕是今生今世也很难遇到几回,“洗心革面”的时机来临。身处如此胜地,脚步滞缓,心绪流连,优哉游哉拾级而上,手臂、脸颊、肩头、步履,处处沾满干净的绿,须臾方恨自己的眼睛少、眼睛小。与绿为伍,山雀在耳边鸣啼,泉水在眼前流淌,声音里、清澈中都饱含蠢蠢欲动的绿色,九曲峡、九岔沟、红枫顶、八面威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最先与我对话的是步入景区途中的一棵香杨树,或者说是一棵香杨树在小径处顿时喊停了我的脚步。树干笔挺,高耸入云,枝叶间散发的香气使得我频频打量周围,哪位女士用的化妆品能这般沁人心脾?淡淡的香味于空气中自然而然,毫不属于另类。四周无人,只有我独自面对香杨树,一阵微风飘来,叶片送我的照旧是绿色和香气。片刻,几株水曲柳打断我的思绪,它们以健硕、以挺拔、以丰茂彰显出自己的品质。

  黄檗、胡桃楸、赛黑桦、裂叶榆、紫椴、灯台树、暴马丁香、天女木兰等乔木灌木仿佛知道我来,纷纷挺胸昂首,招摇手臂,当然不是列队欢迎,而是异口同声,绿色的口吻恳切,绿色的目光执着,希望我用相机记录下它们此时此刻的生命倩影。它们像是我曾经工作过的乡村、工厂、文化馆、杂志社、研究部的诸位领导——队长、厂长、馆长、主编、主任们,是枫林谷里的树木代表。高大,能够领先接受阳光月华的滋润,当然遭遇狂风暴雨冰雪侵袭时也是首当其冲。出人头地,“峣峣者易缺,皦皦者易污”,还好这是在枫林谷,有最为广大的“群众”——百分之六七十枫树们的推举、掩护和衬托。

  一棵棵枫树撑起了枫林谷的半壁江山,山前山后,坡上坡下,沟里沟外,凡有绿色起伏的碧涛,就有枫树摇曳的风景;凡有草木葳蕤的净地,就有枫树独树一帜的身姿。而此刻,它们淹没在其他树木的绿色之中,没有喧哗,没有打闹,没有交头接耳,没有手舞足蹈,静静地等待。走上前去,眼观手抚,我才能明了枫树的独特个性,最为突出的无疑是枫树的巴掌形叶片,尤其是五角枫,不就是人的手掌吗?诚然,三角、五角叶片的枫树在枫林谷不是很多,七角、九角叶片的枫树倒常见,遍布视野。

  枫树族系槭树科,世界范围内有190多种,我国占150余种,可以说是槭树生长的中心区域。枫林谷的枫树大多为落叶乔木或灌木,树高三五米、一二十米,均有之。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更养一方树木。作为长白山余脉的枫林谷,有山不算高,海拔千八百米,这里的土层土质也许更适合矮棵的枫树生长,抗旱耐寒,喜光耐盐碱,具有顽强的生命力,繁衍的子孙后代难以计数。身高壮硕的是族长,矮小集束的可能也是族长,辈分在。我不是植物学家,无法给枫树们划分家族论资排辈,只要能生长在枫林谷,便是得天独厚。

  枫林谷的枫树们继续保持沉默。与其说是枫树们在沉默,莫如说是枫叶浓得化不开的绿色在沉默,是灰褐色严峻的冷面枝干在沉默;与其说是绿叶、枝干在沉默,莫如说是枫树的灵肉、精神在沉默,是暂时的孤独寂寞驻扎心头。沉默绝对是无风时刻,是酝酿时刻,是积蓄时刻,是等待时刻,是企盼时刻。在这片2500多公顷的森林公园里,山多高水多高,自上而下,潺潺流淌;有鸟由心向外,百啭千啼,让枫叶们倾听。枫树们绿得安心,绿得坦然,绿得自由,绿得民主,绿得坚定,绿得耐心。你的眼睛、你的心情可以借走部分或全部绿,却无法迁移它们,这片绿,有自己的家。

  等待是漫长的心理焦灼,也是难得的精神抚慰。这是灵魂暴风雨顷刻来临前夕的缄默与寂静,今生今世今年只有一次。放眼望去,枫林谷漫山遍野的枫树在夏日最后阳光的照耀下,点点亮斑汹涌而来,无数枚枫叶像是一排排码好的铅字,又像是悬空而立的无数粒种子,叠印或播撒在广袤的桓仁山水之间,展开的是自然之书和人间大地。福克纳在“绿色的黄昏里”歌唱爱情,我要在这绿色的早晨、绿色的上午歌唱自然歌唱枫林歌唱枫叶,它们以平常岁月的绿,即将迎来自己生命的高潮时刻——火红岁月。

  秋风或者就在一夜、几夜之间光临,把霜寒送来,香杨、曲柳、胡桃、紫椴、赛黑桦、裂叶榆等树种的叶片也许在瞬间就变成土灰、浅黑、微黄了,只有枫树的叶片们举起五指、七指、九指的手能自我燃烧,而根干枝丫的全部内心激情仿佛此刻也都集聚到枫叶上,不然枫叶不会那般火红。枫叶们想着想着,脸色已经微红。那将是多么壮观的景象,千树万树红“花”开,不是春天,胜似春天。可惜杜牧、白居易、李白、李贺、宋之问、陆游等唐宋先哲没有来过枫林谷,否则他们表现枫树的诗篇一定胜过“霜叶红于二月花”。能够成为这胜地佳景的一员,哪怕在红过之后凋敝、坠落、飘零……

  我想起梭罗日记《瓦尔登湖的反光》里面的一段话:“透过这个纯洁、明净的时辰,犹如透过一块水晶玻璃,未来向我展示……它远远地显现,就像照耀在高墙和城市的阳光那么赏心悦目,在上面经过的生命就像影子一样轻轻地移动。我看见我的生命路程,如同某条僻静的道路,没有阻碍地蜿蜒在乡村的迷宫之中。”自然是一面镜子,能照出肉体的面貌,也能照出精神的未来。身临枫林谷,万千枫树绿叶过后的滔天红叶,恰恰是洗濯我们疲惫浮躁骄奢之气的一条大河。

《发现辽宁之美》走马桓仁两部曲之五女山上五朵花 朗读者:李嘉慧(辽宁大学)

  五女山上五朵花

  据考“五女”为“夫馀”音变,五女山原名夫馀山,而我也相信民间传说,五女山与女人有关。不管历史留下多少传说,每个传说都是生命的心灵定位和精神蔓延,带有时代的体温与风向,带有个人的思考与情趣。有女人的山上一定有花,有花的山上一定有女人;不是女人花容月貌气息如兰,就是花朵鲜艳欲滴宛如少女。细雨蒙蒙的早晨,再次登临桓仁五女山,我甚至来不及多光顾几眼身边夏末秋初的深绿,就被足下湿滑的石阶带向历史深处,仿佛硝烟立刻升起,刀光剑影中不见花朵,不见女人,唐朝的雍容华贵、唐朝的诗情画意,表现在五女山上也只能是要塞突兀、兵戎相见。巍峨壮美、雄崎险峻、奇秀玲珑的自然山峰曾经是人类争夺地盘、权力而相互掠杀的血肉疆场……我的胸怀有限,不能多想深想,急忙吩咐双腿拔起行走,快点让现实的祥和安宁冲淡以往的狰狞残酷。

  脚步未能轻松,不是因为雨水,也许真的因为雨水。透过绮丽景色,淅淅沥沥飘洒着恍若连绵战争的血水。一线阳光从云隙直射过来,多了点明亮多了点阴暗,就看目光伸向哪儿。我的脚步滞重得有理由,目光便伸向远方,伸向山径旁边的绿林,伸向一株天女木兰。花期已过,绿叶妖娆,枝干挺拔,叶片间似乎还晃动着那抹剔透的白,雨滴未来得及全部坠地,湿润中亦真亦幻。天女木兰是受重点保护的世界珍稀植物,属落叶小乔木,叶如翠雕,花似玉琢,因花瓣洁白形似天女而得名。她们像当年守山的五位女将,万人丛中的佼佼者。三人行必有我师,五女镇关必封当家花旦。她,或者由皇帝钦此授命,或者揭竿而起自封为王,或者以德服众以貌悦众以勇慑众以权压众……领军式人物当然有过人之处。木秀于林,即天女木兰,芳香漫天,有花更香,在五女山,花魁非她莫属。

  暴马丁香在五女山比天女木兰多,分布也广,花的盛开程度也比天女木兰密集,可香味却比天女木兰要淡。暴马丁香只有花香,天女木兰枝干叶片花朵通体飘香。我站在灌木状的暴马丁香前几次端详,没有发现花的气象,或黄白或紫白的艳丽已经化作枝头晃头晃脑的绿色骨朵,这是果实,像极了山里红的小时候,不过小小果实顶端有个更小的尖尖角。暴马丁香是音译,既成汉字,就要索义。暴马脾气躁烈,粗糙,皮实,好养活,故暴马丁香耐阴耐寒耐干旱耐瘠薄,林边、草地、沟崖、坡岭,几乎到处都能生长繁殖。五女山已发现兵营、房舍遗址,戍守边关,餐风饮露,爬冰卧雪,不管是公元前的北夫馀,还是公元后的唐、宋、明朝,在此搏杀拼死的血腥可想而知。暴马丁香的神韵或者早被古人获取,强其体魄炼其心志。既然600年前就能在高原气候的青海庙宇里长成乔木而替代菩提树,暴马丁香的神圣与虔诚可见一斑。

  走着,走着,便望见那一片芦苇状的白茅。这是上山途中一个斜坡之处,绿树们好像故意腾挪出几间房的位置,数百棵白茅爽气地站在凹地,虽然与苇荡相比数量不多,却让我惊诧不已,这常年生长在低山带河岸草地、荒漠海滨的植物,又如何迁徙在此呢?茎秆已经泛黄,顶端羽花所剩无几,留下尾声。没赶上“蒹葭苍苍”“蒹葭采采”季节,白茅之花已被初夏掠去。书载白茅草通神,周朝王室祭祀神灵祭祀先祖必须要用白茅为工具;《诗经》中也有“野有死麕,白茅包之……白茅纯束,有女如玉”之句,可见白茅的重要性。五女山是高句骊文明发祥和启运之地,又是战乱战争厮杀之地,或许月黑风高,或许朗日春晴,异乡人来此祭祀神灵祭祀祖先祭祀亲人,随手带来几束白茅,用毕附之山野。若干年后,其中一棵或几棵存活下来并顽强繁衍。五女山草丰林茂,得天光地气,哪怕你随口说句话,都能扎下根,生出翅膀。

  通往五女山峰顶的路早被柏油、石板取代,当年厉兵秣马尘土飞扬的土路在史料中都很难寻,“兵车行”只有到杜甫诗中感受了。可是,车前草无处不在,在五女山遍地皆是。路边的车前草花期已过,穗抽得弯曲,籽粒初具形态。我在下山林地的一个背阴处发现了三棵开花的车前草,花在穗上,两棵是白白的花,一棵是淡紫的花,细细的,碎碎的,在敦厚宽大圆嫩的叶片面前,花简直微不足道。关于车前草,民间留下了诸多传说和歌谣,赞美她的平凡朴素,赞美她的民间性、广泛性。《诗经·国风·芣苢》篇说“采采芣苢,薄言采之”,然后“有之”“掇之”“捋之”“袺之”“之”,“芣苢”即车前草,东北俗称“车轱辘菜”。一幅劳动画面,烘托出车前草的药用性。五女山历代战事不断,无论是守卫还是攻占,伤病困扰打仗,车前草的嫩叶和种子便很好地担当了医疗的作用,利尿、清热、明目、祛痰,春夏秋野外触目皆是,伸手可摘,毕竟车前草治好过东汉战将马武的尿毒症。我们用着古人用过的汉字,也用着古人用过的车前草。五女山,一位中华文明的传递者。

  最使我感到惊奇的是一株向日葵,像天外来客,于一片开阔地带昂首挺立,在万草丛中独笑。虽然距离下山尚远,仍觉不和谐,仿佛在五女山古典的韵致里突然注入了一个批次的现代性。年轻人或许欣然接受,长者像面对盆水落进了一滴油而不是一滴乳,需要时间解构。向日葵开得很好,黄黄的,灿灿的,笑脸迎太阳。此刻我才如梦方醒,原来就在我注目向日葵的片刻,天已放晴,云层开放之后是自己逃离,万簇金箭般的光芒自高射下,哦,向日葵喊亮了太阳。我心中疑团未解,莫非淘气的孩子在春天朝跑过的草地抛撒了一把种子,只长出一棵?或者游人内急,未嗑完的葵花子随手扔,恰巧有粒生的埋进土里,恰巧就长成我面前的亭亭玉立?五女山原生态的古朴素面吸引着一批又一批游客,打的是本色牌,这与有的景区融入所谓现代化装束形成鲜明对比。打扮修饰过的难失做作、反胃,无论历史抑或现实。

  五女山有花花千树,春花开过夏花开,夏花开过秋花开……没在花朵最为繁盛时来五女山虽为憾事,但是能在花季过后的夏末到此仍是幸事。满山都是花的气息花的余韵,一些知名与不知名的花朵,正在我经过或没经过的地方开放或者即将开放。我选的“五朵花”其实是“五种花”,每一枝、每一茎的花可能数得过来可能数不过来,“五朵”以点带面,花色花香洋溢在五女山的每一寸土地上。“天昌门”一定有花开过,“瞭望台”一定有花去过,“西门遗址”一定有花哭过,即使“玉皇观”庙前永不干枯的“天池”方井,也一定有花陨落而坠入其中……唐代有五女把关镇守五女山,也许正是受这种巾帼不让须眉英雄气概的激励鼓舞,北宋才有杨门女将穆桂英挂帅抵御金兵。如果我的言辞是假设,那么若干年以后,也有可能成为一个传说。

  • Copyright © 2019 - 2020 www.lnd.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网站各类信息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版权所有 北国网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2112006002
  • 沈网警备案20040201号
  • 北国网官方微信
  • 带你每天
  • “ 动 ”
  • 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