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辽宁新闻娱乐视频时尚读书健康农业家居家电婚庆乐活亲子E报论坛

身份10

连载内容 2017-06-30 10:20来源:北国网文化频道 作者: 编辑:郭作新

  老洪的催逼越来越紧,方溪文面对一堆零散部件还是无计可施。他害怕被老洪发现,只好将枪械各部分画成图样,准备去找袁午问清如何装配。这天眼见袁午从莫公馆出来,上了一 辆等在门外的黄包车,便远远跟着。七弯八拐后袁午下车,竟已由西装革履换成一身粗布衣裳,手里多出个布袋,接着拐入一条破旧的里弄。方溪文紧跟上去,发现这里住的都是衣衫褴褛的贫民,难怪袁午要提前换衣。他见袁午走进一间小屋,过去正要敲门。"门没关。"从里面传出袁午慵懒的声音,在剥落的墙皮和霉烂的门柱间萦绕、消散。

  方溪文推门进去,见袁午叼着烟,跷起二郎腿,坐在一把老得快要散架的摇椅上,正用一种戏谑式的表情打量他。

  "你跟踪我干什么?"

  "干什么?找你算账!"方溪文兀自有气,"我问你,那把枪为什么怎么也装不上?怎么连颗子弹都不给?我替你付的那顿饭钱,只怕都能买好几把这枪了。"

  袁午"噗哧"笑出声来。"我这还不是为你好?那种枪你以前摸都没摸过,目标身位移动和射击时间的配合你也搞不懂,真要给你装好配上弹,你一枪打出去就彻底露馅了。"

  方溪文想想也是,再说就算自己会用那把枪,也不可能真去射杀莫冠群,毕竟这跟军统交给他的任务相悖。他转而环顾起眼前这间四处结着蛛网的老屋。"你就住这里?"他疑 惑地问。

  袁午马上哭丧着脸诉苦:

  "唉,我冒你的名头混上流社会,跟莫家来往,哪一处不得大把花钱?可我现在实在是穷得叮当响了,又怕被你们军统发现,只好先搬到这里躲躲,眼看就快撑不下去了……"

  方溪文哪里知道,袁午料定他会为枪的事来找自己,眼下这一切都是故意安排的。不知中计的方溪文答应给袁午开张支票,不过提出两项附加条件:

  "第一,既然你暂时杀不成莫冠群,那不妨利用现在的身份先搜集些有用的情报,我会视情报的价值给你下一笔钱。第二, 每笔支出都要提供票据给我。"

  当然,方溪文这样做还有一层动机,就是用钱拖住袁午行 刺的脚步。

  袁午喜上眉梢,满口答应:

  "理所当然,理所当然,我保证每角钱都花在刀口上。"

  方溪文接着从怀里掏出画着枪械各部分的图纸。"还有,你得教会我怎样把枪装配起来,要不瞒不过你的同志。"

  袁午哈哈一笑:

  "这个简单。"

  * * *

  几天后的一大早,方溪文下楼买报,正在浏览标题,忽然有人将一只厚厚的信封塞到他手里,正是袁午。这个满眼血丝的家伙站在一旁,装作也在看报,压低声音说:

  "票据都在里边。你要的情报我还在弄。昨天在莫公馆打牌,听说汪精卫手下在上海的一位干员生性好赌,经常乔装改扮去赌场里混。你也知道不是我吹,我在赌桌上对付人最有一套了。现在我需要你给笔经费,越多越好,我去赌场会会他,保证把他买通,让他今后为我,哦不,为你所用。"

  方溪文回屋,对信封里的票据逐张审核,又带着疑问造访了闹市区的几家商铺和酒家,结果发现那些票据全系伪造,估计都是从路边不法小贩手中廉价买来的。方溪文感到受到莫大侮辱,气得差点儿吐血。为了狠狠教训一下袁午,他决定动用银行保险柜里一笔原本准备用来扰乱敌方市场的假钞。

  * * *

  交接地点定在愚园路和赫德路交汇处,时间是第二天傍晚。方溪文收拾停当刚要出发,没想到可青来了。上次拿走方溪文把仅有的一身西服当掉换来的几块大洋,回去后她越想越过意不去,于是连着几晚没怎么睡,用厂里的废纱赶织了一件厚厚的毛衣,此时正好给他送来。可青熬得明显红肿的眼里透出的温存和关切,让他不禁怦然心动,可不知为什么又本能地有些 畏缩。

  "你穿穿看,大小合适不?"

  可青清亮的笑语声让方溪文凝重的面色稍稍舒展。他顺从地换上毛衣,可青扯起他的胳膊左右转了两圈,骄傲地说:

  "怎么样?我的手艺!"

  她忽又话头一转:

  "对了,前两天我在街上碰见莫小姐了,还跟她说了几句话呢。"

  方溪文心里一惊,但瞥见可青正盯着他的面孔看他反应,只好强作淡然说:

  "是吗?那又怎样?"

  可青松了口气。听方溪文说马上要出门送件东西给袁午,她的目光移向摆在门边的那只手提箱。

  "重要吗?要不我替你去送吧。正好见见表哥,让他也高兴 一下。"

  方溪文一想也无不可,就告诉了可青要去的地点,给足车费,下楼把她送上一辆黄包车。不过他决定还是悄悄跟在后面。怀着报复的快感,他就想看看赌场里使用假钞的袁午会受到怎样的惩罚。

  * * *

  愚园路本是租界越界筑路的产物,自国军经淞沪会战败退、日军填补周边空白后,这一带便形成了租界当局与日本占领军对峙以及各种政治势力鱼龙混杂的局面。可青下车后四顾寻觅,很快发现街对面坐在一条长椅上的袁午,抑制不住兴奋地招招手,快步向他奔去。袁午看见拎着手提箱的表妹先是一愣,随即释然而笑,起身迎接。他和远处尾随而至的方溪文同样都没想到,意外,偏偏就在这个时候发生了。

  可青刚走到街中央,一辆插着太阳旗的吉普车横冲直撞飞速驶来。她连忙闪避,手提箱却被撞飞,簇新的钞票顿时撒落一地,随风四散。吉普车一个急停,几个荷枪实弹的日本官兵跳下来,对着惊呆了的可青汹汹大叫。为首的日本军官捡起一张钞票,马上辨认出是假钞,嘴里"八格八格"地骂着,命令士兵把可青拽上车带回日军驻地受审。可青一把挣脱,刚想跑向袁午,忽又担心连累表哥,转身向相反的方向跑去。日本兵举枪就射,砰砰两枪响起,可青一阵踉跄中,正好和对面的方溪文目光相接。她的眼神中同时透出一份有负所托的歉意,一 份不明原因的诘问,还有一份无怨无悔的慰藉,毕竟在她生命画上句号的最后时刻,她看到了在她心里分量最重的两个男人。

  袁午和方溪文都已把手伸到腋下,准备拔枪冲上去救人,不料这时又有一辆日本军车驶近。两个男人都发现了对方,面如死灰隔街相向,只能眼睁睁看着七八个日本军人围住现场, 清理伪钞,把已经断气的可青拖到车上。

  这一刻,两个平日里孤傲自负的男人,在遥遥对望中都蓦然醒悟自己的无能、卑怯和狭隘。这一刻,两个男人眼里都饱含悔恨的热泪。

相关阅读
北国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北国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北国网的书面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北国网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使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把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把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北国网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北国网书面授权。否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2、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北国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北国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新书上线

BOOK ONLINE

  • Copyright © 1998 - 2017 www.lnd.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网站各类信息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版权所有 北国网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2112006002
  • 沈网警备案20040201号
  • 北国网官方微信
  • 带你每天
  • “ 动 ”
  • 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