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辽宁新闻数字报旅游财经评论教育娱乐视频发现时尚文化健康理论读书调查农业

13寻找消失的存在

发现辽宁之美 2020-04-23 15:30来源:北国网 作者:马晓丽 编辑:栾溪

《发现辽宁之美》寻找消失的存在 朗读者:殷千一(辽宁大学)

  你在泛黄的老照片里微笑,眼里有光,是那种来自岁月深处的、穿越历史并充满关切的目光。

  只与你对视了片刻,我就决定动身去海岛小渔村了。

  我想去看看那个据说是辽南升起第一缕炊烟的广鹿岛,我想去拜访那个发现新石器时期原始人聚落遗址的吴家村,我想去瞻仰那方岛民出资为一位在世贤者立下的功德碑……

  而这一切自然都与你有关。

  那里是你魂牵梦萦的家乡。

  贝  丘

  你离开家乡有多久啦?我替你计算了一下:从1939年你最后离开的那个日子算起,至今已经过去整整77年了。77年,实在是太久了,整整3 / 4个世纪!这样漫长的岁月间足以发生许许多多的事情,足以改变一切,足以创造历史。

  你一定不知道,在你离开家乡30年之后,因为一次偶然的发现,这里的历史记载发生了重大的改变。

  那是在1968年,一个极平常的日子,生产队队长刘本枝带着村民在吴家村小珠山的东坡上修梯田。上午10点多钟的时候,刘本枝发觉铁锨下面碰到了硬物,他本以为是块石头,使了把劲却挖出了几件研磨成形的石器,有石斧还有石针。起初,刘本枝还没太在意,只觉得挖出的东西挺稀罕。但紧接着,村民们又陆续挖出了许多破碎的石碗和陶罐,刘本枝这才觉得田里一下子挖出这么些稀罕东西是个事,就把情况报了上去。

  刘本枝怎么也不会想到,他这一锹挖出的竟是6500年前的贝丘遗址,而小珠山贝丘遗址的发现,把辽南地区人类居住的历史足足提前了2000多年,提前到了新石器时代的原始人聚落时期。媒体于是惊呼:广鹿岛是“辽南第一缕炊烟升起的地方”!

  一个远离陆地的小岛,怎么会先于陆地有人类居住呢?我带着满腹狐疑,去造访中科院考古研究所的金博士,一个在岛上研究小珠山遗址多年的考古专家。只有得到专家的证实,我才能确信媒体的妙笔生花。直到站在清瘦文弱的金博士面前,我才后悔不该执意来打扰她了,她其实是个正在接受治疗的病人。长年艰苦的考古工作损害了她的肺,她说话的气息很短,其间还要不停地喝水缓解,医生曾一再叮嘱她尽量少说话。显然是为教养所束,金博士才没拒绝我,克制地接待了我这个执意闯入者。她站起身,自己没落座也没给我让座。我明白自己必须尽量缩短打扰她的时间,就赶紧拣最紧要的问题请教,很快告辞出来了。

  从金博士的工作室出来,一脚就踩进了明亮的庭院。我抬起头,看见仲夏的阳光如金箔般洒落下来,热辣辣地洒了我满身满脸。那一刻,我心里突然涌起一股压抑不住的冲动,想把这一切立刻告诉你。

  我想告诉你,你家乡这个只有31.5平方公里的小岛,不但是辽南地区迄今为止发现最早的人类居住遗址,还是目前海岛考古证实为中国最早有人类居住的海岛。

  我想告诉你,广鹿岛的史前超文明已经引起了世界各国考古专家的关注。小珠山遗址将成为世界考古界的焦点,吸引各国专家来这里,共同研究这个极具意义的新石器时期原始人聚落的贝丘遗址。

  我还想告诉你,小珠山遗址已经被国务院公布为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有关方面目前正在规划筹建小珠山遗址公园。

  我知道这些消息对你都很重要,知道你一定很想了解家乡的一切,很想知道家乡的每一点哪怕是细枝末节的变化,因为你真的是太爱这个地方了。

  老  宅

  我寻到了你的老宅。

  我应该想到的,经历了这么漫长的岁月,即便老宅还在,也已是面目全非了。

  果然,老宅只剩下了中间的一截,像个衣着寒酸的旧人,自知无趣地夹在两栋新盖的楼房之间。上前仔细辨认,还看得出老宅曾经的不俗品相。垒房的石头显然都是精心磨过的,石面平整,接缝严谨美观,门两边的墙脚处还各垒有一块雕着元宝花朵图案的门柱石,使老宅于沧桑中隐约显露出曾经的气派。

  守护老宅的仍是你们刘家人,他叫刘志训,是你叔伯兄弟的孙儿。你当然不熟悉他,他是在你离开后才出生的。但你与他的祖父十分熟悉,他是你最好的兄弟。你们从小一起玩耍、一起读书,又一起离家渡海去山东求学。你比他笔头好,他学不过你。但他善谋划,一生都在身边帮衬你,做成了个师爷的角色。

  老宅是刘志训后来买下的。他说老宅本是前后两排各五间房的进深院落,作为门面的前排老宅更有气势。可惜当时他没钱都买下来,只买了后排的老宅。结果,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前排老宅被拆掉了。后来,后排的老宅也因为要盖新房,把两边最有特色的屋角翘檐给拆掉了。

  据说,你其实在这座气派的老宅里住过的年头并不长。你住得最久的老宅是三间小房,不是大瓦房,而是海草房,是岛上最常见的那种渔民住的用海菜苫顶的房子。如今那个三间小房的老宅自然早已踪迹全无了,而这个大宅子则是后来由你孙媳妇的娘家出资盖的。孙媳妇的娘家姓吕,是岛上的大户。吕家把姑娘嫁给你刘家做孙媳妇后,大概是实在看不下你这个十六岛岛首住那样简陋的房子,就主动出资给你盖了这个大宅子。

  是的,你在清末就被拥为金州十六岛总会会长,后又续任会长20余年。据说,刘家家境殷实,你自幼读书,18岁赴山东登州府蓬莱县求学,前后读书17载,是广鹿岛屈指可数的饱学人士。但令人不解的是,你的学识和职位似乎并未给你增添多少财富。岛上的老人都说你生活十分简朴,不讲究吃,也不讲究穿。

  我不知道眼前这半截房子还能不能算是你的老宅。说实话,看着这座备受冷落的老宅,我心里真的很失落。我以为你的老宅应该是被岛民精心保护起来的,至少……至少也不该是眼前这副残缺不全的模样。

  除了老宅,我当然还想看看你的家谱。我知道你们刘家不仅在这个渔村,在这个岛上也是大姓。据说,刘家的家谱古老而完整,具有史料意义。但我没能看到,保管家谱的刘家后人搬新家时,不知把家谱放在了哪里。我提心吊胆地看着他几通翻找,几通电话问询,结果终是没能找到。

  离开那家的时候,我心里满怀忧虑,不由得想起自己回老家寻找家谱的事。当时我满怀希望,却被告知家谱在房梁上被老鼠嗑成了碎片,什么也看不到了。虽然我相信你的家谱还在,但我真的担心那些脆弱的纸片历经沧桑,再也经不起岁月的磨砺了。所以,我暗暗在心里怀着一份渺茫的希望,希望有关方面能收藏你的家谱并妥善保管起来,让它不至于流失,让它呈现应有的价值。

  石  碑

  石碑本身就是个传奇。

  这是一座功德碑,立于民国十九年即1930年。碑身为上好汉白玉,正面刻有“德绩永彰”四个大字,背面刻有345字的颂德碑文。

  碑是金州所属多个海岛的30位乡人,共同出资为一个人敬立的。

  这个人就是你——刘镜海。

  对此我一直心存疑惑:碑,通常为辞世之人而立,而立此碑时,你尚健在,那么岛民为什么要为你这个在世之人立碑?莫不是因为你的权势?毕竟你是十六岛的岛首。抑或是因为你的财富,就像那些用银两财物捐出了名声的人?

  然而,都不是。

  且看下面这段碑文:

  今者公年已七旬晋八,家境屡空而精神矍铄,体健如恒竟于去岁辞退会长,杖藜诗酒,任意遨游。见者以为神仙不啻也。

  这段碑文撰得十分有趣,一般的功德碑文都是套话空话连篇,极少见这样活泼传神的文字,连音容笑貌都跃然其上。

  碑文中说你“家境屡空而精神矍铄”,这似乎证实了我之前对你的揣测:你的学识和十六岛岛主的职位并未替你敛得财富,只是我没有料到,刘家本就是岛上的富裕人家,你又做了20多年的十六岛岛主,到了晚年竟然会是“家境屡空”。

  碑文中还说你“体健如恒竟于去岁辞退会长”,原来立碑之时你已不做会长一年有余了。你能在众人拥戴、体健无恙时辞去会长,倒能说明你是个知进退、懂取舍的开明通达之人。

  待看到碑文中说你“杖藜诗酒,任意遨游。见者以为神仙不啻也”这句时,我差点忍俊不禁。透过这些文字,我似乎看到你长衫轻履,须髯飘飘地向我走来。只见你手持藜杖,呼朋唤友,诗酒相邀,率性而为,真如神仙般逍遥自在。想不到素来性情稳重温和,少言寡语的十六岛岛主,竟也有这般真性情。

  在听到了那些在百姓间口口相传了上百年的故事之后,我才明白百姓为你立碑,绝无半分对权势财富的阿谀之意,实属发自内心的感激之情。

  岛上流传最广的故事就是“今年无税”。

  光绪末年苛捐杂税日亟,当时,岛上百姓在貔子窝籴一斤粮谷的税捐,几乎等于一斤粮价,这样高的税捐令岛民生活困顿,食不饱腹,民不聊生。看到这种情况,你挺身而出,为民请命。你说:“民为邦本,食为民天,我身为会长,焉能不为民分忧?”于是,你与大长山岛会长于桂芳一起赴奉天府越级告状,请求为岛上的百姓减免税捐。当时,接见你们的奉天府官员赵天溪问你:“尔等家中缺粮吗?”你答:“非也。我等此来,实为金州十六岛的百姓请命。”赵天溪闻之,肃然起敬,令你二人就座,细陈民间苦楚。此后,赵天溪将陈情呈报上司,请求定夺。月余之后,批文下达奉天,赵天溪复召你二人,出示批文,曰:“税为国家规定,一般不予豁免。姑念边陲岛屿民食维艰,但居民购粮只限今年免税。”你二人见批复只准今年免税,仍无法解百姓之难,正踌躇无语间,赵天溪在一旁提示道:“批文忘具年月,本官不予补缀……”你与于桂芳欣然会意,急返金州将批文报呈,旋即于貔子窝财神庙前(此地为粮食市场)勒碑为记。碑文只凿上“今年无税”四个字,不具日期。自此,貔子窝粮市年年“今年无税”,不收税长达20多年。

  另一个故事是“拒沙俄‘路捐’”。

  1898年,侵占大连地区的沙俄为修筑大连湾至金州的铁路支线,向岛上百姓强征“路捐”,要求上交四万元。当时,岛上百姓的生活十分贫困,根本无力承担这样的强征暴敛。征捐人员找到你,要求你这个广鹿岛会长出面替沙俄收取“路捐”,并以沙俄镇压金州、旅顺等地抗税的残暴行径,对你进行胁迫。你却当即严词拒绝。为了阻止沙俄以抗税为由伤害海岛百姓,你随后立即驱船直抵大连湾,只身去沙俄驻军司令部为民请愿。称“岛上居民糊口不暇,无力缴纳路捐,我此来乃受海岛民众之托,向司令部请求抚恤周济”。在你的斡旋下,沙俄侵略者终于无可奈何地收回成命,免去了岛上百姓的“路捐”。

  至今,岛上还流传着许多你的故事,有你与日本人智斗为岛上渔民争出海权,争海参捕捞权的故事;还有你替岛上百姓出头,与土匪斗的故事。人们说,你常为岛民打官司,经常看到你布衣轻履,一边听面前的乡亲讲述,一边单膝跪地在另一膝头上记录,再回去为人家写状子。那时岛民无论碰上什么急难险情,首先就会想到去找你。难怪碑文上说你“排难解纷,急力赴义,乡党有事,公一至辄片言而解”,并称赞你“为人民谋福利,为地方兴公益,凡属义举更仆难终,百废俱兴,任劳任怨”。

  据说,这方功德碑当初是立在吴家村老爷庙前的,但当我提出去看碑的时候,才得知石碑现在已流入个人手中,被锁进一个废弃的仓库里了。

  我找到了那个地方,但院子的大门紧锁。有人帮我去找院子的主人,说碰碰运气吧,估计没啥指望,这人常年不在岛上,十有八九是找不到的。

  我焦虑地站在紧锁着的大铁门外,无奈地向院子里面张望。院子很小,满院子的荒草肆意疯长,显然许久都没有人进去过了。对面那排破败的正房,据说就是从前的老爷庙,只是很早就断了香火,被改做仓库了。如今,我要寻找的那座传奇的碑就锁在里面。

  去找人的迟迟未回,我几乎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心想既然无缘看到碑的真容,就隔着铁门照下这个院子,照下这座锁着石碑的房子吧。

  也许是我的诚心起了作用,也许是我与你真的有缘,去人竟把掌管钥匙的人给找来了。刚打开锈蚀的院门,我就拨开没腰的荒草,急急来到房前。那人却没有立刻打开门锁,他在门边停了下来,指着门左侧的一块平地对我说,这里是碑座。我呆呆地看着那块被指为碑座的地方,一片荒芜,什么也没有。

  门开了,我一脚踩进了暗处,茫然四顾,只见屋里散乱地堆放着许多杂物,却不见那方石碑。“在这里。”我循声望去,看到那人指着墙角灰蒙蒙的一堆东西。三把两把地扒开杂物,掀起覆盖在上面的纸壳,果然露出了汉白玉石碑。

  这块传奇的石碑就那样静静地平躺在墙角,正面朝下,背面朝上,上面蒙着厚厚的灰尘。在昏暗的光线下,依稀可见上面的碑文。

  那一刻,我实在不知该说什么好。

  没有什么可抱怨的,“文革”期间,岛上所有的庙宇石碑都被砸烂了,只有这块碑奇迹般的保存了下来。说奇迹是因为并非有人刻意保存,那场浩劫把人的心智都搞乱了,没人顾得上也没人敢保存什么。人们都疯了般的拆庙宇、挖祖坟、砸石碑。当时刘家八亩地祖坟里的上百座坟茔,包括你的坟冢都被夷为平地,据说,连沟渠里都可见滚落的头骨。无论谁的碑都要砸碎,几乎没有一块碑是完整的。砸碎的碑就被人捡去当作石头垒墙盖房了。当年曾在吴家村小学上过学的人告诉我,那时学校的墙上随处可见刻着字或花纹的石头。

  只有这块碑是被整块砌进墙里的。谁也说不清这是怎么回事,只知道现在的持碑人日后买了这座房子,拆房子时发现墙里有块碑,挖出来一看,才知道是这块闻名遐迩的功德碑。令人惊异的是,这碑虽也历经磨难,竟能独善其身,至今完好无损。岛人于是争相传诵,说碑文上刻着呢,说刘镜海“积德必昌,天将有以酬善士”。人们说,看见了吗?这就是积德的结果,这就是老天保佑的结果。

  渔  村

  一路寻来,我常常会有一种愧对你的感受。

  我来岛上是想寻找存在的,来寻找那些能够证明你的现实存在,但我几乎什么也没能找到,我所找到的都是些已经消失或正在消失的存在:

  我找到了你的老宅,但它已面目全非,不是从前意义上的老宅了;

  我找到了你的功德碑,但它躺在暗处不再站立,不是真正伫立的碑了;

  我在广鹿岛乡志上查到了碑文,但连这历史资料上铭记的碑文都是不完整的;

  我没找到你的家谱,不知那些脆弱的纸片是否安好,那些珍贵的记载是否清晰;

  我没找到你的坟冢,因为它早已被夷为平地,连刘家的后人回来祭奠,都只能是蹲在路边为你焚炷香烧点纸;

  令我一直难以启齿不忍告诉你的是,我连你的吴家村都找不到了。那个你生于斯长于斯的小渔村,那个令你魂牵梦萦的古村落,如今已经失去独立身份与另一个村子合并,吴家村的村名已经在广鹿岛的行政序列中被取消了。

  对此,我只有唏嘘。至今我也想不明白,为何连古老的贝丘和名贯诸岛的你,都不能保住吴家村,不能让这个古村落独立面世,展示自己的悠久历史和精神内涵?

  这个夏日,海风似乎格外腥咸而黏腻。我陪你站在海边,向远处眺望。蓦地,我又看到了你眼里的光。说实话,你的外表并不出众,身材瘦小长相平淡。但你的目光十分吸引人,里面闪烁着智慧的、略带顽皮的、充满能量的光。直到看清你的目光,我才明白身为十六岛岛首的你,怎么敢藐视大清律法让岛民免税20年,怎么敢只身面对沙俄侵略者为民请愿免征路捐,怎么敢公然与日本人争近海海参捕捞权。

  还有一个流传至今的故事,很能看出你的个性。说的是清朝末年,岛上有一渔家姑娘自由恋爱未婚生子。虽然孩子生下就死了,但按清律还是要受惩罚的。于是,金州府派了两名专干来岛上查问此事。没想到渔家姑娘死也不肯供出孩子的父亲,两个专干便押着怀抱死婴的渔家姑娘乘船去大陆受审。当时你正巧也在这艘船上,得知详情后上前询问专干:“你们抓人可有证据?”专干指着渔家姑娘怀里的死婴说:“这就是证据!”你不慌不忙地走到渔家姑娘面前,说:“把孩子给我看看。”接过死婴后,你只看了一眼,就突然一扬手把死婴抛进了海里。那一刻,所有人都惊呆了。两个专干从震惊中回过神后大喊:“你……怎么敢毁掉证据!”“证据?”你淡淡地回问道,“谁看见证据啦?”随后转过身安抚渔家姑娘说:“没事了,回家吧。”

  要知道,在做这件事时,你可是时任金州十六岛总会首呢。

  我猜想你其实是个顽皮的人,只是你的身份和责任不容你顽皮,你的德绩和声誉又令人们不肯说你顽皮。世事就是这样,端庄着可敬,但可敬的常难以可爱,但我知道你是可爱的,我看见了你眼里的亮光,那闪烁的亮光出卖了你。若非如此,如何解释你晚年“杖藜诗酒,任意遨游”的样子?若非如此,你怎么会令“见者以为神仙不啻也”呢?

  你对我的猜测不置可否,只默默地看着宁静的港湾和停泊的渔船。你奇怪海边为什么这么安静,我解释说现在是休渔期。我不知道你是否理解,因为你那时的海没有休渔期,那时的海无比丰饶,滩涂没有受到破坏,近海的生物比现在多,也比现在容易捕捞。我看出你在担心休渔会影响渔民的生活,就指给你看岛上遍布的“渔家乐”,告诉你渔民早已摆脱了只靠打鱼吃饭的日子,他们利用自家条件接待来岛上旅游的客人,有了其他的收入和别样的生活。当然,我不知道从渔人的角度看,这样的变化究竟是好还是不好。但这就是生活,生活总是以它自己的方式变化着,并影响和改变着我们,不是吗?

  也有不变的,我指给你看望海岭上的妈祖庙。与你在时一样,每年农历六月十六妈祖生日那天,渔民们仍旧会在那里祭祀妈祖,祈求妈祖保佑渔船安全、渔猎丰厚。那时,海岛上渔民在海上指望妈祖,在岛上就指望你了,无论大事小情都要来找你商议、决断。现如今,妈祖庙的香火仍在延续,不仅重修了庙宇,还建立了妈祖文化节,地方政府正在发扬光大海岛的民俗文化。而你呢?毋庸讳言,你的痕迹正在逐渐消失。我不知道对此你会做何感想,反正我是心有不甘,我不想看着那些与你有关的,承载着海岛深层道德精神的文化遗产,在人们的长久漠视中,被喧嚣的浮躁淹没。

  你笑而不语,把目光移向了远处。

  我忽然产生了一种感觉,其实,你早就知道我此行什么也找不到的。我的内心不由得充满了伤感,我是来寻找“存在”的,但我寻找到的只是“存在的消失”,我几乎什么也没能找到。

  “你已经找到了。”你突然说。

  我一愣,问:“你是指贝丘、老宅,还是碑、村落?”

  “存在有很多种形式,”你说,“不一定只以实物的形式存在。”

  有如醍醐灌顶般,忽然间我觉得天灵的某处敞开了,涌进了通亮的光。

  是的,存在不是只以实物的形式才能跻身世间,很多人类宝贵的精神遗产都是以非实物的形式代代相传承袭下来的。你虽然已经离开70多年了,但这岛上几乎每个人都熟知你的名字,都能讲出你的故事。我想起那个带着我到处寻找老宅、石碑的乡文化助理刘明德,他几乎就是广鹿岛的百科全书,熟知海岛的考古历史,熟知海岛的文化习俗,熟知你的生平故事;我想起那个买下你老宅的刘家后人刘志训,他至今都以身为刘家人而自豪,告诉我刘家人在这个岛上是有品行的,整个下午他都在滔滔不绝地为我讲述你的故事;我想起引导我上岛采访的县宣传干事杨淑革,她对广鹿岛充满感情的介绍和对你的敬仰推崇令我深受感动,她曾经写过很多介绍你传扬你的精神的文章,我们一起去看功德碑的时候,我听见她不厌其烦地劝说保管碑的人,要把碑交给国家……

  我突然明白了,原来在这个海岛,在你的家乡,在你用全部生命爱着的这个地方,你始终是一个巨大的存在,从不曾消失。这种精神的存在不需要任何物质形式的承载,却能在代代百姓的口碑中相传,在民间的故事里生长,在海岛人的道德意识中扎根。

  我相信,终有一日,你的存在会引起更多的关注,会作为历史文化遗产为你的家乡注入更多的精神内涵。

  对此,我充满期待。

  • Copyright © 2019 - 2020 www.lnd.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网站各类信息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版权所有 北国网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2112006002
  • 沈网警备案20040201号
  • 北国网官方微信
  • 带你每天
  • “ 动 ”
  • 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