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辽宁新闻数字报旅游财经评论教育娱乐视频发现时尚文化健康理论读书调查农业

12致敬歇马山

发现辽宁之美 2020-04-23 15:30来源:北国网 作者:孙惠芬 编辑:栾溪

《发现辽宁之美》致敬歇马山 朗读者:殷千一(辽宁大学)

  一些年来一直有个愿望,到现实的歇马山庄住上一段。所谓现实的歇马山庄,是指歇马村。“歇马山庄”是我虚构的村庄,是一个想象的世界,而在现实生活中,在辽南庄河这个地方,确有一个叫歇马村的村庄,这村庄确因大唐时期有个东征高句丽的名将薛礼在此歇过马而得名。当然,我有这个愿望,不是因为虚构的村庄和现实的村庄拥有同一个传说,而是小说出版后,慕名来到歇马村,发现我笔下的村庄和现实的村庄并无二致。这里的一切我都那么熟悉,利刃一样高耸的山脊,落雀一样环山而居的房屋,坐落在中间平场上的村部。重要的是,村部的前边,真有一个水库,在我小说里,一个叫庆珠的女孩儿就掉进了这个水库。这自然环境的重叠、重复,仿佛我的前半生来过这里,或者我的上辈子来过这里。我是说,就是这虚构和现实冥冥之中的映印,让我觉得我和歇马村之间隐含着某种玄机。为了寻找这隐秘的玄机,为了看清这人和村庄之间神秘的联系,2007年初秋的一天,我打点行装,真的走进歇马村。

  进村是晚上,在深沉的夜幕下悄没声下车,就像鬼子进村,因为山寨的夜晚实在是太静了,尤其刚刚还在喧闹的市区、车来车往的高速公路。其实我并不是偷偷进来,为了能够住得方便,提前给歇马村所在地太平岭乡衡乡长打了电话,于是村党委于书记和乡招商办景主任提前两个小时就等在了高速路口。我们如同亲人见面,于书记一握手就告诉我,他就是我小说中的主人公买子。在《歇马山庄》小说里,买子就是一村之首。写作者和笔下人物会面,那是只有电影才能演出来的场面,问题是,现实中的“买子”和小说中的买子真的很像,目光中释放着原始的质朴和炽热。所以从上车到进村,从入住乡亲家到接下来的每一天,我一直有一种舞台感,仿佛有观众在看着我们。因为在我住下的七天里,“买子”差不多一直陪在身边,他用一辆半截车拉着我和从庄河来看我的素平、顾薇,转遍了歇马村的沟沟岔岔。

  对于这里山野的馥郁,石林地貌的奇特,水质含量的丰富,临来之前我是知道一些的。五年前,歇马杏收获时来过这里,那七棵百年杏树繁衍的杏树家族遍布山野的情景一直历历在目;几个月前,随中国作家采风团参观过台商谢春进先生开发的天一农场,那被开发的童话一样的2000亩山谷就在歇马村腹地西侧,还有那座历史名山歇马山,它坐北向南,威仪的身姿释放着亿年不变的厚重和安详。可是,如果你不住下来,你永远不会知道,这里馥郁的山野是怎样深入到了细部,这里奇特的石林是怎样嵌进了沟谷,这里甘甜的矿泉是怎样涨满了裂隙。尤其重要的是,不住进来,你永远不会知道,这里的民风有多么淳朴,这里淳朴的民风又怎样同时浸透了开明和淡定。

  说心里话,我住进来,主要是想看人而不是看景,虽然我在小说里也描绘景色,可我更愿意探寻心灵的秘密、人性的秘密,如果说和歇马村有什么玄机,那么这玄机一定隐藏在人里边而不是景里,这里的人们和土地一代代共生共存的故事会给我无限的创作能量和营养。所以我们跟着“买子”,串了干店、施屯、乔屯,串了刘屯、于屯、王屯,串了刚从外面划过来的染坊沟、曲沟,甚至还串了蜷缩在大山褶皱里的黑老婆沟。开明和淡定,本是双刃剑,开明意味敞开内心吸纳外来事物,懂得深藏在更广大世界里的真理,可它的破坏力也是巨大的,它会改变人们原有的生活状态,再也回不到朴素和安宁。然而歇马村却不同,染坊沟的女人们每天聚到一起唱歌,将男人留在家里做饭,守着灶坑的男人看到女人歌唱居然满脸堆笑;乔屯岗梁人家的男主人曾在吉林当兵六年,是一个修理坦克的技师,而他的父亲则是从解放战争战场退下来的老兵,他们回忆往事时的泰然和沉静,仿佛从没去过文明世界;被我们叫着二哥二嫂的房东,儿子儿媳都在外面工作。还有“买子”,他的儿子考进大连警官学校,他自己又是大连市劳动模范……可他们,就从没想过有一天把家搬到城里。相反,在跟我们谈话时,往往一不小心就会说,回来买房吧,这里山好水好。

  开明又淡定,这是歇马人留给我最深的印象。可为什么会这样?我找不到答案。有一天,“买子”带我们走访“天一农场”,再次见到在大陆经商17年的谢春进夫妇。他们脸上洗尽铅华的纯净,他们目光里孩童一样的稚气曾感染过我,尤其谢先生要在承包的山野上种满法国普罗旺斯薰衣草,让夫人和来客用薰衣草沐浴的想法,曾那么长久地震撼过我,我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知道欧洲人的浪漫将在中国大地开花结果,又是辽南大地!看到他们,我一时有些激动,我激动,一方面因为薰衣草的梦想,更重要的,还是几天来的困惑终于找到答案。漂亮又年轻的谢夫人告诉我,她在青岛的企业做得非常好,根本不想过来,可自从看到这片山水,再也忍不住。她说这里山好水好,简直太好了。

  山好水好,这话“买子”说过,二嫂说过,衡乡长说过,前来看望我们的梁书记也说过。是的,没有好山好水,怎么能吸引外面人?把那么遥远的外面人都吸引来了,这里的人们怎么能不开明?把那么遥远的外面人都吸引来了的地方,怎么能留不住自己人的心?

  我探寻的本是人的秘密,却想不到最终又落在风景上。这不禁使我对身边风景认真打量,对几天来走过的地方重新回忆:二嫂家的自来水喝起来那么甘甜,洗头不用护发素就能爽滑飘逸,二嫂家的园寨是用梨树夹的,长把梨压弯的树枝走路撞腰;“买子”家的东窗外,是一片硕果累累的果园,果园旁边便是茂密的丛林山野;坦克技师家掩映在树冠如盖的山腰,家的后边,有一个巨石钓鱼台,而钓鱼台左前方,就是薛礼当年歇马时,士兵在此支锅扎营的“支锅鼎”,那上边,巨大的石棚平整光洁,坐在上面四临清风,能够俯瞰整个歇马村;在通往歇马山的蝼蛄洞,在黑老婆沟里,涓涓裂隙水流淌的地方,十几米长的巨大石棚比比皆是……

  由于开始打量风景,一个秋雨潇潇的日子,我们去看水库。那天“买子”上乡里开会,我们只能步行。看水库,一直就在我的日程里,我想考察一下那堤坝到底有多宽,使小说里的庆珠不幸落水。可是在经历了对风景的认识之后,我看的内容居然发生变化,我眼里不再有堤坝,只有一片汪洋的水,只有水中的沙洲,沙洲上的蒿草,蒿草对岸起伏的青山,青山上不时露出的光秃秃胎痣一样的石板,那石板因为就像生在肌体上的胎痣,使群山连起的宽阔的怀抱更有质感。歇马村就躺在这巨大的怀抱里,它看上去那么安详、舒坦。虽然雨刚停,云遮去了歇马山最高的山尖,可是大山敦实的膀臂依然清晰。我的目光跟随飘动的云雾,心却无比静谧,因为此时,在这里住了五六天的我,已经强烈地感到了那臂弯的温度。然而就在这时,我身边的素平喊了一声:“你看,将军!”我定睛看去,我们对面,歇马山山尖从云雾中露了出来,突然,我也叫了起来:“对,头盔!”我话音刚落,顾薇脱口而出:“他在向我们致敬!”

  这真是激动人心的时刻,那个隐藏在我和这个村庄之间的玄机终于显现。原来,大唐将军薛礼在向我们致敬。原来,我来这里,就是为了这一振奋人心的发现。原来,素平和顾薇来陪我,就是为了促成这一发现。问题是,我们三人,居然在没有准备的同一时刻,毫不犹豫就完成了这一发现。他略略俯首,铁青的头盔下,鼻梁笔直,面颊瘦削,下颏生有浓重的胡须。他面带微笑,右手斜过头盔一侧。他向我们致敬,其实是向歇马村致敬,因为他的样子仿佛在说:“对不起,我在这里歇马,打扰你们了。”

  我们三人久久伫立,我们将手慢慢移到额前,以作揖状仰望将军,我们谁也没有说话,可我分明听见我们发出了同一个声音:“对不起,我们来这里‘歇马’,打扰您了,将军!”

  那一刻起,这句话一直响在我的耳畔,因为它的响彻,我常想,1300多年前薛礼大将军来这里歇马,是不是正是看好了这里的山水风景呢?歇马村大唐初期就住进了外边人,开明又淡定,是不是从大唐时期就已经开始了呢?歇马村风景千年不衰,是不是正因为有了将军的保佑呢?而如今又引来各路游人来此歇马,是不是正是将军在向1000多年后的今人发出邀请和呼唤呢?他举起右手,是不是既是向歇马村致敬,也是在向来这里的所有旅人致敬呢?

  如今,离开歇马村已经数日,我把发现留在那里,却把遗憾留在心底。所谓遗憾,是说自从进村就想找一个大好的日子爬歇马山,去看薛礼将军留下的马蹄印,都因为下雨没能成行。我把遗憾留在心底,却在不时忆起那一片山水土地,忆起在那片山水土地上驻足的古人和今人时,对歇马山生出万般敬意。

  探寻的本是人的秘密,却最终又落到风景上,之所以又落到风景上,都因为正是风景,造就了人的秘密。试想一下,没有这座山以及四处的风景,薛礼怎么能够来此歇马?薛礼不来此歇马,这里又怎么会名垂史册影响后人?为此,我再次立下誓言:不久的一天,一定专程去爬歇马山,去瞻仰前辈留下的足迹。为此,向着歇马山,我在心里不禁默默地举起了右手!

  致敬!歇马山!

  2007年7月于大连鹏程家园

  • Copyright © 2019 - 2020 www.lnd.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网站各类信息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版权所有 北国网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2112006002
  • 沈网警备案20040201号
  • 北国网官方微信
  • 带你每天
  • “ 动 ”
  • 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