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辽宁新闻娱乐视频时尚读书健康农业家居家电婚庆乐活亲子E报论坛

身份2

连载内容 2017-06-30 10:20来源:北国网文化频道 作者: 编辑:郭作新

  袁午苏醒过来,发现自己正和衣躺在某家大饭店客房的床上,头部的痛感将记忆拉回到方溪文拿皮箱砸向他的那一瞬间。窗外已是朗朗白昼,也不知在那之后过去了多久。他正疑惑自己怎么会来到这里,一旁沙发上那个戴金丝眼镜的小伙子见他有了动静,连忙起身凑近,面露关切之色:

  "方先生,您总算醒了。"

  袁午下意识地用手一碰肋下,硬硬的勃朗宁手枪还在,心神为之一定。知道对方错认自己,但情势不明,只能含糊地 "嗯"了一声。

  "车上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旁边有那么多血?幸亏我抢先 一步,要不然落到巡捕手里,再从您身上搜出枪来,那就麻烦大了。"小伙子似是急于将功劳揽到自己头上。

  袁午从床上坐起,一眼瞥见床头柜上的那只怀表,大致明白了原因所在。不过,对于方溪文将自己砸晕后何以会出现眼下的结果,他却茫无头绪。他随口诌了一套说辞,只说是邻座的两个无赖因赌牌起争执并动起了手,他劝架反而被殴。小伙子听罢释然,随即说:

  "小弟白野牧,加入军统已三年有余,今后跟方先生共事,还望方先生多多指教、提携!"

  袁午脸上堆笑,心里却动了杀机。他一边揉抚着头上的痛处,一边走近窗边。只见饭店紧邻一条店铺林立、招牌如云的大街。远处楼宇间蜿蜒如带的一泓水面,想来就是黄浦江无疑。

  "哦,对了,刚给莫美唐小姐去过电话,她应该很快就到。"

  听到"莫美唐"三字,袁午暗吃一惊。他此次由北方到日军重围中已成"孤岛"的上海租界,是奉中共上级密令,惩办一个名叫莫冠群的叛徒的,按照行前掌握的资料,莫美唐正是莫冠群的独女。莫冠群的公开身份是著名实业家兼上海金融同业公会理事,实为上海地下党高级领导人,数月前被捕后投降日伪,致使上海的地下联络点一夜间丧失殆尽,再加此人对地下党的组织形态和活动规律了如指掌,无疑使中共在整个日占区的生存都蒙上一层阴影。

  小白继续在他身后恭维地说:

  "方先生魅力不小啊,都分别两年多了,莫小姐还是急不可待地想马上见到您。相信方先生此次定能不辱使命,顺利从莫冠群手里弄到戴老板想要的情报。"

  袁午本想回手撂倒小白,听他这样一说,心眼忽然活动起来。想到如能控制莫小姐,威胁她为人质,或许更容易接近莫冠群,出奇制胜,一击成功,到时再去寻找组织不迟。

  * * *

  父亲死后,袁午在老家的一家赌场当过几年端茶扫地的伙计,正是在那里他精通了各种赌博的方法,熟识了各种出千的套路,学会了从赌桌上的表现洞窥他人内心,也把自己磨炼成了一个一旦看准时机便敢于舍命相搏的赌徒。一天,一个濒临绝境的农民带着手头最后一块银元走进赌场,想赢一笔钱给孩子治病,如果输了就要投河自尽,满怀同情的袁午暗施手法相助,帮农民赢走50块大洋。输了钱的恶霸迁怒于袁午,将他拖到门外打得奄奄一息,是一位路过的中年男人救了他。后来正是这位人称茶叔的男人引他走上革命道路,将他一步步锻造成行动高手。从那以后,革命对他来说就是一块新的赌盘,枪弹对他来说无异于另一副赌具,一次次领受的任务就像不断重掷的骰子,唯一相同的是每次下的注都必是鲜血、是肉身、是生命。

  不久前,因为莫冠群的叛变,被袁午视若生父的茶叔在济南被捕,落入日本特高课头子真田忠胜之手,惨遭杀害。而此次受命来沪行刺,正是源于袁午的主动请缨。

  袁午骨子里的赌性再度迸发,打定主意要借此天赐良机完成使命。赌桌上偷梁换柱、瞒天过海,他本是好手;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也早修成行家;而且形势越危急、局面越混乱,他反倒越来劲。他兜着圈子从小白嘴里套话,渐渐摸清了方溪文和莫小姐的关系--在大学时代曾是一对恋人。

  桌上电话响了两声。

  "这是楼下望风同志发来的信号,莫小姐已进饭店大门。我不便待在这里,这就去隔壁房间,有什么需要随时叫我。不过,这里隔音不好,等会儿你跟莫小姐亲热的时候,可得慎重着点儿啊。"

  说到最后,小白镜片下的眼睛,一脸坏笑。

  小白刚刚离开,走廊的一头就响起高跟鞋的橐橐声,不疾不徐,轻重有致,像是踏在琴键上。这行琴音变得越来越清亮, 最后在门外戛然而止。敲门声随即响起。

  袁午走到门边,侧耳凝听片刻,接下来的动作快如闪电:在打开门的一刹那,将体态娇小、一袭雪青色旗袍的莫小姐一把拉进屋内,她的惊叫尚未出口,就已被他一只满是厚茧的大手紧紧捂住。在隔壁的小白听来,想必两人是以一场近乎窒息的热吻作为久别重逢的开场白。

  莫小姐惊恐地瞪大双眼,身子奋力挣扎,却丝毫撼动不了袁午强有力的臂弯。袁午贴近莫小姐低声耳语:

  "我是方先生的朋友,他现在有危险,你要想保他的命,就得一字不差按我说的做。听明白没有?"

  莫小姐停止挣扎,点了点头。袁午抬眼扫扫天花板,又将耳凑近门边听听动静,继续压低嗓音说:

  "这里已经被人控制,他们把你叫来,是想让你确认我是不是方先生,如果你不认,那真的方先生马上会死。听明白没有?"

  莫小姐眉头紧蹙,但还是点了点头。袁午这才松开手,让莫小姐那张一时被扭曲的脸庞恢复了精致的轮廓。

  "美唐啊--"他突然换了副高亢而深情的腔调,同时以手指墙,示意这话是说给隔壁听的。"你知不知道,这几年我想你想得好苦!好多回在梦里见到你,醒来后为你担心这担心那。现在看到你,我的心总算是放下来了啊!"

  莫小姐被袁午的一惊一乍弄懵了,可由于担心方溪文的安危,又不敢不信。"你……你就会说假话!"她说得口气生硬,却也算应景。袁午见莫小姐已经着了他的道,知道接下去必须继续采取 "神经战法",不给她留下半点儿思索和怀疑的间隙,同时还得顾及隔壁监听的小白以及散布于饭店内外的军统特工们,使其相信他和莫小姐的关系。他只好避虚就实,忽而说起昨晚火车上的倒霉遭遇,让莫小姐察看一下他脑顶尚未消退的瘀肿,忽而又提起老家的风土物产,跟莫小姐记忆中方溪文做过的描述竟无二致。

  多年以来,袁午都把自己家破人亡这笔账记在方家头上, 这也是为什么当初茶叔向他灌输革命道理时,他首先想到的只是向方家复仇。领着山里的游击队潜入县城打劫方家那次,完全是他自作主张,为此还曾挨过组织上的严厉批评。不过当时方溪文正在省城上学,不然袁午一定会像修理他老子一样,好好地修理他一番。袁午担心话扯多了难免露馅,赶紧在桌上的便笺上写下两行字,然后举到莫小姐面前,示意她照着上面说:

  "今天家里还有事,我得回去了,你送我吧!"

  把写过字的便笺扔进抽水马桶冲掉后,袁午让莫小姐挽着他出门下楼。两人在路边各上一辆黄包车,一前一后向着莫家奔去。情报表明,莫冠群几乎天天龟缩在家办公。袁午感到自己正一步步逼近即将在赌桌上揭开骰筒的时刻,这使他一时血脉偾张、瞳仁放亮。

  黄包车驶近莫公馆,袁午远远望见大门和内院布满便衣岗哨,进门的人都得先接受搜身。袁午拍拍腰间的勃朗宁,知道今天已无机会,只能从长计议。莫小姐一下车,便急切地追问他方先生到底在哪里,遇到了什么危险。袁午担心她召唤便衣抓捕自己,就低声说要想保住方先生的命,必须对今天的事只字不提,过两天自会联系她,让她和旧相好见面。

相关阅读
北国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北国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北国网的书面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北国网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使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把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把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北国网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北国网书面授权。否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2、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北国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北国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新书上线

BOOK ONLINE

  • Copyright © 1998 - 2017 www.lnd.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网站各类信息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版权所有 北国网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2112006002
  • 沈网警备案20040201号
  • 北国网官方微信
  • 带你每天
  • “ 动 ”
  • 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