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辽宁新闻娱乐视频时尚读书健康农业家居家电婚庆乐活亲子E报论坛

身份5

连载内容 2017-06-30 10:20来源:北国网文化频道 作者: 编辑:郭作新

  袁午早听说城西一带赌场云集,按捺不住想去一探究竟,也好借机在赌桌上笼络一下小白。这天入夜,他叫小白带路,两人一起来到愚园路,在名头最响的"好莱坞游乐场"门前下 了黄包车。他刚踏上台阶,忽见灯影幢幢中有位姑娘,正气汹汹地瞪着自己。袁午认出是表妹,大吃一惊,赶紧塞给小白几块大洋,让他先进场,随后过去把表妹拉到一边。

  "你怎么来了?"

  当年林可青是靠表哥的资助才逃离包办婚姻,从家乡跑到上海的,因而对表哥一直心怀感激。在她眼里,表哥虽说性情乖张,身上有这样那样的缺点,但在大是大非面前从不含糊。她实在不愿相信方溪文的话,可外滩街头目睹的一幕又让她没法不信。她冲着袁午劈头盖脸一通臭骂:

  "你二叔全家都是被日本飞机炸死的,你舅姥姥有只眼睛是被日本兵捅瞎的,这些你都忘了?你怎么能觍着脸给日本人做事,还跟汉奸的女儿勾搭?你怎么还不如那个姓方的有骨气?"

  袁午先是一愣,随即明白过来,呵呵一笑:

  "我是什么样的人,别人不清楚,表妹你还不清楚?姓方的是有把柄落在我手里,不得不听我的,但又不甘心。他没告诉你他以前跟那个莫小姐是一对?我现在是假冒他的身份接近莫家,为的是从莫小姐的汉奸老子那里骗一笔钱,换成药品,支援战场上的中国军人。"

  "你说的是真的?"

  "这号事情开得玩笑?"

  "那干吗要让姓方的冒充你呢?"

  "他不冒充我,我就冒充不了他,这出戏就没法往下演了啊!对了,今后你还得好好配合我,在别人面前暂且认他做表哥。"

  可青觉得这件事背后的复杂已经超出她的理解范围,不过,听上去倒确实合乎表哥的为人和他一向诡异的行事风格。再说,外敌当前,过去杀得你死我活的国共两党尚且都能联手,表哥和方溪文这一对老冤家暂时结成同盟,也没什么奇怪。

  她的怒气消退,代之而起的是深深的担忧。

  "表哥,你这样玩,不要命了?"

  "谁说的?"袁午冲着赌场大门撇撇嘴,"我才不像那些一进赌场就丢了魂的傻瓜蛋子,我是能出千就出千、能使诈就使诈,只要发现时机不对、手风不顺,该丢牌就丢牌、该放手就放手,绝不会赌气斗狠,跟庄家去硬碰硬。

  " 像从前在老家安慰表妹时常做的那样,他又用手揪揪她的耳垂,笑嘻嘻地说: "你就放心好了。"

  * * *

  就在第二天,正当莫小姐在若瑟天主堂门外广场上为排成 长队的难民们执勺施粥时,一个脸藏在破毡帽下、衣着却明显比旁人洁净的男人也递过一只碗来,莫小姐抬眼一看,正是方溪文。她当即沉下脸,一把用勺将碗拨开。

  "这是这些人今天唯一的一顿饭,你还来跟他们抢?"

  方溪文讷讷地说:

  "你就给我一碗吧……"

  最近两年,跟国家危亡的时局步调一致,莫小姐的个人生活也连遭变故。先是未婚夫方溪文突然来信取消婚约,从此杳无音信,接着是父亲在曝光中共地下党高层领导的隐秘身份后,开始为日本人效力。这两件事对她打击之大,几乎把她变成了跟青春少女时代全然不同的另一个人。对于父亲的作为,她无力指责,毕竟她能不受战祸冲击、安享阔小姐的生活,都是拜他所赐。然而,不时从人们目光中领受到的轻蔑和恨意,还是让她的背脊一阵阵发凉。她之所以积极主持赈济会的活动,与其说是期望借此为父亲挽回一些声誉,倒不如说是为了让自己心安。至于方溪文,尽管她一再赌咒发誓,等再遇到他时一定坚决不理不睬,可那天一接到电话,得知他初到上海受伤昏迷,她转瞬便打消了所有芥蒂,匆匆赶去饭店。结果,当昨天隔着 车窗见到方溪文,再听袁午一番解释,她心里还没愈合的伤口,反被撕开更深的裂缝。

  施粥完毕,莫小姐四顾张望,却已找不见方溪文的身影。她在乱哄哄的难民堆里来回逡巡几圈,才发现不远处的墙根下,方溪文蹲在地上,刚为一个无力排队的饥童喂完最后一口粥。莫小姐顿时有些懊悔,觉得刚才不该对他那么生硬。方溪文这时也看到了她,摘掉破毡帽站起,微笑的表情里包含着某种她无从窥破的深意。

  方溪文和莫小姐原是燕京大学同学,两人同在一班,不过上学前两年除了路遇时点点头外,一句话都没说过。方溪文惯于独来独往、潜心苦读,与天性喜爱热闹、热衷参与各类社团活动的莫小姐恰是两个极端,两人间似乎注定不会产生交集。 直到某一天,教学楼突然失火,正上课的同学们无不惊慌逃窜,唯独方溪文很镇定地走到楼道尽头关上电闸,最后一个离开, 这一幕恰好被莫小姐回头时看到。从此她对方溪文产生好感,主动与他接近,待到两人确定恋人关系,已是毕业前夕。随后莫小姐回到上海父母身边,方溪文则被秘密吸收进戴笠麾下,从事情报工作。几年来两人一直保持书信来往,莫小姐也曾回过北平一次。本已定好婚期,但转眼抗战爆发,军统戴老板下令严禁特工战时结婚,违者处5年以上10年以下徒刑,方溪文只得痛下决心去信给莫小姐,说思虑再三还是觉得两人性格不合,只能取消婚约。正所谓世事难料,不久前军统又命令方溪文利用与莫小姐的旧情潜赴上海接近莫冠群,必要的话甚至可与莫小姐结婚,这一度令他心里万分纠结。只是想到党国危亡事大、儿女私情事小,他才硬着头皮同意赴命。

  "你不是有女朋友了吗?干吗还来找我?"莫小姐一扭脸,快步从方溪文身边绕过。

  方溪文先是一愣,马上明白她是受了袁午的挑拨。

  "女朋友?你是说昨天我带的那女孩?姓袁的这么告诉你的?你觉得可能吗?"

  莫小姐瞥一眼方溪文,从他认真的神态里得到了某种抚慰。她忽地话锋一转:

  "你知不知道,那个姓袁的在一次次冒充你?我感觉他的目的是接近我父亲。"

  方溪文本想揭穿袁午的身份,可转念又怕袁午被莫冠群干掉,共党还会继续派刺杀高手来。为今之计,最好的办法是困住袁午的手脚,让他无法行动,为自己完成情报和策反任务争取时间。凭着对莫小姐的了解,方溪文料定她对投降日伪的父亲感情复杂,所以才会如此高调地投身眼下的慈善活动。等两人走到空旷处,他正色说道:

  "是这样,袁先生是我同乡,他是重庆方面派来的,想策反你父亲。"

  莫小姐露出无比惊诧的眼神,方溪文点点头,接着说:

  "我同意他冒充我,这样他才方便接近你父亲。如果让日本人发现他的身份,恐怕对你父亲和全家都不利,所以你暂时不要公开真相,只需时时警惕他即可。另外,你想办法帮我在你家公馆里安排一份差事,只要我在,他断不敢对你父亲怎样。"

  方溪文亮明军统的计划,是想把袁午当作自己的棋子,一来先试探莫小姐的态度,二来等必要时再让她泄露给莫冠群,正好投石问路。这着棋的高妙之处,连他自己都大为叹服。只是一想到莫小姐同样被自己当作了棋子,而且时时刻刻都得靠谎言维系两人的关系,他又不由得对她满怀愧疚。

  莫小姐似乎从他表情里看出点什么,疑窦又起:

  "那个女孩,你跟她到底怎么回事?她真是黑帮老大的相好?"

  方溪文一听这话哭笑不得,但又担心全盘推翻袁午的说法不仅要费更多口舌,结果也未必于自己有利,只好苦笑着说:

  "是她缠上我不放,我正想办法摆脱呢……"

相关阅读
北国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北国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北国网的书面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北国网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使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把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把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北国网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北国网书面授权。否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2、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北国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北国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新书上线

BOOK ONLINE

  • Copyright © 1998 - 2017 www.lnd.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网站各类信息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版权所有 北国网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2112006002
  • 沈网警备案20040201号
  • 北国网官方微信
  • 带你每天
  • “ 动 ”
  • 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