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辽宁新闻娱乐视频时尚读书健康农业家居家电婚庆乐活亲子E报论坛

身份6

连载内容 2017-06-30 10:20来源:北国网文化频道 作者: 编辑:郭作新

  火车上的混混名叫糜阿三,实系青帮大佬黄金荣门徒,在上海滩坑蒙拐骗、偷扒抢劫无所不作,因翻墙越户身手极好,人送外号"四脚蛇"。上回从东北老家奔丧归来,与方袁二人同乘一车,方溪文在站台上掏出怀表对时间,倏忽一闪的银光恰好落在他眼里,他自然耐不住技痒。这天他转悠到若瑟天主堂附近,打算从此处收容的难民身上榨点儿油水,却无意间撞见方溪文在与莫小姐窃窃密谈。看到火车上初遇时那位衣冠楚楚的绅士,此刻竟成一副潦倒落魄的苦力模样,糜阿三大感疑惑。因怕方溪文认出自己会翻旧账,他不敢与之纠缠,便指望从莫小姐身上找到解开疑团的线索。当向旁人探问清莫小姐的家世背景,他更觉其中必有蹊跷。眼看她结束救济活动后上了一辆黄包车,糜阿三悄悄尾随在后,来到海格路上一家金碧辉煌的酒店。隔着落地玻璃,看到大堂茶座里迎候莫小姐的又是袁午, 他实在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火车上那个样子粗蛮、衣衫破旧的家伙,此刻却西装革履,收拾得油光水滑,打着响指招呼侍者,对莫小姐礼待如仪,俨然一副富家公子做派。糜阿三琢磨不透,何以跟当初比起来,方溪文和袁午竟然都像换了个人。他意识到这当中必定藏有不为人知的秘密,决定找准时机分头敲诈两人一把。

  袁午早在电话中约好莫小姐见面,却不知方溪文刚刚找过她。待莫小姐坐定,他先假惺惺地代方先生向她问好,随即提出要以方先生的名义注册一家买办公司,为此打算近日宴请一次莫家人,让莫小姐把他当作前男友介绍给她父母,以便得到他们的关照垂青,公司更易于在租界立足。他强调说这是方先生本人的意思,如果她不这样做,方先生则必有性命之虞,至于其中原因,他不便向她多做解释。这番带有恐吓意味、一听就是胡编的谎话,换了以前莫小姐既不会信,也不可能照办, 可偏巧因为她刚见过方溪文,从他那里得知了袁午的"军统" 身份和"策反"使命,反倒心有所动,暗暗决定成全袁午,好给父亲一个反正的机会。不过她没有马上答应,而是显出犹豫和犯难的样子。

  "你装方先生,能装像吗?"

  袁午拍着胸脯保证:

  "我和方先生从小一起长大,两个人打打闹闹惯了,他有什么底我还不清楚吗?绝无问题。"

  * * *

  袁午将身上仅剩的几块大洋交予小白,去华懋饭店西餐厅订下最豪华的包间。他准备在宴席上寻机往莫冠群杯中下毒, 或趁后者上洗手间时将其一举结果。小白见任务进展顺利,欢欣鼓舞,大肆吹捧了一番袁午对于女人的魅力。

  到了约定的这天中午,袁午刚在华懋饭店门口下车,便被一个精瘦的家伙拦住去路。糜阿三冲着袁午打躬作揖,话里有话:

  "这位先生好面熟哇,我们在哪里见过的吧?哎呀想起来了,从前大家还在同一列车里睡过觉、同一张桌上赌过牌,没想到你这么快就飞黄腾达了,也不知哪来的好福气啊?该不是傍上了哪个大富人家的千金小姐吧?兄弟我如今流落街头,挨饥受寒,先生你不会见死不救吧?"

  袁午听得暗暗心惊,不知糜阿三到底了解多少底细,但眼下实在无暇顾及,只好掏出口袋里的全部零钞,将他打发了事。

  然而,正如袁午担心的那样,莫冠群没有赴宴,出现在包间里的只有莫家母女。莫小姐说父亲原本要来,但临时接到电话有紧急公事,只好作罢。袁午估摸十有八九是借口,老家伙肯定对一切陌生人都高度戒备。莫夫人原是莫冠群为掩护地下身份而娶的名门闺秀,头脑简单,直到不久前丈夫被日本人秘密抓捕并受刑,才恍然得知他是潜伏多年的共产党。对于女儿在北平上学期间私定终身,而男方只是来自内地偏远小城的一介凡夫,她曾极力反对。就因为这个原因,莫小姐才没给她看过方溪文的相片。过去两年,莫夫人极力想为女儿撮合一桩门当户对、有头有脸的婚事,无奈女儿就是对十里洋场上的那些富家子弟看不上眼,显然心里依旧为方溪文所牵绊。随着女儿年岁渐长,莫夫人一天比一天焦急。这次答应来赴宴,不得不说是她无奈之下做出的让步,同时也是出于强烈的好奇,想看看女儿曾经选定的真命天子究竟是副什么模样。

  照着印象中女儿的描述,莫夫人觉得方溪文应该是个文质彬彬的白面书生,没想到眼前的袁午又黑又壮,说起话来粗声大气,不禁深感意外。

  落座后,莫夫人问起袁午的职业,他微微一欠身说:

  "鄙人主要从事投资。"

  在袁午眼里,赌博和投资貌似是一回事。

  "哦,哪方面?"

  "这个嘛,主要经营商业用纸,对土建材料也有所涉足。"

  说来好听,其实商业用纸就是纸牌,土建材料就是麻将和牌九。

  莫夫人感兴趣地问:

  "土建材料?这个不好做吧?"

  袁午装模作样地叹一口气:

  "是啊,搞实业很难。同行个个都是冤家,都想把你挤垮。再说每次都得亲临现场,火候全靠自己把握。"

  莫夫人盯着袁午的脸,心想难怪小伙子晒那么黑,看样子相当敬业。

  "还要把握火候?"

  "可不,土建材料嘛主要是砖块,有时一块砖没弄好,整批砖都得跟着报废,赔得很惨啊!"

  莫夫人"哦"了一声,接着问:

  "那方先生也炒股吧?"

  袁午略一迟疑,对于股市他完全是门外汉,脑子里想到的只有用扑克牌玩的扎金花和梭哈。

  "炒的。不过我比较谨慎,一般手里只握三只股票,最多也不超过五只。不做长线,都是短线,追跌抛涨,见好就收。"

  莫夫人大赞有理,说:

  "如今时局混乱,小小的租界不知能苟安到几时,看来我也得学习方先生的方法才行啊!"

  袁午已在心里酝酿下一步的刺杀计划,连连摇头说:

  "哪里,干我这一行风险极大,稍有决策失误,就很可能血本无归。不比莫老先生纵横商海几十年,经验老到,随机应变,总是稳赚不赔。今天遗憾未能见面,改天一定专程去府上向老先生当面求教。"

  莫夫人最担心女儿喜欢的是那种不通世故的书呆子,但眼前的袁午伶牙俐齿、头脑灵活,而且极富上进心,甚至让她隐隐看到了几分丈夫年轻时的影子。她嘴角含笑向女儿投去一瞥,满口答应去劝说丈夫,择机带袁午进入上海商界。

  随后开始点菜,战时的物价飞涨和华懋饭店无出其右的规格,都注定将这顿饭的花费推高到一个骇人的数字。袁午摆出出手阔绰、挥金如土的架势,点了最贵的巴黎鹅肝、俄罗斯鱼子酱、德式酥皮牛排,外加一瓶法国顶级红酒。他表面镇定自若,谈笑风生,心里却不免火烧火燎,须知此刻他已身无分文。

  袁午身上唯一值点钱的东西只有那块怀表。他之前去收银柜台问过能不能先用它作抵押,改日再来付账,被断然拒绝还遭来一顿白眼。等吃到中途,他找个借口离开包间,想查下一共花销多少,再拿怀表找当铺换些现钱,然后直奔最近的赌场。没想到,侍应生却告诉他账已有人结掉。问清那人体貌,毫无疑问只能是方溪文。

  * * *

  原来方溪文下楼到弄堂口买报,隔街望见莫家母女穿戴齐整,分头坐上黄包车,便也叫车跟在后面。来到华懋饭店门口, 他正犹豫要不要跟进大堂,忽然有人在肩头猛拍一下。他一眼认出正是火车上偷走怀表又拿刀捅伤他的那个小混混,不禁勃然大怒,但瞬间又控制住情绪,只是冷冷笑道:

  "你小子还敢露面?"

  糜阿三故伎重施,依然话里有话:

  "唉,我这不是被逼得没活路了嘛,要不然会来求你?我知道你和那个黑心赌棍都在打莫小姐的主意,要不然他不会在这里请莫家人吃饭,你也不会跟到这里,你们两个肯定在合伙玩什么鬼把戏。不过我这人有一点好,就是从来不爱管别人闲事,对什么秘密我都能守口如瓶。看在我这么够交情的分上,你怎么也得接济我一点儿吧?"

  方溪文心中一凛,外表却装作无动于衷。他掀起衣服下摆, 露出小腹上贴的纱布,恐吓糜阿三说:

  "你个浑蛋还想讹我?那行,现在就跟我去巡捕房,把我身上的刀伤说清楚!"

  方溪文一听宴请莫家的是袁午,就明白他是想诓莫冠群出来寻机行刺。来到西餐厅门外,正好听到袁午在里边询问柜台可不可以拿怀表作抵押,知道他刺杀计划落空,又无力承担在这家上海滩上的头牌饭店请客的费用。这意味着袁午的身份很可能因此暴露,而一旦暴露,方溪文的任务也将随之告吹。好在军统秘密提供活动经费的银行保险柜就在不远的南京路上,他赶紧跑去提出一笔款子,来到西餐厅悄悄为袁午结账。本以为绰绰有余,哪知几乎把身上原有的钱掏空才补足差额,他只能在心里恨恨地咒起袁午。

  方溪文隐藏行迹,等着袁午和莫家母女在饭店门口分手,暗暗跟在袁午后面,可才走出几百米就跟丢了目标。返回住处, 老洪正在弄堂口抽烟等候,一见他立刻用脚踩灭烟蒂,瞪起眼睛,一副兴师问罪的语气:

  "刚得到情报,老家伙后天一早要去同业公会总部开会,来找你商议狙击计划,你人都不在,跑哪里去了?"

  "区区一把左轮,如何狙击?"

  老洪听到方溪文理直气壮的反问,更感诧异:

  "按上级指示,狙击步枪本该由你从地下交通站取来,怎么还没到位?"

  方溪文意识到险些露馅,忙说:

  "我外出正是要去取枪的,但出了一点儿小意外,倒不要紧,明晚前保证到位。"

  老洪仍绷着脸: "给你在这里租房的钱,是我和同志们在码头上扛麻包挣来的,你以为容易吗?任务不能久拖不决,这次行动,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老洪眼中的怀疑有增无减,足以说明问题的紧迫。可是,方溪文又不可能直接通过莫小姐找袁午,那样的话等于在老洪面前自动暴露。第二天一早,他便开始在瞄准镜里监视对面的莫公馆,期待袁午出现,可一直熬到日头偏西,除了有勤杂人员进进出出外,再无其他动静。方溪文出门直奔城西,把最大的几处赌场转了个遍,在稀稀落落的赌客中间也没找着袁午。 他恍然想到,如果自己可以偷偷去见莫小姐,那袁午也很可能单独跟表妹会过面。他马上赶到大同纱厂,刚巧在下班的人流中截住了林可青。

  可青一见方溪文就耷拉下脸,但想起表哥交代的话,还是停住了脚步。

  "你一个大少爷,跑来找我干什么?"

  方溪文没好气地说:

  "现在过着大少爷生活的是你表哥,我过的倒是他的生活。"

  "可我表哥那样做是为了骗--"藏不住话的可青想替袁午辩护,说到这里又立马改口,"--赢汉奸的钱支援抗日军人。"

  方溪文看到自己的判断没错,这对表兄妹果然私下见过面。同时,他又为袁午编造的谎言感到好笑。他顺着可青的话说:

  "没错,可现在我告诉你,这个骗局就要被揭破,你表哥有危险,必须立刻通知他。"

  "什么?你说的是真的?可我也不知道他在哪里啊!"可青急得直跺脚,"上次他只是说,以后要联系我就会给我宿舍打电话……"

  方溪文失望而归。老洪再次等在弄堂口,暗淡的街灯衬得他神情更加阴鸷,追问枪在哪里。方溪文无言以对,只顾低头往前走,老洪默默跟在几步开外。上楼前,方溪文隐约看到不远处有黑影闪过,断定老洪已布下人手,只等证明他身份不实, 就会立刻将他除掉。

  开门进屋,却见桌上摆着一只黑色方盒。打开一看,竟是一套紧嵌在长短不一各种格子里的枪械。

  老洪的脸上登时云开雾散。

  "步枪弄到了?怎不早说?这下行了。明早得手后,自会有同志掩护你撤离的。"

  老洪离去后,方溪文长舒一口气。枪送来了,却不带一发 子弹。更要命的是,他鼓捣了一整夜,累得满身大汗筋疲力尽,还是没能把分散的部件组装成一杆整枪。作为军统内罕有的名牌大学高才生,方溪文从事的一直是情报分析工作,只是不久前因他与莫小姐的关系值得利用,才被临时调入行动组,匆匆做过些粗浅的培训,因而在枪械方面难免相当低能。眼看着东方破晓,他的感觉糟糕到就像新婚之夜急于行房,但折腾到头都没成功的新郎官。

  将近八点钟光景,莫冠群乘坐的黑色雪佛兰轿车从公馆大门驶出。按照老洪的部署,小组的两位同志分别装扮成小贩和三轮车夫,装作赶路在街间偶然相撞,小贩挑的担子翻倒在地,里边的水果四散滚落,两人随即相互责骂起来。雪佛兰轿车被迫停在方溪文住处正对面,甚至能看到车后座的挂帘被微微撩开一角,可以断定正是莫冠群在察看周围环境。要说下手开枪,此时时机再好不过。然而,方溪文住处的窗口就是不见动静。这时,一个身形矫健的年轻保镖从副驾上下来,冲着仍在争吵的两人呵斥两声,用脚将挡住道路的三轮车猛力蹬向一边,随后回到车里,雪佛兰轿车重新启动,加速驶离。

相关阅读
北国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北国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北国网的书面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北国网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使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把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把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北国网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北国网书面授权。否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2、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北国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北国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新书上线

BOOK ONLINE

  • Copyright © 1998 - 2017 www.lnd.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网站各类信息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版权所有 北国网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2112006002
  • 沈网警备案20040201号
  • 北国网官方微信
  • 带你每天
  • “ 动 ”
  • 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