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辽宁新闻数字报旅游评论教育娱乐视频发现时尚文化健康理论读书调查农业

《万物有情》大福

  大福这辈子实在没享过什么福,这名字是白起了。 

  不说吃的、穿的、用的——这些,肯定没有一样是值得用优雅的语言去说的。 

  就说他睡觉的床吧。他一直是睡在一堆稻草上的,盖着用了不知多少年的破棉絮。 

  老了,都六十岁以上的人了,腿打战,背驼了,大福劳累一天,到夜晚蜷在一堆稻草上,那样子,仁慈的国王若是看见了,也会难过得流下眼泪。 

  那年,乡村开展平坟运动,就是要把隆起在田边地坎的坟墓全部平掉,不让死人与活人争地,毕竟,死人已经死了,活着的人还要活啊。 

  大福就给村里人说了,他爹的坟他自己去平。 

  他跪在爹的坟前哭了一场,说:爹啊,你给我起了好名字,老天爷却不给我好命。除了几分薄地、几根瘦骨头,我大福还有什么呢?原谅我不孝,爹。大福泪汪汪地向爹叩了三个响头。 

  他深埋了爹的骨骸,把几片半朽的棺材板连夜扛回屋里,用它们搭了一张木床。他终于能躺在床上睡觉了。 

  大福一生没享过什么福。可安慰的是,他在晚年总算能够放平身子睡觉了。 

  虽然,那床只是几块棺材板,他爹在阴间里躺过的。

  • Copyright © 1998 - 2019 www.lnd.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网站各类信息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版权所有 北国网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2112006002
  • 沈网警备案20040201号
  • 北国网官方微信
  • 带你每天
  • “ 动 ”
  • 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