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辽宁新闻娱乐视频时尚读书健康农业家居家电婚庆乐活亲子E报论坛

身份8

连载内容 2017-06-30 10:20来源:北国网文化频道 作者: 编辑:郭作新

  袁午受邀到莫公馆打麻将,同桌的有莫夫人和一位从北方跑来上海避难的女亲眷,以及莫夫人的一位阔太太朋友。袁午巧舌如簧,又不时在桌上暗中动些手脚,让几位女人轮流和牌,哄得她们个个开心。几圈刚过,门厅传来脚步声响,一位年近 六旬、须发半白的男人走入屋内,身后跟着一个穿黑色对襟上衣的年轻保镖。袁午一眼认出老人就是照片上见过的莫冠群。这时,坐在母亲身后观战的莫小姐立即起身,向父亲介绍袁午:

  "爸,这位就是……方先生。"

  袁午跟着起身,莫冠群连忙摆手制止,笑着说:

  "坐下坐下,你们继续,客套就免了吧。早听小女多次提过方先生,内子见过也赞不绝口,说方先生年少有为,前途无量啊!"

  袁午拱手施礼,口中自谦道:

  "哪里哪里,跟莫老先生成就的天牌相比,晚辈不过是侥幸和了个小番而已。"

  这话逗得在座的女人们全都哈哈大笑,他又接着说:

  "今后在上海商界,还望多多仰仗莫老先生栽培、提携。"

  莫冠群捋捋胡须,意味深长地盯了袁午一眼。

  "方先生器宇不凡、雄姿英发,从商未免大材小用了。他日若得机缘,我料必为戎马英雄。"

  袁午一边暗自惊叹老家伙目光之毒,一边盘算起下手的方式和时机。他无法带枪进入莫公馆,眼下只能伺机以非常手段行刺。但保镖环伺在侧,看护严密,再加莫冠群似乎不轻易走动,两人之间总是隔着莫夫人或牌友或沙发,令袁午无法靠近。或许此刻,这两个男人都像独狼一样嗅到了同类的气息。

  莫冠群寒暄两句后转身上楼,牌局继续。袁午宽下心来, 照旧跟几位女人说笑逗乐。又打了两圈,莫家那位女亲眷内急, 袁午得闲片刻来到露台上抽支烟,趁机观察莫公馆内部构造和布局。当目光落到院内车库里那位正掀起车前盖埋头检查的司机身上,他忽然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等到那人转脸,才认出竟是方溪文。

  袁午愣怔好一阵,回到牌座。趁莫小姐不在,他假意恭维莫夫人:

  "莫家就是不一样啊!刚才我进门撞见司机,连那小伙子都彬彬有礼,跟个读书人似的。"

  莫夫人一听,皱起眉头。"我家司机哪来的小伙子?"等女儿回来她忙询问:"老曹呢?他不在了吗?"

  莫小姐瞟了袁午一眼,这时袁午正跟坐对面的那位阔太太聊得起劲,对身边发生了什么似乎浑然不察。莫小姐就对母亲解释说老司机生病请假,她已经找了他的侄子兼徒弟来接替。

  莫夫人舒展眉头说:

  "那行,我正想明天一早出城,去城隍庙烧香祈愿。"

  袁午一听,马上饶有兴致地接口:

  "是吗?我明天没事,正好陪伯母一起去。再说新司机也不知水平如何,一旦不灵光我还可以顶上。"

  莫夫人大赞袁午心细体贴,莫小姐却面露难色,嗫嚅片刻,什么话也没说出。

  * * *

  方溪文正为成功混入莫公馆而无比兴奋,却没想到接手的第一趟活就是跟袁午一道出行,心里不禁又气又怕。从一坐进副驾,袁午就摆出一副为莫家母女安危尽心负责的严苛态度, 细细盘问起方溪文驾龄多长、在哪里学的车、开过哪些车型、有没有出过事故。等车开动上路,他又找各种岔子刁难方溪文的车技。方溪文恨得牙痒痒,扭头见袁午正手舞足蹈地逗莫夫人开心,存心让他出丑,一个急刹车,不料反应敏捷的袁午牢牢抓住了把手,倒是后座的莫家母女差点儿双双撞上椅背。袁午回头夸张地大叫:

  "伯母,美唐,你们没事吧?"

  接着又怒目训斥起方溪文:

  "你到底会不会开车啊?出了问题你担待得起吗?"

  莫小姐忙替方溪文打圆场:

  "他刚接手这份工作,对车况道路都不熟悉,过段时间就好了。"

  车出租界,进入日军占领区,凭着一张特别通行证越关过卡,一路畅行无阻。目睹道路两旁激战过后留下的断壁残垣、枯木焦土,车内的气氛渐渐凝重。到了城隍庙外,袁午叫方溪文留在车里,自己陪莫家母女进了庙门。莫夫人在各殿都虔诚地上香叩拜、捐献功德。经过看相卜卦的偏房时,莫夫人特意问袁午的生辰八字,进门请屋内一位皂衣峨冠的老道测算是否和莫小姐相合。老道掐指一算,眉飞色舞惊呼道:

  "哎呀,这两位是少见的喜用相同、无刑冲克害的好八字,当真是天地良缘啊!"

  望着乐得合不拢嘴的莫夫人,袁午提议道:

  "伯母何不顺便再卜一卦,向大师问问平安?"

  不料老道排卦之后,倒吸一口凉气,沉吟片刻,示意莫小姐和袁午退出门外,接着低声问莫夫人:

  "府上最近两日内,可有生人入住?"

  莫夫人想到新司机,连连点头。

  "夫人今年凶星照命,五鬼相缠,要想冲煞化劫,近日务必 远离一切生人,否则恐有血光之灾。切切谨记!"

  老道的这番测婚解卦,其实全是照着袁午的意思说的。原来在车上他已从莫夫人嘴里听出口风,此次进庙要为他和莫小姐八字合婚,于是趁母女俩进殿叩拜之际,他悄悄溜入偏房, 连送钱带恐吓,逼着老道答应了他的要求。回去路上莫夫人一直阴沉着脸,一进家门就追问女儿为什么换掉司机,并说明天要亲自上门去请老司机回来。莫小姐辩解说看老司机岁数大了手脚不利落,所以才找可靠的新人顶替。袁午也在一旁假惺惺 地为方溪文辩护:

  "其实这趟我严格考察下来,此人的车技还是足可胜任的。"

  莫小姐向袁午投去感激的目光。但莫夫人道出庙中老道的算卦结果,表示心意已决。"你们都别说了,大师的话不可不信。再说,我们家现在的处境……"说到这里,她的话音稍有 哽塞。

  莫小姐拗不过母亲,只好答应将方溪文辞退。

  * * *

  第二天再来莫公馆,袁午看到老司机已回来上班,打牌时又听莫夫人无意中提起,莫冠群傍晚要出门去霞飞路赴宴。他不动声色,打到下午三点来钟光景,忽然一拍脑门,装作想起还有公司注册的事要办,让莫小姐替他几圈,说会快去快回。他赶回酒店,换身衣服,带上子弹满膛的勃朗宁手枪,又匆匆折回莫公馆附近。出莫公馆向东约两百米的十字路口,是去往霞飞路的必经之地,袁午决定等莫冠群乘坐的汽车开到这里减速转弯时,冲上去用手枪行刺。

  他把脸藏到黑色礼帽压得低低的帽檐下,竖起大衣衣领,背向街面,通过一家钟表行玻璃橱窗上的倒影,分分秒秒关注着来自莫公馆的动向。

  他没有想到,尽管自己行动十分隐蔽,远端窗口的方溪文还是在瞄准镜中认出了他。

  进莫公馆刚上两天班就被炒掉的方溪文,心情极度郁闷。昨天一听莫小姐说起庙里的算命结果,又问清袁午并没有一直陪在母女俩身边,他就断定是这家伙在背后捣鬼。

  黑色的雪佛兰轿车驶出莫公馆,正要经过袁午设伏的路口。 突然不远处连响两枪,汽车骤停,随行的保镖和另一名警卫迅速下车警戒。这时方溪文藏身在一株大树后,收起对天空射的左轮手枪,探头再看钟表行门前,袁午已经不见踪影。

相关阅读
北国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北国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北国网的书面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北国网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使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把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把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北国网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北国网书面授权。否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2、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北国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北国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新书上线

BOOK ONLINE

  • Copyright © 1998 - 2017 www.lnd.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网站各类信息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版权所有 北国网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2112006002
  • 沈网警备案20040201号
  • 北国网官方微信
  • 带你每天
  • “ 动 ”
  • 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