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辽宁新闻数字报旅游财经评论教育娱乐视频发现时尚文化健康理论读书调查农业

10倾听蒲河

发现辽宁之美 2020-04-23 15:30来源:北国网 作者:女 真 编辑:栾溪

《发现辽宁之美》倾听蒲河 朗读者:李兰馨(辽宁大学)

  蒲河喊我

  流经沈阳市区的较大河流有两条,一条叫浑河,一条叫蒲河。

  浑河在南,蒲河在北。浑河比蒲河长且宽阔,名气比蒲河大,一河撑起两岸繁华,是我们这座城市房价领先上涨的热闹之地;蒲河一共200多公里的长度,流经市区的部分河瘦人稀,建筑不密,这一带的房价仍是价格洼地,刚需还能买得起。

  发源于铁岭的蒲河是浑河右岸支流,汇入浑河之后,另有一个响当当的名字:大辽河。大辽河在营口注入渤海。官方的说法自有道理,但在我心目中,浑河就是浑河,蒲河就是蒲河,她们在我生活了30多年的这座城市南流北淌,构成了不一样的自然与人文景观。

  曾经在浑河北岸短住。傍晚休闲,跨大堤路,近浑河岸边,运动中的市民们享受着塑胶跑道、几十块足球场,骑车人在专用车道上东行西走,沿河几十里一路顺畅,结队暴走的伴奏音乐喧闹铿锵。夜幕降临,南二环车潮汹涌,浑河两岸车灯、楼灯辉煌璀璨,沈阳这座城市的气象,在这里可以窥见一斑。相比之下,细瘦的蒲河可谓少言寡语、朴素低调,近年休闲渐兴,政府着意打造、加大投入,蒲河湿地廊道名声初显。这样一条名气不够响亮的河流,却对我有一种莫名的召唤力量。一次偶然路过,我惊诧这个以工业闻名的城市还有这么大片幽静的绿地,绿地环抱的河流不宽,很多河段河岸尚未硬化,让我仍旧可以脚踏泥土,蹲河边看小鱼闲游,窥水螳螂潜伏水草间等待猎食,站到阔大的荷叶前赏叶观莲,眺望河中心水鸟起落翱翔、翩翩起舞,我还可以掬起河水,像小时候,在故乡的小河边。

  从此频频亲近这条河。春,蒲河两岸怒放迎春、桃花;夏,七星大街与蒲河交汇处桥下的那一大片粉荷引人驻足,蒲河下游的珍珠湖、仙子湖,荷花灿烂、叶子田田、莲蓬诱人;秋,各种颜色的叶子告诉我什么叫丰富、色彩斑斓;而冬天,这个北方一年中最萧瑟的季节,如果下雪的日子赶上天气不那么冷,树挂组成的银色风景,俨然童话世界。这里离市中心较远,没有繁华的商业街,景色优美,人烟稀少,正契合我这种不爱热闹的性格。偶有闲暇,来这里走走看看,林子里一张吊床,一壶茶水,一本小书,或者什么都不干,就晒晒太阳,发发呆,大口呼吸林子里清新的空气,仰望白云苍狗、蝶飞鸟翔,真好哇。

  在这里,我耳根清净,心里踏实。

  蒲河,你喊我,我来了。

  地  气

  窗外是土地、园田。种黄瓜、西红柿、小白菜、小葱、香菜等各种菜蔬,种向日葵、金银花、藤本月季或者蔷薇、芍药等花草。当我坐在窗前,绿叶和红花养我的眼睛,多好。每每想到这样的情景,心中有无法尽说的喜悦。

  虽然我至今只在阳台上种过花,还从未有过在土地上种植的实践。

  在小区院子里流连,看谁家种地,谁家地种得好。我得找师傅。大部分人家,院墙修得高深,地面做了硬化,有阳光房、葡萄架、养鱼池,院子修得各美其美。人各有志,我不关注、羡慕这些。在南面那趟楼,找到一处我心仪的院子。大哥、大嫂正在院子里翻地、备垄。他们穿着家常衣裳,皮肤黝黑,面相和善。我刚一搭话,他们就接我茬,一句连一句烫我心窝,不像城市里邻里之间小心谨慎,互相提防。大哥、大嫂,两口子来自吉林农村,到沈阳带孙子。儿子安家在高楼,他们却不习惯住楼上。儿子给他们买了有院子的一楼,让他们在带孙子的闲暇可以种地解闷。听说我要种地,大哥、大嫂非常热情:“那什么,妹子,有什么需要的你尽管吱声,别的我们不会,种地我们是行家。春天你不用买苗,你进来看看,我们已经育了这么多苗,辣椒、茄子、黄瓜,什么都有。你要种这些尽管来拿!”

  大哥、大嫂对我不设防,让我进院看他们的苗。朝南的玻璃阳光房,是他们儿子花四万块钱接出来的。大哥大嫂把昂贵的阳光房变成了育苗室。一排白色泡沫箱,绿色的小苗已经冒头,挤挤挨挨,隔着玻璃在晒太阳。苗太小,我还认不出来它们是哪种蔬菜的前身。清明未到,在我们这里,野草还没缓绿,柳枝刚刚有些泛黄,我眼中的这些绿色小苗嫩生生招人稀罕。我一边赞美着,一边又尽量克制自己,不想让自己显得太过兴奋和贪婪。

  种地元年,我还没有种地的知识和经验,也没有种地的任何农具。除了锹、镐、锄头几样基本农具,我不知道种地还需要什么家伙什儿。想到了在网上购买,又担心网上的农具样子好看不中用。给远在家乡务农的亲戚三哥打电话,委托他到附近的农资商店采买。三哥明确表态:“这事包在我身上,你们没种过地,不知道什么样的农具好用。都是锄头和锹,有的好用,有的是样子货,你们不懂就得买上当。买好了我告诉你们。”

  一个即将种地的新人,听到的声音多是泼冷水:没下过乡、没挨过种地苦头的人才天真地想要种地吧?弯腰种地的苦你能吃得了?地不上肥不丰收,粪臭味你受得了?你是不是有些想当然,把种地想得太浪漫啦?

  感谢妈妈。我亲爱的妈妈支持过我很多决定,看书、读中文系、当作家。妈妈没反对我种地,宽慰我说:“不行你种点野菜吧,苣荬菜、蒲公英、荠菜,春天的时候几块钱一两!”

  哈哈,好吧,等我老了,种不动菜也种不动花的时候,我在地里埋点苣荬菜、蒲公英的种子,还有薄荷、苏子、野芹菜。

  这些种子可以自由生长。

  赶 集 去

  夏姐从美国探亲回来,约我的第一件事情,是去赶集。

  哈尔套大集。

  这名字我小时候就听说过,当年是“社会主义大集”的典型,我没去过。阜新市彰武县,快到内蒙古了吧,在我小时候的观念里,那是非常遥远的地方。

  开车从沈阳出发,150公里。高速公路,不到两个小时的车程。我们到时集的高峰已经过去,卖肉的收摊了。夏姐在集上买了干豆角、白菜、大葱、干豆腐,回头到彰武县城买了羊肉,而我则买了一把小平锹、两只柳条筐和向日葵、香菜、韭菜种子。我在准备种地。在哈尔套的集上我闹了笑话。我在一处卖农具的摊位前停留了一会儿,向摊主询问一种不到一米长、白铁皮做的工具是干什么用的,多少钱一个。感觉那像是搂草的耙子,但我不敢确定。摊主是一个小伙子,他反问我:“你不知道它是干什么用的就要买吗?”我坚持问他,他告诉我说是驴挠子。我又问他驴挠子干什么用的。路过的两个系红头巾的农妇,听到我的问题哈哈大笑:“给驴挠痒痒的呗。”

  为自己的无知和“不耻下问”,我默默地笑了好多天。

  赶集比在冷冰冰的超市买东西有趣得多。我喜欢在农户自产摊位前流连。有的时候,其实并没刻意想买什么,跟摊主随意聊几句就挺好。在集上,农户摊位前形状不够完美的物什让你能想象到出处,面对有出处的商品,搭讪攀谈,讨价还价,购买方式的古老,让人联想已经逝去的前工业时代的生活方式。一位叫木心的老人说,从前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古老的、古典的生活方式和情感,越来越稀罕了。

  去哈尔套只是偶一为之,跟远处归来的夏姐一路说话,填补一下行走空白。而我生活的这座城市,其实另有现成的集。

  自我新居溯蒲河而上17公里,有小镇名蒲河。蒲河镇历史不短,明朝时这里就有城池,有驻兵把守。今天的蒲河镇更有名的是大集,逢公历2、5、8日开集。蒲河大集也有百年历史了,曾经吸引沈阳、铁岭、抚顺人到这里来。据说更久以前这里曾经是马市,让我联想起明朝末年与朝廷互市的建州女真人。女真人的马群到过这里吗?岁月流逝,女真人的后代坐了天下,近300年的朝代开始了。清朝乾隆二十九年(1764),一支队伍从盛京出发,谱写了一段可歌可泣的民族迁徙史。这些西迁新疆的锡伯族人里出过一个英雄图伯特,这个10岁离开盛京北郊的锡伯少年,据今人考证,他的出生地就在蒲河镇辖下的“达子营”,据说就是今天的辉山街道新岗村。这样说来,我们今天赶集的这个地方,也算英雄故里呢。

  今年的清明时节,雪花飞舞。春天的雪花可能更愿意与早开的桃花缠绵、恋爱,落在人肩头很快就化成水而无踪影。雪花纷飞中我在蒲河大集上东奔西走,鸡、鸭、鹅、狗、羊、驴、兔子,我叫不出名字的各种笼中鸟,集上都有。看见各种树苗我没出手,园田有限,种了树会影响种花、种菜。买了芍药根、百合根,与一位蹲在街边的大爷聊了一会儿肥土。他卖的肥土是羊粪土,还有马粪土,适合种韭菜。他说他家院子里有很多发酵好的粪土。如果用量大,告诉他地址,可以送肥上门。看看,赶集多么重要——逛城里的超市,你能买到适合种韭菜的马粪土吗?

  锡伯人家

  出我家小区向南走不过百米,蒲河之阳,有锡伯族博物馆和锡伯族文化广场。博物馆、广场、雕塑,有关锡伯族历史的诸多印记和符号,把蒲河变成了一条有文化的河。

  蒲河以北,有锡伯族镇兴隆台,锡伯族乡黄家。这里是沈阳锡伯族的重要聚居地。锡伯是一个古老的民族,历史上他们曾经生活在更北方的大兴安岭。锡伯还是骁勇的民族、英雄的民族、励志的民族,清朝乾隆二十九年,他们听从朝廷指派去新疆戍边,从盛京出发一路向北、向西,历尽千难万险。他们坚忍、忠诚,在伊犁河畔坚守疆土、修渠引水、开垦粮田、落叶生根,赢得后人唏嘘、赞美、讴歌。当年远去的4000人队伍,据说只有图伯特一人曾经回过盛京故里,如今他化身塑像站立在锡伯族广场,南来北往的行人,可能并不清楚他是谁。在这种与英雄历史有关的土地上居住,心中竟也经常会升起豪气。与一个族群几百年背井离乡、流徙悲欢相比,作为个体的我们可能遇到的小小伤痛,显得多么无足轻重啊。

  新家园有业主微信群。群里陌生人申请单独加我,申请我好友的理由是我的名字里有“女真”二字。年轻人叫我“族亲”,自称有满族和锡伯族两个民族的血统。他说准备约一些族人到锡伯族广场跳贝伦舞,我很痛快地答应了。在此之前,我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去跳广场舞,对贝伦舞也一无所知。网上的资料说,贝伦舞是锡伯族的民间舞蹈,许多动作据说就来自日常的狩猎、劳作,应该说是更接近生活的舞蹈吧。是贝伦舞而不是通常的那种广场舞,我有兴致去看看。

  寻找族亲的年轻人在附近开蛋糕作坊。我给他提建设:开一家以锡伯人饮食为特色的“锡伯人家”如何?对面就是博物馆,距离图伯特塑像所在的广场只有百米之遥,来这里的人,会有兴趣品尝一下锡伯族的饭食吧?年轻人说他也曾经有过类似想法,但他并不会做锡伯族的食品,估计一时也找不到这方面的厨师,所以,只能暂时想想,需要从长计议。

  好吧,从未有过经商经历的我,说出想法之后很快自嘲。开店的目的自然不是为情怀,开店要赢利、挣钱,而这里虽然锡伯族的文化符号不少,但锡伯毕竟是一个人口较少的民族,即便有族人到这里来怀旧、寻根,人数也不会太多。

  毕竟在沈阳城区里,还有一座更著名的锡伯家庙,那里交通便利,也更加繁华热闹。

  心里却仍旧执念“锡伯人家”四个字。不会做锡伯族的食物,先做些满族的吃食如何?毕竟锡伯族和满族之间关系非常紧密,有一些饮食习惯与汉族也是相通的,在新疆的锡伯族饮食上也受到当地人影响。先做一些通常的饭菜,慢慢再上些锡伯族特色食物如何?让那些来寻根的族人,在博物馆之外,在历史图片和资料之外,还有可以果腹的食物、味道来加深印记,不好吗?据说锡伯族习惯制作各种腌菜,每年秋末,家家都用韭菜、青椒、芹菜、包心菜、胡萝卜等切成细丝腌制咸菜,在新疆,当地人称之为“哈特混素吉”,做腌菜的这些食材不难找到,学会应该不难。

  每每走在小区门口的街道,我愿意往临街的店铺看上几眼。

  万一哪天我看见自己执念的招牌了呢。

  莲花与蒲草

  七星大街与蒲河交汇处,盛京桥东面,蒲河水面的那一大片莲花,再次印证我对自己生活了30多年的城市了解得远远不够。

  一直以为莲或者荷是属于江南、属于西湖的,以为今天沈阳城区的一些公园,北陵公园、南湖公园等处的荷花是外来物种、舶来品,不知道工业化之前,这座叫过盛京、奉天的城市,一直是有莲的。老沈阳城的东北,今天北陵公园的东南方向,有一个地方叫柳条湖,这地方让很多人记住是因为1931年的九一八事变,也叫“柳条湖事件”。柳条湖在历史上曾是风景秀丽之处,据史料记载,清朝初期的时候这里还有天然大水池,水池里生长着莲花,“花泊观莲”为盛京一景。19世纪后期,政府兴修水利,沈阳城北部开凿水渠,引浑河水用以灌溉,是为现今环绕沈阳的新开河。新开河开通以后,柳条湖水消失,但名字保留了下来。

  这样看来,至少在清代,我们这里就是有莲花的。我们的莲花可能没有江南的规模大,也可能因为我们这里的才子少,没人会写。中国古代,咏莲、咏荷的诗句数不胜数,理学开山学者周敦颐说莲,“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爱莲说》千古传唱,成为多少人自励、自爱的座右铭,写出这等文字的,不是我们这疙瘩的人。

  蒲河是一条莲花朵朵的河。经过城区的河段有莲,再往下游,辽中珍珠湖、新民仙子湖一带,千亩莲花菱藕飘香,远近游人流连忘返,让我们身处北方,一样可以看到肥大的荷叶、粉红的莲花以及结实的莲蓬。

  但蒲河并不张扬自己的莲,蒲河愿意以蒲自居。

  蒲在中国有6000多年历史,既可以食用也可以做成实用的生活用具。在审美上,蒲不如莲富有诗意,这是事实。咏蒲的诗句也有,终归不如咏莲诗更容易让人关注。我记得比较真切的,是《孔雀东南飞》中的那句:“君当作磐石,妾当作蒲苇。蒲苇纫如丝,磐石无转移。”

  无论是莲花还是蒲草,她们在这条河流中和谐生长,各美其美,这是上苍的旨意。我与莲花、蒲草有缘,与她们近距离厮磨,日久生情,更爱她们。

  • Copyright © 2019 - 2020 www.lnd.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网站各类信息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版权所有 北国网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2112006002
  • 沈网警备案20040201号
  • 北国网官方微信
  • 带你每天
  • “ 动 ”
  • 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