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辽宁新闻数字报旅游评论教育娱乐视频发现时尚文化健康理论读书调查农业

《与其夸夸其谈,不如静心聆听》“随声附和”的神奇功效

我在采访临床心理学家河合隼雄(日本著名心理学家、临床心理学家、心理咨询师,日本第一位荣格心理分析师)先生的时候,再次认识到“倾听”他人的重要性。

河合先生曾担任过文化厅厅长,但他的本职工作其实是“心理咨询师”,为许多心灵受创的患者提供了心理咨询。于是我问他:

“您会对患者提供什么样的建议呢?”

河合先生回答道:

“我从来不提建议。”

咦,不会提建议吗?真是没想到。那,心理咨询师都会做些什么呢?

“我啊,只是听患者说话而已。一边听,一边‘嗯嗯’‘是吗’‘真不容易啊’‘这样啊’‘然后呢’地附和着,让对方继续说下去。”

“为什么您从来不提建议呢?”

这是有原因的。

曾有一位年轻人向河合先生倾诉烦恼,河合先生听罢,建议道:“你可以这样做试一试……”年轻人认真听取了河合先生的建议并付诸行动。几天后,年轻人再度前来拜访河合先生。

“我最近过得很好。多亏了您宝贵的建议。”

“那就太好了。以后再遇到什么问题,欢迎你随时来找我。”河合先生放下心来,送走了年轻人。然而,又过几天,年轻人怒气冲冲地找上门来。

“我按照你说的去做了,结果惹出了大麻烦。你要怎么补偿我!”

“如果别人的建议有效的话倒还好,一旦事情进展不顺利,人们往往会认定这都是建议的错,他们会把一切问题都推到建议人身上去,而不去寻找其他原因。

“这听起来可能会让人觉得是心理咨询师在推卸责任,但事实并非如此。想要根除心病,必须要脚踏实地地寻找其问题的根源。若是依赖他人的建议,人们便会把所有的不顺全部算在建议头上,可能还会认定问题是提出建议的人造成的。因此,我从不提建议,这对治疗没有任何帮助。”河合先生这样对我说。

我只不过是一个采访者,我的工作并非倾听对方心中的烦恼。不过,在工作的过程中,采访者们时常会对我说:“哎呀,感觉跟阿川女士聊了聊之后,思绪清楚多了。”有时他们还会啧啧称奇:“这件事我本来早就忘了,今天突然又想起来了。”我并没有特意想帮助嘉宾们整理思绪,也没有诸如“您再想想,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没想起来,嗯?”一类的,想要强迫对方回想的意思。但是,嘉宾们到了最后,总会说出这样一句话:

“我现在才意识到,原来我当初是这样想的啊。”

听对方说的话,感同身受地去倾听。抛开想要表达意见、帮助对方解决问题的想法,单纯地去“倾听”。在对方倾诉时,我们只需要传达“我正在认真听你说话”的信号,或是放出“我还想多听你讲讲”的信号便足够。如此一来,对方会主动地开口讲述自己隐藏在心中的想法。

我在本书的开篇就提到:在进行《周刊文春》专栏访谈工作之前,我就以成为城山三郎先生那样的“擅长附和的人”为目标。可虽然目标明确,我偶尔也会感到迷茫,担心附和会在采访中无法引出重要的话题。但是,在《周刊文春》访谈专栏工作的第四年,我遇到了河合隼雄先生后,这一想法有了改变。

“只要倾听就可以了。这就是打开对方心房的钥匙。”

听完河合先生这样说后,我心里也有了底气。

其实,对日本人而言,“附和”在日常的对话中是不可或缺的。

在应答留言录音电话机刚刚普及时,有许多老人觉得“留言的时候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开口”。的确如此,我一开始也是这样,就算身边有一个人让我在“哔”一声后快点开口留言,我也觉得面对一台沉默不语的机器独自说个不停是十分痛苦的。

可为什么会这样呢?

我思考了很久,发现这是因为在录音时对面没有人对我说的话作出回应。如果这世上有一种“附和答录机”,一定会有很多人乐意留言的。

“啊,喂,您好?”

“您好,您好。”

“我是阿川。关于明天打高尔夫的事情……”

“嗯,嗯。”

“其实我还有一篇稿子没有写完。”

“哎呀,哎呀。”

“真的很不好意思,我明天去不了了……”

“这样子啊。”

“可以吗?”

“嗯,嗯。”

“真的很抱歉,事到临头了突然这么说。”

“没有,没有。”

“下次有机会请您务必再来找我。”

“好的,好的。”

如果电话答录机能有这种“附和”功能的话,录留言的时候该是多么轻松啊……话说回来,我想得还是太美了吧。

  • Copyright © 1998 - 2019 www.lnd.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网站各类信息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版权所有 北国网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2112006002
  • 沈网警备案20040201号
  • 北国网官方微信
  • 带你每天
  • “ 动 ”
  • 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