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辽宁新闻数字报旅游评论教育娱乐视频发现时尚文化健康理论读书调查农业

《治愈系娇妻》第五章 还是一个痴情种

1  

晚上七点,法国餐厅。  

“天达哥,你终于愿意见我了,我还以为以后你都不会见我了呢,害得我伤心死了。”夏依依又是撒娇又是跺脚的,娇嗲的声音能让男人骨头都酥了。  

霍天达就那么冷眼看着,有些兴致缺缺,应付地说:“我现在这不是来见你了吗?”  

夏依依能在娱乐圈里面混,凭的就是有眼色,这样才不会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不小心得罪人。她看出霍天达今天的兴致很低后,自然而然地就将自己的小情绪给收敛了起来。  

“我就知道,天达哥你是不会因为那个欧巴桑忘记我的。”说着,视线还在周围环视了一圈,随即奇怪地问,“咦,那个欧巴桑人呢?”  

随即想到一个可能,面上闪过欣喜:“天达哥,你是不是已经让那个女人滚蛋了?也是,那种女人怎么配得上你?”  

“你到底还能不能好好吃饭?”霍天达将手里的刀叉“啪”的一声拍在了桌子上,满脸不悦地看着对面的夏依依,心头升起烦躁。原本就因为应樱的事有点烦闷,见夏依依不过是想换换心情,没想到这夏依依哪壶不开提哪壶。

夏依依面上惊变,小心翼翼地道歉:“对不起天达哥,我再也不说了,你不要生气。”  

但兴奋使人头脑发昏,不提欧巴桑,她又开始提自己了。

“天达哥,我对你的心意你应该看得出来,我知道你一直忘不了……Anna小姐,但是我喜欢你,我也不介意你心里还有Anna小姐,我只希望能够留在你身边……”说完,夏依依用一双渴望的眼睛看着霍天达。

夏依依的心思,霍天达怎么会不知道?

女人,霍天达从来不缺。至于是喜欢他还是喜欢他的钱和地位,他一眼就看得出来。

有时候他心情好了还会应付一下,但一旦触犯到他的禁忌,就是自己断了后路。

“是吗?可惜呀,就算是我再缺女人,也轮不到你……”霍天达说完眼神一个凛冽,“还有,少在我面前提Anna的名字,你没那个资格。”

霍天达说完,直接拿起旁边的餐巾擦了擦嘴角,冷着一张脸站了起来,准备离开。  

夏依依差点急哭了,伸出手去抓霍天达的手臂,楚楚可怜地说:“天达哥,我真的知道错了,你不要走。”  

霍天达一甩手,看都没看夏依依一眼,直接离开了法国餐厅。  

等踏出餐厅大门,看着外面漆黑一片、没有一个星子的夜空,霍天达觉得胸口闷闷的。原本以为见见夏依依能换个好心情,没想到越来越糟糕。

视线不自觉地环视四周,总觉得好像少了点什么东西,让他浑身不自在。  

他看了看时间,直接去了旁边的酒吧。

自从Anna离开之后,酒吧就是霍天达最常拿来消磨时间的地方。白天工作忙碌还好,一到了晚上,他总承受不了那种寂寞。

为了驱赶这种寂寞,他不介意和那些陌生女人调情。遗憾的是,他和那么多女人调情,却从来没有一个能让他觉得兴奋。也就前不久在泰国时,假面酒会上碰到的那个女人还算有点意思。可惜,当时他喝了一杯酒,整个脑袋昏昏沉沉的,没能好好感受一番。

此时酒吧正喧闹,霍天达一进门,一个外国妞就凑了上来,霍天达微微一笑,上前跟美女交谈了几句,就一起搂着进去消遣了。  

晚上十一点,霍天达离开时,外国妞还依依不舍,想跟着一起走。  

霍天达给了对方一个热辣的长吻,最终还是将外国妞从自己身上扯下去了,今晚,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十一点半准时到家,洗完澡躺在床上,马上到十二点。疲倦瞬间袭来,他就不信,没有应樱,他会睡不着。

闭上眼睛,准备进入梦乡。  

一分钟过去了……  

五分钟过去了……  

十分钟过去了……  

霍天达睁开了眼睛,眸底依旧清醒理智。侧身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过了十二点,显然他再次失眠了。  

手机忽然“叮咚”一声响,跳出来一条短信:“天达,我就在你家门外。”  

霍天达一个激灵,想都没想,直接赤脚下地,快步从卧室出来,绕过客厅,站在门后,点亮屏幕,就看见应樱站在门外。似乎知道里面的人在看她般,她对着镜头微微一笑。  

这二十四小时,应樱都是悬着心过的,生怕霍天达出什么幺蛾子,所以她没敢离霍天达太远,始终暗中跟着。好在霍天达一切正常。  

霍天达“啪”的一声将屏幕给关了,假装没看见,回头继续去睡觉,无奈翻来覆去还是睡不着。  

一点整。他实在忍不住了,用遥控开了门口的锁,冷冷的声音透过冰冷的电子仪器传递到应樱的耳中。  

“进来。”  

应樱总算松了一口气,抬起手拧开门把,踏入其中,绕过玄关,视线快速地在客厅内扫视一圈,最后将目光定格在卧室。  

先敲了敲门,也不等里面的人应答,就直接推开门走了进去。  

里面没有开灯,不透光的窗帘也被结结实实地拉上了。面对黑暗的环境,应樱身体站定,耳朵动了动。她听到房间里还有另一道呼吸声,应该在床的方向。  

应樱随即看了过去,手扶着门把没有动。直到霍天达出口讽刺:“你还真是阴魂不散。”

应樱权当自己没听到,微笑着说:“我这是在履行一个女朋友的职责,关心自己的男朋友。”  

“过来。”霍天达冷冷地命令道。

应樱站在那儿没动,此刻卧室内的黑暗环境,让她本能的觉得危险。  

“霍先生有事情可以吩咐。”  

“一会儿霍先生,一会儿天达,你到底是保镖还是女朋友?”  

“……”应樱迟疑了一会儿,这还真是有点不好回答。现在身份上她应该是霍天达的女朋友,但她做的依旧是保镖的工作。  

“算了。”霍天达不在意地开口,反正他的目的也不是这个,直接切入主题道,“你现在唱歌。”  

“还是《花香》吗?”应樱问。  

“嗯。”霍天达冷冷地应了一声。  

房间内瞬间安静了下来,静谧得落针可闻。

应樱酝酿了一会儿情绪,这才开始缓缓地启唇,唱起了那首不用脑子去想,光凭身体记忆本能就能唱出的歌。

当温柔声线在房间内回响的时候,霍天达缓缓地合上了眼睛。躁郁的情绪也随之一点点平静了下来,他的手指放在身上轻轻地应着节拍,熟悉的睡意开始袭来。不过短短的几秒,就沉入了梦乡之中。  

一曲结束。

应樱依旧站在门口没动,她侧耳倾听,发现卧室内的呼吸声逐渐低沉平缓了下来,霍天达应该已经睡着了。

应樱是从霍天达的助理那儿得知他是怎么发现她唱的那版《花香》的。

说起来,一切都是应小南的乐趣所致。

整日躺在病房上的应小南特别喜欢应樱唱歌给他听,有时还会边听边录下来,然后发到微博上,和一些网友互动。不过因为生病,应小南也只是偶尔上一下微博。那首《花香》就是应小南在她唱的时候录下来的,应小南也没想到,这首歌会被网友疯传,还被一个电台主播欣赏,希望他能授权在自己的电台里播放,最后被霍天达无意中听到。

如果不是后来应小南转到瑞士没办法上网,他只要打开微博私信就能看到有多少人在找他。

应樱也没有想到,她的声线居然和霍天达母亲的声音这么相近。霍天达父母双亡,这首他母亲曾经唱给他的摇篮曲,也许是他唯一的怀念方式了。

霍天达这个人,看似狂傲,实际上不过是个没有安全感的人而已。  

应樱心头一阵触动,这一瞬,竟觉得霍天达有点可怜。她轻手轻脚地退出了霍天达的卧室,帮他关上了门。  

站在外面仔细思考了一下,应樱最终还是决定留下来,尽好一个保镖的职责,便转身在隔壁的客房里将就了一晚。 

翌日。  

霍天达睁开眼睛,迷惑地看了看卧室,下一瞬就恢复了清醒。  

经过昨天晚上的试验,他已经确定,应樱的歌声对他的确有催眠的效果,甚至可以说治好了他多年以来的失眠问题。  

霍天达起身,随意的披上挂在床头的睡袍,从卧室出来,就听见了厨房里有动静。拧眉前往,走到餐厅,正巧碰见应樱端着一盘烤好的面包从厨房里出来。  

看见霍天达,她先是愣了一下,随即面色自如地打招呼:“天达,早餐已经做好了,你洗漱完就可以吃了。”  

将面包放在餐桌上后,应樱就见霍天达视线正盯着餐桌,以为他不满意餐食,又赶紧补充道:“这些都是我看着冰箱里的食材做的,可能不太符合你的口味,不过下次你可以把喜欢的口味告诉我。”完全一副准备要在这里长待的样子。 

霍天达随意地扫了一眼餐桌上的食物,就面无表情地转身离开了。十分钟后再出来,他已经脱下了身上的睡袍,换上了一身黑色的西装,高级手工定制西装将他本就修长的身材衬托得更加英武不凡。  

霍天达目不斜视地走到餐桌边,直接坐下开始用餐,一个多余的眼神都没给过应樱,好像只过了一个晚上,他就懒得再搭理她了。  

应樱脸上挂着毫不在意的笑容,也跟着坐了下来,开始吃自己的那一份。  

霍天达看到后,眉头微拧了一下,但到底还是没有阻止。

用完了早餐,应樱又厚着脸皮跟着霍天达一起去了公司,路上,还快速地编辑了一条短信,将自己的进展报告给了霍灵长。  

应樱自以为做得隐秘,不料霍天达早就将她的一举一动收入了眸底。 

2

天达集团大厦门前。

“天达哥。”

霍天达刚下车,一道娇柔的声音就响了起来,一脸楚楚可怜的夏依依迎了上来,抱着他的手臂摇了摇。  

“你怎么会在这里?”霍天达眉头再次拧了起来。  

“我,我怕你不见我,所以就来找你了。”  

以往的夏依依根本不会做“等在门口”这么跌份的事情,好歹她也是当红大明星。但此一时彼一时,她要是拿不下天达集团的广告,就等于告诉别人,自己跟霍天达没关系了。没了霍天达这个后台,她以后在娱乐圈还怎么混下去?所以就算抛下脸面,她也要过来。  

应樱一下车就看见了这样的场面,犹豫了一下,不知道自己现在该不该上前。  

就在这个犹豫的瞬间,夏依依已经看到了她。  

她立刻瞪圆了眼睛,手指着应樱,声音也从刚刚的小鸟依人变成了尖锐刺耳:“你这个女人怎么会从天达哥的车上下来?”  

这声音,让霍天达觉得实在是难听极了,手一甩,将自己的手抽了出来,冷冷地对应樱说:“把这个女人给我解决了,我不想再看见她。”  

说完,留下一堆烂摊子就走了。  

“天达哥。”夏依依慌了神,也不管应樱了,直接就想追上去。  

应樱站在那儿叹了一口气,下一瞬,快速地冲了上去,三两下就阻拦在了夏依依面前。  

“夏小姐,这已经是第二次了吧。”  

“你快让开,我要见天达哥。”夏依依伸出手去推应樱。

应樱纹丝不动地站在那儿,将夏依依的手给反扣住,嘴角含笑道:“最后一次警告夏小姐,我才是天达的女朋友,你最好还是乖乖地从我面前离开,否则……”  

“否则你想怎么样?”夏依依瞪圆了眼睛。  

应樱嘴角露出一抹凛冽的笑容,往前走了一步。  

夏依依有些被吓住了,应樱往前一步,她就往后退一步。  

应樱直接抬起拳头,一拳头砸了过去。  

“啊……”夏依依闭着眼睛惊声尖叫了一声,头往一边躲开。  

结果等了一会儿,发现自己身上一点感觉都没有,她有些疑惑地睁开了眼睛,奇怪地看过去,却发现应樱的手落在了她的旁边。身体缓缓地往后转动,结果发现应樱的手砸在了她身后的钢化玻璃门上。  

那么厚的玻璃,竟然有一块地方出现了像蜘蛛网一样的裂纹。如果刚刚这拳头打在她的身上……  

夏依依不敢去想,不可置信地回头看着应樱,这个怪力女的拳头到底是什么做的,竟然会这么恐怖? 

应樱在夏依依惊恐的目光中,收回了自己的拳头,放在唇边,轻轻地吹了一口气,而后什么话都没说,直接转身往霍天达离去的方向走去。  

应樱刚一走,夏依依就腿软地跌坐在了地上。跟着夏依依来的助理直到这时候才敢上前去扶夏依依:“依依姐,你没事吧?”  

“走,快走。”夏依依被吓破了胆,手忙脚乱地抓着助理的手从地上爬起来,慌慌张张地往外走。  

应樱刚刚露的那一手,不仅震慑到了夏依依,也震慑到了天达集团其他员工。  

总裁新女友是个暴力女的事深入人心,所有人从门口经过的时候,都会小心地看一眼那块蜘蛛网一样碎裂的玻璃,小心脏都惊得快跳个不停。  

上一次应樱跟着霍天达来公司时还被人议论个不停,这次却连提的人都没有,全都一副眼观鼻,鼻观心,好像自己什么都没看到的样子。  

霍天达脚步并不快,还站在电梯那边等了应樱一会儿。  

他原本是没准备等的,但是应樱那一手实在是太过出乎意料,以至于他就这么停了下来。  

“天达,解决了。”应樱好像半点都没觉得自己哪里做得不对,走到霍天达身边时,还对着他微微一笑。  

“你,还真是出人意料。”这是霍天达的评价。  

应樱想了一会儿说:“这是最快捷有效的方式不是吗?一劳永逸。”  

“的确快捷有效。”霍天达也不得不赞同这方法的简单粗暴。  

应樱微微一笑,随即就站在了霍天达的身边。  

看着霍天达输入指纹,电梯一路而上,直接往顶层而去。

很快,电梯“叮”一声到达了顶楼,霍天达也不管她,直接就进了办公室,这次应樱非常识相,不用吩咐,就跟门神一样在办公室外站着,没有霍天达的允许,绝不踏入他的办公室。  

没一会儿,霍天达的助理匆匆进了霍天达的办公室。  

很快,霍天达就从里面出来了,后面跟着助理,应樱愣了一下,也快步跟上。  

三人一起来到了电梯前,里面有个人正在维修系统。  

对方让开身体对霍天达道:“霍总,发生了这次系统故障十分抱歉,但您这次输入指纹和密码后,终生都不用再次输入,如果您要更换密码,也可以随时自己操作。”  

应樱这才知道,原来是电梯系统出了问题。  

“嗯。”霍天达冷冷地应了一声,就直接伸出手去按指纹。  

指纹顺利录入系统后,需要输入密码的时候,工作人员和助理都低下了头,应樱也跟着低下了头,但却留了个心眼,偷偷地瞥了过去。虽然看不清具体的数字,但是按照霍天达手指的动作和移动的位置,这串数字应该是“910109”。  

九一年一月九号,好像是谁的生日。  

脑海里正闪过这个念头,霍天达已经从电梯里出来了,应樱似乎什么事都没发生般跟上,心里却有些感谢今天的系统故障,至少以后霍天达再想要在天达集团甩开她的时候,她可以畅通无阻地来到顶层。  

霍天达很忙,之后不久就去召开股东大会了,应樱被晾在一边没人管。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霍天达的助理匆匆走过来,对着应樱说:“你进霍总的办公室,在办公桌右边的第一个抽屉内有一个蓝色的文件夹,拿到后送去会议室。”  

“你进去不就好了?”都说得这么清楚了。  

“我还有其他的资料要准备,情况紧急,一定要快。”  

助理说完就走了,留下应樱一个人站在那儿,愣了一会儿,才转身推开霍天达的办公室。  

这还是应樱第一次进入霍天达的办公室,装修简洁明了,很是空旷,四周采用透明的玻璃,站在窗边俯视,有一种君临天下的感觉。  

这大概就是资本家们喜欢把自己的办公室放得那么高的原因吧。  

应樱没忘记自己来办公室的目的,只是随意扫了一眼,就走到了两米长的黑色办公桌前,拉开了右边的第一个抽屉,从里面拿起了那份蓝色的文件夹。  

关上抽屉后,应樱正准备离开,视线忽然瞥到第二个抽屉。这个抽屉有些奇怪,上面还特意安装了一个指纹密码锁。而且抽屉的拉杆竟然比别的地方都干净圆润,证明主人经常打开这个抽屉。  

这么神秘的抽屉,难道藏着霍天达的什么秘密?如果她知道了霍天达的秘密,是不是就可以更容易接近他了呢?  

这个念头快速地闪过,应樱在办公室里巡视了一圈,发现这个地方没有安装监控设备,便放下手里的蓝色文件夹,思考着怎么打开这个抽屉。  

指纹肯定是不可能的,密码的话……  

应樱瞬间想起之前电梯系统重装时,霍天达按下的那个密码,于是伸出手试探性地输入了那六个数字——910109。  

“滴哩哩。”一声轻快的声音响起,这个密码竟然是对的。  

这个数字到底有什么特别的含义,竟然让霍天达用来作为密码。  

时间有限,应樱快速地拉开了抽屉。打开后,看见里面的东西却有些发愣。  

只有一个相框和一个笔记本。  

相框里是霍天达和一个女人的合影,两人站在一片绿草地上,身后有不少人在放风筝。女人个子娇小,看起来二十出头的样子,鹅蛋脸上满满的胶原蛋白,阳光下,皮肤似乎还发着光,身穿一件鹅黄色的连衣裙,靠在霍天达的肩膀上,对着镜头笑,就像童话里的公主。霍天达则将手搭在女人的肩头,看着这个女人,眼里满满都是深情宠溺,好像面前的人就是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珍宝。应樱还是第一次看到霍天达的这种不掺杂任何目的,只是纯粹开心的阳光笑容,而且照片里的人给人的感觉和现在的霍天达也很不一样。  

这难道,就是曾经的霍天达吗?  

时间有限,应樱只是看了一眼,就放下了相框,然后打开笔记本,一目十行快速地翻阅而过。  

竟然是霍天达的日记,这日记记录得很散乱,并不是每天都写,但每一篇几乎都会出现一个名字“Anna”,翻到最后一页,日期是昨天。  

“你已经走了五百零一天,我也思念了你五百零一天,Anna,你什么时候才会回来,我会一直在原地等你。”  

Anna?  

应樱将视线落在了那张相框上,难道这个女人就是何飞嘴里说的Anna,霍天达心里那个忘不了的人吗?而且,霍天达一直在等她回来。所以,霍天达表现的玩世不恭、风流花心,都只是假象而已?  

应樱并没有思考太久,快速将东西按照之前的位置摆放了回去,甚至合上抽屉时,也特意像原先一样留了一条缝。  

离开霍天达的办公室后,应樱就顺着走廊走过去,她不知道会议室在哪里,只能一点点地前进,正巧半路就遇到了助理。  

一见到应樱就问:“找到了吗?”  

应樱点头,将文件夹递了过去。助理接过去后,一句话都来不及说,就匆匆离开了。  

连续开了三四个小时的会议,霍天达回来的时候,面色十分阴沉,冷冷地说:“那些老油条,是不是我太久没有动他们,他们就都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大概霍天达太过生气,带着助理进办公室后并没有关门,应樱站在门口,刚好看见了里面的一切。  

“霍总,要不要我去收集一些证据?”  

“我迟早要将这帮蛀虫从天达集团赶出去。”霍天达冷哼了一声,依旧是怒气冲冲的,过了许久,情绪才稍微平缓了一点。  

助理这个时候说道:“对了霍总,电视台的何总来了,说约您谈一个合作项目。”  

“什么合作项目?”霍天达眉头拧了起来,十分不悦。  

“好像是要打造什么天后级女主播,说您一定会感兴趣。”  

一听到这个,霍天达脸上的表情瞬间产生了些微妙的变化,直接道:“你联系何总拿一个方案过来,再看看哪天合适,让他过来签约。”  

竟然问都不问其中的投资成本,就一口答应了下来。  

如果没有看到那本笔记,应樱肯定会以为这只是一个很普通的项目,但是现在她明白,这个天后级女主播的项目,极有可能就是为了Anna,霍天达的前女友。  

应樱记得霍天达笔记本里有写,Anna是为了主播的梦想才离开了他。凭着自己敏锐的第六感,觉得这个发现很重要,Anna可能就是霍天达内心不能触碰的那个领域。 

“没想到还是一个痴情种。”

3

夜晚。  

给霍天达唱完催眠曲后,应樱就回到了客房,她拿起手机给远在瑞士的小南打了个电话。这是应樱多年来一直保持的习惯。只要她不在应小南身边,不管有多忙,最多隔三天,她便会给他打一通电话。

现在是晚上十一点,瑞士比国内晚六个小时,这个时间,小南应该刚吃完晚餐。  

“姐姐。”听到应小南依恋的声音,应樱鼻头有些泛酸,强忍着心头激荡的情绪,用十分轻松愉快的语气问:“最近,过得好不好啊?吃饭了没有?”  

“吃了,也过得很好,这里的护士姐姐很照顾我。”应小南说着。  

“那就好,只要你过得好,姐姐就放心了。” 

应小南小应樱十四岁,应父老来得子,原本是件喜事。结果应小南出生不久就被查出患有先天性心脏病。一家人都是普通的工薪阶层,靠着微薄的收入根本承担不了那么昂贵的医药费。

应小南三岁的时候,父母为了多打几份工彻底累垮了,相继撒手人寰,从此留下应樱和应小南两个人在这世间相依为命。

应樱从那天起,开始独自扛起这个家,她靠打一些零工维持生计,但那些收入对于应小南高昂的医药费而言微乎其微。好在她意外结识一个泰拳拳手,在知道拳手的收入之后,她仗着自己身子骨硬,一边在那位泰拳朋友的指导下练习泰拳,一边和他参加一些比赛。几年前她从国内赶去泰国,只因为听说那边的地下拳场收入更高。

这几年下来,她倒下过无数次,血不知道流了多少,但为了应小南,不管多苦多累多难,她都从来没有想过放弃。所以这一次,不管待在霍天达身边有多艰难,她都会继续坚持下去,只要小南能够得到最好的治疗。  

“姐姐……” 

“嗯。”应樱轻应着,声线温柔。  

应小南似乎有些迟疑,纠结地开口说:“姐姐,三天后就是我生日了,今年你不能陪在我身边,那到了我生日那天,你能变成漂亮的姐姐跟我视频,给我唱生日快乐歌吗?”  

被应小南提醒,应樱才察觉,三天后就是应小南的生日了。  

这些日子以来,她一直都在应对霍天达,都把这件事情给忘记了。因着心头的愧疚,对于应小南的要求,她直接一口答应了下来:“好,姐姐答应你。”  

“真的吗?”应小南语气轻快,又要求说,“姐姐说话要算数,你要像一个真正的漂亮姐姐,就像电视里演的那样,要穿漂亮的裙子,化漂亮的妆哦!”  

“好,姐姐都答应你。”应樱有些想笑,小南果然还是一个孩子,不然怎么会提这样幼稚的要求?不过看见小南依旧这么天真活泼,她就觉得自己妥协一下,也是可以接受的。

因为先前工作的关系,应樱很少打扮自己。后来有一次,为了哄应小南进行一次他特别不想进行的治疗,便应他的要求化了妆,穿了裙子。也是从那开始,应小南便隔三岔五地想看应樱打扮得漂亮一些。但因为工作一直忙,应樱根本没有那个时间和心情,也就能躲便躲了。

三天后。  

应樱早早地避开了霍天达,躲在客房里,挑选了一件红色的裙子穿上,又化上了一个精致的妆容,一切准备妥当,还不放心地用衣柜上镶嵌的全身镜来回检查。  

忽然门从外面被人推开。 

霍天达出现在门口,声音也随之而出:“你一个人躲在里面想干……”  

“什么”两个字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在看见应樱的那一刻就自动消音了。  

应樱听到身后的动静,一个转身,裙摆散开一段漂亮的波浪,大红色的裙子就像一抹艳丽的罂粟花。经过精心装扮的五官,显得小巧圆润,一头乌黑的秀发让她整个人看上去清新艳丽。  

霍天达眸底闪过一抹惊艳,这还是他认识的那个整天穿着中规中矩的黑色西装的应樱吗?   

应樱看见是霍天达,马上反应过来,立刻恭恭敬敬地回答霍天达的问题。  

“霍先生,今天是我弟弟的生日,我没办法陪在他身边,所以只能跟他视频。”  

“咳,嗯。”霍天达握起拳头咳了两声,才找回自己的声音,点了点头表示明白,只是眼睛还是不住地往应樱身上打量,但打量着打量着,眉头忽然拧了起来,“你穿成这样跟你弟弟视频?”  

跟自己弟弟视频而已,打扮个什么劲儿?还穿这么低领,现在天气很凉快吗?  

“是的。”应樱恭恭敬敬地说道,也不多解释什么。

霍天达眉头拧得更紧了,总觉得应樱有点不对劲。  

不,应该说,从三天前开始,这个女人就很不对劲,虽然依旧跟在他身边,却没有再死皮赖脸地凑过来,就连称呼都换了,就好似变成了刚认识时候的木头保镖。  

应樱看霍天达一直站在这里不走,看了看时间,心里不由有点着急,忍不住催促:“霍先生,能麻烦您先出去一下吗?”  

霍天达闻言,眉峰不悦地一挑:“在我家里,你让我出去?”  

应樱赶紧解释:“霍先生误会我的意思了,我接下来要跟弟弟视频,怕霍先生出现在镜头里,会让霍先生觉得困扰。”  

“行了行了,你以为我想看你跟别的男人视频吗?”说完绷着一张脸转身离开。就连自己都没注意到,语气竟然有点闷闷的。  

应樱回忆了一下霍天达刚刚说的话,觉得有哪里怪怪的,但马上就到了跟应小南约定好视频的时间,便快速地收回了自己散乱的思绪,打开笔记本电脑,跟瑞士那边连线,将注意力放在了视频上。  

信号一连接,应樱就看见了那边病房的画面。  

“姐姐。”应小南开心地对着应樱挥手,然后还献宝似的指着病床折叠桌上的草莓奶油蛋糕说,“这是我请护士姐姐帮我买的,以前每年我过生日的时候,姐姐都会给我买一个蛋糕,今年虽然姐姐不在我身边,但我可以自己给自己买。”  

“小南。”应樱的鼻子有点发酸,哽咽地说,“你放心,等你的病治好了,姐姐每年都陪着你一起过生日。”  

“姐姐,你别哭呀,你今天这么漂亮,要是哭花了妆,就不好看了。”说着又一脸惊叹的样子说,“我姐姐真是这个世界上最漂亮的大美女了。”  

听到这个夸奖,应樱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  

“是真的,我可没说谎,今天姐姐真的很漂亮,就跟仙女一样。” 应小南说着,语气忽然有些严肃,“姐姐,我希望你以后每天都能穿得这么漂亮,因为我不想看到你每天为了我忙得像个男人一样,忘了自己是个女孩子。”

听到应小南的话,她终于明白为什么应小南三番五次执意让她打扮得漂亮一些了,原来,他已经这么懂事了。

应樱看着他去了瑞士后,原本苍白的小脸渐渐有了血色,整个人比起以往有活力了不少,一直提着的一颗心渐渐放了下来。  

只要她能够一直能待在霍天达的身边,霍灵长就不会中断对应小南的治疗,所以无论如何,她一定会坚定地完成这个任务。  

姐弟俩又说起了一些其他的事情。应樱看着应小南切了蛋糕,因为生病,小南不能吃太多,只是稍微吃了一点。虽然只能隔着屏幕看,但她依然很满足。  

这边姐弟两人温情脉脉,另一边的书房内,霍天达面前的电脑屏幕上,正显示着应樱房间里发生的事情。

他双手环胸,面带不屑。以为让他出去,他就看不到了吗?在他的家里,只要他想,有什么看不到的?  

看着应樱对着弟弟,又哭又笑,霍天达有些晃神。他一直以为她只是一个倔强呆板的姑娘,原来她也可以有这么温情可人的一面。

霍天达刚开始还看着应樱跟应小南的互动,可慢慢就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视线,将目光着重落在了应樱的脸上。看着看着,竟有些移不开眼睛了。  

应樱跟应小南视频了多久,霍天达就看了多久。

应小南不能长久的视频,大概十几分钟后,护士就进来催促应小南将电子视频关掉,闭目休息。  

应樱只好跟应小南道别:“小南听话,快点休息,明天姐姐再跟你视频好不好?”  

“姐姐放心,我不是小孩子,不会任性的。”  

应樱看着面前的蛋糕被拿下去,应小南也在护士的照顾下,缓缓地躺了下去,视线依旧有些依依不舍。  

应樱心头难过,却努力地扬起笑容说:“小南,明年你过生日的时候,姐姐一定会陪你一整天的。”  

“真的吗?一言为定。”应小南嘴角含笑。  

应樱也笑:“一言为定。”  

“拉钩。”  

姐弟俩还伸出小手指比画了一下,虽然不可能触碰到对方,但约定在心。  

屏幕终于暗了下来,里面失去了应小南的脸,应樱一脸怅然若失。 

与此同时,正在看着屏幕的霍天达也拿起了电话:“董秘书,你给我查查应樱的弟弟是什么情况。” 

  • Copyright © 1998 - 2019 www.lnd.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网站各类信息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版权所有 北国网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2112006002
  • 沈网警备案20040201号
  • 北国网官方微信
  • 带你每天
  • “ 动 ”
  • 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