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辽宁新闻娱乐视频时尚读书健康农业家居家电婚庆乐活亲子E报论坛

身份3

连载内容 2017-06-30 10:20来源:北国网文化频道 作者: 编辑:郭作新

  方溪文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置身于医院的病房。麻药的劲头已经过去,身子稍动,痛感便会从紧束的绷带下不断袭来。他曾在迷糊中几次听人提到"袁先生",沮丧地以为两人落在了一处,此刻睁眼一看,病房里也就他一个人。窗外是个大白天,但天低云暗,分不出是一天中的哪个时候。意外的是,他用以对付袁午的小皮箱,竟然就搁在床边的桌子上。

  方溪文从床上挣扎而起。箱子没有带锁,揿开搭扣,轻易就能打开。里面除了几件换洗衣服,多是麻将、扑克牌、骰盒、 骰筒、签条之类的赌具。还有一样长筒状的东西,两头粗细不一,举到眼前,看起来似乎是只万花筒。

  护士端着药盘进来,叫声"袁先生"。方溪文恍悟自己被错认,刚要辩白,忽有一位寸短头发、蓄连鬓胡的中年男人进来, 并不说话,只是向他以目示意。直到护士交代完服药事宜离去,中年男人才绽露出一脸的困惑和焦急:

  "袁先生,火车上出了什么事?怎么会被捅刀子?幸亏有这箱子证明身份,要不然我们连人都接不到。"

  方溪文不清楚对方是什么背景来头,只好装作疼痛呻吟, 借以寻思对策。"车上遇到了小偷……"他语焉不详,要看对方的反应。

  自称姓洪的中年男人显然对这一说法非常失望,狐疑地上下打量方溪文。"今后一定要处处谨慎,切不可因小失大。我们的任务高度机密,出不得任何岔子。"老洪压低声音,言语中颇有责备之意。

  方溪文顺着老洪的话,模棱地问:

  "那,准备得怎样了?"

  老洪在病房中踱开几步。

  "那老狐狸平日深居简出,极少露面,公馆周围又警戒森严,很难下手。"

  方溪文听到"下手",心中不免一惊。"有几成把握?"问得还是那么含混。

  "很难说。我已经在戈登路和武定路的转角处、莫公馆对面租了一处房子,可供日夜监视,也在狙击步枪射程之内。"

  方溪文至此已经了然,老洪所说的"任务"就是刺杀莫冠群,其所属组织必为共党。而他本人此次受命来沪,正是要利用他与莫美唐小姐曾经的恋人关系,接近其父莫冠群,刺探有关日伪乃至共党地下组织方面的情报,可能的话将莫冠群发展为双面间谍。他完全没想到阴差阳错,浑浑噩噩间居然落到共党地下组织手中,不禁因恐惧和激动交织而浑身发抖,额头冒出细密的汗珠。

  老洪以为方溪文伤口疼痛发作,要去传唤大夫。方溪文连说不用,极力平定心神。

  "你先养好伤再说。接下来的事情就要拜托你了,我和小组的同志们会全力配合。"

  话虽这样说,老洪却无法打消对于方溪文的怀疑,怎么看怎么觉得这个身材单薄、面皮白净、连火车上的区区毛贼都对付不了的年轻人,都不像是组织上派遣来的资深杀手。此次行动的指令来自一份米汤书写的密件,上面没有描述杀手的外貌特征,但提到此人有个名叫林可青的表妹,是公共租界一家华商纱厂的女工。老洪决定秘密联络林可青来医院,只要她认不出方溪文,就立即将他处理掉。

  * * *

  这天方溪文来到换药室门外,排在长椅上几位病人中间。他早看出老洪怀疑自己,也发现已经被人监视,时刻都想伺机逃跑,但又知道绝不可贸然行事。他自幼性格稳重,无论干什么都会先反复权衡利弊得失,谋定而后动。袁午在火车上说他 从不做没有把握的事,的确是一语中的。此次上海之行,他原以为局面尽在掌控中,对完成任务信心十足,只是想到要利用莫小姐的感情,于心稍有不忍。怎料意外的发生让他陡然踏入一片前所未遇之险境,时时充满变数,步步隐含杀机。

  幸亏方溪文高度警觉,不漏过身边任何异动,穿着吊带工装的林可青刚在走廊一头出现,他马上认出了这个跟记忆中在家乡时一样,还是一副假小子模样的女孩。再看她左顾右盼、寻寻觅觅的样子,他脑中顷刻间过电一般,猜出这是老洪布下的计策。两头的出口肯定被人把住,此时想跑已来不及。

  方溪文在病人中装作低头打盹,等林可青走过才起身追上,做出很亲昵的样子突然捂住她的双眼,却不吭声。可青兴奋地叫道:

  "表哥!"

  方溪文知道她和袁午一起长大,也深谙方袁两家世仇,凑近她耳边低语:

  "听着,我是方家的大少爷,还记得我吧?你表哥找我报仇,捅了我两刀,现在他落在我的人手里,是死是活全凭我一 句话!"

  他一眼瞥见老洪正往这边快步走来,又恶狠狠地加重语气:

  "现在你得认我是你表哥,别问为什么。你要想救姓袁的, 就乖乖照我说的做!"

  方溪文松开手,扳转可青的身子,趁她目瞪口呆,在她肩头连拍数下,转而对走近的老洪朗笑:

  "老洪啊,我本来还想过几天等出了院再去看我表妹,没想到你先替我联系上了。多谢多谢,我们兄妹俩有好几年没见了!"

  可青只是从纱厂门房得知,有人打来电话说她表哥刚到上海就受伤住院,于是赶紧请假匆匆跑来。没想到见到的却是昔日仇人,又不清楚他跟一脸大胡子面带凶相的老洪到底是什么关系,将信将疑之中,她只好红着脸附和地点点头,随即问道:

  "你的伤……严重吗?"

  方溪文掀起衣角,让可青看看缠在小腹上的绷带,轻描淡写地解释了一番火车上发生的事,叫她不用担心。他转而又神态关切地问起可青工作和生活的近况,还就她这个辣椒汁里泡大的湘妹子是否适应得来甜腻腻的上海菜打趣了一番。

  老洪见此情形,心里踏实下来。

  换药完毕,方溪文领着可青回到病房。可青一眼认出皮箱里装的确是表哥为出千特制的赌具,顿时情绪激动,要求马上见表哥。方溪文冷冰冰地说现在不是时候,但过两天自会把人交到她手上。

  送走林可青,方溪文意识到医院已非久留之地,便向老洪提出马上出院。老洪劝他再多休养几天,彻底把伤养好,他却很积极地表示完成任务要紧。老洪交给他武定路上房子的钥匙, 简要介绍了房东和邻居的情况,又交代东南角地板下藏有一把 左轮手枪可备不时之需。方溪文收拾停当,拎起皮箱正要走出病房,老洪忽然诧异地叫道:

  "你怎么忘了这个?"

  顺着老洪的目光,方溪文发现原来是那只万花筒落在窗台上。他并不清楚它有什么用途,但从老洪的口气推想,那万花筒必定相当重要。他将万花筒收入皮箱内,一瞥之下,看到老洪眼中再次掠过一抹怀疑之色。

相关阅读
北国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北国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北国网的书面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北国网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使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把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把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北国网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北国网书面授权。否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2、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北国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北国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新书上线

BOOK ONLINE

  • Copyright © 1998 - 2017 www.lnd.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网站各类信息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版权所有 北国网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2112006002
  • 沈网警备案20040201号
  • 北国网官方微信
  • 带你每天
  • “ 动 ”
  • 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