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辽宁新闻数字报旅游评论教育娱乐视频发现时尚文化健康理论读书调查农业

《安娜·卡列尼娜》试读

弗隆斯基跟着列车员朝车厢走去,在隔间门口停下,给一位出来的太太让路。凭着交际界人物惯有的敏锐,只要朝这位太太的外表瞥上一眼,弗隆斯基便断定她属于上流社会。他道了声歉,便往车厢里面走,但觉得有必要再看她一眼——并不是因为她很漂亮,不是因为她整个身形所显现出的优雅而温和的仪态,而是因为,当她经过他身边时,她那可爱的面庞上,有某种特别亲昵和温柔的东西。当他回望时,她也转过头来。那双熠熠生辉、在浓密的睫毛下显得发暗的灰眼睛友善、专注地停留在他的脸上,仿佛她在辨认着他,随即立刻又转向靠近的人群,似乎在寻找什么人。在这短暂的一瞥中,弗隆斯基得以察觉那种压抑着的活力,它浮现在她的脸上,在明亮的眼睛和一抹几乎难以察觉的、撬起她那绯红双唇的微笑之间闪动。就好像某种多余的东西充盈了她的身心,以至于由不得她的意志,忽而在目光的闪烁中,忽而在微笑中表现出来。她故意去熄灭眼中的光芒,但那光芒违背她的意志,在隐约可见的微笑中闪耀。

弗隆斯基走进车厢。他的母亲,一个干瘦的老太太,长着黑色的眼睛和一头鬈发,眯缝着眼睛打量儿子,薄薄的嘴唇微微一笑。她从小沙发上站起身,把手袋递给女仆。她把自己小而干瘪的手伸给儿子,又从她手上托起他的头,吻了吻他的脸。

“收到电报了?身体好吗?感谢上帝。”

“一路都好吧?”儿子问,坐到她旁边,不由自主地侧耳听着门外一个女人的声音。他知道这就是上车时遇见的那位太太的声音。

“我还是无法赞同您。”那位太太的声音说。

“这是彼得堡的观点,太太。”

“不是彼得堡的,只是女人的观点罢了。”她回答。

“那么,让我吻您的手吧。”

“再见,伊万·彼得洛维奇。请您看看,我哥哥来了没有,请让他到我这儿来。”那位太太就在门边说,然后又进了隔间。

“怎么,您找到哥哥了?”弗隆斯卡娅对着太太说。

弗隆斯基现在想起来了,这就是卡列尼娜。

“您哥哥就在这儿。”他说,站了起来,“请您原谅我,我没有认出您来,的确,我们的相识十分短暂,”弗隆斯基说,鞠了一躬,“所以,您肯定不记得我了。”

“哦,不。”她说,“我本该认出您来,因为我跟您妈妈一路上好像谈论的只有您。”她说,终于,容许了那一直求告着外露的活力在笑容中展现出来,“可我哥哥还是没有啊。”

“去叫他吧,阿廖沙。”老伯爵夫人说。

弗隆斯基走到月台上,喊道:

“奥勃隆斯基!这边!”

不过卡列尼娜没有等她哥哥过来。一看见他,她便迈着果断的轻盈步子走出车厢。哥哥刚一走近,她便以一种让弗隆斯基惊讶的果断与优雅的动作,左手搂住他的脖子,快速把他拉近自己,使劲儿吻了一下。弗隆斯基一直没有移开眼睛,看着她,自己也不知为什么,微微笑了笑。但他想起母亲正等着自己,便又走进车厢。

“非常可爱,是不是?”老伯爵夫人说的是卡列尼娜,“她丈夫让她跟我坐在一起,我也很高兴。我跟她谈了一路。哦,你呢……人家说……vous filez le parfait amour. Tant mieux, mon cher, tant mieux. 1”

“我不知道您在暗指什么,maman。”他冷冷地回答,“怎么样,maman,我们走吧。”

卡列尼娜又走进车厢,来与伯爵夫人道别。

“好啦,伯爵夫人,您见到了儿子,我也见到了哥哥。”她愉快地说,“我所有的故事都已穷尽,再没有什么可以讲了。”

“哦,不,亲爱的,”伯爵夫人说,握住她的手,“哪怕我跟您一起走遍全世界都不会烦闷。您是那种可爱的女人,跟您在一起,无论说话还是沉默都是愉快的。至于您的儿子,请别再想了:不可能永远不分开啊。”

卡列尼娜一动不动地站着,身子挺得特别直,她的眼睛在微笑。

“安娜·阿尔卡季耶夫娜,”伯爵夫人说,为儿子做解释,“有个八岁的儿子,好像她从来没有跟他分开过,一直在为丢下他而痛苦。”

“是的,我跟伯爵夫人一直说着话,我说我的儿子,她说她的儿子。”卡列尼娜说,微笑再次让她容光焕发,这微笑是亲昵的,关乎他的。

“大概这让您觉得很乏味吧。”他说,此时横空抓住她向他抛来的这只献媚的球。但是她,看来不想以这种口气继续交谈,转向老伯爵夫人:

“非常感谢您。我都没留意昨天这一天是怎么度过的。再见,伯爵夫人。”

“再见,我的朋友,”伯爵夫人回答,“让我吻吻您漂亮的脸蛋。我就照直说句老太婆的话吧,我都爱上您了。”

不管这话多么像是一句客套,卡列尼娜看上去真心相信并为此而高兴。她脸红了,微微弯下腰,让自己的脸颊贴近伯爵夫人的嘴唇,又直起身子,也带着那荡漾在嘴唇和双眼之间的微笑,把手伸给弗隆斯基。他握了握伸给他的那只小巧的手,她坚实地、勇敢地摇晃着他的手,这一充满活力的紧握就像某种特别的东西,让他感到喜悦。她快步走了出去,步态是那样奇特轻盈地承载着她足够丰满的身体。

“非常可爱。”老妇人说。

她的儿子也是这样想的。他目送着她,一直到她那优雅的身形消失,微笑停留在他的脸上。透过窗户他看见她走到她哥哥那里,把手搭在他的手臂上,开始起劲儿地跟他说着什么,显然是一些跟他——弗隆斯基毫无干系的事情,这让他感到遗憾。

“怎么样,maman,您身体很好吧?”他重复道,一边转向母亲。

“都好,好极了。Alexandre1。很可爱。Marie也变漂亮了。

她很有趣。”

她又开始谈起最让她感兴趣的孙子的洗礼,她就是为此去彼得堡的,以及沙皇对她的长子的特别恩宠。

“拉弗连季来了,”弗隆斯基说,望了望窗外,“如果可以,现在我们走吧。”

与伯爵夫人同行的老管家来到车厢里,禀报说一切都准备好了,伯爵夫人站起身来,准备走了。

“我们走吧,现在人少了。”弗隆斯基说。

女仆带上手袋和小狗,管家和合作社工拿上其他几个包。弗隆斯基挽着母亲的胳膊;当他们走出车厢,突然有几个人一脸惊恐地从旁边跑了过去,其中包括车站站长,戴着颜色不同寻常的制帽。很显然,发生了某种不同寻常的事情。下了火车的人往回跑。

“什么……什么……哪儿?卧轨!……碾死了!……”只听走过的人群里有人说。

斯捷潘·阿尔卡季奇与妹妹挽着手,也是一脸惊恐,回到车厢门口停下,躲避着人群。

太太们进入车厢,弗隆斯基和斯捷潘·阿尔卡季奇则随着人群去打听不幸的详情。

一个看守,不知是喝醉了还是因为严寒而裹得太严实,没听见火车倒车,被轧死了。

弗隆斯基和奥勃隆斯基回来之前,太太们便从管家那里得知了这些详情。

奥勃隆斯基和弗隆斯基两人看见了残缺不全的尸体。奥勃隆斯基明显感到难受。他皱起眉头,好像就要哭了。

“唉,多么可怕啊!唉,安娜,你要是看见了!唉,多么可怕啊!”他不停重复着。

弗隆斯基沉默着,他漂亮的脸孔是严肃的,但全然平静。

“唉,您要是看到了,伯爵夫人,”斯捷潘·阿尔卡季奇说,“可他的妻子就在那儿……看她那样子真可怕……她扑到尸身上。他们说,他一个人养活一大家子。多可怕啊!”

“能不能为她做点儿什么?”卡列尼娜焦急地低声说道。

弗隆斯基看了她一眼,马上走出车厢。

“我去去就来,妈妈。”他在门边转过身来,补充道。

几分钟后他回来时,斯捷潘·阿尔卡季奇已经在跟伯爵夫人谈起新来的女歌手,伯爵夫人不耐烦地回头看着门口,等候着儿子。

“现在我们走吧。”弗隆斯基走进来说。

他们一道走出去。弗隆斯基跟母亲走在前面,后边是卡列尼娜和她哥哥。在出口处车站站长赶了上来,走近弗隆斯基。

“您给了我的助手二百卢布。请劳驾说明,这钱您是给谁的?”

“给寡妇,”弗隆斯基说,耸了耸肩,“我不明白有什么好问的。”

“您给的?”奥勃隆斯基在后面喊了一声,捏了一下妹妹的手,加上一句,“非常好,非常好!是个好小伙子,不是吗?敬祝安好,伯爵夫人。”

他跟妹妹停下来,寻找她的女仆。

他们出站时,弗隆斯基的马车已经走了。向外走的人们还在谈论刚发生的事情。

“死得多可怕啊!”旁边走过的一位先生说,“听说,轧成了两段。”

“我觉得,正相反,是最容易的了,一瞬间的事。”另一个说。

“怎么不采取点儿措施呢。”第三个说。

卡列尼娜坐上马车,斯捷潘·阿尔卡季奇惊奇地看到,她的嘴唇颤抖着,使劲儿抑制住眼泪。

“你怎么了,安娜?”他们走了几百沙绳1后,他问。

“不祥的预兆。”她说。

“简直是胡说!”斯捷潘·阿尔卡季奇说,“你来了,这是最主要的。你都无法想象我有多指望你。”

“你早就认识弗隆斯基吗?”她问。

“是的。你知道,我们都希望他会娶吉蒂。”

“是吗?”安娜轻声说,“哦,现在我们说说你吧。”她补了一句,摇了摇头,好像要赶走身体上某种多余的、妨碍她的东西,“我们来说说你的事儿吧。我收到你的信,这就来了。”

“是啊,全部希望都在你身上了。”斯捷潘·阿尔卡季奇说。

“那好,把一切都告诉我吧。”

斯捷潘·阿尔卡季奇开始述说起来。

来到房子前面,奥勃隆斯基扶着妹妹下车,叹了口气,握握她的手,便动身去机关里了。

  • Copyright © 1998 - 2019 www.lnd.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网站各类信息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版权所有 北国网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2112006002
  • 沈网警备案20040201号
  • 北国网官方微信
  • 带你每天
  • “ 动 ”
  • 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