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辽宁新闻数字报旅游评论教育娱乐视频发现时尚文化健康理论读书调查农业

《治愈系娇妻》第一章 有没有兴趣来做我的贴身保镖

1

他直接压上来。  

应樱盯着身上的男人,身体一用力,一时间调了方位,反身将他置于身下。  

男人应该是喝醉了,体温偏高,身上散发出好闻的酒气。  

应樱撑在他的上方,莫名想看看他此时此刻迷醉的模样。正要伸手摘掉他脸上的蝴蝶面具,他却适时地握住了她的手腕:“这是假面舞会,美女你要遵守规则。”

他手上的力道带着一点魔性,声音也很好听,带着一点戏谑的挑逗。  

应樱怔怔,这还是第一次有男人唤她“美女”。  

男人飞快地扳过她的肩,近在咫尺的两人面面相觑,应樱看着他泛着慵懒笑意的黑眸,心跳猛地踩空了。  

“你坐在我身上这么久,不打算做点什么?”  

男人话音未落,就重新翻身将应樱按在身下,开始脱衣服!  

同样戴着蝴蝶面具的应樱瞪大了眼睛,看着男人动作火速,白衬衫转眼开了三颗扣子,展露出性感的骨舺,白皙健美的胸膛,俯身而下!  

应樱本能地伸手想要挡住,可男人的力道终究生猛,他火热的唇就这样吻了下来。

失神的片刻,对方已经撬开她的唇齿,火速地攻城略地,疯狂地掠夺。

应樱脑子一片空白,只有一个念头闪过心口:这是她的初吻!她的初吻就这样没了!  

应樱涨红了脸,面具和面具的碰撞发出轻微的摩擦声,弯曲的手指因为太过用力抠进了他的皮肤……  

男人的大手开始不安分地从她的腰肢往上,应樱倏地清醒过来,抓过他的手想要推开,男人反手将她的手腕扣在了身后,应樱纤弱的身体立刻紧绷弓起。男人邪魅地勾唇,身体压得越发地紧。强烈的男性荷尔蒙气息像是枷锁,任应樱有十八般武艺也根本使不出来!

就在她以为今夜在劫难逃时,有人敲门了。  

“霍先生,您没事吧?我送来了醒酒茶,希望您不会太难受。”  

突然出现的声音让男人停止了进攻,应樱趁这个机会用手肘一把推开他,从沙发上跳起,夺门而出时,恰好看到一个美女惊恐的表情。  

她捂着胸口忙不迭地跑开了。  

这是三天前,应樱在泰国皇家酒店和目标人物的初次见面。 

她万万没想到,第一次见面,竟是以这样火热的方式。  

此时此刻,目标人物再次出现,一个人。

能甩掉那些从美国回来的训练有素的保镖,霍老爷子说得没错,他果然很厉害。  

看着那位五大三粗的光头男四下转圈,因为找不到主人而急得团团转的样子,应樱不由叹了口气。这是最后一个,第十五位保镖。  

男人溜进了五光十色的灯海中,神情变得放松而兴奋。  

他长得很抓人眼球,个头高挑,一头凌乱有型的浓密黑发下,细长的眼睛是勾引妹子的招魂幡,白皙的皮肤透着贵气,而不耐烦的神情,则有着致命的诱惑力。  

这里是L市最豪华的酒吧。从门口进来,狭长的走廊冗长蜿蜒,闪烁多变的灯光营造出梦工厂的感觉,很多年轻人都靠在镂空的拱形墙面上打情骂俏,让原先就不是很宽敞的走廊越发显得窄。  

他一个转身,没看清前方,迎面就“撞”上一位漂亮的大波浪长发女孩。  

出众的人到哪儿都会引起注意。  

应樱看得清楚,是那个女孩故意撞上他的。  

女孩嫣然一笑,他也乐于被套路,两人耳语一番,就朝一旁的洗手间走去,能想象出他们进去是要干什么。

就在应樱犹豫究竟要不要跟进去的时候,她看到钟爷带着一帮手下也朝着洗手间方向挺进。

钟爷是这里最壮也最喜欢教训人的古惑仔,蛇皮大衣下的白色背心清楚地勾勒出八块腹肌,黑色毛线帽子藏不住凶神恶煞的脸。  

他的目标这样明确,让应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钟爷一脚踹开了男洗手间的门,将正在热吻的两人揪了出来。  

女孩惊慌失措,不停地挣扎呼喊,希望钟爷放开她。  

钟爷大怒地将她扔在地上,指着她吼道:“爷这么中意你,你百般拒绝,就是为了这个小白脸?!”

应樱心下一沉,糟了,看来他惹到的是钟爷看中的女人。不过,应樱不急着立刻就上去解围,她想再看看,他会如何脱身。  

只见他微笑地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衣服,戳了戳钟爷的胸:“你谁啊?”  

一听这话,钟爷被气笑了:“看来你是第一次来这儿,居然连你钟爷的大名都没听过!”  

“没听过。”他气定神闲地把女孩从地上扶起来,推到一旁,“她不喜欢你,那得怪你自己没魅力,你这么粗暴地对女人,是要遭报应的。”  

话音未落,他挥手就正面给钟爷一记拳头。

他出手太快,钟爷的手下统统没反应过来,大概没猜到居然有人这么大胆,敢直接这么冲钟爷!  

他皱眉看向女孩:“还不快走?”  

女孩一愣,赶紧撒腿就跑。  

应樱心里咯噔一下。

钟爷捂着出血的鼻子,往后退了一步,男人立刻就被包围了。

那些古惑仔可不是他的保镖,难缠得很,他们慢慢逼近,其中一个小头目把手拍在了他的肩上,他此刻的处境似乎很危险…… 

应樱不能再继续旁观了,她快步冲上前将小头目的手打掉,挡在他身前:“钟爷,您最大方了,这么多人欺负一个,不妥吧?”  

钟爷怔了一下,眯眸打量应樱:“哟,哪儿来的小妞,还想美救英雄?有意思。”  

应樱回头,问他:“你没事吧?”  

霍天达也将应樱从上到下打量了一番,不禁拧眉:“你是谁?”  

一头软萌短发,圆脸,眼睛圆圆大大,个头大概有165厘米左右,穿着一身黑色西装、平底鞋,根本不是他会多看一眼的类型。  

他确定他不认识她。  

应樱听到他这样问,长舒了一口气,脸上不自然的绯红也逐渐褪去。很好,他没认出来她。  

应樱压低声音:“我是救你的人。”  

霍天达的眉头越发皱了。  

应樱看向钟爷,赔笑道:“钟爷,我们就别打打杀杀了,用安静一点的方式解决问题,如何?”  

“好!”钟爷眉峰一挑,带着他们闪进身边的包厢,侧身坐沙发,把茶几上所有的马爹利打开,一字排开,指着霍天达道,“只要你在五分钟内把这里的酒喝光,我就放你们走。怎么样?够安静吧?”  

霍天达双手插口袋,瞟了一眼桌上的十瓶烈酒,目光阴冷地盯着钟爷:“如果我不喝呢?”  

“不喝?”钟爷搓手笑,“那就得横着出去!”  

“你敢!”霍天达粗眉倒斜,愠怒。他生平最讨厌被别人威胁,这种所谓的恐吓落在他眼里简直可笑至极。要知道,他只是不愿动手,而不是不能。  

“你看我敢不敢!你小子再横一句试试?!”钟爷噌地站起来,脸颊的肉激动地大幅度抖动。

眼看战争一触即发,应樱一抬下巴:“我替他喝。”  

钟爷的视线重新回到应樱身上,核桃仁大小的眼睛透着恶心的猥琐:“你替?哼,那就不止喝茶几上的这么点儿了。”  

面对他不要脸的刁难,应樱笑:“二十瓶怎么样?喝光二十瓶,就让我们走。”  

话音刚落,霍天达拎过她:“喂,你一边儿去,谁让你来逞能的?我不需要一个女人帮我解围。”  

应樱点头致意:“请相信我。”  

看着她坚定又充满自信的目光,霍天达竟说不出拒绝的话来。  

应樱看向钟爷:“怎么样?答应还是不答应?”  

钟爷张口说“好”,他压根不相信应樱一个瘦弱女孩能干掉二十瓶烈酒。  

应樱眼眸闪过一道光,拿起第一瓶利落地开喝,速度飞快,神情平静得像喝矿泉水。  

起先,钟爷还抱着一丝侥幸,等应樱喝到第五瓶的时候,他开始不安起来。  

十瓶,十五瓶,二十瓶……  

应樱干掉最后一瓶,啪地将瓶子拍在玻璃茶几上,惊呆了所有人。  

应樱淡定地抓过霍天达的手腕,和钟爷告辞,拨开小混混的人墙就往外走。  

2

出了酒吧,应樱回头看了一眼还算安静的门口,加快脚步。  

将霍天达带到自己的摩托车边,递头盔给他:“你去哪儿?我送你。”  

霍天达回神,推开头盔,上前伸手去碰她的额头。  

应樱怔怔,对霍天达突如其来的亲昵举动很意外。他的手很大,很温暖……从额头碰到了脸颊,他的掌心完好地托住了她的脸。 

应樱咽下口水,心怦怦直跳,她确定自己此时的身体反应不是酒精作祟!因为这种熟悉的感觉让她想起了之前的亲密接触!  

霍天达半信半疑地望她:“你是魔术师?”  

应樱一怔,摇头。  

“你现在是不是很想吐?”  

应樱再次摇头。  

“那可是二十瓶的烈酒,你这么喝下去一点儿事都没有?”霍天达不信,他见过喝酒厉害的,但没见过这么厉害的。  

“我体内的酶分泌很旺盛,喝酒对于我来说跟喝水一样。”应樱如实解释道。  

霍天达恍然大悟地点头,清冷的目光闪过一丝欣赏:“怪不得你会提议安静的方式……”  

应樱再次把头盔递给他时,霍天达瞄了一眼她的座驾:“会开车吗?四个轮子的。”  

应樱回道:“我十八岁就考到了驾照。”  

“很好。”霍天达满意地迈步往前,示意应樱跟上。  

不远处的拐角就是一家4S店。

应樱还没来得及问霍天达要干什么,他已经走进了车店。她也只得从摩托车上跳下来,急忙跟上去。

自动门刚一打开,便有服务人员走上前,霍天达没看他,直接走到一辆黑色路虎车边,拿出卡递上:“我现在就要开这辆走。”  

“您,您是霍先生?”接过卡的西装男舌头打结地问道。  

霍天达蹙眉:“快点。”  

“是,是。”西装男朝圣一般地双手接过卡,转身。  

应樱眨了眨眼,看着霍天达像买菜一般买了辆车,还不悦地嘀咕着“算了,勉强用一次好了。”她的世界观都被刷新了。  

应樱坐上驾驶座,偷瞄了一眼后视镜里的脸,默默地在心里想:这会儿是提前进入工作状态了吗?比她预料的时间稍微早了一点。如果真是这样,应樱倒有点意外。

不过,在启动车子时,她看了一眼车店门前的摩托车,有些发愁。

“你叫什么名字?”应樱正在思考待会儿是不是打车回来再把摩托骑回去,突然听到霍天达清冷的声音响起。

“应樱,应该的应,樱花的樱。”  

“你为什么要救我?”  

这个问题问住了应樱,她现在还不想暴露身份,于是她想了想,反问道:“救人于危难,需要什么理由吗?”  

霍天达勾唇一笑,修长的手指在膝盖上来回磨蹭,他并没把这种话听进心里去:“你比我以前那些愚蠢的保镖好很多,有没有兴趣来做我的贴身保镖?薪酬方面不会亏待你。”  

“不了,我自己有工作。”应樱作势拒绝。  

霍天达眉峰一挑,犀利眯眸:“欲拒还迎对我没用,你今晚故意接近我不就是为了讨一份差事吗?还是说……”  

应樱的心慢慢提到嗓子眼。  

“你想做我的女人?”  

应樱差点踩刹车,她小幅度地清了清嗓子,极尴尬地露笑:“我……”  

“如果想做我的女人,你连入场券都没有。”霍天达仰头靠着座椅,“至于保镖的事,你不必急着答复我。”  

“你要去哪里?”应樱没有接话,伸手点开导航。  

霍天达眯眸:“累了,回家。”  

霍天达身为霍家集团的总裁,福布斯排行榜上最年轻的富豪,名媛眼中第一值得嫁的皇太子,他名下的豪宅遍布世界各地,数不胜数。  

霍天达报了一个地址,应樱按照导航驶到地方后却发现,小区的门口没有多恢宏气派,保安坐在保安室里打盹,有点旧了的粉墙昭示着这就是个普通的民宅小区。  

应樱扭头想向霍天达再确认一下,可后座的霍天达正闭目养神,一副禁止打扰的样子。应樱只好硬着头皮往前开,摁了喇叭叫醒保安。  

保安推开小窗探出头来,见应樱面生:“小姐,您找谁?”  

这时霍天达按下车窗,保安扭头看到是他,赶紧把电门打开:“霍先生,您回来了。”  

霍天达回应了一下。应樱踩了油门继续往里开,心里不禁想,原来他真的住在这里,看保安的样子,估摸着这皇太子经常来。  

应樱按照指示停在17幢前,回头低声说道:“到了。”  

霍天达睁眼,开车门下来。  

应樱也随即下了车,想把车钥匙还给他,然后自行徒步回去。

这时霍天达说道:“跟我上楼。”  

应樱怔怔:“嗯?为什么?”  

霍天达斜眼看着应樱抗拒的表情,不禁蹙眉:“怎么那么多问题?”  

想到他是自己未来的老板,留下扭捏的印象不太好,应樱便上前一步随他上楼。  

几秒后,电梯门叮咚打开,浓烈的欧洲古典装修风格朝应樱扑面而来,最夺人眼球的便是正中间客厅里的壁炉。  

霍天达一边往里走一边脱衣服:“随便坐。我先去洗澡。”  

应樱张了张嘴,看他砰的一声关上洗手间的门后,才放眼打量四周。  

要想了解一个人,他的生活起居就是很好的切入点。  

应樱轻轻抚过茶几面,有少许灰尘,说明他虽然经常来这里住,却不是每天都来。  

客厅墙上有很多名画做点缀,都是欧洲的抽象派风格,说明他是个思想跳跃性比较大的人。家具颜色全部接近原木色,地毯却是飞彩不规则的印度货,说明他的性格很多面,不统一,极难捉摸。酒架上放着的清一色都是烈酒,每瓶酒旁边都会放着不同形状的玻璃杯,说明他做事很有章法。  

屋内一共有三个房间,左边两个,右边一个。右边的应该是他的主卧。  

应樱开门进去,确定里边没人,又迅速关上。其他依次如此排查,最后回到客厅。  

她不知道,这些看似专业的探查,早就被霍天达看在眼里。  

霍天达把毛巾盖在头顶,最后瞟了一眼手机上的闭路画面,从洗手间走出。  

“应樱,你过来。”  

 下半身只围着一条浴巾,修长的双腿若隐若现,小腿上还有性感的腿毛,脚上穿着夹脚拖……视线由下而上,白皙精壮的腰身,没擦净的水珠顺着腰线滑下,宽厚的臂膀在灯光下显现出一层朦胧的流动曲线。

应樱见过男人,却没见过这么撩人的男人的身体……  

她迟疑地走过去,目光下意识地落在他的手腕内侧。  

一道道触目惊心的新痕旧纹交错,密密麻麻,让看到的人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看来霍老爷子没有言过其实,他……真的……  

“你在看什么?”  

应樱抬眸:“没,没有。”  

霍天达黑眸微深几许,缓缓转身。  

应樱跟他进到左边的一间房间,灯光打开,她看到的是叠放在桌上成堆的钞票、名贵手表,还有一些价值不菲的珠宝。  

每一样都闪着耀眼的光芒。  

霍天达侧过身:“今晚你帮了我,这里边的东西可以随便拿,就当是给你的答谢礼。”  

“……”

一句“随便拿”,让应樱终于见识到什么叫真正的有钱人。难道有钱人答谢人的方式都是这么简单粗暴的吗?  

霍天达见她不动,俯身:“怎么?有选择困难症?”  

他忽然的凑近,喷着热气的低沉声音让应樱陡然一震,本能后退,一只有力的大手却突然揽过她的腰往前用力一推。  

应樱瞪大眼睛,双手握拳抵挡两具身躯的靠近,她只感觉自己的气血从小腹处涌上!  

霍天达如画的容颜近在咫尺,邪魅莫测地盯着她。 

他的目光太过炙热,应樱别过眼不去看他,下一秒就听见他那带着几分魅惑的清冷声音响起:“让我猜猜,你接下来还要说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不需要拿什么报酬之类老掉牙的话?”  

应樱暗自抿唇。  

霍天达玩味的目光倏地变尖锐:“应樱,别装了,你根本就是我爷爷派来的。”  

3

应樱的心跳漏跳了半拍,霍天达那双眉眼深邃而犀利,似乎已经笃定她的身份。  

惊慌过后,应樱不动声色地说道:“台词都让你说完了,我还能说什么?”  

霍天达的目光涌现出一丝玩味,完全一副要看好戏的模样:“我也期待你还能说些什么。”  

应樱扭头作势扫了一眼所谓的金银财宝,淡淡地道:“我只想说,就这么让我拿,我也拿不了多少回去,如果你真的有心想要谢我,就直接把钱打我卡里吧。”  

说着,应樱用手肘推开霍天达。  

应樱如此镇定,让霍天达心生困惑:“你真的不是爷爷派来的?”  

“你爷爷是谁?”应樱顺势反问。  

霍天达勾唇一笑,指了指自己:“那这么说,你真的不认识我是谁?”  

怕再聊下去会露出破绽,应樱低头,越过他:“没兴趣,走了。”  

霍天达的笑意渐渐变僵,他长这么大,第一次被女人忽视。

这个女人说什么?没兴趣?

这三个字可是他的专属,什么时候轮到别人来说了?  

霍天达哼笑一声,抓住应樱的手臂,“你回来”三个字刚要说出口,突然一片阴影投来,正中他的下巴,连带着击中他的小腹,之后应樱立刻就退到了门边。  

虽然打未来老板是不对的,但此时此刻到底还是毫无关系的陌路人。应樱这么安慰自己。

霍天达踉跄两步,应樱颇为江湖地双手作揖:“告辞。”  

他顿时被气笑了。  

应樱转身奔向门边,准备离开。  

霍天达则不紧不慢地迈步,走出房间来到客厅,看着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跑到门边的应樱和门锁做斗争。  

“这门锁是用我的指纹热度开关的,而且直接连着报警系统。你要是再用蛮力,两分钟内警察就会赶到。”  

应樱硬着头皮转过身,迎上霍天达挑衅的目光。  

他是笃定她跑不掉了。  

眼看着对方步步逼近,应樱用余光扫了一眼右手边的房间,不动声色地默数和他之间不断缩减的距离,倏地转身奔向右手边的房间,推开房门,快步跑到窗边,只听身后传来急促而低沉的呼喊:“应樱!”  

说时迟那时快,应樱已经跃窗而下。 

刚才上楼的时候,她就观察了地理环境,旁边有一个二层楼高的小平房,是物业对外出租的店面,顶部可以缓冲她跳下来的冲击力。  

霍天达扶窗看着她灵敏地在房顶上翻滚后单膝跪地,然后顺利跳落到地面,迅速消失在黑夜之中,黝黑的眸子渐渐如绽放在夜空的烟火,璀璨放光。  

这个女孩,真有趣,比他遇到的那些单调的美女有意思多了。  

他回到客厅,拿起手机拨了个电话:“给我查一个女人,名字叫应樱,长相我等下传给你。”  

电话那头应声附和着。霍天达挂掉电话后,不一会儿便从监控画面里调出了应樱的脸。  

应声给霍天达帮忙的是白家小少爷白宇。

白氏集团主营酒业,白董事长有五个儿子,排行老幺的白宇最不成气候,长得白白嫩嫩,一副贵公子的模样,比起霍天达完全能够独当一面的强势,他就是一个游手好闲的主儿。  

白宇性格八面玲珑,消息灵通,是霍天达的左右手。他很清楚自己和霍天达的关系是比朋友不足,比拍档有余。而他能够接触到霍天达,是得到霍灵长默许的。  

当然,默许的条件是霍灵长要他当双面间谍,及时反馈孙子霍天达的一举一动。  

所以对于应樱这个人,白宇是很清楚的。  

“老爷子,他们打过照面了。”

霍灵长抽着雪茄侧身坐着,眯眸“嗯”了一声。  

白宇等了一会儿,试探性地问道:“依您看,我要不要把资料传给天达?”  

霍灵长有着和霍天达一样深邃的五官,只是面容不再年轻,两鬓的白发威严而有气场,神色清冷的沧桑下是叱咤多年的尊荣感。  

听到白宇的话,霍灵长眉眼深处跳动了一下,勾唇一笑:“好啊,就原封不动地把资料传给他。我倒要看看,应樱会怎么解决这个麻烦。”  

“是,霍老爷子。”白宇点头,“那我在澳门输的那三千万……”  

“放心。”霍灵长又恢复清冷,斜眼过去,“已经帮你还上了。”  

“多谢霍老爷子!”白宇欣喜告退。  

没有开灯的书房里,霍灵长就这么静静地坐在从迪拜空运过来的牛皮座椅上,黑暗中,只有他手中的雪茄蹿着点点火光。  

他这一生叱咤风云,走到如今的地步,除了霍天达这个唯一的孙子,已经没有什么可以让他头疼了。  

放荡不羁却又绝顶聪明,性情傲慢却又心思难测。为了他,霍灵长已经在世界各地找过几十个保镖,却始终没有人能够胜任。  

他希望,应樱,会是那个奇迹。  

4

窗外,夜色渐深。

从霍天达那里成功逃出后,应樱打车去了医院。

应樱站在1202号病房门口,透过小窗往里边探了一下,应小南的睡容很恬静。他的五官很俊俏,眼睫毛很长,只是苍白的脸色和消瘦让他看起来病恹恹的。

如果不是病魔缠身,他现在应该是个活力四射的少年。  

应樱温柔地观望了一会儿,轻轻地按下门把手,蹑手蹑脚地走了进去。  

她坐在床头,伸手爱怜地抚摸应小南的额发,忽然,应小南睁开眼睛:“姐姐!”  

应樱吓了一跳:“你怎么还没睡啊?”  

应小南叹了口气:“中午已经睡过了,再说,姐姐你比平时来看我的时间晚了两个小时,我担心你出事。”  

应樱一愣,笑笑:“傻瓜,我能出什么事?你只要照顾好自己就好了。在你痊愈之前,姐姐是不会让自己有事的。”  

应小南抓过应樱的手,护在手心。他比应樱小五岁,可手已经和应樱一般大了。  

“姐姐,别因为我而拖累你自己,你已经为我做得够多的了。”应小南认真地眨着眼睛,“我希望姐姐能活得轻松一些。”  

应樱鼻子微酸,轻轻地握住弟弟的手:“傻瓜,爸妈不在了,我们只有对方。姐姐一定会挣很多很多的钱,治好你的病。”  

应樱陪着应小南又说了好一会儿话,还告诉他自己已经找到了工作,工资很高,用不了多久就能有足够的钱为他移植心脏。  

从医院里出来后,应樱回了住处。看着满墙霍天达的照片,深呼吸时,全身骨头都疼得厉害。  

洗手间内,她褪下衣服,身上的瘀青清晰可见。  

应樱苦笑,忍太久,都忘了身上还有伤。  

五天前,她还是泰国地下拳场里打泰拳的拳手。应小南住在医院里,每天昂贵的住院费都是她每天凭借着体力和伤痛换来的,直到上个星期她打赢了驻场冠军安半卜,被带到霍灵长面前,人生才仿佛看到了新的希望。   

“我很清楚你的情况。简单来说,我可以帮你承担所有的医疗费,甚至送你弟弟去瑞士治病换心。”  

“条件是什么?”  

“我需要你去一个人的身边,当他的贴身保镖。在你之前他已经赶走了67个保镖,如果你能成功,那就是第68个。”  

“那个人是谁?”

“我的孙子,霍天达。”  

“没问题。”  

“不要答应得太快。我指的,不单单是保护他个人的人身安全,而是要你做到贴身照顾。”  

“贴身照顾?”  

“换句话说,你必须近距离地长久地在他身边待下来,还要待得住。而这,并不是一件容易做到的事。”

……  

见到霍天达本人后,应樱才明白了所谓的“不容易”究竟是什么意思。  

出神间,应樱收到了短信:天达已经知道你的身份。

  • Copyright © 1998 - 2019 www.lnd.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网站各类信息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版权所有 北国网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2112006002
  • 沈网警备案20040201号
  • 北国网官方微信
  • 带你每天
  • “ 动 ”
  • 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