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辽宁新闻娱乐视频时尚读书健康农业家居家电婚庆乐活汽车亲子E报论坛

一剧一评 日常生活的诗意消解——我看《八月》

即时 2017-04-01 10:18来源:辽宁日报 作者:韩传喜 编辑:郭作新

  散文化叙事手法保持了生活的原生态,在真实再现中,分享了共同的集体记忆

  阴暗潮湿的空气,逼仄颓圮的街道,破旧拥挤的房间,一家三口围坐就餐,满眼尽是锅碗瓢盆、居家饮食……这是电影《八月》的开头向我们展示的场景——一种几乎原生态的日常生活被呈现出来。这种琐碎平淡、粗粝质朴的日常叙事,显然与注重诗意的电影美学背道而驰,却因一种强烈的现实指向意味而别具一格。

  《八月》 的故事发生在上世纪90年代的一个西部小城。因改革,小城中一部分人的生活依旧平静如水,而另一部分人的生活却随之发生了很大改变,他们或面临下岗后重新就业的艰难选择,或陷入平静生活被打乱后的精神困顿,平淡无奇的生活表象之下,隐约显现着无尽的委婉曲折和波澜起伏,而这也正是电影表现的着力之处。

  按照常理,这种日常生活场景一旦成为电影表现的全部内容,极易造成叙事的支离破碎和情节的杂乱无章。从表面上看,《八月》的确如此,从头至尾,这种日常生活场景充斥了整个电影画面,缺少了大开大合的故事、恢宏壮阔的场面以及诗意盎然的氛围,电影以一种极端的冗长乏味挑战着观众的耐受力。但慢赏细品并非完全如此。《八月》对日常生活的展现,并非无逻辑地任意铺排,也不是板滞、芜杂、生硬地记录,而是采用了一种相对特别的散文化的叙事手法,其提炼与剪裁尽可能地保持了生活的原生态。电影中的小城旧事,不是线性地以时间为线索展开,而是选取了时间的一个切点和生活的一个横断面,从而将所有的叙事内容融入其中。屋内围坐就餐、河边围观宰羊;亲人照顾老人、邻里争吵骂街;工厂内的集体狂欢、舞场里的争相表演……这些日常生活场景像一条长长的生活流,牵扯出上个世纪90年代历史情境的千头万绪,连缀起一片交织着复杂情感记忆的历史光影。再加上黑白的基调,营造了一种浓郁的往日情景与怀旧氛围。

  在这种日常生活场景的展现中,融汇其间的,既有亲情和友情,也有青春和回忆,既有欣喜和狂欢,也有焦虑和徘徊,其中最具感染力的,是一代人的生存之困。张晨在单位改制解体之后,经过一番挣扎,不得不跟随自己最看不上的韩胖子,远走他乡另谋职业。要强的张晨虽表面强作洒脱,内心却焦虑万分,离家远走实属迫不得已,为谋生计。张晨如此,三哥同样如此。无拘无束、放诞不羁的三哥,在经历了人生的波折之后,面对父亲的突然离世,最终只能以无力的痛哭来面对生活的磨难。张晨们代表的,其实是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小人物,在平凡卑微的人生中,虽勤奋踏实,坚信“只要有本事就行”,但在时代的滚滚洪流中,却常力不从心,不想随波逐流,也只能勉力前行。正如生活本身有常态,也有意外,人们只能在生活当中来认领生活。从张晨们身上,观众得到了一种强烈的同构感。对于同样刚从那个时代走过来的普通人而言,张晨们的生活是那么真实可感,恍如昨日;而对于年轻一代而言,也在影片的真实再现中,分享了共同的历史背景与集体记忆。光阴荏苒,回首望去,曾经走过的道路,以及道路上斑斑点点、影影绰绰的往事,依然以其特定的鲜活的声色影像,打动着今日的观众。

  消解了日常生活的诗意后, 还应对生活的广阔性和丰富性 有新的开拓

  全部由非专业演员演绎日常生活,应该是《八月》的第二个冒险之处。而正是这种冒险,使电影获得了一种原汁原味的质朴感。张小雷既是电影的主人公,也是电影的一个叙事视角,他是工人张晨和郭老师的儿子,正面临着小升初考试。以儿童的视角来看取成人世界,使观众从惯常经见的现实常态中,有了一种意外而独特的发现。面对儿子的升学压力,张晨夫妇表现出了截然不同的态度,张晨信奉有学上就行,而要强的郭老师则满心期待儿子能考上重点中学,作为当事者的张小雷,却脖子上挂着一副双截棍,整天百无聊赖、满街“瞎跑”,根本没表现出紧张的备考状态。这一家三口的典型状态,其实正是当时无数个家庭的真实写照。影片中几乎所有的场景都是通过张小雷的眼睛来看取的:一家人围在太姥姥身边照顾老人,母亲给钱接济舅舅,三哥剥羊、被抓、在父亲去世后的悲伤,一群小流氓拦路抢劫,影院观影,台球厅打球……通过一个四处闲逛的孩子,影片获得了一个贯穿性的独特视角,加之非专业演员的本色出演,从而实现了和现实生活的无缝对接。日常生活本身便是如此质朴而粗粝,所谓的诗意,只不过是涂抹在表象上的一层油彩,正如精致庭院只供旅人游客观光逗留,而寻常街巷才是平民百姓长久居住之所。

  解构的目的其实还是为了建构,当消解了日常生活的诗意之后,还应对生活的广阔性和丰富性有新的开拓,重建对生活新的理解和更深层次的诗意。应该说,《八月》在这方面做得显然还不够,这可能也是文艺片难以摆脱的困局。历数近两年的文艺片,《路边野餐》《百鸟朝凤》《长江图》等,虽在宣传营销方面用尽心力,但效果均不理想。在当下这个商业化的时代,消费主义盛行,商业片常是电影市场中的赢家,而文艺片在此困局之中,又往往因本身的问题,如电影叙事内容的感染力不足、艺术追求与表现技巧的巨大落差等,遭到观众的集体冷落。文艺片的破冰之旅,任重道远。

  □韩传喜(作者系东北财经大学新闻传播学院院长、教授)

 

    《八月》剧照

相关阅读
北国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北国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北国网的书面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北国网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使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把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把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北国网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北国网书面授权。否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2、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北国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北国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新书上线

BOOK ONLINE

  • Copyright © 1998 - 2016 www.lnd.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网站各类信息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版权所有 北国网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2112006002
  • 沈网警备案20040201号
  • 北国网官方微信
  • 带你每天
  • “ 动 ”
  • 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