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辽宁新闻娱乐视频时尚读书健康农业家居家电婚庆乐活亲子E报论坛

第二支箭1

连载内容 2017-06-30 10:10来源:北国网文化频道 作者: 编辑:郭作新

  这家名叫"新桥"的咖啡馆,位于白沙路一家西式面点铺楼上,过往行人很容易漏过它那块深绿底色、不大惹眼的招牌。

  确实如此,如果不是三月里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让我无法继续踟蹰街头的话,我也不至于拧开那只已被磨得光滑放亮的门把手,踏着厚墩墩的木板楼梯走上去。

  从面点铺飘出的香味沾着雨水的潮气,一直送我走上二层。临近黄昏的咖啡馆里客人寥寥。也不知从哪里搜罗来的各式各样的招贴画和相框,互不搭调,却又相安无事地共存于几面墙上。服务生不论男女,浅蓝色的头巾搭配浅蓝色的围裙,一种似是而非的田园风格。继续迈步向上,三层的景象是二层的翻版。要说有什么不同,无非是角落里多摆了一架脚踏式风琴,看似有些年头,能不能弹出音来都很悬乎。

  靠窗的座位大半空着,我挑了其中的一张坐下,随即将目光投向正浸浴在茫茫春雨中的街面。就在这时,一种触电般的战栗瞬间传遍我的全身。这战栗来自于对原本避之不及的往事的回首,来自于记忆中的某个死结被突然解开。我终于领悟到,在我过去的人生中有过一些机会,可以让我成为和现在不同的人。一定是有过这样的机会的,我却都错过了,结果我就成了一个现在人们看到的我。

  冲进滂沱大雨中去的冲动一闪即逝。不是害怕被淋得浑身透湿,是因为别的。

  一位女服务生走过来,问我点什么。我像是害怕被她看穿眼神中的秘密,耷下头回答:

  "苏打水加冰。"

  等到异样的情绪平复,雨停了,夜色中亮起的点点灯火,就跟统统抹了层清油似的格外明澈。

  * * *

  从那天起,我显然迷上了这家咖啡馆。

  不管是我租住的公寓还是供职的报社,哪头都不跟咖啡馆挨着。即便这样,我还是会每隔几天下班后绕远来这里待上一阵。有时,一般在周末或节假日,我也乐意带上一两本闲书,来这里消磨一整个下午。

  没错,我总是挑选靠窗的座位,二层或三层都行。只要不赶上客流高峰,这一愿望一般都能得到满足。第一次来我就注意到,三层玻璃窗外的一侧,隔出一段裸露的阳台。那里虽说只够放得下三两张椅子,视线却无疑最为开阔,从街对面一长线花花绿绿的店铺起步,直达百米开外的十字路口,都一览无余。再扩展开去,还能把更远处的电信发射塔、麦当劳黄标、商厦上滚动播放广告的大屏幕之类尽收眼底。

  只要天晴,到了下午五点前后,对面远端一幢写字楼的玻璃幕墙会突然熠熠生辉,让夕阳的反光变得格外刺眼。这反光以一个飘逸的斜角越过我头顶,落在屋内,恰好与从另一边楼梯间窗户投射进来的阳光交叠,让坐在那片位置的客人们有种腹背受敌之感。等到几分钟后反光自惭形秽地褪去,这虚实相交、相映成趣的一幕也就随之消失了。

  来咖啡馆的次数多了,慢慢觉得它那永远雷打不动的几样简餐,也并不是那么难吃。对这个地方的感情,似有失控的趋势,表现在每当结束当天的采访任务,我更愿意跑来这里写稿件,而不像以前那样,非得赶回报社采编部自己的办公桌边。反正上网方便,箭头轻轻一点,稿子立马就传到了主任的邮箱里。虽然他对我突然变得诡秘起来的工作习惯感到可疑,稿子的质量却让他无话可说。毕竟,咖啡馆下午优惠时段特售, 十八元一份还可半价续杯的咖啡,也不是白喝的。

  客人的走动也好,声音的嘈杂也好,对我的思绪都不构成妨碍。在这样一个看似容易分心的地方,我反而获得了一种凝神定性的力量。不是我突然变得成熟了,是因为别的。 * * *

  熟人朋友、采访对象,甚至刚认识的女孩,只要可能,我都会约在这家咖啡馆见面。由于时间要依对方而定,所以很难保证每回都坐到靠窗的位子。看得出来,这些人虽然嘴上不说,心里头对我挑这样一个地方见面却是无不纳闷的。别说他们了,我自己有时都挺费解为什么非要这样做。

  "这阳台好可爱啊!"在一家网站上班的女孩罗虹本想坐到那里去,可一推开门,立刻在汹涌而至的噪音面前收回脚步。

  我和罗虹是在不久前报社和网站联合举办的读者征文活动中认识的。我们的约会正处在工作性质和私人性质边界模糊的暧昧阶段。不知为什么,在异性问题上一贯速战速决的我,这回却变得拖泥带水起来。且不说没有任何身体接触的亲昵举动,就是谈话中也尽力避免给两人的关系定调。我似乎仅仅满足于漫无边际的闲聊,哪怕聊的只是提拉米苏的做法、迎春和连翘的区别、招贴画上某部没看过的电影,当然,还有她永不厌倦的关于纸媒和网媒如何此消彼长的话题。

  跟分手已经大半年的前女友方晴也在这里见过一面。

  "前几天我跟他谈过一次,"方晴说的是她现任男友,"他提出下个月就结婚。"

  "哦,那你怎么说?"

  "我?我没有不结婚的理由啊!"

  "这叫什么话?没有不结婚的理由,并不就是该结婚的理由啊!"

  我像是很尽责地追问她到底怎么想,又帮她剖析起跟现任男友的关系。我不时拿我俩以前交往时闹过的别扭作例子,顺带不忘自嘲一番或小小地涮她两句。

  末了,我用大夫给病人做诊断一般的口气说:

  "行了,你心里对结婚这事有犹豫,但不过是想通过犹豫一下来坚定自己。"

  方晴眼睛瞪得大大地看着我。

  "我怎么觉得,你跟过去有点儿不一样了?"

  "是吗?"

  我并不喜欢听她这么说,尤其还摆出一副欣赏有加的姿态。 好像这一发现证明了我们本来就该分手,或者说正是我们的分手造成了我现在的改变。但不管她是不是想歪了,我貌似有了改变却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这段时间,你身上发生了什么事吗?"她忍不住好奇地问。

  "哪有啊!"我轻描淡写地回答。真要说发生了什么事,那也就是隔三岔五地泡在这家咖啡馆吧!

  * * *

  来咖啡馆的客人,多半都是些和我年龄相仿的上班族。不过,我对他们的关注仅限于偶尔飘到耳中的笑声或是只言片语。比如有一回,坐在我身后的一个女人对着手机说:

  "虽然做那事的激情已经没有了,可对他的感情还是满满的啊……"

  再比如有一回,坐在我斜对过的一对情侣一直在争吵,最后女孩拖着哭腔冲男人说道:

  "非要逼我说出真相来,是不是?那就告诉你好了,在你面前我感到自卑!"

  和这些比起来,多数时候还是窗外的街景对我更有吸引力。我看到过一个戴头盔的男人在路中间停下摩托,不管身后被压住的一长溜汽车如何使劲按喇叭,就是置若罔闻,不慌不忙地点燃一支烟,吧嗒吸几口扔到地上,再慢悠悠地蹬响马达离去。 我也看到过一个裤管上沾满泥渍的老头,逢人经过便打开一张残破不堪的地图,指着上面缺了的一块问这问那。还有一次,一个女人牵条毛色金黄的小狗走出小区门口,突然从旁边冲来 一辆自行车,吓得小狗趴在地上一动不动。没想到,骑车人扶 着车把一阵左扭右摆后,竟然还是不偏不倚地从小狗身上轧了 过去,可怜的小家伙就此一命呜呼。

  居高临下加上一点儿闲心,我自然比街头的匆匆过客看到的内容更加丰富。可话又说回来,高低起伏的楼宇、穿梭如织的车流、电线杆上悬挂的旗帜广告、光影朦胧的街灯,及至天上盘旋的鸽群、积雨的云朵,都断不会因为多了个人望着它们失神就变得有所不同。

  梧桐树的叶子一天天茂密起来,多少阻挡了我看街对面那排店铺的视线。从左到右,依次是快餐店、7-11 超市、茶庄、女装店、户外服饰和野营装备店、休闲按摩中心、杂货铺、香水馆、花店、音像店、房屋中介、美容店。我乐于观察那些衣着俗气、站在街边招揽生意的店员,以及出入店门的形形色色的顾客。若兴趣有余裕,我还会试着去揣摩他们彼时的心境, 推测他们的来历背景,发掘他们身上或许永远不会被他们本人觉察到的可笑之处。

  那个刚刚走出按摩中心的、满面红光的胖子,嘴里骂骂咧咧地在说着什么?那个进花店的一身职业正装的中年女人,为什么磨蹭了半天还没有配好要买的花篮?音像店收款的女孩,为什么动不动就跟客人发生争吵?干房屋出租的小伙子,是不是在打隔壁美容店学徒小妹的主意?当然,这些问题都在我身为记者的工作范围之外,我并不打算把消磨时光的零碎收获写进下一篇稿件。

  * * *

  所有店铺的经营范畴都一望而知,唯独咖啡馆正对面那家名叫"时光杂货铺"的小店,一开始令我稍感困惑,不清楚它招牌上标榜的"杂货"到底包括什么。二十多平方米的铺面, 一直都是一位高挑苗条的女孩在打理。不过,从逛店者以年轻女性居多,以及她们分占两边的柜台和货架前挑挑拣拣的样子,不难推断里边卖的无非是些首饰和小工艺品。

  因此,当我发现有位身材瘦削、面色苍白的中年男人第二次出现在杂货铺里时,也就难免会费心猜疑起他跟女孩的关系。这男人,无论是一身深灰色厚呢料西装,还是时刻夹在腋下的比砖块略大的黑皮包,怎么看都跟店里的氛围格格不入。如果说他不像是顾客,那也可以排除他是店主的可能。另外,说是女孩的追求者,他显得过于倨傲;说是女孩的男友甚或丈夫,他又显得过于轻佻。女孩对他的态度同样微妙,给我的感觉是介于冷淡和热情、迎合和推拒之间。他到底是女孩的什么人呢?这样寻思的时候,我意识到我的好奇心已经泛滥得有点儿过头了。

  没有客人的时候,店里的女孩总是端坐在柜台边,默默地干着手头的什么活计。一个周日的下午,我偶然从书本上抬起头来,正好看到一束金黄的阳光投射在玻璃柜台上,犹如火苗似的腾起一片光晕,将女孩那鹅蛋形的脸颊、挺拔的上身和微 微摆动的手臂都映照得近乎透明。她脑后挽起一个回旋向上的发髻,脖子上系着一条浅绿色的丝巾,一件米色长袖套头衫下乳房的轮廓若隐若现--此时此刻,它们无不在光晕的烘托下,陡然散发出一派超凡绝俗的魅人风采。这惊鸿一瞥的美,让我凝神屏气,让我心跳加速,还让我生出几分难言的羞耻。我脑 子里一时纷纷扬扬,想起了年少时的春梦、初恋的感觉、被我辜负过的一些人、化为泡影的种种希望。

  * * *

  到了晚上,结完账走出咖啡馆,我第一次动了进对面杂货铺看看的念头。说实话,我无意要买什么东西,也不指望跟那女孩结识。或许只是因为下午她浑身流光溢彩的那副形象,在我心里烙下的印痕实在太深了,我情不自禁地想要做点什么作为回报。

  然而,正当我要横穿马路的时候,杂货铺的灯一下熄了。 我看到添上一件黑色短款外套的女孩走出来,以娴熟有序的动作关门上锁,随即下了台阶,朝着十字路口那头走去。犹豫片刻,我退回到人行道上,隔着街面尾随着她。我这么做是不是有点荒唐,有点出格,我也没去多想。

  女孩走得不紧不慢,遇到某家卖服装的小店还会止步看上两眼,或者干脆进去转悠一圈。这样一来,弄得在街这边的我也只好且走且停。很显然,她并不急于回家或是赶去哪里。而且,在店里忙活了一天之后,她也没有显出有多饥饿,或是要把晚饭赶紧解决掉的意思。到了十字路口,女孩向右转,我也跟了上去,和她并成一条直线。这片街面更繁华,行人也更密, 我不惮把我和她的距离拉得更近些。她发髻蓬松,随着一双粉 色匡威帆布鞋迈出的每一步轻盈摇曳,紧裹在一条磨白直筒牛仔裤下的臀部一起一伏,像在准确而柔和地打着拍子。

  可是,总不能说我只是为了欣赏她的背影,才这么不辞劳苦尾随她的吧?

  再走一段,女孩忽然放慢脚步,从挎在腰侧的一只宽口棕色手袋里,取出一只屏幕正在闪烁的手机,接起电话来。简短说完,挂断电话,她停住不走了。她转过身,我看见从她外套领口露出那条浅绿色丝巾的一角,正被风吹得拂拂飘动。

  我也收住脚步,装作被报亭的杂志栏吸引,眼睛却不时瞟向她那一边。我依然无法看清她的脸,因为她似乎有意要让自己藏在阴影下。过了一会儿,女孩终于仰起头,肩膀如在深呼吸一般微微起伏。正当我以为她是在眺望城市边缘的某片夜空, 又或许是在树梢和楼顶之上寻觅初升月亮的时候,一辆暗银色的奥迪 SUV 徐徐驶近,正好停在她跟前。她略显迟疑地拉开车门,一弓身钻了进去。

  随后,奥迪SUV在街中间画出一个半圆,调头驶向刚才开来的方向。车子经过眼前的一刻,我隐隐看到驾驶座上有个魁梧硬朗的男人身影。

  我心里泛起一种异常复杂的感觉,说不清是释然还是意外,是解脱还是失落。不是犹豫要不要进一步接近女孩,是因为别的,别的。

相关阅读
北国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北国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北国网的书面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北国网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使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把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把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北国网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北国网书面授权。否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2、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北国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北国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新书上线

BOOK ONLINE

  • Copyright © 1998 - 2017 www.lnd.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网站各类信息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版权所有 北国网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2112006002
  • 沈网警备案20040201号
  • 北国网官方微信
  • 带你每天
  • “ 动 ”
  • 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