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辽宁新闻娱乐视频时尚读书健康农业家居家电婚庆乐活亲子E报论坛

身份14

连载内容 2017-06-30 10:19来源:北国网文化频道 作者: 编辑:郭作新

  被扔在亭子间的糜阿三使出浑身解数,折腾了整整一夜,终于挣脱绳索。他以前见过几回小白和袁午厮混在一处,断定两人必是一伙,于是心怀怨恨地径直去找小白,仍想勒索一点儿好处。

  霞飞路一角,小白刚打黄包车上落地,正要走进平时常来的一家咖啡馆,糜阿三龇牙咧嘴地出现在跟前。

  "兄弟,你不认识我,我可知道你是哪条道上的。你跟那个赌棍干的事,我也早都知道了。要想我不透出去,就看你出价多少啦!"

  小白因为搞到重头情报心情大好,正想着如何巴结袁午, 让他在上峰面前为自己美言请赏。听到糜阿三这话,还以为说的是赌场里出千,当即把脸一板:

  "你小子胡扯什么呢?对方先生放尊重点儿。"

  糜阿三不由得一愣:

  "方先生?他哪姓方?明明姓袁好不好!"

  "妈的,你人都不认识还来敲诈,我看你是活昏头了吧?"

  "你才活昏头了呢,我怎么不认识?来上海的火车上我跟他赌了一路,现在他老挂身上的那块怀表,还是我输给他的……"

  小白骤然一惊,回想起接头那天在车厢里见到袁午昏迷不醒,确实感到过蹊跷。"你说什么?那怀表是你的?"

  "嗯,也可以这么说。要不是这家伙使诈,我会输给他?哼!"

  "可你哪来的那块怀表?"

  待糜阿三拐弯抹角说出怀表的来历,小白心里一阵发毛, 后脊直冒冷汗,终于醒悟错认了袁午的身份。但他装作若无其事,忽然盯住远处嘀咕道:"咦,巡捕又来抓人了?"糜阿三惊得掉头张望,再转回身,小白已经消失在拐角。一阵风起,将糜阿三的几声叫骂吹散。

  * * *

  袁午在赌场里过完最后一把瘾,揣着满兜钞票出门刚走不远,就落入小白和几条黑影的包围。小白拉响枪栓,再正正金丝眼镜,恨恨地说:

  "原来那块怀表根本就不是你的,我们全被你耍了!不过也算你能耐,让莫小姐都陪着你演戏。"

  袁午曾经非常担心身份败露,但当这一刻终于来临,反倒 格外镇定。他知道小白为掩盖失误起了杀心,装作面有愠色:

  "管它怀表是谁的,我是不是帮你偷到了情报?就凭这份情报,重庆马上会给你加官晋级,你小子不好好谢我,反要卸磨杀驴,太不道义了吧?好吧,就算你要杀我也不必亲自动手,让我明天自己死在日本人手里!"

  袁午并没有将事实全盘托出,因为他料定其中跟莫冠群有关的部分,会令小白难以置信。他只告诉小白,他已和在共产党地下组织中取代自己位置的方溪文达成协议,准备趁莫冠群和日本特高课头子密会之机除掉后者。小白纵然明知真田是戴老板的心腹之患,对袁午的话依然半信半疑,更不敢放他回到莫冠群身边自主行动。反复劝说无效,袁午最终只得长叹一声:

  "妈的,既然说不服你,那这样行不行?我查看过那家饭店内部,可以走下水道进入厨房地下室,先把炸药布好。只要明天你带人堵住电梯一头,赶着真田从安全通道往下跑,等他一进地下室我就引爆炸药,跟他同归于尽!"

  看小白还在犹疑不决,袁午语气稍缓又说:

  "明天这事成了,功劳全算你的,对我失察的过失也会给洗刷干净。到时候,你就等着戴老板亲手往你脖子上挂勋章吧! 这么划算的买卖你都不干,那就白跟我在赌场里混过了!"

  * * *

  第二天,当莫小姐在杭州郊外姨妈家收到父亲连夜寄来的书信,从字里行间读出诀别的意味,扑在母亲怀里失声恸哭时,一场鏖战正在位于苏州河和黄浦江交汇处的礼查饭店拉开帷幕。

  小白带军统小组全员出动,以不同身份潜入饭店,率先在电梯间与负责警戒的日本特务交上了火。与此同时,袁午匹马单枪出现在四层的安全通道口,在对射中击毙一名看守,貌似形成夹攻之势。一片混乱中,留着光头、作普通商人打扮的真田和莫冠群一起,在一帮警卫和莫家保镖的簇拥下,匆匆离开408号房,自然跑向枪声相对稀疏的安全通道方向。下到一层,袁午想把人引向楼道顶头,真田却下令向大堂冲击。就在部署于周边街面上的特务们听到枪声迅速赶来增援,小白的队伍腹背受敌,眼看快被冲开缺口时,早已潜入饭店的老洪小组及时加入战局。一时间,大堂内外枪声绵密,空气中弥漫开浓烈的火药味。

  火力压制下,真田一行只好掉头,袁午一颗悬着的心算是落下。他且战且退,正贴在墙柱后换手枪弹匣,忽听身侧有人在向对面放枪。抬头一看,竟是方溪文。

  袁午断定方溪文从眼下局面中猜出了自己的意图,主动配合,不由得大感欣慰。但两人无暇交流,只能在对视中会心一笑,随即交替掩护,一步步退向楼道尽头。拐角处即是厨房地下室入口。

  真田一行追着袁方二人的脚步冲进地下室。这时候,莫冠群有意落在最后。自莫公馆出发前没等到袁午出现,一进饭店又没跟方溪文打上照面,他还以为两人都因畏缩而变卦。不过沿楼道一路下行中,他渐渐认出前方闪躲退避的身影正是袁午和方溪文。及至来到地下室入口,他终于领会到两人的苦心,于是一进门便马上转身,将厚厚的铁门"咣"的一声重重合上。

  隐藏在货架后的袁午看清关门的人是莫冠群,瞬间明白老人已完全猜透他的意图,甘愿抵死成全他的计划。他长长地吐了口气,隔着货架看看另一侧的方溪文,对方同样一脸动容。 这两个既是冤家对头又是患难兄弟的男人,再次交换目光,达成了黄泉路上结伴同行的默契。

  袁午冲到昨夜已经布好的炸药前,掏出打火机,点燃有小指头一般粗的引线。几名日本警卫探头看见火花飞溅,当即发出绝望的嘶号。不远处的真田闻声自知死期已到,黯然闭上双眼。怎料就在这时,方溪文对着墙角的水管连发数枪,将阀门打爆。一股巨大的水流轰然喷涌而出,在地面汇聚,转眼间漫过袁午脚下,追上了正在刺啦啦燃烧的引线,火苗恰在即将抵达炸药包之前被冲灭。

  袁午立马傻眼,蹚着水快步冲到方溪文身边,又惊又怒地 吼道:

  "你他妈的疯了吗?这是干吗?"

  方溪文倒显得异常镇定:

  "糜阿三去找过老洪,老洪对一切都清楚了,我费尽口舌他也不相信我。好在当了大半天服务生,了解过饭店内部,所以想出了这个办法,叫老洪昨晚派人把这里的下水道堵上了。三分钟内这里就会没顶,真田连同你我,都必死无疑。"

  原来方溪文跟袁午一样,身份败露后不能照预定计划行事,又无法见面加以解释,因此不约而同地做出了选择,那就是单方面采取行动,豁出自己的性命换取杀掉真田的机会。

  袁午听罢方溪文的话,牙根嘎嘣作响:

  "什么?口是你堵上的?昨天后半夜,我带小白的人来放炸药,又给挖开了!"

  "什么?挖开了?"方溪文惊得一个趔趄,险些跌倒。放眼看去,脚下的水势头虽猛,却并没有积存下来,而是正从几米 开外的井口快速向下流失。

  "刚才我还以为你……知道我的办法……"

  "我也以为你……明白我怎么做……"

  两人都说不下去,面如死灰。

  那一边,莫冠群迟迟没有等来预想中的结果,知道大势已去。他一把夺过身边保镖的枪,对着龟缩在墙角的真田就要射击,却被保镖推开,子弹落空。莫冠群只好快速闪避连续射来的子弹,幸得袁方两人反应过来,忙以火力掩护,接应他逃到近旁。

  莫冠群隔着货架问袁午:

  "到底怎么回事?"

  袁午用拳头狠捶脑门:

  "妈的,今天撞了邪了!"

  楼道里的枪声渐趋寥落,眼见老洪和小白的队伍已被悉数消灭。地下室的铁门重被打开,增援的特务源源而来,与真田余部会合一处。眼看再抵挡下去必是死路一条,莫冠群绕到袁方两人身后,招呼他们赶紧从下水道撤退。

  袁午已经打红了眼,连射两枪,回头冲着莫冠群咆哮道:

  "老子今天来了,就没打算活着回去!"

  方溪文换上最后一匣子弹,也是神情决绝:

  "最后一颗,我会留给自己!"

  莫冠群突然一改往日的沉稳气度,抬手啪的给了袁午一耳 光,又狠狠踹了方溪文一脚,怒不可遏地吼道:

  "你们两个家伙,真是十足的蠢货!你,姓袁的,你不就爱赌博吗?那该知道只要手里留着筹码就还有翻盘的机会吧?你一点儿筹码不留,命都押上去,输了不就彻底完蛋了?还有你,姓方的,你一身学问本该派更大的用场,可今天死在这里,有个屁用?"

  看两人还在发愣,莫冠群冲着货架就是一枪。两人头顶碎屑飞溅,莫冠群跟着叫道:

  "赶紧走,我来掩护!"

  袁午和方溪文对视一眼,同时平复了一下情绪。三人连续放枪顶住敌方的攻势,随即退向井口。袁方两人合力从正在减缓的水流中移开栅条状的铁制井盖,方溪文先下,袁午紧随其后。然而,就在袁午跳到水没过腰的井底,和方溪文一起抬手准备接住莫冠群时,留在上面的莫冠群却突然将井盖拉上。

  井下的两人都无比震惊,袁午一时喉头打战,声音哽咽:

  "莫老爷子,你……不跟我们一起走?"

  莫冠群隔着铁栅条,向井下的两人坦然一笑:

  "我既然帮你们,不论事成事败都不会有活路。也没什么,让敌寇而不是昔日战友的子弹送我归去,也许才是最好的结局。"

  袁方两人同时热泪盈眶,还没来得及再说什么,就听轰隆一响,井口投下的光亮立时隐没,显然是莫冠群推倒了旁边的货架将井盖压住。很快,在流水的哗哗声外隐隐传来一阵激烈的枪声,随后便归于一片宁静。

  * * *

  方溪文和袁午浑身湿漉漉地爬出排水口,正站在护堤上喘着粗气,夜光微茫的江面上忽然传来一阵摇桨声。两人正感疑惑,只见一艘小船划向这边,立于船头的一条黑影爆出一阵狂笑,原来是糜阿三。

  "哈哈哈哈,你们两个家伙,因为怀表和箱子换了手,结果都被认错了,有趣有趣!"困扰多日的谜团终于解开,糜阿三显得心满意足,"早料到你们只能从这里出来,想逃命就赶紧上船吧!看在你们跟鬼子干仗的分儿上,这回救你们就算免费!"

  糜阿三站在船头摇桨,袁午和方溪文疲惫地背靠背坐在船尾。此时已是华灯初上,岸上警笛呼啸,礼查饭店浓烟冲天。黄浦江中,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外滩倒影在两人眼里变得光怪陆离,隐隐幻化成一双双眨动的眼睛,可青的、莫冠群的、老洪的、小白的,还有两个小组的众多同志的……是那样的缥缈,又是那样的真切。背靠背的两个男人几乎能听到彼此心跳的声音。他们就这样静静地坐着,似乎谁都不想搅扰这片短暂共享的互不设防的心境。

  "你我的小组都搭进去了,还没干掉真田,想想真憋气。" 袁午心有不甘。

  "是啊,你我身上背的黑锅,只怕再也揭不掉了。"方溪文也黯然神伤。眼下唯有糜阿三能为两人这段诡谲离奇的遭遇做证,可谁又会相信一个青帮混混的话呢?

  良久,小船漂近远离外滩的对岸。袁午站起身,掏出被打瘪了的怀表,借着清朗的月光看看表面。

  "这东西我当个纪念吧,兴许修好了,还能看看时间。"

  方溪文理理身上可青送他的那件已经透湿的毛衣,浅浅 一笑。

  "行啊,你那只瞄准镜,我也留下了。希望将来等战争结束,我能把它当只万花筒传给我的孩子。"

相关阅读
北国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北国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北国网的书面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北国网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使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把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把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北国网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北国网书面授权。否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2、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北国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北国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新书上线

BOOK ONLINE

  • Copyright © 1998 - 2017 www.lnd.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网站各类信息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版权所有 北国网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2112006002
  • 沈网警备案20040201号
  • 北国网官方微信
  • 带你每天
  • “ 动 ”
  • 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