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辽宁新闻数字报旅游评论教育娱乐视频发现时尚文化健康理论读书调查农业

《芬芳满堂》第五章 萨芭雍·第一次约会

  水是各处可流的,火是各处可烧的,月亮是各处可照的,爱情是各处可到的。

  ——沈从文《边城》

  容茵望着手机屏幕上显示的两行字,半晌,她硬着头皮敲下几个字:“那唐总的意思是?”

  在容茵心里,这位唐总实在不是一个好相处的主儿,总喜欢将事情的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里。既然自己为表歉意所做出的努力对方不甚满意,那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让对方来决定道歉的方式。

  另一头,唐清辰看到对方发来的问话,唇角绽出一抹志得意满的笑容。

  唐清辰:“请我吃个晚餐,地点我定,时间你定。”

  容茵吁了一口气,这个要求还算简单,一顿晚餐,无论唐清辰口味如何刁钻,她总还是请得起的。而且以她对这位唐总的了解,此人固然不好相处,但也不像以势压人的权贵名流,总不会让她包个双人往返机票跑去国外消费一顿晚餐。

  容茵痛快地回了一个“好”字。

  唐清辰反应也快,手指微动,很快打上去一行地址。

  容茵蹙眉琢磨了一下近几天的时间安排,问:“周四晚上可以吗?”

  唐清辰:“不见不散。”

  容茵撂下手机,长舒一口气。和这位唐总交流,隔着手机屏幕都能感觉到压力重重,好在总算了却一桩大事。傍晚,容茵接待完最后一拨客人,接到了某个陌生号码打来的电话。

  那头传来年轻女子略显沙哑的声音,语气颇为亲昵:“容小姐,还记不记得我?”

  容茵每天见识往来客人无数,对于人的相貌和声音自有一番好记忆,听到这声音只略微愣了一下,便反应过来:“苏苏?”她随即笑,“你下班了?”

  “还没有。上次去临安那个合作项目有点麻烦,最近忙得很,正中场休息,吃着你做的黑森林蛋糕,突然想起应该给你打个电话。”

  苏苏平时便擅长言谈,开口便是一长串话,自带暖场属性,连带着容茵也不自觉地放松下来。

  她顺手关上房门,找了一把椅子坐下来,说:“也不清楚你喜欢什么口味的,照着从前林先生习惯订的做了几种。你若有偏好,可以告诉我,以后做给你尝尝。”

  “好呀。”苏苏的声音听起来雀跃了几分,旋即又叹息,“本来想这周找时间请你吃饭的,谁知道我们老大塞给我和林隽一大堆工作,现在我这桌上堆的资料简直比我人还高,恐怕我要一路忙到顺利签约之后了……要不是你的蛋糕,真觉得生无可恋。”

  苏苏说得情真意切,简直闻者伤心听者流泪,容茵强忍住到嘴边的笑意,思及下午和那位唐总的约定,不禁好奇:“这么说,你们所有人这段时间都要很忙?”

  那头苏苏抿了抿嘴巴:“应该是,不过忙得最惨的人准是我。”

  容茵明白过来,眼看着手底下的人个个儿忙得像只陀螺,对方自然能够功成身退,还有心思压榨只有一面之缘的陌生人,让她请一顿晚餐。

  转眼便是与唐清辰约好共赴晚餐的日子。

  容茵对着空荡荡的衣橱思虑片刻,她摸不准唐清辰喜欢的餐厅会是哪种类型,但她在国外待的时间够久,琢磨着以唐清辰的性子,总不会随随便便地选路边摊来让她“还债”。面对着衣橱里的寥寥几套衣物,她最终选择了最保险的一套,黑色波点衬衫搭配白色九分裤,配一双裸色方跟皮鞋。身上除却一只老古董腕表,没有任何多余坠饰。这样的打扮符合她一贯的偏好,看起来干净利落,又别有一份优雅。容茵爱惜地摩挲着表盘,略一思量,从储物柜里取出一支回国后友人相赠的香水,在脖颈处喷了少许,拎上背包出了房门。

  一路按照导航将小车开到距离餐厅最近的停车场,直到走进大厅,容茵才隐隐觉出不对劲。

  她环顾左右,虽然相隔一段时日,而且不是从同一个大门进来,但这个地方,好像就是上次林秘书领她来的那间酒店……

  换言之,唐清辰让她在他自家的地盘做东,请他吃饭。

  容茵徐徐吐出一口气,她真是高估了这位唐总的气量,他这何止是记仇,是非常记仇。

  让她荷包大出血、白吃她一顿晚餐还不够,还要将这笔钱赚入自己的口袋。这笔账,算得可真精啊!

  “容小姐。”声音由远及近,让人耳根发酥。若不是容茵已经识得来人的身份,站在客观立场点评一句,这位唐总的声音倒是十二分的低沉好听。有句古诗形容琴声铮铮然动听,说“泠泠七弦上,静听松风寒”,乍一听到唐清辰的嗓音,不知怎么的,这句话已浮现在容茵的脑海。上一次在雁杳,两人交谈寥寥,也不知道是不是那天他说的话实在太少,容茵发觉自己竟不记得当日对方的嗓音是否有这般惊艳。

  容茵循声转过身,脸上已带上礼貌的浅笑:“唐先生,晚上好。”

  唐清辰近水楼台,直接从自己办公的楼层下到酒店一层大厅。虽然已是初夏,但酒店全天开着中央空调,他便也穿着整齐的西装皮鞋,连领带都打得一丝不苟。落在容茵眼里,自然免不了落一个“太过端着”的印象。奈何此人皮相着实出众,哪怕确实有点儿“端着”,那也是让路过的女孩子看一眼就舍不得移开视线的“端着”。

  容茵一笑,露出白净整齐的八颗牙,看起来非常亲切友好:“唐先生,您的主场,麻烦带路吧。”

  唐清辰定住脚步,他在远处便看到她环顾四周的模样,看起来她并不茫然,该是认得这是什么地方。但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她周身隐隐有些怒气萦绕,唐清辰一时想不明白。尽管容茵笑容温柔灿烂,但他早过了凭对方表情判断心情的年龄,一眼看出对方此刻心情着实不愉。

  一缕淡淡的清香吹拂到鼻端,唐清辰略做停顿,开口:“容小姐有别的事?”

  容茵一愣:“没有。”她扫了一眼唐清辰没什么表情的脸,又解释说,“平时这个时间我也差不多关店了,今天提早一点关,挂上了牌子,往来的顾客都能看到。”

  唐清辰见她一开口说话,先前那股怒气似乎烟消云散,想来应该与自己无关,便也不做深想。手略一提,指尖向前:“那请吧。”

  容茵虽然认得地方,但并不熟悉酒店餐厅的方向。

  好在唐清辰虽然心思霸道,行为倒十足绅士,一路都保持着领先她半步的距离,每到拐弯的地方,都让她知道下一步的方向,又不至于太过落后显得狼狈。

  唐清辰极尽体贴,容茵却越发不自在。两人一路走来,收获注视无数,有工作人员的,也有看起来是宾客模样的。容茵摸不清状况,只能将此种情形全部归罪在唐清辰身上,毕竟平日只有她一个人时,无论在哪儿,都不会引起这么多关注。

  容茵实在不喜欢这种万众瞩目的感觉,坐下来的瞬间,发觉这是一处绝佳的安静之所,又方便临窗赏景,心里总算安稳下来。

  服务生是个五官俏丽的女孩子,为两人递上Menu,又无声退下。

  容茵大致翻了翻,发现这君渡酒店的菜单很有意思,一本是地道的中餐,一本是各式西餐。她朝对面伸一伸手:“今天是我请客,唐先生点菜吧。”

  唐清辰抬眸瞥了她一眼:“看来是这家餐厅的Menu不入容小姐的眼。”

  “我请唐总吃饭,是为道歉,为表诚意,自然要让您点餐。”容茵失笑道,“况且唐总家大业大,唐氏集团旗下的五星级酒店遍布国内外,餐厅的Menu怎么会不好呢?”

  唐清辰翻过一页:“容小姐旅居F国多年,又先后为几家顶级酒店烹制甜品,是见过大世面的人,说话不用这么拘谨。”顿了顿,又补充一句,“道歉这件事,诚意全在心里,不用总挂在嘴边。”

  容茵发觉,自己曾经的判断十分正确,这位唐总实在不好相处。跟这位说话,堪比慢刀子拉肉,不经意间就让你疼一下,缓片刻,又疼一下。若不是因为自己行为不谨慎导致对方引发严重的过敏,她还真不愿意搭工夫在这儿受刑。

  唐清辰见容茵沉默不语,说:“容小姐是喜欢西餐,还是中餐?”

  容茵本来想说随便,一抬眼,正对上唐清辰的双眸,她实在怕一句话没说好,又惹来这位的长篇大论,开口说:“中餐西餐都喜欢,不过既然来了君渡最好的餐厅,就试一试这儿的特色菜吧。”

  “好。”对于容茵的这个回答,唐清辰似乎很满意,招来刚刚递菜单的服务生说,“本月新上的特色菜,让主厨看着搭配。开一瓶九二年的罗曼尼康帝,再多做几道甜品,容小姐大概喜欢吃。”说完,他特意朝容茵投来目光。

  容茵连忙说:“也不用做太多,招牌甜品就可以了。”听到唐清辰说要喝红酒,她其实心里不大乐意,自己是开车过来的,待会儿喝了酒,虽然可以打车回去,可她的小皮卡怎么办?想起来都怪麻烦的。

  唐清辰问:“怎么了?”

  “我今天开车过来的……”容茵发现,在这位唐总的注视下说话,哪怕自己占理,气势上也要短一截,“喝酒的话,怕有点儿麻烦。”

  唐清辰面色稍霁:“不麻烦。待会儿我帮你叫个代驾。”

  这不失为一个解决办法。容茵笑了笑:“我刚回国,对于这些不太熟悉,让唐总见笑了。”

  说话间,服务生端上两盏茶,又为两人摆上茶点,一扇轻巧的花鸟屏风挪过来,恰到好处地隔绝了此处与外间。毕竟两人不是密友,初次同桌吃饭,在完全封闭的雅间总有些尴尬,而彻底敞开的大厅则有些喧嚣。难得唐清辰想得如此周全,用一扇屏风解决了难题,既得了清净,又不至于过分亲近。身畔是素雅的苏绣花鸟屏风,头顶一盏玉兰花宫灯洒下柔和的光,从落地窗望出去,刚好看到外间的小花园,几丛黄的、红的月季开得 正盛,金色的夕阳余晖为这些娇妍的花涂抹上一层天然的金粉,整个花园更添了几分富丽堂皇。

  容茵掀开杯盖,见是上好的白毫银针,上面还浮着两朵雪白的茉莉,不禁一笑:“好多年没喝这个了,想不到唐总也喜欢喝这口。”

  浮在鼻端的清雅花香忽而模糊,忽而清晰,唐清辰未及多想便开了口:“和容小姐今天用的香水很相宜。”

  容茵一愣,随即有点儿不好意思地笑了:“是一位朋友送的,我这人恋旧,以前用惯了的味道。”

  唐清辰说:“倒是和容小姐给人的印象不太一样。”

  “我给人什么印象?”

  唐清辰双手交叉置在桌上,说:“那天被送到医院,我睡了大约三个小时,醒来后对当天的一些事记得模糊,可还是清清楚楚地记得,当时容小姐对我吼的那声‘闭嘴’。”他神色淡然,看起来一本正经极了,可话里却透着浓浓的调侃意味,“当真是振聋发聩,难以忘怀。”

  容茵这回是真的忍不住笑了:“原来让唐总记仇的地方在这儿。”唐清辰不再端着架子,她也跟着放松许多,“那天其实我不是吼你,我是生自己的气。大家从前都不认识,头一次聚在一起吃饭,吃的还是野味,我本应该多注意一点。如果事先多问一句,也不至于害你过敏。”想了想,她略一偏头,看着唐清辰说,“你那天也太逞强了,人都要晕过去了,还说自己没事,只是敏感……”

  恰在此时,一个人影出现在屏风边上,唐清辰和容茵一同扭过头,和急匆匆赶过来的林隽对个正着。

  唐清辰:“……”

  林隽:“……”他现在退后还来得及吗?他想说他什么都没听到,老板会相信吗?为什么每次这种倒霉事儿都要他来扛?林秘书欲哭无泪,面上还要装得特别淡然、特别专业。

  容茵:“……”这两个人都不说话,脸上神色平淡得跟水一样,她实在判断不出,到底是她刚刚说错话了,还是出了什么别的岔子。

  唐清辰问:“什么事?”

  林隽看了容茵一眼,低声说:“抱歉打扰二位用餐,唐总,是那边的事。”

  林隽很聪明,语气只在“那边”上微微加重,两人一个对视,唐清辰便知道林隽的意思。

  唐清辰眉峰略一压:“你代为安排吧。该怎么说你知道。”

  林隽微一颔首:“好的。”他往后挪了两步,站在屏风边上,语气已经恢复如常:“容小姐,抱歉打扰。唐总很重视今晚跟您的约会,我会打点好一切,不让其他事再来烦扰唐总。祝您用餐愉快。”

  容茵慢半拍地点了点头,刚想说点什么,林隽已经退了出去。除了两人因为工作的事初次见面那次,林隽跟她说话均是彼此平等的朋友关系,有时还有套近乎的嫌疑。像这样仿佛下级和领导汇报一样的说话语气,实在让她有点儿不知该如何反应。

  收回视线,正对上唐清辰似有深意的目光,容茵反应过来,连忙摆了摆手:“我刚刚不是故意的……”说着,唇角泄出一丝笑,“我和林先生还算熟悉,如果唐总需要,我可以跟他具体解释一下当天的情形……”

  唐清辰将茶碗的盖子一掀,刮了刮茶水,说:“岂不是越描越黑?”

  他说话的语气淡淡的,神色也淡然,越是如此,越让人想笑。

  容茵这回终于忍不住,扑哧一下笑了出来。

  唐清辰说:“容小姐笑得这么开心,应该是想好要怎么诚心跟我道歉了。”

  容茵秀眉一挑:“这顿晚餐不算赔罪?”

  唐清辰学着她的样子挑一挑眉,眸光向方才林隽站的方向一转。

  容茵明白过来,不由得摇了摇头:“要照唐总这么算,新仇旧怨,我大概还不清了。”

  唐清辰说:“慢慢还,总能还得清的。”

  这人说话慢条斯理的,偏偏还特别气人,让容茵气也不是,笑也不是,只能说:“那依照唐总的意思,我应该怎么偿还才算有诚意?”

  唐清辰向后靠向椅背,跷着二郎腿,腰杆笔直,却又姿态松弛,显然容茵这句话实打实地问到他心坎里去了:“我听林隽说,他也算三顾茅庐,可容小姐并不愿意出山。”

  说到正事上,容茵也换了态度。她品了口茶,在心里感慨唐氏的大手笔。她虽然喜好白毫银针,但味道如此清正的极品白毫,真是这辈子头一回尝。清鲜爽口的茶香在口腔里滚了一遭,她用舌尖勾了勾上颚,浅浅一笑说:“想不到我一个小人物,还能劳动唐总为我费心。”

  唐清辰说:“从前林隽说了几次,我没那么放在心上。”他说得这么坦诚,倒是勾起了容茵的好奇。见容茵看向他的目光中透着讶异,唐清辰一笑,悠悠然说:“不过前几天下午尝了你做的甜品,我倒是改主意了。”

  容茵把玩着茶碗的盖子,说:“换一个吧。”

  “嗯?”

  容茵说:“唐总换一个要求。这一点,我如今确实做不到。”

  唐清辰说:“林隽说你在郊区经营甜品屋实在屈才,我也是这样想。所以容小姐不是做不到,而是不想做。”

  容茵点了点头:“是。我从前在酒店和餐厅工作过,选择回国开一个甜品店自负盈亏,是我自己深思熟虑的结果。所以,唐总如果对我有要求,还是换一个吧。我这人,不喜欢改变自己的初衷。”

  “不改初衷。”唐清辰重复了一遍,似乎是在把玩这四个字的深意,正想说什么,隔着屏风传来服务生的声音。

  是上菜的时候了。

  菜肴一道道端上来,容茵看在眼里,赞在心里。不愧是五星级酒店的大厨,又兼今日是大老板特意要求,每一道菜肴都极尽精致,色香味俱全。有了唐清辰提出的代驾方案,容茵彻底放松下来,享受着面前的美食美酒。

  一餐饭毕,容茵也不得不承认,唐清辰此人,若是冷若冰霜,任谁都要熬不住俯首称臣,可这人若是想,也能让人分分钟生出如沐春风之感。他说话风趣,气势自若,带一点冷幽默,举手投足间不会过分亲昵,却也绝不让人觉得疏远。容茵与他杯盏相迎,一边在心里暗暗想,幸亏自己也算多有历练,放在五六年前,恐怕自己也要与那许多的年轻女孩子一样,一餐饭下来,就忍不住对这位唐总怀上不一般的心思。

  甜品端上来时,容茵露出一抹笑,她指着其中一样焦糖布丁说:“我突然想到一样报答唐总的方式,相信一定能让唐总你满意。”

  唐清辰挑一挑眉毛:“愿闻其详。”

  容茵说:“我相信贵酒店的甜品师一定是业内超一流水准。但有时候,不一样的人,总能吃出不一样的体会。我尝一尝今天这三道甜品,若是能提出些许不一样的建议,让贵酒店的甜品师聊做参考,也算是我为唐总帮上一点忙吧。”

  唐清辰勾了勾唇角,终于绽出一抹笑:“那就请容小姐开始吧。”

  三道甜品依次是焦糖布丁、萨芭雍和勃朗峰栗子蛋糕。容茵刚开始品尝时,唐清辰就朝服务生挥了挥手,让人去后厨请人。

  甜品师赶过来时,容茵刚将三种甜品每样都尝了一块。

  容茵用餐巾擦了擦唇角,刚要抬头,突然迎来对方一个超级热情的拥抱。

  容茵蒙头蒙脑地被对方拉起来,待她费力地从这个过于热情的怀抱中抽出身,看清对方的容貌,也发出一声惊呼:“Pavel!你怎么会在这儿?!”

  容茵说的是法语,对方回答的却是流畅的中文:“茵,真没想到你也来了平城。”

  容茵一愣,也跟着切换回了中文:“你现在中文这么好了!”

  帕维尔朝她眨了眨眼,琥珀色的眼珠里透出愉悦的光:“我可是跟随着你的步伐,来到伟大的中国。茵,在这儿见到我是不是特别惊喜?”

  容茵忍不住摇头笑,一转脸,正对上唐清辰若有所思的目光,解释说:“想不到Pavel做了贵酒店的甜品师。我在F国一家餐馆工作时和他认识,一起工作了差不多一年。算起来,我们也有三年没见了。”

  帕维尔那句“追随着她的步伐”的谎言不攻自破,可他一点都没流露出异样的神色,依旧摩拳擦掌,十分兴奋:“我听说今天唐总要招待贵客,还特别点名要我做几道招牌甜品,早知道是你,那我什么都不做就是了。”

  唐清辰恰在此时插了一句:“这话怎么说?”

  帕维尔揽住容茵的肩膀,笑得别提多灿烂了:“因为当年,茵是我的启蒙恩师啊!”

  容茵此刻只庆幸身旁还有一扇屏风挡着,否则以帕维尔激动时的嗓门,恐怕要吸引不少宾客看热闹的目光。

  她推了推帕维尔的手臂,重新坐回自己的座位,换了一种语言对帕维尔飞快地说了几句话。

  如果容茵继续用法语,唐清辰可以毫不吃力地听个一清二楚,或者英语、西班牙语,都不在话下。可这位小姐实在狡猾,唐清辰仅凭从前在国外与人交流的经验判断,又扫了一眼站在原地人高马大的捷克小伙,心里很快有了答案,容茵说的应该是帕维尔的家乡话。

  也不知容茵说了什么,帕维尔的神情终于正经起来。他本来就高,此刻更是站得笔直,还向容茵行了一个绅士礼:“中国有句老话,恭敬不如从命,那我就听一听茵小姐的点评。”

  容茵笑了笑,说:“点评谈不上,既然是当面交流,说是‘切磋技艺’比较恰当。”

  说到“切磋”这个词,她飞快地切换回法语词汇,帕维尔露出了然的神色,唇边的笑容更深了一些,说:“好的,茵小姐。”

  当着帕维尔的面,容茵又尝了一口焦糖布丁,唇角弯弯,笑的时候,左侧唇畔显出一个小小的梨涡:“这道焦糖布丁实在无可挑剔,如果刚刚不是还要尝另外两个,这份布丁我肯定早吃得一点不剩。”

  帕维尔听着,回以一个灿烂的笑容。

  说话间,容茵竟真的吃光了整只布丁,随后又用叉子轻轻戳了戳旁边那份萨芭雍:“三样甜品里,最不成功的要属这份萨芭雍。”说完这句,她抬首,看向唐清辰,“唐总尝尝看,味道如何?”

  唐清辰向来不喜甜品,但听了容茵的请求,竟然也拿起叉子,插下一块送入口中。片刻后,他点评:“酒香浓郁,味道不错。”

  帕维尔说:“萨芭雍源自意大利,是一道典型的宫廷甜品,传统的萨芭雍最显著的特点就是酒香浓郁。”帕维尔知道面前这位老总熟悉法语,索性直接用法语讲解,“不过我做的这款,算是有一点创新,加入了少许咖啡,吃在口中既有甜酒的醇,也有咖啡的淡淡苦涩,再加上巧克力的香浓和甜奶油、乳酪的浓香,整道甜品在整体的口感上达到一种新的平衡。最上面这一点樱桃的微酸,吃在口中应该算得上画龙点睛吧。”

  说完这一长串,他朝容茵眨了眨眼睛,一副邀功的俏皮相。

  容茵见状一笑,说:“味道确实无可挑剔。”不等帕维尔挺起胸膛,她又添了一句,“我觉得稍逊一筹的,是这道甜品的口感。”

  “口感?”帕维尔重复道。

  连唐清辰和候在一旁的女服务生也看向她。

  容茵将自己的盘子往前一推,示意帕维尔不妨尝一尝。

  三年前,帕维尔在西餐厅后厨给容茵做学徒时,便对这位本事大、脾气也大的东方小妞钟情不已,三年后他就职于唐氏集团旗下的君渡酒店,并在后厨凭借一双巧手和一张甜嘴站稳脚跟,哪想竟然又在这儿与他的梦中情人重逢。帕维尔踌躇满志,觉得这真是天赐之缘。见容茵对他也不像昔日那般不假辞色,反而含情带笑,心中越发笃定平城是他的幸运之城。他弓着身弯着腰,笑吟吟地接过盘子,拿起容茵之前用过的那只小叉子,正待与容茵来个间接亲吻,就听耳畔响起另一道低沉的男声——

  “餐厅就这么节省刀叉?”唐清辰目不斜视,看着帕维尔手里的甜品,话却是对身旁的服务生说的:“去拿一副新的餐具来。”

  容茵倒是没考虑这么多,听唐清辰这样说,也没有多想。倒是帕维尔唇角一弯,笑容无瑕:“我和茵是多年的好朋友,我不介意。”

  唐清辰面不改色:“每年春夏地温上升,平城总是容易衍生各类传染病,还是注意点个人卫生比较好。”

  唐清辰这话说得实在大义凛然,连容茵都被感染,曾经当医学生时的洁癖也跟着抬头,点头称是:“还是唐总考虑周全。”说着,她从帕维尔手中拿过自己用的那副餐具,放在一旁。

  年轻娇美的女服务生脚步轻盈,很快折返,水汪汪的眼睛瞧着帕维尔,将吃甜品用的整套餐具并一张餐巾递了过去。

  帕维尔尝了一口自己亲手制作的甜品,原本舒展的眉头渐渐皱紧。

  容茵说:“吃出来了?”两人都是专业人士,容茵点出关键所在,帕维尔一口便尝出问题也不稀奇。但旁边还有两位求知若渴的观众,容茵不得不仔细解释:“这道萨芭雍的味道确实非常可口,如果非要鸡蛋里挑骨头,我要说的就是,这里面蛋糊的部分有些烤过火了。无论是传统还是新式做法,萨芭雍最重要的两个特点,一是酒香芳醇,二就是口感甘润。这个问题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若是普通的客人来吃,应该吃不出什么不妥,也可以算是我吹毛求疵了。”

  帕维尔目光深邃,如同一束聚光灯,笔直地打在容茵的面庞:“这不是吹毛求疵,哪怕是普通的宾客,如果是萨芭雍的忠实爱好者,也会吃出这里面的蛋糊处理不当。茵小姐说得没错,口感的问题,说起来是大问题。”

  说完,他似乎陷入了某种深思,直到容茵再度开口,才回过神来。

  “勃朗峰栗子蛋糕,法语的原名是Mont Blanc,意思是白色山峰,这道甜品在F国和Y国当地流传甚广,从前Pavel在F国的时候应该也做了无数次,各方面都应该无法挑剔。”说到这儿,容茵似笑非笑地看了帕维尔一眼,“不过我猜,你最近大概有点儿上火了,舌头对于甜味不够敏感,因此这道甜品,如果在专业的舌头尝来,甜度超过了那么一点儿。”

  不光唐清辰,就连年轻的女服务生都不禁担忧起来。半晌,帕维尔突然笑了,他微一躬身,牵起容茵的手,在她手指的指尖落下一个轻吻,随即站直了身体:“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前两天我有些发烧,请假休息了一天,今天感觉不错就提前回来上班了,你说得对,甜品师的身体状况与甜品甜度的把持息息相关,是我大意了。茵,谢谢你,即便过了这么多年,你仍旧是我的老师。”

  容茵也站起身:“你过誉了,我可当不得你的老师,过去我们是最好的同事和朋友,想不到今天会在这儿跟你重逢,还吃到了你做的美味甜品。”她主动伸出手,与帕维尔握了握手,“你现在可比我厉害多了,君渡能够雇佣你,是唐总的幸运。”

  她说这话的时候,言辞恳切,神态真诚,帕维尔知道她这是在唐清辰面前为自己说好话,感动之余,对容茵的那点小心思浮浮沉沉,险些一个忍不住当场倾洒而出:“茵,我……”

  “我先去一趟洗手间。”容茵朝唐清辰回一个微笑,“你们先聊。”

  她走得轻快利落,若不是随身的背包还放在椅子上,在场的两个男人都以为她要这么一去不返。

  在帕维尔,是因为曾经那次不愉快的经历,容茵便是这么挥一挥手,不见踪迹。在唐清辰,则是他早从林隽那儿听说了这位容小姐,看似温温柔柔,实则举止潇洒。用林隽的原话说,简直像条滑不溜手的鱼儿,一不注意就溜没了影。

  唐清辰示意服务生撤下餐盘:“上果盘吧,再沏一壶茉莉香片来。”

  屏风后只剩下两个男人,唐清辰问:“你和容小姐一起工作过的餐厅,叫什么名字?”

  对于这点,帕维尔倒是坦诚:“是一家不大的西餐馆,叫‘家的时光’,就在巴黎玛莱区的玫瑰街上。”

  唐清辰眉心微动,玫瑰街这个名字,哪怕翻译成了中文,也带着一番香韵。记忆中那一点模糊的氤氲,如同夏日夜晚打在玻璃窗上的雨珠儿,刚开始只有一点点,渐渐那水渍便连成了片,迷蒙的玻璃映出窗外真实的景儿来。

  容茵介绍帕维尔时,曾经说过一句“三年前”,三年前春天的巴黎玫瑰街……唐清辰抿着唇角,那些日子,对他实在称不上好的回忆。

  帕维尔却似乎来了兴致,主动攀谈:“Boss,有件事,您真要感谢茵小姐。”

  唐清辰抬眸,就见帕维尔弯身,凑近他耳边低声说:“今天这道萨芭雍口感失衡,若不是茵小姐提醒,我还没有留意到,是我们的烤箱出了问题……”

  唐清辰抬了抬眉,对于后厨琐事,他一概不通,但他也知道,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工具上的一点错失,可能会造成失之毫厘、谬以千里的后果。听帕维尔细细解释完,他略一点头,说:“晚点你让赵经理来我办公室,重新采买一批专业的烤箱,牌子和类型你来做主挑选。”

  帕维尔点头表示记下。

  容茵回到餐厅,看到的便是这副情形,坐着的那位唐总看起来心不在焉,帕维尔则摩拳擦掌,眼神发亮。

  果盘和茉莉香片很快便上了桌,容茵闻到茶香,不由失笑。唐清辰乍看是一个极为冷静克制的人,可相处不久,便发现并非如此。在他划定的安全区域内,他会极尽可能地放纵。就如他今天闻到她身上的茉莉香水味,从餐前的白毫银针添上两朵新鲜茉莉,到餐后茶香馥郁的茉莉香片,他觉得能投她所好,便极尽可能地去满足她的偏好。

  两人性格刚好有些相反,容茵习惯了去克制自己的偏好,就如她多年来都喜欢这支阿蒂仙的绿夏清茶,却不会每天都喷。因为工作性质和环境的缘故,多数时间,她身上都沾满了面粉和糖粉的气息,而这一点茉莉清茶的幽香,尽管是发自内心的珍爱,她也只在极少数自由的私人时刻,才会放任自己去享受。

  后厨还有不少工作,而帕维尔厚着脸皮留在原地不肯走,是为了等容茵回来多跟她说两句话,顺便留一个联系方式。

  容茵也落落大方,从包里取出名片盒,递了一张印有甜品店名字和电话的名片过去:“我自己的店。有空的时候,欢迎光顾。”

  “甜度。”帕维尔念出上面的中文,细细一品,便笑了出来,“还真是茵的风格。”

  容茵与他握了握手:“知道你还有工作,去忙吧,回头再联系。”

  帕维尔早看出大老板面色不虞,得了容茵的联络方式,又知晓了她如今的工作地点,自然是志得意满,翩然而去。

  留下容茵和唐清辰相对而坐,后者神色不明,半晌没说一句话。

  容茵见他大概在想事情,也乐得清静。就着一杯茉莉香片,享受这难得的餐后静谧。

  “容小姐今年大概行桃花运。”

  唐清辰不说话则已,开口就是这么一句,打了容茵一个措手不及。

  她品了品这话,随即一笑:“如果这桃花是指客似云来的话,那就承唐总的吉言了。”

  做生意的人都知道,不仅异性缘称桃花,好人缘也同样称为桃花,因此不仅急着婚嫁的年轻人愿意求桃花运,但凡敞开门做生意的,无不愿意求一个热热闹闹的桃花运,保佑自己一整年宾客盈门、热热闹闹。

  容茵这招太极打得漂亮。唐清辰瞥她一眼,索性挑明:“帕维尔喜欢你,林隽也总念叨你好话,我看容小姐恐怕过不了多久,就要添一位男朋友了。”

  唐清辰这话说得直白,容茵的反应却更落落大方。她尝一口热茶,眼角眉梢都跟着温软,显然很享受这茶香:“短时间内没这个打算。一餐饭下来,唐总跟我倒是熟悉不少,都开始关心起我的人生大事了。”

  唐清辰一愣,说:“容小姐真是潇洒,令我羡慕。”

  容茵这才听出,唐清辰并不是多么关心她,而是感怀自己,不禁莞尔:“唐总看起来最多也只有三十出头吧?”

  唐清辰闻言,蹙了蹙眉:“我一眼看上去就像三十出头了?”其实他今年刚刚三十岁整,容茵这话说得轻巧,可听在他耳朵里,怎么都觉得不是滋味儿。

  容茵哈哈一笑:“容貌看起来不像,不过你太稳重了,怎么看都不像二十几岁的样子。”她接着之前的话题接着说,“男人三十可是黄金年龄,怎么唐总一副恨娶的忧愁样?”

  “不是我,是家里长辈。”难得见到容茵这样的女人,性格绝对说不上粘腻,也不是苏苏那样的豪气干云,硬要做个评价,唐清辰心里只生出“春风拂面”四个字。又因为帕维尔提及的那间餐馆,让他心里生出一点美好的希望的影子,不自觉的愿意对容茵多说两句:“我本人对于结婚没什么想法,现代社会,婚姻已不是生活的必需品,没必要为了一个已婚的身份,将两个本来没感情的人捆绑在一起,硬去培养感情。”

  “我同意。”容茵说,“宁缺毋滥,没有合适的,就这么单身过一辈子也蛮好。”

  唐清辰端起茶盏,与她碰一碰杯子:“容小姐是知音。”

  容茵朝他一笑:“既然是知音,就请唐总原谅我的过错,吃过这餐饭,接受我诚心诚意的道歉吧。”

  也不知道是不是两个人方才说了几句体己话,这回唐清辰竟然答应得挺爽快:“好。过敏的事,就此翻篇。”他拿手指点了点容茵,“不然我怕你要宣传得满世界都知道了。”

  • Copyright © 1998 - 2019 www.lnd.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网站各类信息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版权所有 北国网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2112006002
  • 沈网警备案20040201号
  • 北国网官方微信
  • 带你每天
  • “ 动 ”
  • 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