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辽宁新闻数字报旅游评论教育娱乐视频发现时尚文化健康理论读书调查农业

《芬芳满堂》第四章 野葡萄脆皮小面包·报恩

  在这个世界上,所有真性情的人,想法总是与众不同。

  ——沈从文《边城》

  正在办公室对同事安排事宜的林隽突然接到唐清辰电话时,其实是有些惊愕的。

  电话接通,那边传来的却不是唐清辰本人的声音:“是林先生吗?”

  “我是。”林隽愣了一下,随即警惕起来,“您是哪位?”

  “我是聂子期。”手机那端,握着唐清辰电话的聂子期开了免提,再次看了一眼上面电话簿上的名字,本来他还怀疑会不会这么巧,听到林隽声音的那一刻,他终于确认,对方真的是曾经在容茵甜品屋有过一面之缘的那个林隽,“如果我没弄错的话,咱们在容茵的甜品屋见过。”

  “是。”林隽也认出他来,心里更感惊愕,“你怎么会用我们唐总的电话?”

  “事情有些凑巧……”聂子期简要解释道,“我们中午一起在森林野炊,唐先生和那位苏小姐都在。苏小姐被毒蛇咬伤了,我们不知道唐先生对百合香味敏感,让他接触到了野百合根茎烧熟的味道,他出现了比较严重的过敏反应。他们二位现在都已经脱离了危险,在临安雁杳村附近卫生所接受治疗。你的手机号在你们唐总紧急联系人第一位,所以我才给你打了这个电话。”

  聂子期加快了语速,却一条条都说得很清楚,电话那端的林隽听得一身冷汗,却多少放下心来。他说:“确实是巧,多亏遇上你了,聂医生。这样,医疗费用方面,麻烦您这边暂时垫付,我坐最近一班飞机赶过去,一定在最短时间内跟你们会合。”

  遇上难事,才发现有认识又好沟通的朋友有多么重要。挂断电话,林隽一面唏嘘,一面订了最近一班飞机赶往雁杳。

  平城直飞临安,到雁杳还需开车走一段公路,好在林隽一直和聂子期保持联系,早就订好一辆车直奔雁杳。一路波折暂且不提,等他赶到聂子期口中的卫生所,已经是当天的傍晚。

  聂子期坐在走廊的长椅上,见到他来,招了招手,脸上却笑不出来。

  林隽以为他身心疲惫,两人握了握手。了解过唐清辰和苏苏的最新状况,得知这两人都还睡着,他吁出一口气,对聂子期说:“这回真多亏有你。若是不认识的人,还不知道会怎么样。”

  聂子期摆了摆手:“别说这样的客气话。你们唐总对百合球茎过敏的事,很抱歉……”

  对于这件事,林隽也有些惊讶:“我们唐总过去只是不大喜欢百合的香气,也不吃百合的菜,但是我也不知道他对百合过敏……”想了想,他说,“或许唐总自己也不知道。”他见聂子期紧锁着眉,拍了拍他的肩膀,“你放心,我们唐总不是不识好歹的人,百合过敏的事,他不会怪你的。”

  聂子期深吸一口气:“不是因为这个。”

  话音刚落,座椅斜对面的一扇门打开,林隽看到披着一件男士外套走出来的容茵,先是惊讶,随即又恍然:“容小姐……是和聂医生一起来的?”

  聂子期快步走上前,帮她拉紧身上的外套:“你怎么起来了?是不是我们说话吵到了你?”

  容茵摆摆手,她因为帮苏苏做过伤口紧急处理,来到卫生所,也打了一针清蛇毒的药剂。这种药剂其中一个效果便是令人昏睡,因此她也在病床上睡了几个小时,直到刚刚才因为口渴醒来。

  她轻声说了一句:“我想喝点水。”

  聂子期说:“我去拿。”他端详她的脸色,“还是回病房待着吧,走廊风大。”

  “走廊里空气更好一点。”容茵说,“时间也不早了,晚上正常作息比较好。”

  卫生所打水要去院子里的水房,聂子期扶着容茵到座椅坐下,到病房的行囊里取了一个水杯,去院子里打水。

  容茵和林隽面面相觑,最终还是林隽忍不住先开口:“还真是巧。”

  容茵第一句话便是:“唐先生过敏的事,是我的疏忽。我带着苏苏挖了一些野百合球茎,想烧来给大家做餐后甜点。我忘记问大家有没有人对百合敏感,才导致了这次的事……”走廊里很安静,她刚醒来没多久,就听到了聂子期和林隽的交谈声。

  林隽一推鼻梁的眼镜,有点儿不好意思:“你和聂医生真是好朋友,两个人抢着道歉……其实我想我们唐总醒来也不会怪你们的。”

  容茵说:“责怪不责怪是另一回事儿,总要将所有事都说清楚,不然岂不是太不负责了?”

  林隽看着容茵有些苍白的脸色,心里想的却是另一件事。按照聂子期刚刚的说法,当时所有人都急着将苏苏送到卫生所救治,只有容茵一个人陪着他们唐总。后来唐总晕倒了,还是她一个女孩子将人一路背出森林,走到乡间小路上……不知道唐总醒来要是知道了这件事,会不会因为感激容小姐的救命之恩,将人挖来君渡工作?

  容茵不知道林隽心里的这些弯弯绕绕,经历了中午那惊魂一刻,背着唐清辰走了一路,怎么也算是重体力劳动,来到医院又打了一针,昏睡半晌……如今醒来,不知怎么的突然生出一种焕然新生之感,仿佛有些什么非常沉重的东西被丢在脑后。整个人懒洋洋的,并不非常精神,却有一种轻松慵懒的舒适感。

  容茵自己也学过医科,猜想这大概是药剂还在身体里没有代谢掉的缘故,但此刻确实轻松快意极了。这样的感觉实在少有,让她觉得就这样短暂地沉湎一下也无妨。

  林隽一边打着自己的小算盘,一边对容茵说:“容小姐,你和聂医生……是在谈恋爱吗?”

  毕竟有些日子不见,上次见面这两个人之间还看不出端倪,而这一次……刚刚聂子期对容茵的紧张和在意,就是盲人也能感觉出来。不是林隽想八卦,而是,如果这两个人真的在谈恋爱,将容茵争取到君渡酒店工作这件事,说不定可以从聂子期那边下功夫。

  容茵的那个小窝舒服是舒服,可离城里实在太远,若这两人真成了情侣,想来聂子期也不会愿意女朋友离自己那么远吧。

  满怀筹谋的林秘书已经做好准备看到容小姐一脸娇羞地低下头,哪知道容茵态度极尽坦荡,没一丝迟疑地回答:“不是。我们是老同学。”

  林秘书心里失望,嘴巴上却说:“哦,我见你们俩到这边来旅行……”

  容茵说:“聂医生每年都来雁杳做义诊,我觉得新鲜,也跟过来帮帮忙。”

  “水来了。”

  容茵和林隽一齐转头,见聂子期捧着水杯站在那儿,脸上挂着笑。

  容茵不觉得有什么,倒是林秘书,生出一种背后讲人八卦的心虚感。他在心里嘀咕,若不是苏苏倒下了,这种依靠八卦获取情报的事怎么也轮不到他亲自上阵。身为男人,实在有点尴尬。

  容茵倒真是渴了,将聂子期打来的一大杯水喝了个干净。

  喝完水,她站起身,拢了拢身上披着的外套:“既然林先生来了,那我和聂医生就不在这儿多陪了。我们回村里住,明天再过来探望。”

  林秘书一路过来,接了酒店方好几个电话。唐清辰和苏苏清晨从他们酒店出发,迟迟未归,那边负责招待的人早就急得如同热锅蚂蚁了。听林隽说了简要情况,当即便表示要过来探望,又提议将唐清辰和苏苏接到市里最好的医院去。

  林隽深知唐清辰的性格,又考虑到此刻的情况,拒绝了对方当天来探望的请求。至于接到市区医院这条建议,哪怕对方不说,他自己也会这么办。因此他对两人颔首道:“今天真的多谢你们两位。我在临安也有些认识的朋友,明天清早我会让朋友将唐总和苏苏送到市区医院,这边也就不再给你们添麻烦了。”

  聂子期说:“倒没什么麻烦。这边住院还有相关费用,你记得走之前找一个姓孔的女医生结清就行了。”

  林隽点头:“好。”再次握了握聂子期的手,“聂医生,真的非常感谢。”又看向容茵,“那二位,咱们回平城再聚。到时我请二位吃饭,请一定不要拒绝。”

  聂子期爽快地答应了一声,容茵略略点头,神色淡淡的,明显并未将林隽的这句话放在心上。

  还未到夜里,唐清辰便醒了过来。苏苏那边倒是一夜沉眠,直到第二天来人将她挪上车,这才睁了睁眼。

  唐清辰已能行动如常,上了加长宾利,坐在另一边,问林隽:“昨天那两个人呢?”

  林隽说:“您说的是聂医生和容小姐吧,他们昨天傍晚就回村里了。”他偷觑着唐清辰的脸色,“本来说要今天早晨来探望您和苏苏的,后来我说咱们今天一早要去市区医院再做一个检查,他们这次过来是来雁杳村做义诊的,也就作罢了。”

  唐清辰的脸上看不出喜怒,林隽早习惯了,但见唐清辰没再多问容茵的情况,心里多少有点儿小失落。

  两天后,临安市医院的一间病房里,苏苏“咔嚓咔嚓”咬着苹果,想起前两天被人稀里糊涂地挪到了市区医院就来气:“人家雁杳村那个卫生所哪儿哪儿都挺好的,就你事儿多,非把我挪这儿来,不然我第二天就能见到容茵还有聂医生了。”

  林隽说:“我的姑奶奶,这还不是为了你和咱们老大的身体着想?那个卫生所条件是不差,但你们二位,一个中了蛇毒,一个严重过敏,不来这种大医院做个彻底检查,我这心里能踏实吗?”

  苏苏噘着嘴将苹果核递给他,从床头柜抽了两张湿巾,一边擦手一边说:“你之前说,你认识容小姐和聂医生,怎么认识的?”

  林隽拉了一把椅子在苏苏病床边一坐,说:“苏苏,我问你,你是不是挺喜欢这个容小姐的?”

  苏苏点点头:“她话不多,但人挺好的,做的鱼汤也很好喝。她还认得许多森林的野果野菜,我们喝那个鱼汤里的空心菜就是她在河边采的。”顿了顿,她又说,“再说了,人家现在可是我的救命恩人,哪有不喜欢自己救命恩人的?”

  林隽斯文的脸上滑过一丝诡秘的笑:“那如果我说,这个容小姐就住在平城,以后咱们回了平城,你们有的是见面机会,你怎么想?”

  苏苏怪异地看了他一眼:“你这不是废话吗?当然是去找她,约她出来吃饭啊!”

  林隽说:“苏苏啊,那你还记得,你前些日子吃过的那个黑樱桃蛋糕吗?”他掰着手指头数,“还有黑巧克力曲奇饼干、黄油手指饼干、杧果慕斯、草莓舒芙蕾、焦糖布丁、布列塔尼……”

  “行了行了,你别说了!”苏苏漂亮的脸蛋有点儿扭曲,“你今天有病吧?念叨这些吃不到的好吃的,折磨我,我跟你有仇?”

  林隽一脸神秘,朝苏苏勾了勾手指,趁她凑近,低声说了一句话。

  下一秒,苏苏高声喊了出来:“什么?!这个容小姐就是那个‘甜度’的容茵?”

  她的视线落在出现在病房门口的某人,顿时脸色有点儿尴尬。林隽看到她神色变幻,似有所感地扭过头,果然,自家老大不知什么时候站在病房门口,也不知道听了多久。

  林隽喊了声:“唐总。”

  苏苏招了招手,笑容甜美:“老大。”

  唐清辰颇有深意地瞥了一眼林隽:“容茵?”

  林隽瞬间站得笔直:“是,唐总。她就是我以前跟您提过的,在莫先生婚礼上做Cannoli的那位甜品师。”

  “你们两个前阵子嘀嘀咕咕的,吃的那些东西也都是她做的?”

  林隽说:“是我从容小姐的甜品屋预订的,她可以快递送过来。不光我和苏苏,办公室里好多同事都挺喜欢吃的。”

  唐清辰倚在门口,面色平平,不知道在想什么。

  半晌,他一语未置,转身走了。

  林隽坐了回去,任谁都能看出他的郁郁不得志。

  苏苏拿眼睛瞥他:“你这不太好吧?”

  林隽抬了抬眼皮儿:“怎么?”

  苏苏说:“你这是处心积虑地想把容茵挖来咱们酒店做甜品师啊。”

  林隽双臂一抱,看她:“难道你不想?”

  脑海里突然闪过一道近两天总出现在梦境的身影,苏苏眸光一闪,唇边映出一抹兴味的笑:“也可以。”

  “可以什么?”

  苏苏说:“帮你一把,将容小姐挖过来。”

  这个小长假,似乎所有人都过得很折腾。

  重新回到平城,回到自己的小院,想起这几天的经历,容茵不禁一笑,说到底,真正平静的生活,终究是不存在的。她为了躲麻烦逃离平城,谁能想到,到了雁杳那么一个山高水长的偏僻之所,还能引出那么一连串的麻烦呢?归根结底,这种逃避的心理还是不可取。

  做了一上午的饼干和蛋糕,简单吃了点儿午餐,下午1点钟,容茵重新挂起了营业的招牌。

  很快,便有老邻居找上门,是附近一家餐馆的老板娘。一进门,她便抽了抽鼻子:“你不在这几天,我可想死你做的蛋糕了!”

  容茵也笑得俏皮:“怪我,逃出去躲懒了几天。”

  “出去玩玩也好,毕竟你还年轻。”大概真是想了这一口,她几乎每样饼干都称了一些,又让容茵切了一大块草莓鲜奶蛋糕,笑盈盈地拎着东西告了别。

  容茵一边和客人们寒暄,一边为他们切蛋糕、称饼干,一下午的时间,转眼便又消磨过去。

  傍晚时分,她接到了林隽的一条微信:“已回平城,不知哪天有空聚聚?”

  容茵:“我想做一些饼干和蛋糕寄给你,麻烦你帮我转赠给唐先生,算是对害他过敏的一点歉意。”

  林隽:“好啊好啊。”

  林隽又大手笔地预定了十多样饼干,还有一个十四寸的大蛋糕,说要给苏苏庆祝。

  容茵的工作量一下增加了许多,但刚从外地回来,这种迅速陷入工作的忙碌反而让她感到心安。

  这天晚上,她一直忙到深夜,倒也一夜好眠。

  第二天,收到甜品的林隽满脸笑意,吓得好多人见了他都绕着走。

  谁不知道,林秘书向来老成持重,突然间满面春风,实在让人民群众很不适应。

  林秘书敲了三下门,拎着容茵准备的甜品走进去:“唐总。”

  推门进去,唐清辰面前放着手机,免提开着。

  既然让他进来,就代表这么听着电话也是无妨。林隽听到电话那头传来唐父有些急躁的声音,默默地站在一旁。

  “殷家那个丫头已经来了有一阵了,前些日子你去临安洽公,没遇上,这我没什么可说的。这两天,殷筱云本人也会来,你再是之前那个态度……”

  “君渡在什么城市开设酒店,有自己遴选的标准,苏城暂且不在考虑范围内,具体原因我也跟您聊过。别说今天是她殷筱云来,就是殷家那位老太太亲自来了,我也是一样的话。”

  半晌,电话那头唐父才开口:“清辰,你年纪也不小了,婚姻大事,你就一点不做考量?”

  唐清辰答得顺溜:“这个事,不是不可以考虑,但怎么考虑,也跟殷家没关系。”

  唐父那头传来杯子落地的声音,紧跟着,便是唐父的声音:“我那天的话都白说了吗?你这孩子怎么油盐不进呢!我就生了两个儿子,怎么一个更比一个不省心,我……”

  “殷家对唐家有恩,我妈当年答应过殷家老太太两家结姻之事,这话我和唐律从小听到大。老爷子,您先别动气,那天咱们爷儿俩说这事儿的时候,我在临安,说话也不方便,今天我就跟您正经论论这个理。您说殷家对咱们唐家有恩,我问一句,这份恩情,具体到谁?您说我妈和殷家有结姻缘的意思,是和殷家老太太吗?老爷子,我真是您亲生的吗?这些事儿我要是不弄清楚,您这么蒙混过关坑自己儿子,真的有意思?”

  过了好一会儿,唐父才说了句:“殷筱晴已经死了。”

  “她死了,她女儿呢?”唐清辰跷着二郎腿,转椅半转,说话时眼眸半垂,望向窗外景色,说话的语气听起来固执,却又透着那么点玩世不恭的意思,“您如果坚持咱们家必须报当年那份恩情,那咱们就把人找准了。这件事,不对殷家,不对他们老太太,只针对殷筱晴和她家人。”

  “可殷筱晴——”

  “正因为殷筱晴生前已经和殷家划清界限,那恩人的选择,就是我们行事的原则。”他顿了顿,鲜见地说了一句俏皮话,“人家殷筱晴若是地下有知,您也不怕把人气得掀了棺材板。”

  “什么乱七八糟的!”唐父怒斥,“林隽呢?他前两天说你对……对什么花过敏?你是不是脑子坏了,有你这么跟长辈说话的吗?”

  林隽适时地出声:“我在呢,老爷子。”没有外人在的时候,林隽也跟着一块儿称呼老唐总“老爷子”,“唐总已经痊愈了,他现在身体非常健康。”

  唐清辰瞥了他一眼,再度开口:“老爷子,这件事上,您的那点私心,我都清楚。要我说,真犯不着。您要是想要他们那个苏式甜点的招牌,商业合作上有的是途径,怎么也不至于把您亲儿子卖给殷家当上门女婿。”

  唐老爷子的声音听起来痛心疾首:“我这不是替你结婚的事儿着急嘛!”

  “着急,也得找对人。”唐清辰说,“殷筱云母女此次来平城,作为东道主,我会让人安排好一切事宜。但除此之外,没别的事,行吗?”

  那头,老爷子嘟囔了两句,不甘不愿地应了一声。

  唐清辰借口事忙,哄着自家老爹挂了电话。

  转过脸,就看见林隽那副面无表情的样子:“想笑就笑,憋出毛病,公司不负责报销。”

  林隽面皮轻轻抽动了一下:“没,老大,我没想笑您。”

  “那你是想笑老爷子?”

  林隽走上前,将手里拎的东西放在桌上:“我是觉得,咱们家老爷子也挺有意思的,这都什么年代了,还兴报恩那一套,而且……”他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强忍笑意吐出后半句话,“您又不是个大姑娘,老爷子怎么还要整救命之恩以身相许的套路啊?”

  唐清辰点了点他:“下回见了老爷子,你就这么说。”

  林隽一脸惶恐:“老大,这不合适吧!”

  唐清辰一扬下巴:“你这是怎么个意思?”

  林隽连忙将东西往前推了推,将容茵在微信上的话原封不动复述了一遍,又说:“唐总,您过敏这个事儿,我看容小姐确实挺愧疚的,您尝尝容小姐的手艺,这件事,咱就不记仇了吧?”

  不再对着自家老爷子插科打诨,唐清辰又恢复了平常在下属面前的扑克脸。他瞥了一眼桌上的甜品,眉都没抬,说了一句:“你说她在微信道歉,在哪儿?”

  林隽一愣,连忙从兜里掏出手机:“在这儿。”

  唐清辰抬眸,缓缓地说:“她做了伤害我的事,跟你的微信道歉?”

  林隽:“……”这话从他们家向来雷厉风行的老大嘴里说出来,怎么听着这么别扭呢?

  不过这话细一品,好像又挺是那么一回事儿的。

  唐清辰掌心朝上,修长的食指一勾。

  那头林隽已经双手将自己的手机递了过去。

  唐清辰打开微信,翻到林秘书和那位容小姐的对话,也不知是被什么内容吸引了,寥寥几句对话,他竟看了许久。随后,他点了两下林隽的手机,之后又拿起自己的手机,在林隽近乎震惊的视线中,打开了从他手机上分享过来的那个名片。

  直到拿着自己的手机走出办公室,林隽还有点儿回不过神。

  这好像是第一次吧,唐总从他的手机微信里,分享一个女人的名片……他怎么突然就跟不上老大的节奏了?!

  办公室里,唐清辰发出了好友申请,等待着那边的回复。

  而刚将给一位顾客调好的果茶送到桌边的容茵听到手机响了两声,摸出来一看,一条好友申请,上面写着:“险些被你毒死的唐某”。

  容茵手一抖,托盘险些砸在地上。她一路走回自己的位置,很想问一问林隽,他是怎么传的话。

  他们唐总这个架势,是打算跟她秋后算账吗?

  容茵一边给新来的客人打包要带走的蛋糕,一边琢磨对方那个验证信息表达的意思。不管怎么样,对方的意思似乎是说,想加个微信,跟她聊一聊?

  毕竟是她的责任。对着开门离开的顾客露出一抹笑容,她深吸一口气,拿起手机通过了对方的好友申请。

  另一头,唐清辰看着系统提示可以开始聊天的对话框,又看向面前那个打开的包装盒。

  这个容小姐倒是诚意十足,送来了满满一袋子各式饼干和甜品。他打开最上面的一只包装盒,只见里面盛了三只小巧的脆皮面包。烤至金黄的表皮洒了一些白芝麻,他捏起一个,掰开看了看里面。没有馅料,只是面包里点缀着几颗不大不小、黑黢黢的果子,他眯眼看了一会儿,好像是野葡萄?

  正是下午两点钟的光景,忙碌半晌又跟亲爹打电话扯皮半天的唐总突然来了兴致,拨通内线要了一杯埃斯梅拉达。

  十分钟后,就着新鲜的咖啡,他慢慢将面前的三只野葡萄脆皮小面包吃完。

  脆皮小面包没有甜味,相反,甜品师别出心裁地放了一点盐,吃起来略有一点咸,野葡萄烤熟了之后吃起来格外甜美,果皮的些许微涩感让面包的整体味道相当平衡。就着浓醇的咖啡,这餐由小面包构成的下午茶不仅没有半分甜腻,而且让人相当享受。

  唐清辰用纸巾擦了擦手,拿起手机发出给这位容小姐的第一条微信:“作为一名职业西点师,用甜点来表示歉意,是不是有点儿欠缺诚意?”

  • Copyright © 1998 - 2019 www.lnd.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网站各类信息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版权所有 北国网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2112006002
  • 沈网警备案20040201号
  • 北国网官方微信
  • 带你每天
  • “ 动 ”
  • 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