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辽宁新闻数字报旅游财经评论教育娱乐视频发现时尚文化健康理论读书调查农业

01逛 沈 阳

发现辽宁之美 2020-04-23 15:30来源:北国网 作者:龙 一 编辑:栾溪

《发现辽宁之美》逛沈阳 朗读者:于建勋(辽宁大学)

  很久没乘火车出关了,天津到沈阳乘高铁只需4个小时,又快又安静,我却忆起古老的蒸汽机车“哐哧哐哧(逛吃逛吃)”的声音。夏至之后天津已经很热了,此时出关逛沈阳最是相宜,天气凉爽,胃口大开。

  首先需要说明的是,近年来,受网络流传的偏见所影响,人们对东三省疏远了,放着如此广大的一片土地不肯去了解,失去增广见闻的机会,当真可惜。放下远的说近的,我在沈阳下车先去逛了九一八历史博物馆。要想了解一座城市,博物馆是最简捷的开始。“十四年抗战”在沈阳打响第一枪,但在“九一八”之前,中国与日本侵略者其实已经斗争了30多年。不是因为“失道寡助”和思维的狂妄,他们当真险些长期盘踞东三省。

刘祉杉 摄

  从九一八历史博物馆出来,我又参观了二战盟军战俘营遗址陈列馆。一个城市能有两座历史类博物馆是很值得骄傲的。然而,沈阳却不止这两家,剩下的明天再逛吧。

  所谓“逛吃”,就是逛要好逛,吃须好吃。沈阳是座“宜逛好吃”的城市,逛完两家博物馆,我饿了,于是我逛到市中心的老边饺子馆。到沈阳不吃一顿煸馅蒸饺,等于白来一趟。我要了一笼传统蒸饺,是那种调馅之前先将肉馅煸炒至半熟的传统名品。关于“煸”这种烹调方法,我曾经对一位希腊作家兼美食家做过一番解释,整个交流过程很难做到科学与精确,全仗我在吃的问题上学贯中西,举出意大利肉酱面的例子,他才恍然大悟,然后问:“肉馅加入肉汤熬制,怎么能包到面皮里?”我只能说沈阳人有手艺,便赶紧结束这个话题,以免将翻译逼疯。今晚除了蒸饺,我还要了一盘凉拌马家沟芹菜。这种芹菜色泽黄中含绿,手撕成丝,芹菜独特的香浓郁,市面上那种傻大笨粗的西芹绝难望其项背。马家沟芹菜原产于明代的山东平度城,其他地方芹菜空心黄叶是疾病,而马家沟芹菜空心黄叶却是其独绝于世的美食特征。山东人闯关东将这种芹菜带到辽东,于是,沈阳的马家沟芹菜因气候原因,香气口感更上一层楼。据说,清朝历代皇帝回盛京(沈阳)祭祖,本地官员有个私下的秘密约定,就是绝不能让皇上知道本地有这种美食。或许是盛京将军被每年的贡品折腾怕了,因为芹菜实在无法四季供应。

  第二天我先是逛了两家企业,一家是新松机器人,当今世界最前沿的行业,制造业升级换代的基础。另一家叫东软医疗,生产最先进的医用电子计算机断层扫描设备。我记得20世纪80年代末,天津市只有一台CT机,做一次需排队仨月。自从东软生产出国产CT机开始,全世界人民都开始享受便宜、便捷的扫描体检。另有一家生产盾构机的企业我没能去成,记得当年欧洲的盾构机是按天租给我们使用的,直到2008年,国产盾构机第一次使用就是修建天津地铁。我对沈阳的这几家企业备感亲切,因为每一次工业技术进步,我的家乡都与有荣焉。因为下午还有重要的地方要逛,午饭当以简便为宜,一份坛肉,一碗米饭。天津将这种吃法叫“干饭炖肉”,但那是红烧肉或小炖肉。坛肉是中国北方著名的冬季美食,核心技术是“封坛”,就是将五花肉和调味料装坛之后,用湿桑皮纸封住坛口,纸的厚度既要保证阻止香气外溢,又能让坛中之肉适当呼吸,然后将坛子置于晚间残火上煨一夜。到了开坛之时,窗外漫天大雪,手边烧酒一杯,炕上炕下老少咸集,传统的沈阳幸福生活大约如此吧。如今嘛,物质极大丰富,吃坛肉用不着等到冬天了,随时可以享受美味。

  下午我逛了中国工业博物馆,太震撼,太感动了,拥有这样一座博物馆,足以让沈阳跻身全国一流博物馆城市的行列。我在此强烈推荐,来沈阳逛吃,一定要到这家博物馆看一看,否则会很遗憾,同时你还要留足了时间,因为它太大,内容太丰富了。我自知才薄,笔力难以描述这家博物馆,干脆就不写了,大家自己去看吧。

徐硕 摄

  离开沈阳之前,我又到沈阳故宫博物院去逛了一下。这是我第二次到沈阳故宫,主要是想再看一眼鹿角椅和清宁宫。清朝皇室的鹿角椅共有七件,沈阳故宫这件皇太极时期的鹿角椅比较朴素,带有明显的创业特征。近几年有部美剧《权力的游戏》很热,在原著小说《冰与火之歌》中,作家乔治·马丁吸收了大量亚洲文化和历史材料。就像他将中国的长城直接拿来使用一样,我一直怀疑他小说中的“铁王座”,就参考了清朝的鹿角椅。

郭作新 摄

  我想再看一看清宁宫,缘于小说家的胡思乱想。据说沈阳故宫是从1625年开始修建的,我认为,他们最先修建的就应该是主人的私人住所,也就是今天的清宁宫。我甚至想象,那时候这座大房子不叫清宁宫,也没有这么华丽。东暖阁是皇太极和大福晋哲哲的卧室,甚至他们的女儿也会住在一起。西边的大房间三面大炕,极有可能出现的场景是,皇太极与他的兄弟和成年子侄热热闹闹地坐在南北大炕上,议论军国大事,也会拉家常,开玩笑。炕下小孩子们跑来跑去,疯玩疯闹。每逢初一、十五祭神日,大福晋哲哲会带着两位同为侧福晋的侄女在门口灶间忙着煮祭肉,还要照应西间男人们的吃喝,并不时地管教孩子们。这两个侄女,一位是著名的海兰珠,另外一位是清朝历史上极为重要的人物,即顺治皇帝的母亲,日后受封孝庄文皇后的布木布泰。这种平民化的热闹场景,正是少数民族政权初创时期的日常,直到1632年,皇太极才废除四大贝勒并坐的旧习俗,学习中原王朝,开始面南独尊了。

郭作新 摄

  当年由著名的哲哲和海兰珠,还有更著名的庄妃炖煮的祭肉,就是今天东三省的传统美食“白肉”。如今物阜民丰,读者经多见广,东北的白肉系列美食就不用多讲了,反正,我离开沈阳之前,没忘记大吃一顿白煮肘子,然后,满口蒜香喷薄,登上回程火车。

  • Copyright © 2019 - 2020 www.lnd.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网站各类信息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版权所有 北国网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2112006002
  • 沈网警备案20040201号
  • 北国网官方微信
  • 带你每天
  • “ 动 ”
  • 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