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辽宁新闻娱乐视频时尚读书健康农业家居家电婚庆乐活亲子E报论坛

危险荧光

连载内容 2017-06-29 11:56来源:北国网文化频道 作者: 编辑:郭作新

  意识很清楚,仍觉身处地狱。

  刚刚发生的一幕,并没有引起我的猜疑,以为过于思念转世神马的缘故。其实,我喜欢它,救过它,它也救过我,这是普通人和圣灵之间的交情。我曾经过于思念转世神马?好像情感并没有那么强烈,如果非常解释,抑或是一念之间吧!

  谨慎向前走,死城的建筑松软,空气异常坚硬,极力控制呼吸的时候,全身皮肤在缩紧,血液流速也慢下来。我扭头看着娜斯塔西娅和五哥,他们有同样的感受,呼吸小心翼翼,好像品咂着空气的味道。

  "塔日嘎。"五哥突然低声说。

  娜斯塔西娅警觉地看着我,眼神冷峻至极。

  "塔日嘎,酸奶。酸牛奶,酸羊奶,或者酸驼奶。"我说。

  "Борщ。"娜斯塔西娅摇头,脱口而出了俄语。

  "红菜汤?那我们的敌人就是蒙俄联军。"我开玩笑地说。

  "他是对的,蒙古人的味道。"娜斯塔西娅警觉地四望,"我的神虎,说说你,闻到了什么?"

  "口水,温都根查干的口水。"

  我下意识用左手去摸胸膛,手便停在那里。没错,那里有一小片湿渍,这是幻觉中转世神马亲昵地蹭过的地方。不可能,幻觉即是幻觉,也许是五哥的口水。我抬手想闻辨味道,手僵在眼前一动不动,在手掌之上,一根长长的鬃毛闪着荧光,正是转世神马发光的颜色。

  把手推开,我让娜斯塔西娅看这根鬃毛。

  娜斯塔西娅瞬间醒悟过来,她的醒悟是用疑惑代替的。

  "从此刻起,我们所有的视觉和幻觉都将是真实的。"我说。

  娜斯塔西娅和五哥没有说话,他们的神情和我一样坚毅。

  三匹马的脚步开始变得生涩而缓慢,雪豹可能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在它的世界里只有肆意狂奔,从来没有扭捏和克制。

  毛伊罕和吉达的四万人马在哪里?

  塔日嘎酸腻味道的源头在哪里?

  我希望敌人早些出现,又希望尽可能向后推延,这会留出收集那些怪异植物的时间,如果战事一触即发,难免会顾不上。

  刘参谋长给的武器,实际上是一件手持介子发生器,最初用于战争伤患治疗。千分之一秒的时间,瞬间改变红细胞和白细胞比例,当肉体被它击中,血液蛋白会发生剧变。副作用是导致大脑缺氧,晕厥或者产生幻觉。

  太过安静的环境,让我渐渐产生铺天盖地的不安,收集怪异植物的动作,变得笨拙和慌乱。仔细观察,它们苔藓般附着在建筑物上,株高足有三厘米,找不到惯常的叶片,或者说叶片就是植物的主体。和一般苔藓不同,它们的根部很壮硕,拔下来非常费力气。

  无法形容它的形状,如果非要用一个词来描述,应该是银耳。发着蓝色荧光的银耳,一种在极其透明的薄膜当中,包裹着胶质物的银耳。这些胶质物具有一定的浓度,里面有星星点点的荧光流动。

  想起附着在长满苔藓的石头上,被水冲涤着的大马哈鱼卵。

  鱼卵是粉红色,怪异植物中的星点是蓝色。

  这两种不同的东西,在色盲的眼中相同。

  幸好戴着橡胶手套,在恰当的摩擦力下,这些怪异植物被我收集在密封袋里。当我把袋子和手套收好,突然发现娜斯塔西娅和五哥不在身边。

  警觉地四下观看,险些惊叫出声。

  在我的左右两侧,在靠近建筑物的地方,两个发光的人形痛苦扭动,分别是娜斯塔西娅和五哥。准确地说,不是两个完整的人形,当我第一眼看过去的时候,怪异植物还没有完全把他们的身体覆盖,只是生长和蔓延的速度太快,眨眼之间就要全部把人密封起来。

  难道两个人触犯了怪异植物,长到了身体上?

  为什么我没有遇险,因为戴着橡胶手套?

  我向两个人弹射过去,还好没有陷入先救谁的困境当中。哦呀,当然先救娜斯塔西娅,不是因为她是我的最爱,而是她的身材和五哥相比略小,怪异植物已经快要长满全身。

  不敢直接用手去扒,重新戴上手套会耽误时间,我情急中摘下介子发生器,退后几步对准娜斯塔西娅扣动了扳机,没等到验证效果,又把枪口对准了五哥。

  完全因为慌乱,枪口射出的红光在五哥身上停留较长。当我扭转枪口再去照射娜斯塔西娅,五哥的躯体开始发生变化。从他的小腹开始,植物次第炸裂,细细碎碎的声音如同遥远高空的烟花绽放,片刻燃烧了全身。

  五哥颓然前扑倒地,全身颤抖着发出痛苦的呻吟。

  这是莫大的鼓舞,我在娜斯塔西娅身上如法炮制,烟花同样在她身上炸响燃烧。不同的是娜斯塔西娅仰面摔倒,随后起身抖落着身上的青烟。

  "怎么回事?"我冲过去大声问。

  "想帮你收集标本,刚采下来就在身上生长,完全不敢动,否则越长越多,越长越快。"娜斯塔西娅惊魂未定地说。

  五哥痛苦地站起身,艰难地活动着四肢。

  "还好吗?"我着急地问。

  "蚂蚁一样爬过来,抖都抖不掉。"

  五哥笨拙地倒退,尽量让自己离建筑物远些。

  我回头看三匹马,它们安然无恙。这并不奇怪,马是最有灵性的动物,预感也最敏锐,每当危险来临,或者危险潜伏着的时候,它们会用肢体语言告诉主人,尽快离开不祥之地。

  可是,雪豹和阿黛尔为什么没有反应?

  我仔细观察着雪豹,它根本没有看我,而是目不转睛盯着前面的某个高处。我向雪豹走过去,站在它的旁边回头远望,开心地差点叫出声来。

  哦呀,转世神马!

  是的,就在北面五百三十米处,转世神马威风凛凛地站在一座巨大的六层建筑之上。它高昂着头,尾线被风吹向右侧,发出一声声高亢的嘶鸣。

  "请相信,又看到了温都根查干。"

  我向娜斯塔西娅和五哥低声说,随后看他们的反应。

  两个人走过来顺着我的视线望去,脸上一派迷惑。

  "红菜汤。"娜斯塔西娅戏谑地说。

  "很高的房子。"五哥认真地说。

  "它在叫。"我说完,低声学着马的嘶鸣。

  娜斯塔西娅笑了,五哥茫然地摇头。

  难以想象的状况再次出现,我确信看到了转世神马,在他们眼中却空无一物。不管怎么样,之前我有过一句话,他们必须相信。好吧,那就等待他们转变眼神,当茫然变为信任,我翻身上马,豪迈地指着转世神马的方向。

  "温都根查干在召唤我,它的脚下是我们要去的地方。"

  雪豹率先前冲,穿过两条小巷,绕过水务管理局的大院后门,再往前走五十米便是中央大街。

  雪豹的奔跑开始谨慎起来,甚至越来越慢。

  我心中暗喜,转世神马的指引完全正确。

  越来越接近危险,最危险之处就是目的地。

  一直没说那座六层建筑,其实就是乌德巴勒博物馆。五哥在这里曾有悲惨的经历,担心他情绪失控,破坏了整体计划。

  所谓整体计划,完全是句空谈。没有见到四万人马之前,没有见到毛伊罕和米娜之前,一切都是虚无的想象。有一点可以肯定,我不会轻易进入死城腹地,如果四万人马分散隐藏在暗处,几分钟之内就能将我们重重包围,即便手中有先进武器,也不能杀出一条血路,毕竟杯水车薪。

  这份担心随着雪豹的脚步变慢,最后彻底消失。虽然无法清点四万人马,但我仍能判断出这些古人的下落,想不到竟然是这个样子。

  哦呀,这样一路而来,终于找到了雪豹谨慎的原因。

  在中央大街两侧,在任何一座建筑下面,层层叠叠累积着发出荧光的人形。他们姿态各异,如同收割后的庄稼,堆满了两侧的街道。

  留给三匹马的路,实际上是一条不足三米宽的甬道。

  我和五哥并排而行,娜斯塔西娅在后面。

  "需要拯救他们吗?"娜斯塔西娅开心地问。

  "除非为我所用。"我说。

  五哥用悲悯的眼神看着这些荧光的人形,由于自己的亲身经历,有可能认为他们还能活过来,只差我用手中的武器去照射。五哥在右侧,他在马上向我伸左手,我勒缰让雪豹停住,突然发现误解了这个举动。

  五哥并没有摊开手掌,用食指点了点我左侧的某个地方。

  我扭头看去,在两座高高的建筑中间,密密麻麻的萤火虫在飞。不会再有错觉,根本不是萤火虫,而是那些植物当中的光点。它们脱离开母体,随风飘浮到任何一个地方,一旦居住下来,可能会再次繁衍后代。

  看到它们的繁衍方式,我莫名其妙地兴奋起来,好像破译了一个家族的秘密。正要为这壮观的场景惊呼,更远处发生了变化,有风吹过,密密麻麻的萤火虫突然形成旋涡,仿佛要把阻挡它们的建筑吞没。

  "为何如此幸运?"我赞美地自问。

  在娜斯塔西娅和五哥听来,我已经丧失立场。

  因为萤火虫发生的变化由风所致,风由敌人所致。

  好吧,我想见到的人终于出现了。

  毛伊罕和米娜如同孪生姐妹,双双白衣白马并肩而行,连马的步调都出奇一致,简直天衣无缝。哦呀,这样的景致,突然让人心生疼惜,她们是天生一对,谁都不能狠心拆散。

  在她们身后,我看到了吉达,看到了哈日瑙海,还有百余名骑马的勇士。他们丝毫不担心身外的萤火虫,因为自身也散发着光芒,萤火虫不能进入光区之内,这情形看起来异常诡异和神圣。

  相距十米,彼此对峙。

  心在狂颤,我完全不在米娜的视线之内。在她的眼中,只有两个迷茫的光点,或小如微尘,或旷如暗夜。

  阿黛尔焦躁地前蹄刨地,这是娜斯塔西娅传递给它的信息。她急切地想知道米娜现在的状况,甚至口形都保持着要呼唤姐姐的状态。

  为了维持莫须有的计划,必须抢先开口。

  "毛伊罕,你的四万人马在哪里?"

  我高声大叫,毛伊罕没有任何反应。

  "朕要马踏连营,速速滚开。"

  我再次高声大叫,毛伊罕依然没有反应。

  事到如今,我不得不承认意志极其脆弱,之所以没有先对米娜开口,根本不敢看她迷失本性的样子。好在后面的吉达和哈日瑙海跃跃欲试,我急忙给了他们友好的眼神,免得将二人激怒,变得不可收拾。

  "吉达将军,别来无恙?"我高声叫道。

  吉达完全没有想到这种待遇,本来愤怒用枪指我的姿势停顿一下,气馁地落了下去。总这样旁敲侧击不是办法,总要面对米娜,怎么办?就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毛伊罕轻轻挥手,米娜的坐骑迈着碎步向我走过来。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米娜茫然地看着我。

  还没等我回答,娜斯塔西娅催促阿黛尔向前走去,用颤抖的声音喊道:"姐姐,我是娜斯塔西娅。"

  米娜根本没有看她,迷茫的眼神始终没有离开我。

  "回答。"米娜轻声说,眼神依然茫然,语气依然茫然。

  长生天啊,毛伊罕成功了!

  米娜完全迷失自己,变成了毛伊罕本人,或者是傀儡。

  "让我把转世神马带走吧,我是它的朋友。"我的声音柔软下来,心里十分清楚,如果冲突骤起,将难以选择对付她的方式。

  "它不是转世神马,是你心里的魔,你把自己带到了这里。"米娜轻声说着,慢慢摊开手掌,一匹小巧的转世神马出现在掌心,颜色和光芒和转世神马相同。

  "很美,希望你成全。"我也轻声说。

  "休想。"米娜猛地以掌变拳,小转世神马消失,恶狠狠地说,"交出阿里布哥汗的圣旨,放你们三个人走,从此永不相见。"

  "不,应该是四个人,还有你。"我的声音有些颤抖。

  "那就去见你死去的安答。"米娜咬牙切齿。

  之前,即使和毛伊罕交流,眼神从来没有过恶毒,充其量属于愤怒。毛伊罕的眼神永远是傲慢的,正因为这种傲慢,她一直俯视一切,根本用不着恶毒。而现在的米娜,即使是毛伊罕附体,恶毒应该属于自己,她把我的友好感知成不屑,所以用这种态度回应。

  娜斯塔西娅若有若无的叹息,足以证明内心的绝望。

  作为一个爱憎分明的人,面对情义深厚的姐姐,敢不敢拿出小山鹰呢?哦呀,在娜斯塔西娅没有拿出小山鹰之前,米娜已经亮出苍天之眼,和之前的闪光不同,它只发出一束眩光,射向我的前胸。

  细如丝线的眩光,从抵达衣服开始,胸膛被重锤狠狠撞击。如果不是雪豹前蹄腾空,化解了突如其来的力量,人马早已经被震出几十米之外。

  自从开始对峙,五哥一直没有反应。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五哥绝不会因为和这些同时代的人面对面站着,从而产生惺惺相惜。或许他在寻找某种机会,或许他在寻找破绽,或许他……无所适从。

  若不是双脚嵌在马镫里,我已经飞到荧光的人形堆里。

  后果可想而知,变成荧光的人形,无法用介子交换器自救。

  米娜足够狠毒,挥动苍天之眼寻找着我腾空起来的身体。

  光芒从眼前闪过,短暂的失明,之后是惊心动魄的场景。

  就在雪豹前蹄落地的瞬间,就在我的身体下落的瞬间,娜斯塔西娅动作已经完成,小山鹰射出的钢箭,准确无误地插在苍天之眼之上。这颗已经被毛伊罕镶在罗盘上的宝石瞬间碎裂,星光一样迸射到四面八方。我看到了淋漓到地上的鲜血,看到了钢箭的尾部,它的前身完全穿越了米娜的右掌。

  就在这一刻,我感觉到了娜斯塔西娅的恐怖。

  娜斯塔西娅将爱憎分明发扬到了极致。

  在我的想象之中,当她看到米娜受伤的手掌,应该脱口而出叫一声姐姐。那腔调必定是慌乱而痛苦的,可是她没有,她让阿黛尔向前蹿去,并且伸出了右臂,要将米娜生擒活捉。

  娜斯塔西娅是正确的,而我非常愚蠢。

  此时的米娜是毛伊罕,米娜不存在。

  捉住米娜,就等同于捉住了毛伊罕。

  米娜突然用涌着鲜血的右手向娜斯塔西娅抓来,隔着足有四米的距离,娜斯塔西娅和阿黛尔狠狠摔了出去,人马同时昏厥。

  五哥终于有了反应,下马走向娜斯塔西娅。

  不知有意还是无意,五哥拣起地上的小山鹰背在身上。

  我以为五哥会把娜斯塔西娅抱在怀里,可是他完全没有观察她的境况,快速走回来跨上坐骑,又恢复了之前的样子,愣愣地看着毛伊罕。

  "我们做笔买卖,我把米娜带走,你的勇士恢复生命。"

  由于娜斯塔西娅的昏迷,我尽量克制着情绪,因为毛伊罕和米娜后面的勇士还没有开始行动。毛伊罕一动不动,米娜伸出了受伤的手,鲜血还在流淌,好像感觉不到疼痛。

  "你只有一个机会活着,帮我杀死忽必烈。"米娜说。

  "我想杀的是阿里布哥。"我说。

  "贱种,不配说大汗的名讳。"米娜破口大骂。

  米娜的愤怒爆发力极强,就在喊出这句话时,淌血的手向前一挥,后面的吉达猛地高举铁枪,率领百余名勇士冲过来。

  五哥始终没有作战的状态,娜斯塔西娅和阿黛尔还躺在地上。有限的十米距离,如果他们冲过来,我只能拦住几个人,娜斯塔西娅和阿黛尔将会被乱蹄践踏而死。

  好吧,千钧一发之际,终于有了无比正确的回应。

  我狠狠扣动介子发生器的扳机,自从勾下去再也没有抬起右手食指。如同一道红色瀑布,粗大枪口中发出的光一涌而出。哦呀,飘浮在空中的荧光点仓皇逃窜,眼前的一切变为虚无,就像闭眼和睁眼的瞬间,我被神奇的力量挪移到了别处。

  眼前的一切,自然也包括米娜,全部被红色瀑布冲走。

  就在愣神的刹那,五哥策马从我身边一掠而过。他向瀑布消失的地方冲过去,我听到一声撕心裂肺的呼唤。

  "别离开我--"

相关阅读
北国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北国网所有内容的版权均属于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未经北国网的书面许可,任何其他个人或组织均不得以任何形式将北国网的各项资源转载、复制、编辑或发布使用于其他任何场合;不得把其中任何形式的资讯散发给其他方,不可把这些信息在其他的服务器或文档中作镜像复制或保存;不得修改或再使用北国网的任何资源。若有意转载本站信息资料,必需取得北国网书面授权。否则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2、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北国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北国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

新书上线

BOOK ONLINE

  • Copyright © 1998 - 2017 www.lnd.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网站各类信息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版权所有 北国网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2112006002
  • 沈网警备案20040201号
  • 北国网官方微信
  • 带你每天
  • “ 动 ”
  • 起来!